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994 遲早會知道

李博怎么會知道這事?這并不是李博無意間聽到的,畢竟這種事并不可能眾人皆知,而是李博現在身居長安控股,既然有人針對長安控股,自然得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他的人脈關系,真想知道這種事,只要抽絲剝繭一步步往上查,自然會猜到源頭。
  不過李博并不是老板,如果是他們李家的公司被人針對,他肯定會想辦法化解,現在他只是一個高級打工仔而已,如果不是因為和趙出息的關系,以及長安控股背后有他們李家的股份,他才懶得理會這種事。
  趙出息說這樣就不好玩了的意思李博聽的明白,吳浩然用他與生俱來的優勢打壓趙出息這位情敵,明顯占了上風,趙出息的人脈再強也無法和吳浩然相提并論。
  “說到底,這還是你的鍋,你得背,更得處理,誰讓你和李大小姐糾纏不清”李博一臉鄙視的對著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長嘆口氣道“我都結婚生孩子了,你說我跟誰說理去?”
  “你說這話,也就你自己信,誰還會信?”李博聳聳肩笑道,說實話他自然不信,從他幾次接觸李青衣和趙出息,能從很多細節看出兩人之間關系的耐人尋味。
  趙出息懶得理會李博拿自己打趣,說道“別在這說風涼話,你也是長安控股的老板,說說這事該怎么辦?我中午可是給管理層已經打過包票,一定能處理好這件事”
  “我們家只占一點股份,你才是真正的大老板”李博無所謂的說道,李家產業那么多,長安控股這邊只是一點投資而已,何況當初只是賣林爺面子而已。
  趙出息一言不發,冷冰冰的瞪著李博,讓李博有些慎得慌,李博實在是受不了趙出息這眼神,無奈道“行行行,我真是受不了你”
  “說吧,讓我聽聽你的意見”趙出息這才露出笑容,知道李博肯定想過怎么辦。
  李博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們這兩個并購投資項目,一個在上海,一個在浙江,長安控股背后還有位股東,他可是長三角的地頭蛇,這事你得找他”
  “于叔”趙出息面帶笑意的說道,他也早就想到這個人,這次來上海,本就是想登門拜訪。
  李博笑呵呵的說道“看來你也是這么想的,于家發跡于民國,那個時候就是江浙滬最有實力的財團之一,上海灘的風云家族,后來家族大多數人去了國外和香港,也正因為如此才讓于家開枝散葉,改革開放以后,于家國內分支在國外分支的強大資金支持下,加上當年的一些人脈關系,迅速重新站穩腳跟,他在江浙滬經營了幾十年,找他最適合不過了”
  “不知道他在不在上海”趙出息若有所思的說道。
  李博樂呵的說道“幫你問過,他最近一直都在上海,你肯定有他的聯系方式,剩下的就交給你了。至于監管層方面,上海這邊老于肯定會順便解決了,證監會保監會這兩個,你給林爺打聲招呼就行了,他會幫你處理,吳浩然所謂的那些朋友,還太年輕了,沒法和林爺這邊相提并論”
  “謝了,我一會就聯系于叔,盡快登門拜訪他”趙出息點點頭說道。
  李博也不客氣的回道“回頭給我漲工資就行了”
  聊完正事以后,李博就先回公司繼續工作了,趙出息坐在咖啡廳醞釀片刻后,最終給老于撥通了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這是老于的私人號碼,趙出息開門見山說道自己剛到上海,聽說于叔在上海,想拜訪拜訪。老于并不意外,笑著客氣幾句后,直截了當道,我在佘山高爾夫,你要沒事,現在可以過來,正好有幾個朋友可以認識。
  趙出息沒想到于叔如此爽快,在他印象里,老于是最難接觸的,順子他爹有順子這層關系,這小子沒少在他爹面前夸自己,李博他爹接觸過幾次,聊的比較多,相對比較熟。唯獨老于只有一面之交,作為長安控股的股東,他從來都沒過問過,所以趙出息有些擔憂。
  老于已經開口,趙出息就算是現在有再重要的事,也得趕過去,所以趙出息欣然答應,然后和周易出門直接前往佘山高爾夫。
  佘山高爾夫在上海的西南方向,屬于松江區,要說上海的豪宅,除過黃浦江兩岸的外灘和浦東,佘山自然有一席之地,上海灘有錢的大戶,誰家不得在佘山買套別墅?
