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991 出身四九城

(老關微信公眾號:關中老人,搜gzlao
  en或者關中老人都可以)
  出身不同,層次不同,接觸的圈子自然不同,這些都是先天條件所注定的,有些人不需要努力,一出生就屬于這個圈子,有些人努力大半輩子,或許才能擠進一個圈子,人和人之間注定有差距,有些差距也注定靠努力無法平等,而且資源這東西是累積復加的,你聰明你努力,并不代表比你層次高的那些人不聰明不努力。
  常子源就屬于那種,先天條件優秀,后天聰明更努力,所以很少會有人能追上他的腳步,他出生就是家族的長孫,被寄予厚望,小小年紀就展露出天賦,拉開了和同齡人的層次,慢慢的成為他們那群人的主心骨,何況那個時候,常家還屬于手握實權的家族,所以各種附加條件讓常子源足夠耀眼,不管他選擇哪條路,未來都是一片光明,于是常子源順勢選擇走仕途,按部就班的開始屬于他的人生,或許正因為太耀眼,所以讓太多人羨慕嫉妒,于是就有了那次的風波,常子源受到了人生最大的一次教訓,這個大虧毀了他從政的這條路,也讓他失去了深愛的女人,四個形容,那就是刻骨銘心,于是常子源選了另一條路,世事無常,誰都不可能算無遺策,這次失敗讓他明白太多道理,從寵兒到棄兒,這個落差很少有人能明白,但像他這樣的男人,不管走那條路,都會站在食物鏈頂層……
  吳浩然和常子源的先天后天條件差不多,所以他視常子源為偶像,縱然常子源已經不屬于那個序列了,但他還是很尊重常子源,畢竟他沒站在常子源曾經的高度,京城誰人不識君?
  在常子源面前,吳浩然沒有任何架子,也不敢有任何架子,就算是多等幾天,他也不會有任何情緒。
  白色襯衫和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褲以及意大利定制的皮鞋,十分注意自己形象的常子源精氣神是連吳浩然都不能比的,絲毫看不出這個男人曾經受過毀滅性的打擊。常子源揮揮手,示意所有人都出去,緩緩坐到泡茶那美女的位置上,開始親自泡茶,他的心性很靜,所以能泡出一壺好茶,最愛的是普洱,可以說云南的頂級普洱,百分之八十都得經過他的手,由此可見他在這里的能量多大。
  “上百年的老樹普洱,味道怎么樣?”常子源給這位吳浩然這位小弟續了杯茶,低聲說道,他的聲音很有磁性,略帶點京城口音,聽著很舒服,完全可以去當聲優了。與此同時,常子源不動聲色的看了眼腕表上的時間,和任何人聊天,除非超出預期,他都會頂個時間,話不多也絕不少,除過時間觀念,也覺浪費彼此的時間。
  這塊腕表是常子源的藏品,要說玩表,他可是大中華區有名的收藏家,各大頂級品牌的vvvip,每逢幾大拍賣行盛宴,肯定能找到他的身影,他可以插隊拿到表神菲利普杜佛的私人訂制版,更是和香港的鐘表大師鐘詠麟先生是至交,在華人頂級鐘表收藏圈,無人不知無人不知曉,那些所謂玩表喜歡表的泛泛之輩,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能說出各大品牌每種型號配什么機芯什么特點用什么材料有什么缺點有多少零件?他這塊就是表圈人人皆知的,菲利普杜佛老先生的私人訂制款,簡單極致,獨一無二。
  吳浩然倒是實話實說,笑道“你知道,我不好這口,喝茶只是提提神,什么茶在我嘴里都差不多,讓我喝這么好的茶,跟讓我喝幾塊錢一包的茉.莉.花茶差不多”
  “你還是這么實誠,以前老一輩經常給我說,玩物喪志,特別像走你們這條路的,興趣有時候就是弱點,自制力不強,很容易就被別人趁虛而入,想來別人也給你這樣說過,后來我不走這條路了,活的也自由自在,興趣也越來越多,反而覺得,人要是沒幾個興趣,這活的也太無趣了,不過我玩什么,要么不玩,要么就玩到極致”挽起衣袖的常子源給自己倒了杯,放在嘴邊聞了會老樹普洱的茶香,如癡如醉,過會才戀戀不舍的送入口中,享受著那種韻味,有時候常子源很講究,有時候一點也不講究。
  吳浩然呵呵笑起來道“不管以前發生過什么,至少你現在比以前過的快樂,不是么?”
