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978 我去問簡姨

第九百八十九章想不想混了……
  陳濤對自己目前的地位是很不滿意,四十不惑以后的男人是看淡看破了很多,但對于自己本應該得到的沒有得到,自然還是有些怨氣的。
  可這并不代表陳濤愿意為了這些怨氣,冒一個連命都可能搭進去的危險,雖然這么多年他也沒少冒險,很多時候都是火中取栗九死一生,僥幸活到了現在,但每一次陳濤都小心翼翼的權衡所有的利弊再做打算,何況到了這個位置,考慮的不僅僅是個人利益,到了這個年紀,想的都是如何避險。
  但是呢,還有個問題擺在眼前,就是不管選擇不選擇,怎么選擇,似乎簡姨》
  小說出來以后,都會和趙出息有個無法避免的交鋒,到時候不管誰贏了,以后自己都可能被放棄,逐漸被架空,這幾乎是肯定的,陳濤知道上位者們的手段。
  所以,他還得選擇,只是選擇誰?
  陳濤將酒杯放在桌上,仰頭直接靠在沙發上,長嘆一口氣后道“黃土啊黃土,你真是給我出了一個大難題,你說我要是把你今天給我說的這些告訴趙出息,趙出息會怎么辦?”
  “我敢給陳哥說這些,就知道陳哥肯定不會告訴趙出息,退一步來說,我也不怕陳哥會告訴趙出息”黃土哈哈大笑起來,知道陳濤這是和他開玩笑。
  陳濤很有成功者的氣派,也比那些中年發福的企業家們有型多了,他解開灰色襯衫的兩個衣扣,不知道是這房間太熱,還是別的原因,他悻悻一笑道“估計,在我還沒告訴趙出息前,你有可能已經把我做掉了,別否認,我知道你會下這個狠手”
  “就算我會,陳哥也肯定不會坐以待斃,何況以陳哥的實力,我未必就會這么輕松?”黃土很誠實的說道,沒有說自己不會那樣的虛偽的話。
  陳濤沒想這么快就給出答案,他得回去和自己的軍師好好商量商量,很直接的說道“這事牽扯太大,我得慎重考慮,你給我點時間”
  “不著急,不過我希望在我從云南回來時,陳哥能給我答案,畢竟等這個答案的,不僅僅是我”黃土不輕不重的說道。
  隨后起身笑了笑道“不早了,就不陪黃哥了,明天還有正事要忙,咱們回見……”
  陳濤沒有起身去送黃土,他還沒從今晚的聊天內容中回過神,獨自待在這包廂里,陳濤抽著煙喝著酒沉思,將所有的事情一點點的去思考,到最后頭疼的不行,這才喊那位自己經常寵幸的美女過來服侍。
  黃土的司機心腹在樓下等著,回自己公寓的路上,黃土考慮接下來什么時候和芙蓉姐去說這些,突然覺得自己這次去云南真是一次因禍得福的機遇,遠離趙出息,在云南他可以全面布局,招兵買馬,到時候時機成熟,可以一舉拿下趙出息,更是會讓自己置身度外。
  接下來的兩天,黃土為自己去云南精挑細選著人手,趙出息已經說過,任何人都可以被帶到云南,只要黃土看重,也讓諸位大佬配合,不過黃土還是從自己的原班人馬里選擇,畢竟這些人才是最信任的。
  趙出息還不知道,黃土已經在給他設局,在兩人對弈的這局當中,他已經失了先手,更是落了下風,注定也會為此付出代價。
  兩天后,黃土帶著心腹們遠赴云南而去,趙出息、芙蓉、陳濤等人親自去機場送行,同行的還有西南實業的幾位高管,他們會在那里成立西南實業云南分公司,接下來在云南的生意往來都由云南分公司負責,不過全權聽黃土的吩咐和命令。
  和章太宮的事情告一段落,但也是剛剛開始,趙出息準備在孫自清到成都前,先去趟重慶,將重慶的事情談下來,那邊有簡姨那位故舊,先前他也見過,在這邊圈子的資金和人力支持下,那邊已經開始行動起來,不過還需要自己的資源和人脈。
  只是在自己還沒有去重慶之前,倒是有西安的故人來成都了,可惜的是,這位故人一直沒聯系她,直到遇到點事后,才想起給他打電話,趙出息不禁有些生氣,帶著一肚子的火氣,趕往麗思卡爾頓酒店。
  麗思卡爾頓隸屬于萬豪國際酒店集團旗下,是萬豪的頂級品牌,成都麗思卡爾頓是西部唯一一家,此刻在麗思卡爾頓的行政套房里,蔣清軒和她的閨蜜正在聊天,能讓趙出息窩著一肚子火過來的也就她了,前天她陪閨蜜來成都出差,也正好想來成都散散心,最重要的是好久沒見趙出息,有些想念這個男人,這兩天一直陪閨蜜忙合作,本想著忙完這些事再去找趙出息,誰知道閨蜜的事情有些不順,合作方的老板一直刁難她們,這次合作關系到閨蜜公司的生死,沒有辦法,蔣清軒這才找趙出息幫忙,畢竟趙出息是西蜀集團的董事局主席,在成都的人脈關系應該不錯,想來這位老板會賣趙出息的面子。
  “清軒,你確定你這位朋友能幫的上忙,韓非在成都關系不簡單,不行我再想想辦法”蔣清軒的閨蜜叫劉丹,跟蔣清軒認識好多年了,這次他們公司內斗,想要逼她出局,她想爭取到成都這位大股東的支持,所以才親自跑一趟,誰知道這位大股東不是善茬,那色迷迷的樣子讓她看著就惡心,說實話她長的真心不錯,笑起來那風情萬種的樣子確實讓男人欲罷不能,她知道這大股東想干什么,可她不是風塵女子,自然不會作踐自己。
  蔣清軒拿著手機正在和趙出息發微信,微信里趙出息把她訓了一番,問她為什么到成都第一時間不給他打電話,現在才想起他,蔣清軒乖乖的回話,再怎么趙出息也是她的男人,她可不敢不聽趙出息的話,這是趙出息的地盤,趙出息把她賣了怎么辦?
