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983 想不想混了

第九百九十四章過去,過不去……
  (推薦一本新書,沙漠大大的《錦衣春秋》,沙漠大大的書,那絕對是精品,希望大家可以去支持支持,收藏紅票多多益善。如果喜歡歷史的讀者,也可以看看沙漠大大以前的書,絕對都值得一看。PS.刁民寫到現在,已經是收官階段,畢竟刁民不會鋪的太大,現在最后一個大情節大高潮已經開始了,所有的人物在這場風波中,最后以什么結局收場,你們猜猜看吧,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很多人都會死,為了各種事情去死,值得的,不值得的……)
  天氣逐漸變熱,氣溫開始回神,三月底的成都已經聞到夏天的味道,驚出一身冷汗后的韓非,卻感覺自己像是剛從冰窖里面走出來的,渾身發冷。
  旁邊的老何點燃一根煙,今晚的事情讓他也是唏噓感慨不已,雖然事情跟他沒關系,可注定會受到牽連,老何猛然間想到蔡勇為什么突然提前離開,那會他覺得蔡勇可能有事,現在回頭再想想,顯然蔡勇認出了這個男人,但他并不生氣蔡勇獨自離開,沒有提醒他們,混官場的蔡勇顯然將事情的利弊都考慮的很清楚,在這種事情上,如果是他自己,他也會這么做,關系到生死存亡的事情,誰都會權衡利弊的。
  “鬼門關走了一遭啊”韓非坐下給自己點燃根煙,也不管現在狼狽的樣子,大口的抽著煙。
  老何拍著韓非的肩膀道“沒事,都過去了,以后還是得謹慎點,這次算是給你提了醒了”
  “回頭我得去峨眉山燒香去”韓非擦了擦額頭的汗道。
  老何思考良久以后道“這事還不能這么完,你得做好善后工作,畢竟我們不了解這趙爺的脾氣,他要不高興,或者那個劉丹在他面前亂說幾句,很有可能再出事”
  “我知道,先穩住劉丹,答應她的事情,再給趙爺這邊送點禮,剩下的事情,我們也左右不了了”韓非已經想好了對策,他還不能找人遞話,除非趙出息真動他。
  老何長嘆口氣道“老韓,今晚我佩服你啊”
  韓非苦笑搖頭,畢竟不是二十出頭的毛頭小伙,起起落落見慣了爬起的跌倒的,他不謹慎沒有辦法啊,面子又算什么?
  趙出息真心沒工夫和韓非一般見識,如果是蔣清軒受到欺負,那他可能會飛揚跋扈為美人,可劉丹跟他沒有半毛錢關系,他收拾了韓非,保不準又得罪了哪些人,何況那韓非倒也識趣,自己也就沒必要了。
  從吃飯的地方離開以后,趙出息帶著蔣清軒和劉丹來到九眼橋時光酒吧,氣溫回升以后,九眼橋晚上也越來越熱鬧,時光酒吧的生意依舊像往常那樣,趙出息有些日子沒來了,也很少和陳平庸打電話,走得越來越遠,認識的人越來越多,顯然每個人都不可能顧及到,這些事情上,趙出息真心無能為力。
  趙出息帶著兩位美女走進時光酒吧,眼尖的曹宇立刻就看見了,連忙跑過來和趙出息打招呼,時光酒吧的生意是越來越好,也不知道從哪走漏的風聲,知道趙出息和時光酒吧老板關系不簡單,圈子不少人經常來這里喝酒,朋友帶朋友的,這時光酒吧的位子要是在夏天,可得提前預定。
  曹宇笑呵呵的給趙出息發煙,又和劉丹蔣清軒打過招呼,趙出息先讓他找人去買幾盒酸奶,蔣清軒和劉丹喝了酒,喝點酸奶能緩緩勁,曹宇立刻吩咐人照辦,然后聊了幾句就離開了,沒打擾趙出息和朋友聊天,趙出息從曹宇那里知道,陳平庸又跑出去旅游了,這次好像去了黃山,自從那次事情以后,陳平庸似乎就不管時光酒吧的事情了,全部交給了曹宇,而且給了曹宇百分之十的股份,所以曹宇干起來特別有勁頭,就算是不給他股份,就憑陳平庸和趙出息的關系,曹宇也不會離開時光酒吧,認識趙爺,那可比什么都值錢。
  周易隨便找了個位置坐著,沒和趙出息他們一起,時光酒吧明眼人已經認出趙出息的身份,但沒人趕過來打招呼,因為他們的級別不夠。
  “看來你經常來這里?”劉丹這會已經回過神,但還沒恢復到趙出息中午見他的樣子。
  蔣清軒見這店里美女不少,冷哼道“誰知道是不是來泡妞的?”