  “你不快樂?”常子源微微抬頭盯著吳浩然道,不過有點他很明白,吳浩然雖然跟他不生分,但遠遠到不了交心的地步,吳浩然不是那種能和別人交心的人,他也是。
  吳浩然端起茶杯隨意看向包廂落地窗那邊,不知什么時候外面已經下起雨,湖水被千萬雨滴肆虐,猶如一場交響樂,吳浩然很喜歡下雨天,下雨天他的心情就格外的平靜,快樂不快樂?吳浩然淡淡一笑道“我應該沒資格回答吧”
  常子源搖搖頭,有時候這么固執不是什么好事?
  “來云南也有些日子了,怎么樣,適應么?”常子源以一個長輩的口吻問道,兩人坐在一起,常子源的氣場更強但卻更隨意,吳浩然不如常子源,卻似乎想要壓住。
  吳浩然心平氣和道“除過剛來有些水土不服,其他還可以”
  “在玉溪那邊怎么樣,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常子源順勢問道,他知道吳浩然要在云南待很久,短則兩三年,長則五六年。
  吳浩然微微皺眉道“市里有錢,縣里比較窮,這次來昆明,順便也向省里要點政策,找找項目,那里工作難度還是不小的,要說幫忙,就看源總有沒有什么項目過來投資了”
  吳浩然也不客氣,哪里最缺的就是項目,有項目就能帶來利益,有利益就會有相應的收獲,政績和其他東西也會緊隨而來。
  “這倒沒什么問題,回頭我找昆明這些大戶去你們縣看看,應該會能拉來幾個項目,你剛到地方,有些事情還得慢慢來”源總怕吳浩然太著急,所以善意提醒道,畢竟在部委里面工作和在地方基層工作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很多人都會出現水土不服。至于所謂的投資項目,他肯定不會少了吳浩然的,他投資的則是吳浩然這個人以及他背后的吳家,這才是他期待的回報,只要吳浩然在云南,他就能一直給吳浩然喂政績,何況自從選擇經商這條路,他就沒少給人喂過政績,每次的收益都是可觀的,但他的做法比起很多人除過先天優勢,還有比較高級的套路。
  問過工作的事情,接下來自然是常子源最感興趣的事情了,他已經沒少聽人說過這件事了,所以緩緩道“你和李家那位現在怎么樣,聽說你們快要訂婚了?”
  “源哥,看來你都知道了”吳浩然多聰明,常子源一開口,他就知道對方想問什么,這事最開始讓他很長臉,誰都知道李青衣多優秀,各方面都是最適合他的婚姻對象,但現在這件事,開始讓他成為笑話了,因為李青衣一直在托,誰都看出來,他不想和自己結婚,而趙出息的出現,活生生的打了他的臉。
  常子源不說虛話,更不用試探,直接道“趙出息,趙爺,他的事情,我多少還知道些,川渝那邊的大地頭蛇,這幾年風頭最盛的主,只是有件事我不明白,聽說趙出息已經結婚了,連孩子都有了,怎么會扯到你和李青衣這里?”
  “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但我清楚,李青衣喜歡趙出息”都說家丑不可外揚,吳浩然卻覺得沒什么,如實給常子源說道。
  常子源瞇著眼睛道“你喜歡李青衣?”
  “談不上喜歡,只是覺得合適而已,他對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吳浩然悻悻一笑道,很中肯也很誠實的話。
  常子源饒有興趣的問道“那你現在怎么辦?”
  “我不喜歡把事情復雜化,也不愿在這種事情上過于糾纏,她要同意,那就結婚,她要不同意,我只能找別人,你知道這事得在兩年內解決,不然會影響我的腳步”吳浩然繼續說道。
  常子源哈哈笑道“那個趙出息呢?就這么算了?”
  “算了?不可能,我雖不是瑕疵必報小心眼的人,但怎么也得爭一口氣吧”吳浩然瞇著眼睛冷笑道。
  常子源樂呵道“這才是真實的你么,趙出息除過西蜀集團還有個長安控股,我知道他們最近麻煩不少,不過長安控股的背后站著太多人,你最終也不過是只能撓撓癢癢而已”
  吳浩然盯著常子源,知道常子源說這話,肯定還有后話要說,所以他在等著常子源的后話。
  “最近我剛剛得知,他的手都伸到云南了,所以接下來,你就不用管了……”常子源將杯中的茶一飲而盡,笑瞇瞇的說道。
  吳浩然知道,這口氣,有人替他出了……
  (小趙同學要開始面對這些大
  oss了,得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