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80 一條生死之路

第九百九十一章有這個膽么?
  回過神,李青衣想到今天下午的家族聚會又是一陣頭疼,不過再怎么頭疼,她也得硬著頭皮回去,畢竟老太爺還活著,如果哪天老太爺駕鶴西歸了,她就不用再忌諱什么了。
  西蜀集團總裁辦公司里,徐林和趙出息眉頭緊皺,趙出息用不規律的節奏敲打著桌子道“看來有人在針對長安控股了”
  “長安控股這一年時間里確實有些高調了,但我們必須加快步伐,時間對我們來說很寶貴”徐林并不擔憂的說道,做生意就是如此,總不能一帆風順,磕磕絆絆的挫折是難免的。
  剛才說了那么多,趙出息多少有些擔心,不過還是相信姜知名他們的能力,目前還不需要他幫什么忙,只是先弄清楚,多方面阻擊長安控股的到底是什么人,如果對方得寸進尺,長安控股也不會坐以待斃,畢竟長安控股的背后還有林鎮北那幫人。
  趙出息點點頭道“我們不管這些,繼續執行我們的計劃,先讓姜叔好好查查,到底是哪些人在針對我們,我回頭再給林爺打電話,讓他那邊也問問,畢竟林爺的消息更靈通”
  “這樣也好,不然我們總受到阻擊,對我們也不是好事,一次兩次就罷了,要是每次都這樣,那就頭疼了”徐林點點頭,長安控股不像西蜀集團,西蜀集團是以實業出發,立足川渝放眼全國,長安控股走的是金融路線,一開始的路子就很野,何況沒有根基,自然有人眼紅,再者,如果是趙出息的敵人針對長安控股的話,那就更有意思了。
  趙出息和徐林一直在辦公室里聊了兩個多小時,同時給徐林安排了一件事,那就是讓裴卿進長安控股,下個月就去,徐林對此沒有意見,畢竟趙出息才是大老板。
  趙出息從徐林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宋青瓷已經帶著蔣清軒參觀了圈西蜀集團,后來兩人就在趙出息的辦公室里喝著茶聊著天,女人之間的話題很多,兩人都是比較有品位的女人,所以在穿衣、化妝、購物、旅行等等地方共鳴不少,以前在西安的時候,宋青瓷和蔣清軒只是見過幾面,沒有深聊過,這次有機會如此聊天,頗有點投機的感覺,宋青瓷讓蔣清軒在成都多待幾天,趙出息要是沒有空的話,她就帶著蔣清軒一起逛街購物,然后到處走走看看,畢竟成都是座有趣的城市。
  趙出息下午有個局,幾位川內的商界大佬有意想要和西蜀集團合作,都是名營企業的翹楚和領頭羊,干媽胡雨嘉也在,西蜀集團想要加速擴張,單打獨斗肯定不行,和這些大佬強強聯手才是王道。
  讓宋青瓷送蔣清軒到她閨蜜劉丹那里,趙出息先行出發前往約好的地方,路上陳中藏給他打電話匯報了和黃土交接的情況,同時陳中藏也說了自己壓力有點大,生怕出現什么失誤,趙出息笑著說讓他放心大膽的去做,可以多培養點有能力的年輕人,也可以這段時間重用那些沉穩老辣有資歷的手下,多和黃土溝通溝通,前期可能有些壓力,后期就會越做越順。
  晚上,靜心打扮過的蔣清軒和閨蜜劉丹再次見到那位心懷不軌的男人韓非,吃飯的地方在天府新區一家粵菜館,讓劉丹恨的有些牙癢癢的韓非還帶著兩位朋友,一行五個人坐在包廂里,韓非坐在劉丹和蔣清軒的中間,左擁右抱,坐享齊人之美。
  “老何,怎么樣,沒騙你吧,這兩位可是絕對的大美女,你還不信,現在是不是偷著樂呢”韓非是位大腹便便的男人,頭頂的頭發稀疏可見,笑起來眼睛能瞇在一起,時不時的會偷瞄幾眼劉丹和蔣清軒,那眼神里是男人**的炙熱,他就喜歡這種有韻味有氣質的女人,如果能睡了這樣的女人,那絕對是享受,比起那些拿錢就能砸到的小女生有樂趣多了,不過這種女人一般很難搞定,可他有這個資本和實力,他一手創辦的這家公司如今資產也有幾個億,加上他的人脈關系比較廣,結交了不少黑白兩道的人,在川內混的也算是風生水起,這段時間正在籌備上新三板,到時候身價又能翻不少,所以他最近有些飄飄然,在見到有求于他的劉丹后,不禁想要吃掉這個讓人著迷的少婦。
  劉丹雖然對于這種酒桌飯局的恭維早已經見慣不慣,但韓非的話還是讓劉丹有些不高興,她知道韓非想要干什么,彼此更是心知肚明,可她不可能為了利益付出自己。
  “韓總真是太抬舉我們了,像韓總這樣的大老板,什么樣的美女沒見過,何況成都可是美女之鄉啊”劉丹嬌笑著說道。
  韓非兩位朋友,一位是省政府辦公室處級領導,一位是有不少生意往來的中年老板,三個人算是臭味相投,對于美女都有著不同的愛好和追求,這位省政府的處級領導蔡勇笑道“我見過不少美女,但像劉總和蔣總這樣的美女,還是不多,今晚托老韓的福氣,能見到兩位大美女,來來來,我們先敬兩位美女一杯”