  “應該可以吧,他在成都還算不錯”蔣清軒抿嘴淺笑道。
  剛洗完澡,只穿著浴袍的劉丹也沒辦法,回道“唉,不管這次事情能不能辦成,我都得好好謝謝你,昨晚讓你喝了那么多酒,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和你什么關系,這些話就不用說了,你以前也沒少幫我”蔣清軒抬起頭笑道,現在的她過的很輕松,也不想掙太多錢,也不想自己太累,沒事出去走走散散心,偶爾跟朋友聚聚,吃吃喝喝逛逛街,這就行了。
  劉丹瞅見蔣清軒那小女人的模樣,戲虐道“我怎么覺得你和這位朋友關系不簡單啊,瞧你那發.春的樣子,我可很少見你這樣啊”
  被閨蜜調戲,蔣清軒哪會放過,放下手機起身就要撓劉丹癢癢道“你說什么么,你才發.春呢,趕緊換好衣服,別一會勾引我朋友”
  “吃醋了吧,害怕我搶你男人了吧,放心吧,我不會”劉丹一邊跑,一邊回應道。
  蔣清軒氣的喊道“我看你快了”
  于是,兩人就在房間里打鬧起來,春光乍泄倒也沒人有福享受……
  趙出息急急忙忙從西蜀集團趕過來,位于富力公館的麗思卡爾頓并不遠,所以沒用多久趙出息就到麗思卡爾頓的樓下了,給蔣清軒打電話問清楚房號才上去。
  趙出息敲門進來的時候,蔣清軒和劉丹都已經換好衣服,兩人都屬于氣質出眾的大美女,也有不少共同愛好,所以才能膩歪在一起。
  劉丹搶在蔣清軒前面開門,見到是位長得還不錯的帥哥時,主動瞇起眼睛笑著打招呼道“你就是清軒的朋友吧,我叫劉丹,清軒的閨蜜”
  趙出息客氣的和劉丹握手,眼睛干凈沒有一絲**,對于美女他已經見太多了,誰知道劉丹握著他的手,卻沒想著放開,這讓趙出息有些尷尬,幸好蔣清軒將劉丹推到身后,瞪了幾眼,劉丹這才不敢放肆,知道再玩下去,蔣清軒肯定生氣,不過她下意識開始思索蔣清軒和這個男人的關系。
  “她就這樣,你別見外”蔣清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然后請趙出息進來。
  趙出息還有些生氣,低聲道“到成都幾天了,現在才給我說,什么意思?”
  “這兩天陪著劉丹忙工作,本想著忙完再找你,是我不對”蔣清軒有些理虧,乖乖的認錯,知道趙出息也不會真生氣。
  劉丹連忙補充道“要怪就怪我,纏著清軒”
  望著蔣清軒,趙出息有些皺眉道“臉色怎么這么不好看,生病了?”
  “沒事,昨晚可能喝的有點多,休息會就沒事了”蔣清軒搖搖頭笑道,雖然趙出息見面就各種質問她,不過還是讓她很高興,畢竟說明趙出息在乎她。
  趙出息愈發生氣道“不知道適量?”
  劉丹沒想到這個男人上來就冷著臉,也只好繼續解釋道“還是怪我,要不是為了我的事,清軒也不會喝那么多”
  “你別生氣,我以后會注意的”蔣清軒也不忌諱劉丹在,拉著趙出息的胳膊回道,一副委屈的樣子。
  趙出息見有外人在,也不好再繼續說她,低聲問道“說說怎么回事,我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劉丹見趙出息如此底氣十足的樣子,不禁對自己的事有些信心,連忙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遍,趙出息不說話,只是聽著,直到劉丹說到她們到成都以后,這叫韓非的男人各種刁難,吃飯的時候還一直灌他們酒,不禁有些生氣。
  劉丹說完以后,急忙問道“你認識韓非么?”
  趙出息是誰啊,可是川渝響當當的趙爺,這韓非哪能入他法眼,直接搖頭道“不認識”
  本來還抱著很大希望的劉丹,一下徹底失望,一副幽怨的樣子望著蔣清軒,意思你這朋友不認識啊,怎么辦。
  趙出息繼續道“一會我會讓人查查,晚上你們不是還要見面么,給我把吃飯的地址,到時候我忙完了直接過去,我倒想看看他多大的本事”
  敢灌自己的女人,趙出息真相知道他想不想在川渝混了,不過劉丹對此已經不抱希望了,趙出息看得出她的失落,卻沒說什么,這會已經午飯時間,于是帶著兩人去大蓉和吃川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