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90 大舅子

徐林負責西蜀集團,姜知名負責長安控股,兩人的能力毋庸置疑,趙出息和徐林是真正的朋友,徐林和姜知名也是同樣的知己至交,趙出息雖然和姜知名沒那么熟,但有徐林這層關系,趙出息對姜知名也絕對的放心。
  兩人進來以后,姜知名親自給趙出息倒了杯咖啡,國外待的時間長了,所以習慣喝咖啡,不像趙出息更喜歡早上這個時候來杯茶,姜知名的辦公室很現代化,明顯的金融系風格,沒有那些繁瑣的裝飾品,正對的墻上是六面四十寸的液晶顯示屏,中間是休息會客區用的一套灰色沙發,這邊是巨大的木質簡約辦公桌,上面有兩臺電腦以及兩部電話,一臺是雙屏的電腦,一臺是蘋果的臺式機,背后是整墻的書架,里面放著和金融、法律、政治相關的書籍文件,左右都是玻璃墻,左邊的可以看見辦公室外面的情況,但是外面看不見里面,右邊是巨大的落地窗,窗外是高樓大廈林立的陸家嘴金融區,這環境和氣氛比起西蜀集團趙出息的辦公室來說,要更加專業、現代。
  “聽老徐說,你昨晚就來了,本來還想給你接風洗塵,卻沒等到你電話”泡好咖啡以后,姜知名走到趙出息面前,放下咖啡笑著說道。
  趙出息接過咖啡笑道“姜叔,我們都是自己人,沒必要那么客氣,昨天晚上下飛機太晚,就沒打擾你們,和朋友在一起”
  “你也是大忙人,反正午飯我訂了,你可別放過鴿子,中午和集團高管們見見,常宏、宋子興、徐盛你都認識,其他人你還沒見過”姜知名拍板道,讓趙出息見見集團這些高管,不管是對趙出息還是對這些高管,都是好事。
  趙出息開玩笑道“行,聽姜叔的,反正今天一整天,我都是姜叔你的人”
  “我對你可沒什么興趣”姜知名搖頭笑道“還是說正事吧”
  金融出身的姜知名,工作那是華爾街風格,不愛閑談,注重效率,所以轉身走到書架那里,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文件,這算是趙出息第一次視察長安控股,雖說不是正式的,但姜知名可不敢馬虎。
  “這是集團的組織架構,這份是各子公司股權機構以及股東背景,這份是集團高管以及子公司高管名單和履歷以及負責業務,這份是集團的戰略規劃和發展計劃,以及從集團成立至今的并購收購項目詳細介紹,這份是財務報表和風控報表,其他的我就不一一介紹了,你先看著,有什么疑惑,可以直接問我”姜知名收起臉上的笑容,一臉嚴肅的說道,這就是他工作時候的姿態,說話速度很快,簡單明了。
  其實這些東西真讓趙出息去看,趙出息也看不懂,不過趙出息知道這只是程序而已,徐林肯定早已經看過這些東西,如果有問題的話,不用等到現在,徐林早就和姜知名解決問題了,他這次來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自己清楚,姜知名也清楚,不過趙出息對立面有些東西還是挺敢興趣的,他拿過各子公司股權結構和股東背景、集團高管以及子公司高管名單履歷和負責業務,然后老僧入定般的看了起來。
  姜知名會心一笑,知道趙出息不會問自己什么,正如趙出息所想,這些東西趙出息肯定不會看,除非趙出息對他和徐林不信任,不過那個時候估計就是四大會計所進駐集團了。
  接下來,姜知名沒有打擾趙出息,將時間留給趙出息,自己開始處理自己的工作,期間他出去開了個會,趙出息看的很認真很仔細,最感興趣的自然是那份集團子公司高管名單、履歷以及負責業務,先是集團高管,趙出息除過知道姜知名、常宏、宋子興以及徐盛,其他一概不知,所以看過以后,趙出息對長安控股的充滿信心,可以說集團高管每位都是從全球頂尖金融機構挖來的人才,各大投行、銀行、會計所、律師行,他們的專業背景和職業履歷十分精彩,由此可見長安控股的每位員工,基本都是精英,不過長安控股的薪資待遇也不低,這是趙出息和徐林等人訂的,他們想要超車就得下重注,錢才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所謂的夢想啊抱負啊是其次,同時長安控股的淘汰機制也很殘酷,這都是相對的,作為在世界頂級金融機構廝混的這些人,他們自然會設計出一個高度有效的機制。
  一個多小時時間,趙出息先是把自己最感興趣的兩份文件看完,隨后才翻閱其他東西,趙出息不是鳳凰村的趙出息,這幾年他跟著徐林、宋青瓷學到不少,何況還在大學進修過。
  等到趙出息看完這些東西時,已經十一點多了,姜知名開完會回來,趙出息已經站在窗邊欣賞陸家嘴的風景了,姜知名詢問道“怎么樣?有想問的么?”
