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979 無法彌合的間隙

劉丹并不清楚趙出息的身份,畢竟她對有些事情并不感興趣,何況還是成都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是蔣清軒說找朋友幫忙,才試試看的,現在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
  從酒店出來去吃飯的時候,看見趙出息的奔馳g65座駕,劉丹這才稍微恢復了點底氣,畢竟沒多少身家的土豪也買不起這輛g65,所以在去吃飯的路上,劉丹有意無意的詢問趙出息些問題,比如趙出息做什么的等等,卻都被趙出息不露痕跡的敷衍過去。
  蔣清軒見到周易的時候,客氣的打了招呼,畢竟也算是熟人,大蓉和的川菜還算地道,主要離的比較近,趙出息也不想折騰,吃完午飯以后,劉丹要去拜訪朋友,于是先行離開,蔣清軒沒什么事,就被趙出息帶到天府廣場的地標建筑西蜀大廈,他下午還有些事情要忙,蔣清軒獨自待著也沒什么意思,在西蜀集團里,還能讓宋青瓷和吳欣陪她聊聊天。
  西蜀大廈是棟商業綜合體,由酒店、商場、寫字樓組成,西蜀集團所在的這棟樓頂沒有像其他公司的建筑標識著什么公司集團,而是簡簡單單的西蜀大廈幾個字,算是比較低調的,不過等到西蜀國際金融中心雙子塔建成以后,這棟大廈的冠名權將賣出去。
  蔣清軒多少知道西蜀集團,但還是沒想到如此的家大業大,坐電梯直接到頂層,宋青瓷已經在那里等著了,趙出息電話里給她說過,她還挖苦趙出息,會老情人也沒必要如此高調,直接帶到公司了,真不怕家里那位知道了。
  見到宋青瓷后,蔣清軒笑著打了招呼,趙出息將她交給宋青瓷,就進徐林的辦公室聊事情去了,長安控股集團那邊的兩個并購最近開展很不順利,先是并購方毀約,緊接著半路又殺出強勢的對手,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顯然有人在針對長安控股,姜知名對此很是頭疼,畢竟長安控股的起步比較晚,所以必須加緊步伐。
  蔣清軒比宋青瓷要長幾歲,所以宋青瓷稱呼她為姐姐,來到趙出息的辦公室,宋青瓷∵∵,給蔣清軒泡了壺茶,兩人笑著聊天敘舊,至于劉丹的那件事,趙出息本來想讓宋青瓷去查查,后來把這件事交給了陳中藏,不過只是讓陳中藏弄清楚這韓非的底細就行,剩下的事情等他吩咐。
  知道趙出息喜歡喝茶,宋青瓷抽空學了點茶道,經過兩年的提升,現在水平已經很不錯了,宋青瓷向來聰明,對很多事情基本一點就通,不然簡姨能挑選她培養起來,年紀輕輕就坐在西蜀集團董事總經理的位置,沒能力這位置可真不好坐。
  兩位大美女相對而坐,蔣清軒品著趙出息最喜歡的峨眉竹葉青,望著落地窗外繁花似錦的天府廣場建筑群,淡淡說道“沒想到青瓷這么年輕,就已經是西蜀集團的高管了,真是讓人佩服”
  “蔣姐太客氣了,我再厲害,也不過是給出息打工的”宋青瓷笑著說道,對于蔣清軒和趙出息的關系,宋青瓷還是知道點的,蔣清軒救過趙出息的命,這點就是她比不上的。
  作為西部經濟最發達的城市,成都要比西安繁華太多,這座城市也比西安更有趣,更重要的是,這座城市有趙出息,蔣清軒有些沖動,想要定居在這里,不過也僅僅是想想而已,至少要詢問趙出息的意見,她不敢擅自決定,要是趙出息生氣,那就得不償失了。
  蔣清軒看似隨意的問道“他這段時間怎么樣?”