  趙出息只要了杯果汁,沒打算喝酒,晚上還得回家,所以喝著果汁淡淡道“剛來成都的時候,我舉目無親,這里的老板收留了我,讓我在這里打工”
  劉丹一臉疑惑,沒想到這個開奔馳g65,讓背景不凡的韓非跪地認錯的男人,居然在酒吧這種地方打過工?
  趙出息看得出劉丹的疑惑,笑道“有輝煌的時候,就會有落魄的時候,誰這一輩子,都不可能順風順水”
  “出息,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做什么的?”劉丹本以為趙出息是個官二代或者富二代,現在看來顯然不是,聽他的話可以知道,他不是成都本地人,加上這么年輕,她怎能不好奇。
  這么問,確實有些唐突,趙出息卻笑道“遇到幾個貴人,做點小生意,順便干點見不得人的事,劉姐以后在成都有什么事需要幫忙,可以給我說聲”
  “那我先謝了”劉丹見趙出息沒有說自己干嘛的,也就不追問了,知道自己不該問。
  有劉丹在,蔣清軒和趙出息也不能說什么,所以只是笑著聽歌,過會服務員把酸奶買回來以后,劉丹和蔣清軒喝酸奶,趙出息出去接了個電話。
  雖然韓非認錯了,趙出息也知道他不敢亂來,不過趙出息還是給陳中藏說了聲,讓他最近盯著韓非,小心謹慎不是壞事,何況還有劉丹和蔣清軒在。
  不過給趙出息打電話的是齊思,齊思說嫣兒晚上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哄都不行,把醫生喊來以后,醫生檢查完說沒事,趙出息一聽這話,心里有些著急,天大地大都沒有自己家寶貝大。
  掛掉電話,趙出息回到時光酒吧,對蔣清軒和劉丹說道“不好意思,有點事得早回家了”
  “是不是韓非?”劉丹緊張的問道。
  趙出息哭笑不得道“劉姐,放心吧,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找我事,至于你的事,估計他明天就會主動找你談”
  “那是怎么了?”蔣清軒有些擔心道。
  趙出息如實解釋道“孩子一直在哭,得趕緊回去看看”
  “出息,你都結婚有孩子了?”劉丹意外道,說完就覺得自己白問了,趙出息都這個年齡了,結婚生孩子不是正常的?也許是因為趙出息和蔣清軒曖昧的關系,讓她覺得趙出息可能還是單身。
  蔣清軒淡淡笑道“那趕緊回去吧,也不早了,我和劉丹也回酒店休息了”
  “我先送你們回去”趙出息點點頭道,和曹宇打過招呼后,幾個人就離開了
  蔣清軒和劉丹想要拒絕,但趙出息還是把他們送回了麗思卡爾頓酒店,在路上,蔣清軒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說道“改天讓我見見你老婆孩子吧”
  趙出息猶豫片刻,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
  將兩人送到酒店門口后,趙出息就和周易回蔚藍卡地亞了,回到酒店的劉丹和蔣清軒卻根本沒有睡意,蔣清軒明顯有些不高興,因為她本意是想讓趙出息今天晚上陪她,畢竟她太想趙出息了,太長時間沒見趙出息了,這世上最苦的就是相思,更苦的是她們這種人的相思,能見卻不敢見,因為怕打擾他們的生活。
  劉丹有些興奮,現在她已經信趙出息的話了,所以只等著韓非給她打電話了,她還沒洗完臉,韓非的短信就先過來了,很簡單,對于這幾天的事情道歉,然后說他一定支持劉丹在公司的地位,還說明天請她吃飯當面謝罪。
  收到這條短信后,劉丹徹底放心了,然后更加好奇趙出息的身份,拉著蔣清軒追問道“清軒,這趙出息到底是什么身份?為什么韓非那么怕他?”
