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86 叫我趙爺

第九百九十七章出身四九城?
  (老關的微信公眾號,直接在添加朋友里搜關中老人或者gzlao
  en,希望大家關注支持,以后更新請假以及番外、書評等等都會在公眾號里面發,大家也可以留言給老關,也可以寫書評等等)
  久別相逢的男女,就像夾雜著春雷的春雨澆灌著久旱的大地,蔣清軒瘋狂起來讓趙出息都有些疲于應付,幸好趙出息不是那種輕易能被征服的男人,所以這場大戰,最開始蔣清軒占著上風,到最后卻被趙出息掌握全局。
  一場春宮結束以后,大汗淋漓的兩人相擁在一起,靠在床頭的趙出息摟著蔣清軒抽煙,他們連燈都沒開,更別說拉著窗簾了,反正也沒人會注意到在香格里拉酒店三十五層的這場香艷,畢竟男女之事,也是人之常事。
  “什么時候回西安?”趙出息手里拿著煙,抽了兩口之后,就只看在煙頭在黑暗中燃燒。
  蔣清軒趴在趙出息的胸口上,摸著趙出息那漂亮的肌肉笑道“怎么?這就開始趕我走了啊,是不是怕我待久了,讓你媳婦發現什么?”
  趙出息忍不住,在蔣清軒挺翹的屁股上猛拍了把,惹來她的一陣矯哼,趙出息冷哼道“再說這樣的話,小心我收拾你”
  “官人,來呀,小娘子本來就是官人的”蔣清軒舔著趙出息的胸口,一臉嫵媚的說道,那樣子實在是讓男人把持不住自己。
  趙出息懶得理會她,蔣清軒被趙出息那無奈的表情弄的噗嗤笑出聲,然后道“逗你呢,應該后天就回去吧,已經出來好幾天了,也不知道下次見你是什么時候?”
  是啊,下次再見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這就是她非常羨慕齊思的地方,這輩子注定得不到這樣的待遇,不過能有現在這樣子,已經足夠了。
  “苦么?”趙出息一臉平靜的問道。
  苦么?蔣清軒也在問自己,說不苦那是假的,多少事情多少夜晚都得自己獨自面對,那些孤獨寂寞以及空虛是殺人的毒藥,讓人生不如死,可又能怎么樣呢?人么,終歸還是得知足,想得到的越多也就越得不到。
  蔣清軒眼神堅定的搖著頭道“知足就行了”
  “越往后越苦,我不能陪你的事情太多,以后還有很多年呢,一個十年兩個十年數個十年,如果能遇到對你好的又讓你對眼的,就給我說聲,我不是那種占有欲很強的男人”趙出息淡淡的說道,這是他打心底的實話,沒有半點虛情假意,一個沒有男人陪伴的女人,是什么樣子,趙出息能想象,何況越往后那是越苦。
  蔣清軒起身瞪著趙出息,也不管露出胸前的春光,惡狠狠的說道“不想要我了?”
  “沒那個意思”趙出息搖頭苦笑道,只是有時候想想,自己挺對不起蔣清軒她們的,那些付出和犧牲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蔣清軒長嘆口氣道“這些事情,你想過,我自然也想過,所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用你去說這些,至少現在我是這么想的,以后也說不定會是什么樣子,你要對我不好,或者我累了我倦了,我自然會做出選擇”
  “那就好”趙出息識趣笑呵呵的說道。
  蔣清軒不想多說什么,緊緊的抱住趙出息,在趙出息耳邊低語道“今天晚上回去么?”