  “沒什么要問的,都很滿意”趙出息如實回道,他確實沒什么想問的。
  姜知名有些意外道“真沒有一點想問的?”
  “真沒有,你還是說說我想知道的吧”趙出息呵呵一笑道。
  姜知名點點頭,脫掉外套坐在趙出息對面道“事情的大概經過,想來老徐都已經給你講過了,顯然是有人針對長安控股,不然我們的幾個項目不可能同時出現問題,監管層的叫停和檢查,并購方的單方面毀約,惡意競爭對手,我通過關系和資源打聽到他們的背景都不簡單,本來我以為是巧合,畢竟做金融的哪個沒深厚的背景,現在看來不是,不然雙方也不可能談不攏,對于國內的環境,我還是知道的”
  “那你們的應對之策是什么?”趙出息隨口問問,只是想知道如果他不出面,姜知名他們會怎么做?
  “配合監管層的調查,和競爭對手談判,放棄競購項目,尋找新的合作項目”姜知名很簡單的概括,他并沒有說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趙出息知道這是姜知名的做事風格,不會和對手硬抗,他們有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起身道“這件事交給我去辦,如果辦不妥,就按照你所說的去做”
  “好,那我等你的消息”姜知名平靜道,這件事目前他確實無法解決。
  在姜知名辦公室閑聊會后,姜知名帶著趙出息來到訂好的中餐廳,位于國金中心麗思卡爾頓酒店的金軒中餐廳,這里最有名的就是那副一整面金粉勾勒的《韓熙載夜宴圖》,姜知名和趙出息先到。
  趙出息在上海忙碌,履職云南玉溪的吳浩然則在昆明,昨天晚上他就已經過來,只是要見的那位男人有事今天中午才回昆明,所以他就在昆明呆了一晚,正好見了在云南主政的某位叔叔,也算是他在云南最大的依靠,這種人情世故怎么走動,吳浩然從小深得父親的教誨,也讓那位叔叔很是滿意。
  早上吳浩然在省政府見了幾位部門領導,為他所在的貧困縣爭取政策和資源,中午婉拒幾位朋友的午飯邀請,他早早的就在那位男人自己開的會所候著,能讓吳浩然如此等著,這男人的架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同樣沒有底氣和實力,也不敢讓吳浩然等著。
  坐在會所最大的包廂里,吳浩然悠然自得的喝著茶,對面是位穿著旗袍的美女親自給他煮茶,不遠處的竹邊也是位穿著旗袍盤著頭發的美女,不過是在彈古箏,一曲《漁舟唱晚》讓閉著眼睛的吳浩然很是享受,剛到云南這段日子,可算是把他忙壞了,他跑了不少偏遠鄉村,打算在年前將所有村落都走一遍,切合實際的了解當地的情況,想要在仕途走的更遠,不僅得有政治抱負,還得有切身實際的行動,好高騖遠手高眼低終究不會有所成就。
  《漁舟唱晚》剛結束,包間那用紫檀做的大氣磅礴的對開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位穿著薩維爾街定制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后面跟著會所的兩位負責人,一男一女,據說在昆明都是小有名氣的人物,不過對吳浩然,他們可是恭恭敬敬的,因為這是老板吩咐的。
  男人很帥氣,那張臉足以讓花癡女癲狂,身材勻稱個頭不低的他可以說是衣服架,這套量身定制的西裝給他加分不少,最重要的是這強大的氣場,在任何場合都絕對是焦點,面帶笑意的他卻掩飾不住眉宇間的傲氣,那雙深邃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任何人的心思,他將手中的外套扔給后面的女人,淡笑道“浩然,讓你久等了,實在是香港的事情脫不開身,不然前幾天就回來了”
  “源哥,你這大老板可夠忙的,我來云南這么久,才能見你一面”吳浩然緩緩起身,一點也不生氣,更別說故作姿態。
  為什么?
  因為眼前這個耀眼的男人,可是讓他曾經一度崇拜的偶像,更是教會他太多東西,讓他直接越過了迷茫期,步入了今天的正軌。
  這個男人是誰?
  他自然就是二胖所說的那位低調而又神秘源總,常子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