  蔣清軒一開始沒想回答,耐不住劉丹一直追問,最后只得說道“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
  劉丹聽到這句話后,當場愣住了,久久不敢說話……
  趙出息回到六號別墅以后,別墅二樓客廳里,齊思和保姆等人圍著嬰兒車里的嫣兒團團轉,孩子的哭聲有些讓人無助,從最開始的慘烈到現在的嘶啞,齊思紅著眼睛一直在擦眼淚,她從來沒遇到這種事,醫生也沒什么辦法,看見嫣兒這個樣子,作為媽媽,她怎能不心疼,實在沒有辦法,才給趙出息打電話。
  見趙出息回來,一堆人連忙給趙出息騰出路,趙出息聽見嫣兒那嘶啞的聲音,瞬間就陰著臉了,這比他挨幾刀都要疼,他壓著自己火氣,一群人看個孩子都看不好,還能干什么?
  “怎么回事?”趙出息陰著臉低聲問道。
  六號別墅眾人很少見趙出息這種臉色,趙出息在外面再生氣,回家都是一副風輕云淡或者笑呵呵的樣子,很少拉著臉,所以大家都不敢說話了,只等著齊思開口,畢竟她是女主人。
  齊思委屈的哭道“我也不知道,九點剛過,我喂她吃完,帶著她去你書房轉了圈,出來后她就開始哭,我怎么哄都不行,我把醫生喊來,醫生也沒有辦法,檢查完了說沒什么事”
  趙出息也有些亂,他聽見女兒的哭聲就受不了,咬牙道“為什么不去醫院?”
  “醫生說沒事,我想等你回來再看看,然后再去醫院”齊思知道趙出息生氣了,她也很少見趙出息生氣,這會更是哭的止不住。
  站在趙出息旁邊的周易這時候說道“讓我看看吧”
  趙出息知道周易師叔懂得很多,不管是中醫、風水還是奇門八卦都有所涉獵,他記得小時候老人們都說過,小孩子最有靈氣,能感覺到很多大人們感覺不到的事,所以他在想會不會碰到不干凈的東西,再回想到,這六號別墅死過人,趙出息瞬間就有些頭大,已經琢磨要不要換房子了。
  周易抱起嫣兒,直接走到書房里,沒有讓任何人跟著,趙出息讓其他人都離開了,只有自己和齊思在客廳里等著,趙出息沒有和齊思說話,齊思拉著趙出息的胳膊,很委屈的說道“是我沒用,沒有照顧好嫣兒,你別不理我好不好”
  趙出息也覺得自己有點過了,自己心疼,難道齊思就不心疼么,她本來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工作,為了自己辭了工作,放下了事業,生完孩子就一直在家里照顧著,她比自己犧牲了更多東西,他趙出息是有錢有權,可齊思未必愿意過這樣的生活,而且在遇見他之前,她不缺乏追求者,這些追求者的級別,比當時的他要強不知道多少倍,可齊思還是選擇了他。
  趙出息直接抱住齊思道“說的什么話,沒事的,嫣兒肯定沒事”
  趙出息這么一安慰,齊思的情緒這才爆發了,趴在趙出息的肩頭,嗚嗚的哭了起來。
  幾分鐘后,周易抱著嫣兒走出書房,嫣兒的哭聲早已經止住,也許是哭的時間太長了,這會已經睡著了,睫毛上還沾著淚水。
  周易將嫣兒放進嬰兒床里,輕聲道“讓孩子上去休息吧”
  趙出息覺得今天的事情很古怪,但沒說什么,先把嫣兒送上樓,囑咐齊思幾句后,這才下樓找到周易師叔,迫切的問道“師叔,到底怎么回事?”
  周易搖搖頭道“沒事,估計是受到驚嚇了,你別多想”
  趙出息半信半疑,周易卻讓他上樓照顧齊思和嫣兒,自己也回到了房間,回到房間的周易沒有休息,而是站在窗前望著蔚藍卡地亞的湖面發呆,師父和自己同時算到的那一劫,可能要開始了,趙出息要是過去了,以后不說一帆風順,但不會有什么大災大難,要是不過去,命可能就得搭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