  趙出息低頭問了蔣清軒的額頭搖頭道“不回去了”
  蔣清軒有些嬌羞的說道“我還要”
  這個時候什么語言都是蒼白無力的,唯有實際行動才是最見成效的,趙出息一個鷂子翻身就將蔣清軒壓在身下,沒多久就傳來蔣清軒欲罷不能的聲音……
  兩天后,蔣清軒和劉丹離開了成都,趙出息親自去機場送她們,這兩天蔣清軒在成都玩的很開心,以后肯定會常來成都,畢竟已經和齊思、宋青瓷打好關系,不過她會把握住分寸,不會讓趙出息為難。
  在機場安檢口,劉丹再次感謝了趙出息,有了韓非的支持,對于公司的這場內斗她已經徹底掌握了局勢,所以這幾天才能放心的在成都玩,劉丹知道這次成都之行結束以后,她和蔣清軒的關系必須再次升級,以后能不能攀上西蜀集團這條大船,還得靠蔣清軒的關系。
  相聚又分離,歡笑又悲傷,離別總是傷感,蔣清軒有些不高興,絲毫不忌諱旁邊的劉丹,緊緊的抱住了趙出息道“記得答應我的”
  “知道了,走吧,有時間我肯定會再回西安,畢竟這座城市,有我太多記憶”趙出息信誓旦旦的說道,那是他人生真正的起點,酸甜苦辣都一一經歷過,自然不會忘記。
  蔣清軒被劉丹拉著一步三回頭的走進安檢口,趙出息直到她們進去以后才離開……
  幾天以后,又是雙流機場,趙出息要再次送別自己的女人,這次是裴卿,短短的時間里,裴卿已經辦好所有手續。答應趙出息去上海,不僅僅是和家里妥協,裴卿還有自己的想法,她知道趙出息女人不止齊思以及自己,但在這些女人當中,除過對自己的顏值有信心,對于之外的東西,裴卿其實沒有半點自信,她不想讓趙出息覺得自己只是花瓶,所以她想證明給趙出息,也證明給自己看,因此才會答應進入位于上海的長安控股集團。
  機場的某家咖啡廳,趙出息和裴卿相視而坐,裴卿拒絕家人送她,也算是以此向家人抗議,同時她最希望的自然是趙出息送她,這也是她離開成都前最后一次見趙出息,雖然趙出息說他以后會經常去上海,但誰知道下次是什么時候,也許至少一兩個月以后吧。
  “我挺舍不得走的,我在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離開,要去一個陌生的城市生活,而且還不知道要待多久,我怕我適應不了上海的生活節奏,我怕我想家,想我爸媽,想你”握著手中溫熱的咖啡,裴卿的心情卻很冰涼,成都,最悠閑的城市,上海,節奏最快的城市,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對于裴卿這種從小養尊處優,也一直心平如水的女人來說,確實是一種挑戰,她從來沒有過過這種生活。
  趙出息沒有喝咖啡,只要了杯水,望著對面略顯憂傷的裴卿道“人總需要改變,有些是主動,有些是被動,其實去不同的城市,過不同的生活,或許會有另一番感受”
  裴卿有些累,最近忙著和朋友告別,對于她的選擇,大家都很意外,但她又不能多說什么,只能說自己想去上海看看。
  “終于結束學生生涯,開始掙錢養活自己了,也不知道會不會餓死”裴卿深吸口氣,捂著嘴嬌笑道。
  裴卿這自然是開玩笑,趙出息已經給她安排好一切,簡姨在上海有不少物業,趙出息讓人已經收拾出一套房子,就在浦東那邊,距離長安控股集團所在的大廈很近,裴卿到時候直接住進去,對此裴卿并沒有拒絕,身為趙出息的女人,如果和趙出息這么見外,那就真矯情了,而且趙出息顯然也不會喜歡這樣的女人。
  趙出息有些感慨道“其實我并不愿意讓你去過這種快節奏的生活,我也不愿意讓你去工作,你知道我最喜歡什么樣的你么?彈古箏時候的你,我怕上海的俗氣毀了你的靈氣”
  “放了,古箏我讓朋友過兩天托運過去,到時候我每天都彈,然后錄給你聽,好不好?”裴卿笑著說道。
  趙出息隨口說道“要不,你在上海直接開個古箏培訓班唄,這樣就兩不誤了,怎么樣?”
  裴卿有些猶豫,稍微思考了幾分鐘后說道“我學的是工商管理,要是不出去工作,大學到現在不就白學了,古箏算是興趣吧,我先工作試試,如果我能力不夠,不適應這樣的生活,或者被公司開除了,到時候再考慮吧”
  趙出息心想,長安控股老板可是大爺我,誰敢把你開除了,這明顯是不給我面子么?他自然沒這么說,也沒給裴卿說過長安控股是他的公司,所以笑道“也行,你先試試再說”
  “好了,不早了,我該進去了”裴卿看了眼時間,覺得差不多了,起身說道。
  趙出息點點頭,然后拉著他的行李前往安檢口,裴卿卻堅決不讓趙出息再送了,從趙出息手里接過行李道“你別送了,我怕我一會忍不住哭,我不想讓你看見我哭”
  趙出息嘆口氣,只得由著裴卿自己拉著行李前往登機口,他就站在那里望著她的背影,至少短時間內,很難再親耳聽到裴卿彈古箏了,也不知道這次的選擇,對她來說意味著什么,工作以后的她,又會有什么樣的改變。
  蔣清軒走了,裴卿走了,趙出息也開始忙碌起來了,黃土已經去云南有一個星期了,期間只給他打過一次電話,趙出息倒是和章太宮聊了不少,不過聽黃土說,章太宮在云南有個最大的對手,也是目前最強的對手,這個男人好像出身于四九城,手腕和人脈都深不可測,章太宮所想的,也是他所想的,他們可能到時候會和這男人交鋒。
  隨后黃土傳來了關于這個男人的資料,趙出息仔細看了好幾遍,男人年齡倒是不大,三十出頭的樣子,云南那邊都叫他源總,據說明的暗的加起來身家得有十幾二十億,或者更多。三十歲出頭,就攢下這么厚的資本,怎能簡單。
  出身四九城?
  想到這,趙出息給二胖打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