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96 爭一口氣

趙出息說的簡單,比如他和李青衣是知己,李青衣曾經在鳳凰村支教三年,兩人算是無話不說。吳家和李家想要聯姻,奈何李青衣對吳浩然并不感冒,吳浩然卻喜歡李青衣,于是就將這怒火遷怒于自己,自己算是遭受了無妄之災,長安控股也跟著遭殃。
  趙出息說的輕松,老于知道肯定沒那么簡單,他聽說過吳浩然這個年輕人,某位大佬的兒子,剛到三十就已經到了處級,算是同齡人當中的佼佼者,以他這種人物,怎么可能不分青紅皂白就跟趙出息斗氣?
  “事情并不算難,他們會賣我一個面子,還不至于鬧到不可開交,老趙就主管著市金融方面,晚上我可以給他提提”老于很隨意的說道,年輕人之間的小打小鬧,不至于鬧到家長層面,誰都不會為這點小事撕破臉皮,再者真要鬧大了,對誰都不好,特別是吳家,他們自然忌諱這些影響,何況那位在長三角并沒有什么影響力。
  趙出息聽后,稍微放下心道“多謝于叔幫忙”
  “不用這么客氣,我也算是長安控股的股東,再者我聽說長安控股準備再次融資,長三角這邊的大佬我認識不少,民企國企我都可以拉攏進來,而且我也準備繼續投資長安控股,我對你們很看好”老于繼續說道,既然已經和趙出息說開,那就再多說點,他本就打算和長安控股繼續深入合作,金融類公司本就是他投資的重點方向,長安控股從成立到現在的成績讓他很滿意,戰略清晰、目標明確、執行迅速、成效極好,而且長安控股從一開始就打好了基礎,立足國內放眼全球,他們如今已經拿到最重要的幾張牌照,保險、證券、基金、資管等,現在正在追逐銀行牌照,西蜀集團當初投資的成都商行的股份也已轉給長安控股,加上參股長安銀行,以及入股正在籌備的一家民營銀行,只要運作妥當,加上政策逐漸開放,兩年內應該能拿到最重要的銀行牌照,最近他們已經開始籌備收購國外的金融資產,為日后做準備。
  因此老于能看到長安控股的未來,只要基礎打好,日后資產自然是快速積累……
  趙出息若有所思,這對于長安控股來說是好消息,江浙滬可是國內資本的聚集地,如果能在這里深耕下去,絕對是利大于弊的事情,如果說長安控股未來是一艘航空母艦,那只有拉更多的人上船,這艘航空母艦才能走的更遠,蛋糕不能獨吞,利益均沾才是商道。
  趙出息高興道“謝謝于叔,回頭于叔有時間,可以見見長安控股的幾位高管”
  “可以,這個你安排”老于為所謂的說道。
  整個下午,趙出息都在和老于聊天,剛開始在佘山高爾夫,后來就挪到了老于的別墅里,慢慢的他覺得,老于一開始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有意為之,現在卻愈發的平易近人,比林鎮北更容易接觸,他從老于這里學到不少東西,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不過趙出息并沒有因此而輕視。
  晚宴就在老于佘山高爾夫的別墅里,他平時不怎么過來,偶爾給自己放假的時候才過來,大多時候會住在浦東黃浦江邊的中糧海景壹號,于家本就有房地產集團,不過他們只專注于一線城市的黃金地段,這些年靠著房地產沒少掙錢,不過已經逐漸轉型。
  這價值近億的別墅各項設施齊全,棋.牌室、健身房、雪茄室、紅酒室等等都有,畢竟平常不住人,休假的時候才會過來,所以配套設施最重要。□○◇番茄小說網w-w`w-.-f-q`x-s`w`.-c-o`m`
  晚上六點剛過,四位客人就過來了,包括中午那兩位封疆大吏,其他兩位趙出息不認識卻也不陌生,從各種雜志新聞上沒少聽說這兩位資本大佬,都是江浙滬排前面的幾位,幾位先在雪茄室抽著雪茄喝著紅酒聊天,老于這次正式的給他們介紹了趙出息的身份,兩位大佬對趙出息并不熟悉,但得知是西蜀集團以及長安控股集團的老板,終于不再輕視,他們見趙出息的時候猜得出趙出息應該不簡單,但沒想到如此年輕卻如此顯赫,至于那兩位商界大佬,對趙出息就知道的比較多,他們的企業在川渝都有資產,怎能不知道那位趙爺?
  如此一來,趙出息跟在座的都是平起平坐了,大家聊天的氣氛就能放開,這樣的朋友誰不愿意結交?