  “坐在他這個位置上,總有忙不完的事情,還好有徐總他們分擔,不然可能真吃不消”宋青瓷莞爾一笑,蔣清軒問這些是他并不意外。
  蔣清軒點點頭道“嗯,也是,畢竟西蜀集團不是小公司”
  “蔣姐要是坐著無聊,我可以帶蔣姐參觀參觀,反正他和徐總一時半會也說不完”宋青瓷等到蔣清軒喝了幾口茶以后邀請道。
  蔣清軒沒有拒絕,于是跟著宋青瓷參觀西蜀集團……
  遠在北京,清華大學熙春路上,一男一女并肩而行,這季節北京還是有些冷的,男人穿著呢子大衣,女人穿著輕薄的羽絨服,像是大學里戀愛的男女,也不像,畢竟兩人沒有什么親密的動作,男人臉色一本正經,女人卻看起來很隨意,偶爾會抬頭看看陽光,側目注視路上有趣的行人。
  “過兩天就要去云南了,以后我們見面的機會應該不多”男人是吳浩然,一個被寄予厚望的青年才俊,一個有顏值有能力又有背景的仕途明星,今天他來找李青衣是提前約好的,過兩天就要去云南上任了,再不見就真沒機會見了。
  女人呢,自然是奇女子一枚的李青衣……
  其實,李青衣對吳浩然并不反感,吳浩然并沒有那些世家子弟的紈绔和不良風氣,長相和氣質是那種人群中鶴立雞群的存在,能力不俗,家世顯赫,這樣的男人是女人求之不得的極品,所以四九城很多人都說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可愛情這東西,對于李青衣來說,是將就不來的,吳浩是很好,可她就是沒有半點興趣,她無法容忍自己和一個不愛的男人過一輩子,這對她來說,人生就是失敗的。
  “我知道,雖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卻也是上好的選擇,越貧窮的地方,對于你來說,越有機會也越能做出政績”李青衣淡淡說道,今天她來清華社科院辦點事情,于是就讓吳浩然直接過來了。
  吳浩然有些疲憊,這兩天工作交接,朋友們又給他送行,每天只睡幾個小時,更何況初到云南以后,還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忙碌,但是他最不想的事情,就是和李青衣聊這些,所以吳浩然搖搖頭道“不說這些,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去云南,到時候我帶你四處走走”
  “有機會,我一定會去,希望我去了你那里,聽到老百姓都是夸你,而不是罵你”李青衣半開玩笑道,她跟吳浩然見面的次數并不多,有時候是被有意安排,有時候則是偶然相遇,不過為緩解家庭內部壓力,這幾次吳浩然約她,她都會出來,但每次不會待太久,聊天內容也適可而止。
  吳浩然也畢業于清華,這里是他人生最無憂無慮的時候,沒有任何壓力,每天上課下課食堂宿舍圖書館的規律生活,和三五好友舍友偶爾出去喝酒擼串,打過架也吃過虧卻從來沒用自己背后的東西欺負過誰。談過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在畢業時,家里要求分手也奮力抗爭過,奈何那女孩知道他的背景后,自己主動退縮了,他也沒有挽留,只是笑著祝她以后幸福,后來那女孩出國了,之后就再也沒見過了。
  吳浩然有些感慨道“我一直覺得,我們是同一種人,愛情這東西,不可能影響到自己的人生規劃,卻沒想到最后是錯的”
  “我沒什么人生規劃,也不去想這些事情”李青衣不置與否的說道,她不是那種有野心的女人,也沒什么大的抱負,只想活的簡單點就行,但不是那種簡單。
  吳浩然沒有理會李青衣的話,而是繼續道“我知道你喜歡趙出息,雖然我并不覺得他有什么優秀的地方,或許很多事情我并不知道,不過以他目前所做的事情,如果我們家要對付他,他很難有贏的幾率,這個你別否認,我也知道他的一些背景”
  李青衣瞇起了眼睛,她聽得出,吳浩然這里面有些威脅的語氣,威脅她也是威脅趙出息,這讓她有些反感,但也是實話。
  “你說這些有意思么?”李青衣冷哼道。
  吳浩然依舊沒有回應李青衣的話,笑道“我這不是和你攤牌,只是說點事實而已,畢竟我們一直沒聊到這點。我一直覺得,從各方面來說,我們彼此算是最適合的,不管是對于你我來說,還是對我們背后的家族,都是一場雙贏的婚姻,所以我弄不明白你怎么想的,再退一步來說,趙出息都已經結婚了,說實話,我挺有挫敗感的”
  說到最后,吳浩然長嘆一口氣……
  “你真了解我么?”李青衣反問道“我不愿意別人安排我的人生,而且你所說的很多事情,都和我沒什么關系”
  “真的?”吳浩然盯著李青衣道。
  李青衣沒有理會,只是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吳浩然見這次依舊沒有任何進展,李青衣對他還是緊閉著大門,等到走到清華門口的時候,吳浩然悻悻笑道“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你也早點回去,回頭有機會再見”
  “好”李青衣點點頭笑著看著吳浩然上車。
  吳浩然走后,李青衣靜靜的站了會,吳浩然喜歡她么?未必喜歡,用他的話來說,彼此算是最合適的。
  面對的壓力是越來越大了,李青衣怕自己堅持不住,真要堅持不住了,那就遠離這是非之地吧。uw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http: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