  從陸家嘴到佘山高爾夫,不堵車的話,得一個多小時,趙出息還算是幸運的,畢竟這不是上班高峰期,本來趙出息晚上要和姜知名他們聚聚,不過現在看來肯定沒機會了,老于絕對不會讓他走,所以趙出息只得給姜知名打電話說,要見個重要的朋友,可能晚上回不來,他們改天再聚。反正趙出息要在上海待好幾天,姜知名沒說什么,笑著答應,能讓趙出息開口,這個朋友肯定不簡單。
  去佘山高爾夫的路上,趙出息接完幾個電話后,睡了一覺,昨晚有些勞累啊,快到的時候周易才叫醒他,老于給趙出息說過,門口會有人接他直接進去。
  在一位中年男人的帶領下,趙出息來到了佘山高爾夫球場的果嶺上,遠遠就已經看見老于和兩個男人手拿著高爾夫球桿談笑風生,旁邊跟著三四個球童,不遠處還有幾個男人跟著。四月中旬的上海已經有些熱了,加上今天還是大太陽,趙出息白色的襯衫,手里拿著外套,不緊不慢的走向那邊。
  老于也早已經看見趙出息,等到距離差不多的時候,才轉過身笑著揮手,隨后對著身邊兩個氣質不凡的中年男人低聲說著什么,趙出息也笑著揮手回應。
  “于叔”趙出息走近以后,笑著打招呼道,這天氣不算太熱,但老于只穿著polo短袖,旁邊的兩個男人倒都是長袖。
  老于身高有些偏矮,算是這里面最低的,不過身材倒保持的還算不錯,眼睛里透著精光,讓人覺得他說每句話的時候似乎都在盤算著什么,不動聲色打量完趙出息才問道“出息啊,什么時候到的上海?”
  “昨天晚上剛到,本來打算忙完再去杭州拜訪于叔,聽說于叔最近一直在上海,就給您打了電話,怕讓您知道我來上海沒找您,到時候怪罪我”趙出息客氣的說道。
  老于將球桿遞給球童,笑道“這倒是實話,有一年多沒見你了,一直說去成都,卻總是沒機會,這次你來上海,我們好好聊聊”
  站在老于旁邊的兩個男人,一直在打量著趙出息,能讓老于帶到他們的場合,這年輕人的份量顯然不會低,他們從氣質以及氣場來看,顯然都不簡單。
  趙出息半開玩笑道“就怕于叔到時候嫌我煩”
  “有些虛偽了啊,我可不吃這套”老于表現的很隨意,縱然跟趙出息只見過一面,卻看起很熟絡。
  “來來來,給你介紹介紹,這兩位是我朋友,這位是老唐,這位是你本家的老趙”老于笑著將兩位朋友介紹給趙出息,不過只是簡單的介紹,但趙出息眼睛很毒辣,從他們的氣質上能看出來,應該都是政府這邊的,經商的從政的,很容易能看出區別。
  趙出息面帶笑容不卑不亢的和他們握手,以趙叔唐叔稱呼,兩人客氣的夸了趙出息幾句,然后也沒深聊什么。
  “會玩么?”等他們互相認識后,老于詢問道。
  趙出息點點頭道“好久沒碰了,可能有些生疏”
  “那就一起切磋切磋”老于笑著說道,隨后吩咐球童去拿球桿,幾個人繼續往前走。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里,除過打球,趙出息多少覺得有些無聊,大多時候老于都跟這兩位朋友聊天,偶爾才會問問趙出息,他們聊的話題倒是并不忌諱趙出息的存在,趙出息卻很難插上話,像個小跟班,不過趙出息也有些收獲,至少已經差不多能確認老于這兩位朋友的身份,雖然讓他有些意外,卻也在預料當中,一位應該是副市長,一位應該是市委的副秘書長,趙出息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剛到上海第一天,就能認識兩位大佬,這老于江浙滬地頭蛇的名號果然不假。
  一個多小時,趙出息有贏有輸,輸多贏少,不是他故意,是他水平確實不如這幾位,這樣也輕松點,省的自己還得逢場演戲。
  打完球以后,幾個人回到休息區繼續聊天,沒過多久,那兩位大佬就先后離開了,最終只剩下趙出息和老于,老于隨口道“晚上有什么安排?”
  “目前還沒有”趙出息搖搖頭回道。
  “那就一起吃晚飯,都是上海的幾位朋友,剛才那兩位也都會過來,我和他們說你是我侄子,到時候再詳細介紹你”老于若有所思的說道,趙出息的表現還算讓他滿意,如果是外人,他肯定不會讓過來,畢竟這兩位身份不簡單,但是趙出息的身份地位也都不低,但是他對趙出息了解不深,所以就用這個機會試探趙出息,看看趙出息什么表現。
  趙出息沒有推辭,回道“聽于叔的安排……”
  “把川渝大名鼎鼎的趙爺晾到一旁,是不是有些委屈?畢竟在川渝,你也是和省部級談笑風生的大人物”老于盯著趙出息,一臉玩味的說道。
  趙出息聽后,這才回過神,終于明白老于為什么會這么做,原來這老狐貍是在試探他?果然不簡單,自己差點就中招了,如果自己表現讓他失望,估計此刻就沒有一起坐下聊聊的機會了,更不會有晚上的晚飯安排,想到這,趙出息長舒一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