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77 臉色瞬變

第九百八十八章何去何從?
  趙出息的安排自然沒有黃土想的那么復雜,對于這個安排的出發點很簡單,就是想鍛煉鍛煉馬成才,馬成才的能力雖然比不上陳中藏這種奇葩,但稍加鍛煉也是能堪得大任的年輕人。川內已經沒有什么操心的大事,基本上順勢而為就能解決,但云南是剛剛涉入的地方,充滿未知和挑戰,馬成才去了那里才能快速成長起來,資歷和經驗也會大大提升,日后才能上位。
  黃土大腦飛速旋轉,琢磨著趙出息這個安排的用意,最終覺得趙出息不可能懷疑自己,也或許讓馬成才過去只是希望有個自己人,能隨時知道那邊的動態,但這對他來說是個問題,他在那邊的行動要想辦法繞過馬成才,還能不被察覺。
  “可以,小馬很有能力,在云南鍛煉幾年是個不錯的選擇”最終黃土還是聽從趙出息的安排,不管趙出息怎么安排,為了避免趙出息多想,他也得答應。
  趙出息并沒有多想,低聲道“那明天你把手頭的事情和中藏交接下,然后挑選好去云南的人手,后天就動身去云南,不管需要付出什么,盡量將云南的情況摸清楚,不要光聽章太宮的一面之詞,我們自己了解清楚,這樣才有利于我們日后安排”
  “嗯,我知道”黃土默默點頭道,再次恢復那張不茍言笑的臉。
  趙出息也不再多說這些事情,笑道“來來來,喝酒,今晚就當給黃土踐行,希望他盡快打開云南的局面”
  翻過這個話題,接下來聊的都是無趣的川內八卦,陳濤最愛說這些,趙出息對此倒沒什么興趣,幾個人一直喝到快十二點的時候才散場,趙出息率先離開,這里離牧馬山也近,孔林和陳中藏隨后離開,陳濤和黃土客氣幾句后也準備離開,黃土這時候卻說道“陳哥,找個地方我們再喝兩杯?”
  陳濤臉上的笑容有些遲滯,意外黃土怎么想跟他單獨聊聊,喝酒那自然是假的,不過轉而就明白了,畢竟黃土就要遠赴云南了,自己作為他目前關系最近的伙伴,聊幾句也算正常。
  “行,那就喝幾杯,我知道有個地方不錯”陳濤摟著黃土的肩膀笑瞇瞇的說道,于是黃土坐進了陳濤的車里,兩人換下一場繼續,車內到沒聊什么,畢竟還有司機在,黃土對此有所顧忌,陳濤問的也僅僅是關于章太宮和云南的一些事情。
  陳濤說的地方,是他每次來成都必去的一個地方,是一位樂山籍大老板開的,當初陳濤還給諸多方面打過招呼,現在這川內陳濤的地位不用說,所以這地方生意還不錯,不過只招待特殊人群,陳濤算是這里的貴賓,從來都是簽單,連錢都不用掏,那老板巴不得陳濤如此,這樣兩人的關系才能更近一步。
  讓負責人找了兩位這里的頭牌,陳濤喝著紅酒洋洋得意的說道“怎么樣,這地方不錯吧,以后你得常來照顧照顧生意”
  黃土瞥眼旁邊的美女,倒還真不錯,只是他向來眼高于頂,又對女色不怎么癡迷,所以只是搖搖頭道“陳哥,讓她們都出去吧,我們兩單獨聊幾句”
  黃土面帶微笑,陳濤知道黃土不是不好這口,而是真有事要和他聊聊,任何外人在場都不會讓他開口,所以直接揮手道“你們都出去吧”
  兩位美女有些疑惑,這是這位陳哥第一次帶朋友來讓她們出去,對于這位連他們背后大老板都得恭恭敬敬的陳哥,她們自然忌憚三分,笑著點點頭就出去了。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以后,陳濤這才看向黃土道“黃土啊,有什么話現在可以說了吧,你這弄的我都有些緊張了”
  “陳哥,要說這個圈子資格最老的,你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吧,當年你跟著簡姨打天下,經歷了風風雨雨,簡姨出事你又幫著出息力挽狂瀾,可以說,沒有你,也就沒有這個圈子的今天”黃土將陳濤的地位抬的很高,這話也沒什么錯,說夸張也不夸張。
  陳濤很少聽黃土如此吹捧自己,可還是謙虛道“都是為了這個圈子,為了我們大家,我陳濤就是運氣好點,不然早死了”
  黃土淡淡一笑,繼續說道“陳哥對簡姨忠心耿耿,簡姨對陳哥也頗為認可,今天早上我去看過簡姨,簡姨還說起過你”
  “你今天去看過簡姨?”陳濤端起酒杯的手下意識停住,有些意外的問道,他也偶爾回去看看簡姨,但每次也只是聊聊瑣事,有幾次想在簡姨這里吐槽,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因為他了解簡姨,知道簡姨不僅不會同情,相反還會反感。何況現在這個圈子的老大是趙出息,他給前任老大吐槽,算怎么回事?
