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992 東奔西跑

第一千零三章不好玩啊(上)
  吳浩然這邊針對長安控股的動靜,只是惡心惡心趙出息,并不能讓趙出息傷筋動骨,何況他也知道長安控股的背后還有林鎮北等人,他還沒那個實力和這些人斗,除非拉上整個利益同盟,但是趙出息沒那個資格讓他這么做。
  只是他沒想到趙出息的手都伸進了云南,誰都知道云南的利益格局打破以后,各方勢力都想占據話語權,常子源本來在云南就根基不淺,云南先前有章太宮,章太宮確實不簡單,只是胃口太大了,所以他背后的那幾位倒下后,才會被人墻倒眾人推,常子源就是其中之一,不過常子源向來不喜歡做趕盡殺絕的事,兔子急了還咬人,所以也就任由章太宮自生自滅,倒是沒想到章太宮挺厲害,現在居然活過來了,而且重新抱住了大腿,想要接著這股東風卷土重來,更是拉攏趙出息進入云南,常子源想要在云南更進一步,以擴大他在云南的利益,自然不會允許章太宮再次成為威脅,所以章太宮的盟友趙出息,自然也就是常子源的敵人了。
  常子源這么做,是一件一舉兩得事,除掉自己的對手,順便送吳浩然一個順水人情……
  沒有繼續聊下去,常子源怎么做,吳浩然不會管,反正他知道站在常子源對立面不是什么好事,趙出息在云南沒什么根基,根本不是常子源的對手,他巴不得趙出息和常子源這尊大神杠上,那以后他的麻煩肯定少不了,不管是去北上廣,還是在川渝肯定不斷會有人給他找麻煩。
  常子源見已經到自己訂好的時間,就讓服務員上菜,午飯就在這包廂里解決了,吳浩然也沒拒絕,兩人邊吃邊聊,倒是沒再多說關于趙出息的事。
  吃過午飯以后,吳浩然先行離開,常子源不會在云南待太久,明早就得去上海,所以他得在走之前安排好一切,他在云南有位大管家,這位很多年前就已經是云南的傳奇人物了,五年前出了大事,常子源見他是位人物,頗為滿意,于是通過關系幫他解決了麻煩,從此他就成了常子源在云南的大管家,外界都叫他蒙四哥,有常子源的支持,他這些年在云貴可謂是風生水起,將常子源在云南的產業壯大不少,章太宮出事以后就是他力勸常子源落井下石,然后親自針對了章太宮的一系列行動,那會章太宮還不清楚蒙四哥背后站著誰,外界一直都在猜,但沒能猜得透,直到后來他才明白。
  吳浩然走后,源總繼續喝茶,那位會所的女負責人親自泡茶,彈古箏的美女也重新進來了,每個上位者身邊肯定都不缺聰明又有能力的女人,常子源站的這么高,自然也不缺,他雖然不是那么的貪戀女色,但也喜歡征服感興趣的美女,反正他現在已經沒什么顧忌。
  那位男負責人重新推開了包廂的門,恭敬道“源總,四哥來了”
  源總臉上露出笑容道“讓老四進來吧”
  讓女負責人重新換了胡茶,水還沒燒開時,一位身材彪悍的中年光頭男人就走進包廂,站在門口就低頭喊道“源總”
  他就是蒙四哥,難怪讓云貴不少人如此忌憚,就這么長相,加上這光頭,肯定能把小孩嚇哭了,不過四十多的年齡,還能擁有這樣的身材,只能說這男人的自控力很強大。
  “四哥啊,你總是這么客氣,趕緊過來喝茶”源總沒有起身,只是揮揮手,示意蒙四哥過來坐著,也早已習慣蒙四哥對他的恭敬。
  雖然和源總認識這么多年了,他自己也不是什么沒見過世面沒見過狠角色的人物,可對源總他一直都恭恭敬敬,知道底線和規矩,除過源總救過他一條命,其次是這個男人太神秘了,背景和手腕也太強悍了,他到底有多大的產業,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至今蒙老四都不值,他也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其中一條走狗,既然是走狗,那就得明白自己的位置,不能越位了,真以為自己是主人。
  蒙四哥坐過去以后,源總笑呵呵道“有些日子不見,你是不是偷懶了,看著有贅肉了”
  “最近確實鍛煉不多,明天就開始補回來”蒙四哥露出有些難看的笑容道,不過緊跟著問道“源總這次待幾天?”
