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98 你知道嗎


  第九十四章死了?
  這就是我的工作,應該說這就是我的新工作……
  趙出息如此的開門見山直奔主題,徐林卻只是搖頭一笑,不意外也不驚訝,他早已猜到趙出息會走上這條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能在西安有名的夜店MUSE里面享受如此待遇,顯然混的還不錯,至少不是在最底層賣命刀口舔血的那種。
  徐林端起酒杯,將杯中的威士忌一口悶,這種淡定的氣場讓坐在她旁邊的美女不禁有些崇拜,只有接近徐林,你才能從舉手投足間感受到這個男人的魅力和滄桑,遠不是趙出息以及那些在夜店里裝深沉的小年輕能夠裝出來的,他一直給趙出息的感覺便是那種見慣大風大浪,似乎任何風波挫折都不會讓他心起波瀾,果真應了那句話,使男人成熟的是經歷,而不是時間。
  “誰還沒迷茫的時候,是對是錯誰也說不準,你跟著蘇西洛或許有一天能出頭,或許你一直都將平庸下去。你選擇現在的路,或許能榮華富貴高人一等,或許一著不慎落得慘局。你能說的上來么,你不能,我也不能,每條路的盡頭都有一個結果,可最終你只能看見一個,你選擇的,后悔也好,懊惱也好,都改變不了結局。出息,這世上沒有如果,不管走哪條路,都得全力以赴,不可大意”這是徐林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訴趙出息一些自己用血淋淋的教訓買到的經驗。
  趙出息自嘲的笑道“我知道,只要踏上這條路,就沒有回頭的可能性,只能前行”
  徐林和趙出息認識的時間不長,卻讓趙出息覺得異常的親切,這個男人像大哥一樣總是教會他一些道理,人生中能碰到這樣的人,難得可貴。所以在徐林面前,趙出息盡量不掩飾,什么都能說。
  “跟著西安城哪位大佬?”徐林試探性的問道,以趙出息和二胖身手,徐林可不會認為他們從零開始,特別是二胖這種怪胎,不管是誰都求之不得。
  趙出息點燃一根煙沉聲道“六叔手下的斌哥,待我不薄,現在讓我負責MUSE潮人會所特洛伊三家夜店的安保,至于以后什么安排,現在還不知道”
  韓三強聽到這話,嘖嘖道“我勒個乖乖,趙哥,那你現在牛逼大發了,我以后來這里完全可以狐假虎威”
  被許名山安排過來的幾個美女本來有些不情不愿,可看到許名山對趙出息客氣有加,才將就著陪著,畢竟是看在許名山的面子上,沒曾想到居然撿到寶了,要是和趙出息處理好關系,以后在這幾家店可算是有靠山的人,想到這,她們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不是說她們瞧不起誰,只是這社會便是如此現實,笑貧不笑娼么。
  “那馬爺這邊黑熊的死?”徐林小聲問道,他的那位陜北煤老板和西安城里的大佬關系處的都不錯,畢竟有時候拆遷安置一些見不得人的事還得這些人出面,時常能從報紙新聞上看到釘子戶這樣的存在,其中不乏一些貪得無厭坐地起價的人。對付這種人,就得用特殊的辦法,所以西安城里的一些傳聞,從一幫老板的只言片語中也能聽到。
  趙出息端起酒杯扭過頭瞅著二胖嘿嘿笑著,徐林瞬間明白,果不其然是這胖子干的,徐林大有浮一大白的沖動,再次端起杯酒酒,和趙出息韓三強干杯,人生能碰見一兩個這樣的猛人,也無憾了。
  酒過三巡,徐林和趙出息的話便多起來,當初借給趙出息錢后,徐林事后讓人調查過,不是他不放心趙出息,能借錢給趙出息便信任趙出息,只是好奇趙出息要這么多錢干什么,當他得知趙出息借錢的原因后,感覺這個祁連山出來的刁民,也是個性情中人。做人么,不就是留點善心,做點善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越往后,你越會對年輕時做過的一些事心存愧疚,他自己便是如此,很多事已經無法改變,就算你想補償,事實已經是那樣,容不得辯解,他很慶幸,趙出息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蘇西洛最近怎么樣?”憋了一晚上,趙出息最終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徐林一直等著趙出息問,沒想到趙出息挺能沉得住氣,現在看來,還是不行啊,輕笑道“你不在,蘇西洛工作異常的拼命,脾氣也有些火爆,經常和我們談著談著便為一些小事吵起來,期間她找過我,問過關于你的近況,我說你好久沒聯系我,我也不知道”
  “這女人,那么好強,還不如找個男人早早嫁了”趙出息嘀咕道。
