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981 懷疑

今天劉丹把事情經過給他說過后,趙出息就已經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劉丹有求于那個韓非,韓非就想借此占點便宜,算是趁人之危,卻也無可厚非,誰讓劉丹想要獲得他的支持,誰讓劉丹又是位頗有風韻的美女,可惜的是這韓非遇到了他趙出息。如果劉丹不是蔣清軒的閨蜜,那趙出息才懶得管這些瑣事,他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忙碌。
  敢調戲蔣清軒,還敢灌她那么多酒,趙出息真想看看這韓非有幾斤幾兩,以后還想在這川渝混么?
  趙出息讓周易師叔在包廂門外等人就行,蔣清軒已經給他說了,除過那個韓非,里面還有韓非的兩位朋友,幾個人一直在灌劉丹酒,劉丹還替她喝了不少,再這樣下去,估計劉丹過會就得醉了。
  趙出息和蔣清軒走進包廂時,韓非正在用輕佻的言語調戲著劉丹,沒少喝酒的劉丹臉色緋紅,總是不動聲色的將話題轉移,卻也不發火不激怒韓非,除非迫不得已,她不想和韓非撕破臉皮,那對于自己來說是最壞的結局。
  “哎呦,不好意思,我遲到了遲到了”趙出息一副飛揚跋扈的樣子,十分張揚的大聲說道,瞬間就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趙出息身上。
  韓非等人同時看向趙出息,見趙出息摟著蔣清軒那曲線玲瓏的腰,不禁若有所思,臉上更是帶著玩味的笑容,不過他們并沒有把趙出息當回事,畢竟趙出息看起來年齡不大。見到趙出息,劉丹也是長舒一口氣,不過也算是確定一件事,那就是清軒和這個年輕人的關系不簡單。
  “想來這位就是劉總和蔣總的朋友吧,沒想到我們都快要結束了,你這朋友才來,這架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韓非看向劉丹,陰陽怪氣的說道。
  至于韓非的兩位朋友,蔡勇在見到趙出息時,臉色有些輕微的變化,但眼神卻似乎很猶豫,老何倒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并沒把趙出息當回事。
  聽到這個大腹便便的男人的話,趙出息就猜到他就是韓非,同時也確定一件事,那就是這丫不認識自己,不認識自己好啊,這才有意思,要是認識自己,上來肯定就認慫了,那多無趣啊,生活本該充滿各種驚喜和趣味。
  趙出息并沒有上來就直奔主題,而是不以為然的笑道“哈哈哈哈,那這位肯定是韓總了,久仰韓總大名,要不是劉姐這事,我還見不到韓總了”
  說完趙出息就走過去直接握住韓非的手,使勁的搖著,同時還不忘寒暄道“我聽不少人說起韓總,韓總可是大人物啊,不知道這兩位是?”
  從趙出息的言談舉止來看,韓非并不把趙出息當回事,只當是劉丹和蔣清軒的朋友,只是這趙出息和蔣清軒的關系有些耐人尋味,不然也不會摟著蔣清軒的腰,韓非并沒想把自己的兩位朋友介紹給趙出息,更沒想問趙出息叫什么,只是隨口道“既然是劉總和蔣總的朋友,那就坐吧”
  趙出息悻悻一笑,不當回事,直接坐在蔣清軒的旁邊,坐下以后二話不說,先吃起東西來了,一副剛剛逃荒回來的樣子,風卷殘云,餓不擇食,讓旁邊的蔣清軒忍俊不禁,劉丹也有些疑惑,這趙出息怎么回事。
  老何有些嘲笑道“劉總,你這朋友多久沒吃飯了,讓服務員把菜單拿過來,讓他再點些”
  “不是沒吃飯,就是沒吃過這么多好吃的,我看你們都沒怎么吃,這不是嫌浪費么,我想問問,吃不完我能打包帶回去么?”趙出息很是厚顏無恥的說道。
  旁邊的蔣清軒強忍著不想笑出來,堂堂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什么沒吃過?旁邊的劉丹更是好奇,趙出息這唱的哪一出。
  “反正沒人吃,你想打包就打包吧”韓非哈哈大笑起來,原來是個沒見過世面的主啊,他可不覺得眼前這男人能有什么城府心機。
  這時候旁邊一直不說話的蔡勇一臉平靜的起身道“老韓,老何,兩位美女,我臨時有點事,得先走了,就不陪你們了”
  韓非有些意外道“老蔡,這是怎么回事,你今天不是把事情都推了么,怎么說走就走?”