  “下午就得去大理,有背景的朋友在那邊,我得見見,盡地主之誼,你跟我去,一會你安排下,然后晚上忙完我們直接回昆明,明天早上我得去上海”常子源知道蒙四哥的脾氣,不是那種能看玩笑打趣聊天的人,真要和他聊天那就太無趣了,但這種人辦事最可靠。
  蒙四哥早已經習慣源總這種一直在路上的節奏,他每年在云南待的次數屈指可數,這也是他驕傲的地方,如果源總來的次數多了,那就說明自己能力不夠,需要源總親自出馬,其次就是源總不信任他。
  “我一會就去安排”蒙四哥沉聲說道。
  說完這件事,源總開始問最感興趣的那件事到“章太宮那邊怎么樣,趙出息的手下什么動靜,給我說說看”
  “章太宮自從回到云南以后一點都不安分,我已經找過幾次麻煩,不過這次似乎底氣十足,不僅有強硬的靠山,還拉來了川渝的趙爺,電話里我給您大概說了,來云南的這位叫黃土,是趙爺心腹,在他們那個圈子地位僅次于趙爺,目前在云南只是見見各方人物,成立了兩家公司,其他沒什么動靜”蒙四哥詳細匯報道。
  源總笑了笑道“看來很低調么,這章太宮真以為背后的人能罩得住他?不過交給你件事,先不要管章太宮,找機會試試這個黃土,你作為云南現在的頭號響馬,總不能讓人說,誰都能來云南混吃混合吧”
  “好,我知道該怎么辦”蒙四哥信誓旦旦的點頭道。
  源總樂呵道“不過不要玩的太狠了,讓他知道深淺就行了,我還得下盤大棋,把那個趙爺引進云南呢?”
  “把趙爺引進云南?他會來?”蒙四哥有些半信半疑的問道,但他知道既然源總這么說了,肯定早已經有計劃了,源總不會做沒勝算的事。
  源總沒有把話說的太死,只是笑道“會不會來,不試試怎么知道?”
  上海國金中心麗思卡爾頓酒店金軒中餐廳里,趙出息和長安控股高管們的午宴已經開始了,李博并沒有在此,目前他只不過是集團下屬部門里的一個小負責人,但是趙出息已經和他約了時間,一會會在公司樓下的咖啡廳見面。
  坐滿整整一桌,姜知名和常宏已經給趙出息將在座的都逐一介紹過,其實趙出息自己也能認出來他們,畢竟早上在姜知名的辦公室已經看過關于他們的詳細資料,對于在座的這群精英,趙出息沒想著上來就能打開局面,畢竟有姜知名和常宏兩位大佬在,其次趙出息也知道,他們肯定會對自己這位神秘的老板更感興趣。
  有男有女,除過趙出息認識的姜知名、常宏、徐盛、宋子興,還有剩下六位,能讓姜知名帶進這個包廂,那肯定在公司位置不低。每個人都是姜知名、常宏、徐林通過人脈以及獵頭公司挖來的精英,趙出息對他們履歷已經了如指掌,說實話他很羨慕這些人的曾經,良好的出身,優秀的教育,成功的職業,價值不菲的薪水,以及頂尖的社會地位,他們這些人就是上帝的寵兒,人生的贏家,而不像自己這樣,吃了特么二十多年苦,差點沒了命,才能過現在這幾天好日子。趙出息更知道,他們也羨慕自己,只是羨慕眼前的自己,而不是曾經的自己。
  “今天就是場普通的朋友聚會,大家不要太拘束,你們當中很多人我熟悉,很多人今天是第一次見面,不過大家應該對我也熟悉,除過見過我的,大多數沒見的自然也充滿無限好奇,覺得我這位老板挺神秘的,長安控股成立這么長時間,也沒露過面,不過今天這個好奇心應該過去了吧,不知道有沒有讓你們失望?”趙出息自然而然的坐在主位上,左右兩邊是長安控股的三駕馬車之二,姜知名和常宏,另外一架馬車自然是徐林。
  眾人不約而同的笑起來,趙出息用輕松的話題開場,也算是緩和了氣氛,負責長安控股旗下資產管理公司的女高管笑道“趙董不但沒讓我們失望,反而到是給我們很多驚喜,比想象中年輕,比想象中帥氣,比想象中有魅力,同時也比想象中有氣場”
  “劉姐把我都快夸上天了”趙出息客氣的笑起來道,眼前這女人肯定不是花癡女,她畢業于mit麻省理工學院,讀的還是數學和經濟學的雙學位,要知道mit這兩項都是全美第一,隨后先是在富國銀行工作了三年,緊接著進入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幾年后再次跳槽進入黑石,一直到這次被姜知名高價挖過來,可謂是真正的天之驕女。
  徐盛故意說道“劉姐可是第一次夸人,還是老板面子大啊,我怎么感覺我要比老板帥呢”
  “你就臭美吧你”留著短發的劉晶冷哼道。
  趙出息雖然在笑,腦子卻飛速旋轉,他在干什么?
  他在想,用什么樣的話,才能鎮住今天這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