  晚飯的時候,老于在桌上把中午答應趙出息兩件事隨意的說了出來,第一件就是上海監管層對長安控股的調查,他率先說出自己本就是長安控股的大股東,那兩位一聽這話,立刻就答應了回頭問問,其實表明這事他們會幫忙。第二件事就是,長安控股再次融資的事,他說自己會繼續跟投,問那兩位有沒有興趣,他對長安控股的前途很看好,那兩位多少知道長安控股的幕后股東背景,除過老于還有北京那位紅爺,有這樣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直接答應回頭就會和長安控股那邊聯系,問趙出息歡迎他們加入么,趙出息順勢笑道怎能不歡迎?
  期間他們聊到,明天晚上有個慈善拍賣晚宴,問趙出息有沒有興趣一起去,老于告訴趙出息,這次慈善晚宴分量很重,不少人都會參加,拍品也都價值不菲,由幾大拍賣行贊助的,他自己也會去。老于的潛臺詞是到時候他會帶趙出息認識一些江浙滬的執牛耳者,趙出息自然笑著答應了。
  吃完飯大家就都散了,那兩位大佬邀請趙出息改天聚聚,時間由趙出息訂,趙出息欣然答應,說等這幾天事情安排順了。
  這會已經晚上十點多了,趙出息從佘山回到市區的時候更是快十二點了,其實趙出息早就心急如焚的想要回來,因為裴卿那丫頭在酒店等著自己,趙出息來上海前就已經給她說過,畢竟從過年前到現在,他都沒和裴卿好好待過,加上這丫頭剛到上海沒多久,人生地不熟的,又沒什么朋友,肯定挺孤獨的,所以趙出息想陪陪她。
  趙出息下午的時候給裴卿打過電話,說自己在佘山這邊,晚上忙完回去找他,裴卿問趙出息住在哪,她下班忙完以后去酒店等趙出息,她很想很想趙出息,趙出息就由著她,晚上一直在忙,就沒顧上裴卿,等回來路上給裴卿打電話,才知道這丫頭已經等了三個小時了,期間卻從沒催過趙出息,趙出息不禁有些心疼,所以讓周易開快點。
  回到外灘悅榕莊,趙出息在大堂看見躺在沙發上已經昏昏欲睡的裴卿,她還穿著上班時候的套裝,肯定是連家都沒有回,直接過來等他了。
  趙出息還沒過去,裴卿就已經看見趙出息,激動的趕緊起身走向趙出息,趙出息直接將她抱住道“怎么這么傻,都給你說了,我可能晚點才回來”
  “我想你了,下班以后也沒什么事,就在這里等你”裴卿有些委屈的低著頭說道。
  趙出息也不好再說她什么,摸著她的頭發道“晚上吃飯沒有?”
  裴卿徑直搖搖頭,這會肚子已經咕咕叫了,趙出息真是哭笑不得,只得帶著這丫頭出去吃夜宵,詢問了酒店的工作人員以后,他們在市區里面找到家通宵營業的小飯館,里面的混沌米飯小籠包很不錯。
  趙出息晚飯的時候已經吃飽,這個時候就看著裴卿吃,說實話多少有些不習慣穿著白領套裝的裴卿,覺得太束縛著這丫頭,和她的氣質不相符,但這是裴卿選擇的路,趙出息也不能什么事都管著,那會讓裴卿不舒服。
  “吃飽了”幾個小籠包,一碗混沌,裴卿終于吃飽了,一臉幸福的笑著。
  趙出息好笑道“你就這么容易滿足?”
  裴卿重重的點著頭道“嗯,能吃飽飯,能睡好覺,有喜歡的事情,有喜歡的人,難道不該滿足么?”
  “我怎么聽著你這是在罵我?”趙出息瞪著裴卿道。
  裴卿捂嘴嬌笑道“沒有,沒有,我不敢”
  “好了,和你說件事吧”趙出息收起笑容,一臉認真的和裴卿說道。
  裴卿用她那大眼睛盯著趙出息道“什么事?”
  “你明天晚上有事么?”趙出息淡淡問道“如果沒有事的話,陪我去參加一個慈善拍賣晚宴?”
  “我陪你去?”裴卿有些意外道,同時有些欣喜。
  趙出息皺眉道“怎么,不愿意啊?”
  “不是,這么正式的場合,我怕給你丟人”裴卿小聲說道,他知道趙出息要參加的慈善拍賣晚宴,肯定不是那種小打小鬧的場面,自己本就沒參加過這種晚宴。
  趙出息好笑道“沒事,有什么丟人的,不用管任何人,也不用管任何事,至于其他的都交給我”
  “那好吧”裴卿深呼口氣答應了。
  飯吃飽了,小別勝新婚,總該干點喜歡干的事情,回酒店的路上,裴卿一直依偎在趙出息的懷里,享受著平靜幸福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