  徐林搖頭道“蘇西洛是個完美主義者,這種人不會輕易將就自己,寧缺毋濫么”
  “活該剩著”趙出息啰嗦道“其實她和徐少卿挺般配的,郎才女貌家世學歷等等,男人誰還不花心點,不就是有點前科么。徐少卿這大少爺也憋屈,怎么就看上蘇西洛,還認準一棵樹了”
  “愛情,局中人局外人那是兩個世界”徐林輕笑道。
  趙出息嘿嘿笑道“不管他們不管他們,我們繼續喝酒便是”
  相比于潮人會所,MUSE的美女更多,更加的勁爆。夜晚對于很多習慣泡吧的年輕人來說,才是一天的開始,他們盡情放肆著生活和工作中壓抑,有人說,這里的人最真實,因為大家都彼此明白心中的欲望,赤裸裸的不加掩飾。
  趙出息和徐林韓三強一直便待在這里,并沒有打算離開去下一家,許名山偶爾抽空過來陪他們喝會酒,有事的話便會離開,身邊的美女們離開一批又來一批,大多數都是夜店烘托氣氛的小蜜蜂,偶爾會有幾個確實驚艷的美女過來,不過眼高于頂的她們對趙出息這幫人并不感冒,這年頭女人們的眼睛練的都跟火眼金睛似的,是騾子是馬不用拉出來溜,瞅一眼便能瞧出來。
  夜深人未靜,整個西大街和粉巷都在一種躁動的氣氛中,夜店門前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夜店里面正是高潮嗨翻全場,相比于這里,龍湖曲江盛景蘇西洛的別墅里便安靜的只能聽見樓下的鐘擺聲。二樓的陽臺上,這里放著一對沙發上,是蘇西洛和閨蜜們經常聊天打趣的地方,桌上放著一杯蘇西洛最鐘愛的卡布奇諾,不知是連續的高強度工作還是別的原因,蘇西洛毫無睡意,窗外是移植過來好不容易存活下來的幾棵樹,蘇西洛拿著手機等著消息。
  這里也正是那天晚上她和趙出息發生曖昧的地方,最終以趙出息的落敗結束那場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戰爭,趙出息注定做不來那種霸王硬上弓的事,所以蘇西洛贏了。
  已經有很多天沒有趙出息的消息,前段日子每天幾乎一大半的時間兩人都在一天,她早已習慣趙出息的身影,現在沒了趙出息,蘇西洛一時卻有些不適應,她似乎忘了,在沒有遇見趙出息之前,她的生活不就是這樣么。
  手里鈴聲終于響起,徐少卿三個字讓蘇西洛不禁有些緊張。
  “查到了?”蘇西洛平靜道。
  徐少卿輕笑道“已經查清楚,她叫伊伊,陜師大大二的學生,寒假在山水情兼職前臺認識趙出息,兩人私交不錯,父親重病住院,手術費四十萬,本想賣身山水情籌得這筆錢,最后被趙出息知道攔住,趙出息找人借了這筆錢。”
  “誰借的?”蘇西洛皺眉道。
  徐少卿回道“這個我倒不知道,不過以他現在干的這份工作,似乎借四十萬不那么難”
  “他現在做什么工作?”蘇西洛忍不住問道。
  徐少卿玩味道“兩個字,混黑。跟著西安城有名大佬六叔,如果傳聞沒錯的話,他手上已經沾上人命”
  聽到這話,蘇西洛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她沒想到趙出息居然會選擇這么一條不歸路,蘇西洛有些失神落魄的掛掉電話,自言自語道“真值得?”
  她曾經如此的看好趙出息的潛力,這才有意培養他,說實話,她挺想看到一個農民有一天能出人頭地,可現在卻有些背道離馳,蘇西洛很失望,無比的失望。
  “伊伊?”握緊手機,蘇西洛重重的說出這兩個字。
  西高新西安市會議中心,徐少卿喝著紅酒瞇著眼睛問道“管樂,你確定黑熊死在趙出息的手中?”
  “消息千真萬確,從周斌身邊的人那里得到的”管樂淡淡說道。
  徐少卿搖頭道“沒想到啊,沒想到,趙出息居然會選擇這條路,不過下手真夠狠的,黑熊可不是善茬啊”
  徐少卿可不會管趙出息的死活,他現在已經知道趙出息對他來說毫無威脅,蘇西洛是什么人,他比誰都清楚……
  MUSE里,趙出息一幫人喝的醉洶洶的,包括徐林喝的都有些上頭,韓三強更不用說。本來二胖想要帶趙出息回和平里小區,最后還是有些清醒的徐林給勸住,他在最近的錦江西京國際大飯店開了間房,四個人打算將就一晚上,趙出息想想也是,回去肯定打擾奶奶,還不如在這里將就一晚上。
  四個人擠一個標間,反正都是大老爺們,沒誰在乎,這一夜相安無事,直到第二天清晨,酒精上頭,一幫人睡的迷迷糊糊,七點剛過,趙出息的手機鈴聲便響個不停,好不容易推開壓在身上的韓三強,才勉強接通手機,手機鈴聲也將睡的本就淺的二胖和徐林吵醒來,他們的作息都很規律,當他們看向趙出息的時候,只見趙出息整個人兩眼無神瞳孔渙散失火落魄,像著了魔一般的發呆,嘴里喃喃自語道。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