  黃土沒有否認,如是說道“是,有些事情我想弄清楚,就去問問簡姨,這些事也只有簡姨能給我答案”
  “那你弄清楚沒有?”陳濤不知道什么事,也只是下意識的問道。
  黃土意味深長的笑道“弄清楚了,所以才想和陳哥你好好聊聊,聊聊陳哥你,聊聊簡姨,聊聊這個圈子的未來”
  陳濤瞇起了眼睛,顯然黃土今晚要聊的能容不簡單,不然這話題怎么會升到這么高的高度?
  “陳哥,你覺得你的地位配得上你的資歷么?”黃土直面陳濤問道,兩人雖然從來沒說過這件事,但誰都能看得出來陳濤的不滿,所以黃土會這么問,也是第一次如此的直白。
  有些事情雖然彼此都心知肚明,但說出來就讓人有些尷尬,所以陳濤只是悻悻一笑,喝著紅酒道“這話說的,都是為了這個圈子服務,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陳濤也不爭這個”
  黃土知道陳濤肯定不會直接回應,所以繼續道“陳哥,今天就咱們兩個人,沒有外人,有什么說什么,我黃土怎么樣,你應該清楚。這話不是我說的,是簡姨說的,簡姨今天提起過,說出息對你的安排有點不太合適”
  “簡姨真這么說的?”陳濤寵辱不驚,并沒有因為黃土拿出簡姨而激動,只是隨口說道,更像是試探性問道。
  黃土點頭道“我還能騙你不成,說這話是因為接下來有些事可能會牽扯太多,不是我的意思,而是簡姨的意思”
  “簡姨說了什么?”黃土的話終于讓陳濤提起興趣,說心底話,他對趙出息并不信服,因為趙出息不是白手起家,不是一步步打下來的江山,而簡姨才是那個讓他真正服氣的人,他親眼見證了簡姨的從無到有,看簡姨如何一步步成為那位沒人敢動的黑寡婦,趙出息太年輕,他的起步讓太多人羨慕,也讓太多人不服氣,因為憑什么?縱然他除掉了川北紅爺和屈家勢力,又瓦解了唐家兄弟,但對他來說,這些比起簡姨當年,都差太多。
  黃土并沒有說的太直接,而是笑著問道“陳哥,估計你還不知道吧,再過兩年,簡姨就能出來了”
  “真的?”陳濤有些震驚道,這消息他還真不知道,看來屬于機密,連他都沒有透露,這讓陳濤也有些生氣。
  黃土知道陳濤有些沉不住氣了,但依舊八風不動的說道“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陳哥肯定想過,如果有一天,簡姨要是出來,趙出息怎么辦,這圈子是簡姨打下來的,簡姨肯定得拿回來,但趙出息能放下么?要知道,他只是一個西北山區的普通農民,現在擁有這些,舍得么?”
  “你什么意思?”陳濤有些聽不明白了,也不知道是真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
  黃土一字一句的說道“簡姨終歸要回來,趙出息放得下么?他要放不下,自然不會容忍簡姨的存在,所以你我得做出一個選擇”
  “支持簡姨,還是支持趙出息?”陳濤將黃土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黃土循循善誘道“陳哥,簡姨對你怎么樣,趙出息對你怎么樣,你心里應該明白,如果我們早作打算的話,到時候簡姨又會怎么對你,我想不用我說吧”
  陳濤被黃土今天晚上所說的這些徹底震住了,他本以為黃土想跟他聊的是,黃土走了以后,川渝這邊他怎么保持實力,以抗衡圈內孔林那邊的勢力。卻沒想到黃土會說這些,陳濤一時陷入沉思當中,他能從跟著簡姨打江山開始一直活到現在,這絕非偶然和運氣,而是如履薄冰的謹慎小心,每一次每一步都要權衡利弊再作打算,不然他可能早就沒命了,而這次,又是他人生的一個重大選擇,選對了,地位再次提升,選錯了,很簡單,死。
  陳濤這次久久沒有回過神,他考慮的東西太多,這到底是簡姨的意思還是黃土的意思,黃土為什么給他說這些,趙出息那邊是否早有打算,趙出息會如何針對簡姨,老派勢力和新興勢力到底誰更占優,這邊有黃土,芙蓉自然不用說,但趙出息那邊有孔林以及后來這些少壯派,更重要的是,趙出息現在是老大。
  他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