  不是紅酒,不是啤酒,而是白酒五糧液,劉丹和蔣清軒雖然酒量不錯,但已經是第三晚上連續喝酒了,還是有些受不了,劉丹是想把事情辦成,只要得到韓非的支持,她在公司的內斗當中就穩了,如果韓非支持對手,那自己只能出局了,所以這杯酒,自己怎么都得喝,但清軒不能再喝了,昨晚她都已經喝大了,不能再喝了。
  “幾位老板,這杯酒我陪你們喝,清軒昨晚喝多了,這胃還沒緩過來,所以就別讓她喝了”劉丹看眼蔣清軒,隨后對著韓非幾個人說道。
  韓非才不管這回事,笑道“劉總這話說的,酒量么,喝著喝著就練出來了,不喝怎么行,可以少喝么,對于美女,我們還是比較寬容的”
  “就是,少喝點,初次見面,總得意思意思吧”韓非的朋友,那位中年老板薛強附和著說道,看美女喝酒本來就是種享受,如果醉酒那就更有趣了,
  蔣清軒咬咬牙,對著劉丹點點頭笑道“只喝一點,沒事”
  劉丹有些不好意思,知道這次出門,蔣清軒算是給她幫了不少忙,至少這酒就沒少喝,雖然現在事情還沒有辦成,但她打心底感謝。
  昨晚已經吐的不成樣子,這胃一時半會還沒緩過來,所以這一小杯五糧液下去,讓蔣清軒胃里瞬間翻江倒海,差點就直接吐出來,還好深吸口氣壓了下去,緊跟著連忙喝了口水,這才沒有丟人。
  劉丹酒量真心不錯,就陪著韓非等人不緊不慢的喝著,不忘替蔣清軒擋了幾杯酒,現在她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清軒的朋友趕緊來吧,她對清軒的朋友能不能幫忙已經不抱希望了,只希望他來了能給他們擋酒,這就足夠了。
  嬉笑聊天,都是些不痛不癢的話題,韓非一直也不進入正題,劉丹有些著急了,眼看著再沒下文,她們今晚又得喝醉了,只得小聲詢問蔣清軒道“清軒,你朋友幾點過來呢?”
  “應該快了,他今天有點事,忙完就立刻過來,如果我們昨天就找他的話,他還能把事情推了”蔣清軒微微皺眉道,雖然劉丹沒少幫她擋酒,但她已經有些不舒服了,再喝幾杯估計又得吐了。
  劉丹一臉平靜卻內心十分痛苦的說道“趕緊來吧,不來我也撐不住了”
  見韓非還是不入正題,劉丹終于忍不住率先開口道“韓哥,這幾天我們也沒少喝酒,妹妹怎么樣,你也了解的差不多,我這次來成都的目的,韓哥你也清楚,所以不知道韓哥你考慮的怎么樣,畢竟公司那邊還僵持著,早點解決這事,公司也能早點步入正軌”
  “哈哈,劉總這聲韓哥叫的我全身酥軟,既然我們都以哥哥妹妹稱呼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肯定會好好考慮的,只是我感覺對妹妹的了解還不夠深,你說這怎么辦啊?”韓非似笑非笑的說道。
  這已經不是韓非一次兩次如此暗示劉丹了,旁邊的蔣清軒有些生氣了,劉丹用腳踢了踢蔣清軒的腿,示意她淡定沒事,隨后依舊笑瞇瞇的說道“韓哥,妹妹來成都已經好幾天了,就等著你的消息了,韓哥這次要是能幫幫妹妹,妹妹肯定會好好報答韓哥的”
  “我想知道,你怎么報答?”韓非色迷迷的盯著劉丹傲人的胸部道。
  蔣清軒依舊在克制,這時候終于接到了趙出息的電話,趙出息已經到餐廳門口,問她們在哪個包廂,蔣清軒起身冰冷道“我去接朋友”
  劉丹已經告訴韓非今晚還有位朋友要過來,韓非對此并沒什么意見,知道劉丹估計想找朋友幫忙,也想看看這朋友什么道行。不過卻沒見到,本以為不來了,倒沒想到都快要結束了才來。
  劉丹松了口氣,至少自己終于可以少喝點酒了……
  趙出息見到蔣清軒的時候,老遠就聞見一股酒氣,瞬間就黑了臉道“怎么又喝酒了?”
  “我錯了,只是不喝不行,丹丹的事情還沒談成”蔣清軒主動認錯道,生怕趙出息生氣。
  趙出息有些惱火道“這貨什么態度,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婆婆媽媽的”
  “他的意思,我差不多明白了,想要他點頭,丹丹得付出點代價?”蔣清軒解釋道,韓非那意思,在座的估計都已經明白了,劉丹和她自然更明白。
  趙出息一聽,不怒反笑道“原來是這樣啊,好啊,我看他有這個膽么?”
  不再說什么,趙出息摟著蔣清軒的腰,徑直走進包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