  “老板那邊有點事”蔡勇隨意敷衍道,知道這個借口肯定不會被拒絕。
  老韓和老何一聽,立刻明白過來,韓非笑著起身道“哦,原來是領導有事,怪不得,那我就不強留你了”
  年過四十的蔡勇欣然起身,對著眾人客氣的報以歉意的微笑,拒絕了韓非等人相送,不緊不慢的往出走,同時在沒人注意的情況下,不動聲色的給趙出息點了點頭,那眼神很是認真,趙出息立刻便明白怎么回事,看來這男人認出自己了,而且知道怎么做事,難怪是官場的,并沒有因為和韓非的關系,而趟這趟渾水。
  蔡勇走出來以后,苦笑搖搖頭,老韓你自求多福吧,不是我不幫你,是我幫了你,我自己就得遭殃了,誰讓你色迷心竅,對那個劉丹有意思,誰又知道這劉丹認識這閻王爺,希望你小子別亂來,最好機靈點。
  蔡勇抬頭的時候,才看見站在包廂門口的周易,嚇了他一跳,這白衣飄飄氣定神閑的樣子,讓他更加確定了那個年輕人的身份,都說趙出息的身邊,有位世外高人,看來就是這位了。只是沒想到自己和這川渝大名鼎鼎的后起之秀第一次見面,會是在這樣的場合下。
  包廂里的韓非還不知道自己正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可能得罪一位讓他多吃十個膽都不敢得罪的主。
  趙出息吃自己的飯,并沒有插話,韓非和他朋友老何,找著話題和劉丹以及蔣清軒聊天,不過這聊天話題似乎越來越變味了,劉丹壓著火氣,趙出息一臉平靜。
  “劉總,來,我再敬你和蔣總一杯,其實你說的事,很好辦,就看你怎么想,你好好考慮考慮,今晚我等你的消息,如果沒有消息的話,我就當劉總拒絕,劉總說的那件事,我也就不用考慮了”韓非笑呵呵的將話說死了。
  成都,人生地不熟,被人如此羞辱,從小家境不錯的劉丹從來沒受過這么大的委屈,舉著酒杯有些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旁邊的老何附和道“小劉啊,我比你大,叫你一聲小劉不為過,做生意么,女人想要比男人厲害,總得付出點代價吧”
  蔣清軒的臉色越來越陰,大有掀桌子的沖動,趙出息按住他的手,笑瞇瞇的起身道“韓哥,何哥,劉姐不能喝了,我替她喝了這杯,有什么事,我們慢慢商量”
  說完,趙出息直接仰頭喝了杯中的白酒……
  “你替她喝,你算什么東西?”韓非見劉丹還沒點頭,有些上火,直接對著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臉色微變,淡淡道“韓哥,給我個面子吧,你現在喝了這杯酒,答應劉姐的事,我就當什么事都沒發生”
  “給你面子?我給你面子,你接得住么?什么事都沒發生,你這口氣不小啊”韓非盯著趙出息惡狠狠的說道。
  劉丹本來還想讓趙出息幫忙,卻沒想到現在弄成這樣,委屈的紅了眼睛……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就在這個時候,誰都沒想到,趙出息突然拿起桌上高腳杯,毫不猶豫的甩在韓非的臉上,以趙出息的力量和準度,高腳杯正中韓非的臉,然后在韓非的臉上炸開,韓非的臉瞬間血肉模糊,鮮血順流而下,一時間狼狽又恐怖。
  蔣清軒和劉丹已經嚇的失聲尖叫,他們也沒想到趙出息這么沖動,老何一時間有些懵逼,他也算是見慣各種場面的,可沒想到眼前這男人這么沖動,他連忙扶住韓非,對著趙出息一字一句道“年輕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趙出息笑呵呵,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道“知道啊,怎么,想打架,就你們這身板,我一個打十個”
  “趙出息”劉丹這時算是回過神了,她沒想到趙出息會怎么做,他這么一做,自己和韓非算是徹底撕破臉皮了,別說那件事了,現在自己還有可能有生命危險,同時還得搭上清軒。
  蔣清軒在西安見過趙出息的手段,所以并不擔心,知道趙出息敢這么做,肯定早就想好對策,所以拉住劉丹的胳膊,沉聲道“劉丹,當我還是閨蜜的話,現在起,什么也別說”
  滿臉是血的韓非疼的叫喊著,拿著老何遞給他的紙巾擦著臉,同時對著趙出息等人喊道“你們好樣的,好樣的”
  趙出息立刻拿起桌上的盤子,然后做出要扔出去的動作,嚇的韓非和老何捂著臉連忙往后退,看見兩人如此丑樣,趙出息哈哈的笑了起來,不動歹心,也就不受此委屈,世間的事,都怪不了別人。
  “怎么,想弄死我?”趙出息笑著問道。
  韓非能混到這地步,自然不是沒有城府的庸人,而是有手段有背景的大佬,他自然不會在這里和趙出息拿著盤子互扔起來,那太特么幼稚,太特么愚蠢和掉價了,他想要玩,有的是辦法,而且是一擊必中,讓對手終身難忘,所以他直接拉著老何就往出走,同時嘴里說道“好,好,好,希望你們別后悔”
  “后悔,為什么要后悔啊”趙出息依舊風輕云淡。
  老何和韓非沒有理會趙出息,就在他們快走到門口的時候,趙出息收起那玩世不恭的笑容,瞇著眼睛冷笑道“想報仇,也不問問我叫什么?哦,也是,以你們的本事,想找到我也很容易,不過到時候,我怕你們會后悔”
  老何和韓非下意識停下腳步,但只是停頓片刻,立刻繼續往出走,根本不搭理趙出息。
  這時候,趙出息點燃一根煙,不輕不重道“我叫趙出息,你們也可以叫我趙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