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75 陷入兩難

第九百八十六章一條生死之路……
  黃土走出房間以后,簡姨并沒有起身,依舊坐在那里,有些老僧入定般的沉思,連她自己也沒想到事情會走到現在這種地步,在沒有遇到趙出息前,她對黃土的定義就很明確,可以當將才,但不能成為帥才,黃土有著明顯的性格缺陷,而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他用沉默來掩飾,在很多事情上,有時候他會走入死胡同,所以她沒有將位置留給黃土,而是選擇了趙出息。
  何況當時,趙出息是最好的選擇,可以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她對黃土的安排是,讓黃土輔佐趙出息,因為她知道黃土可能連那幫元老都無法對付,但她沒想到的是,黃土和趙出息會產生如此大的間隙,今天見到黃土以后,她更加明白,黃土已經不是那個黃土了,他變了。
  怎么辦?
  簡姨知道自己的決定牽扯到太多變動,她也知道自己無法說服黃土,還有件事就是,從黃土今天所說的話來看,這個圈子目前已經出現裂縫,那就是黃土、陳濤這些老元老和趙出息提拔起來的那些后起之秀的對立,局面可能已經脫離趙出息的掌控,不知道趙出息能不能感覺到,或許他早已經知道。
  簡姨也在考慮,趙出息到底為什么要這么做,是真的打壓黃土、陳濤這些人,還是另有安排,如果換位思考的話,她要是趙出息,肯定也會這么做,畢竟黃土、陳濤的權利本來就大,何況在這個圈子扎根已久,如果不保持平衡的話,很有可能就牽制不住,成為一個隱患,權力均衡對于上位者來說才是正確的做法。
  現在,黃土找她,自然有各種打算,顯然黃土也忌憚她的存在,畢竟趙出息是她親自選擇的,如果黃土肆意妄為,自然是給自己自尋死路,但黃土的破局點很巧妙,那就是自己出獄后和趙出息如何相處,一個是以前的老大,一個是現在的老大,黃土在試探她的想法,畢竟并沒有人知道她的想法,如果自己出來想拿回一切,那趙出息就是最大的阻礙,在黃土他們這些人眼里,誰都不可能把到手的一切拱手再送給別人,何況是趙出息這種從無到手**絲逆襲的男人,但他們都不懂趙出息。
  現在,黃土來問她,如果她點頭,那自然不用說,黃土大可以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如果自己拒絕,黃土也未必會放下,可能會私自行動。
  放在簡姨面前有兩條路,點頭,放任自由。拒絕,告訴趙出息……
  選哪條?
  放任自由,讓黃土去做,很多人的命運從此會被改變,這個圈子也有可能被毀掉,趙出息也可能會命喪黃泉。拒絕黃土,告訴趙出息,黃土肯定會死,而趙出息也會受到打擊,因為他會懷疑自己的能力,連圈子內部都不能控制,這對于趙出息這種人來說是不能接受的,一旦黃土死了,陳濤那批人就會感到威脅,那這個圈子還會產生波動,以后未知的危險更多,除非將黃土這批人趕盡殺絕。
  這一道,怎么選擇,都不是最好的選擇的選擇題,簡姨一時陷入了矛盾當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屋內的簡姨在權衡利弊,屋外的黃土也坐立難安,黃土從選擇來見簡姨的時候,就已經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自己的結果只能是兩樣,要么他贏,趙出息死,要么趙出息贏,他死。
  十幾分鐘就這么多去,黃土從來沒覺得時間這么慢,好像是度日如年,他根本懶得去想簡姨會怎么想,他現在只想知道簡姨最后的選擇。
  就在黃土感覺自己快要崩潰的時候,簡姨終于拉開了房間的門,黃土立刻轉身,兩人四目相望,簡姨眼神冰冷,黃土眼神顫抖,空氣在這刻已經凝固,只見簡姨沉聲道“去做你該做的吧”
  黃土在聽到這句話后,心一下子就沉到了湖底,所有的疑惑和矛盾都煙消云散,這是一條沒有回頭的路,彼岸最終是生還是死,那就看自己的能耐和造化了,他瞇著眼睛,在心底暗暗說道,趙出息,開始吧。
  回過神后,黃土對著簡姨重重點頭,沒有多說一句廢話,簡姨揮揮手,黃土立刻轉身離開,這個圈子的命運,從此被擺上了天平,勝利女神最終屬于誰,誰也不知道。
  黃土離開后,簡姨站在門口,一動不動,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沒有更好的選擇,而且她也想看看,趙出息能不能渡過這一關,渡過這關以后,這圈子以后她不會再操心辦點事,完全交給趙出息了,趙出息在圈子內部也不會有半點阻礙,真正的說一不二。過不去的話,那就是趙出息的命了,誰死誰活,都跟她沒有任何關系。
  “出息,希望你別讓我失望”簡姨低聲說道,只是這句話,也只有她能聽見。
  寬窄巷子里,趙出息和章太宮聊的還算不錯,從章太宮那里知道不少關于云南的風波和八卦,也知道云南那些暴利的行業和潛規則,果然是天下的生意都一樣,天下的烏鴉們也是一般黑,只是比起川渝來,云南那邊還真不是一般危險,各方勢力介入太多,而且有太多的境外勢力,章太宮能在那里幾起幾落而不死,不得不說這本事真大,拋去所有外界因素,趙出息還是挺敬佩章太宮的。
  “章爺,希望我們在云南的合作愉快”聊到最后,趙出息伸出手和章太宮緊緊的握在一起,大佬相交,都不可能一開始就相見甚歡,都是彼此慢慢試探,逐步了解,再做出選擇,畢竟他們都不是普通人,背后都站在太多人,不像那些普通人,一頓酒,吐幾句真心話,彼此就成了所謂的朋友。
  章太宮也起身笑著回應道“以后的云南,將有趙爺的一席之地,希望我們能一直合作下去,那樣這云南,肯定會簡單很多”
  “章爺說的是,我這邊等著章爺的消息,隨時進入云南”趙出息笑瞇瞇的說道。
  將章太宮送出寬窄巷子,目送章太宮上車離開,趙出息這才驅車離開,今天晚上他約了黃土、陳濤、孔林、陳中藏和喬峰,大小王等人都已經離開,在大家還在成都的時候,先把云南的事情確定下來,畢竟這種大事,牽扯的細節太多,黃土一個人也不能完成,必須要讓其他人配合,有些事情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得一定做好,這不是幾塊錢的買賣。
  不過在這之前,趙出息先得見個女人,這個女人就是已經被在家軟禁近兩個月的裴卿,這段時間趙出息一直沒有聯系上裴卿,打過多少次電話,裴卿都是處于關機狀態,顯然裴家的態度還很強硬,趙出息也沒敢和裴家去討價還價,畢竟他沒有這個底氣和資本,對于裴家那種書香門第來說,裴卿是在挑戰他們家的底線和尊嚴,所以趙出息也只能等著,等著裴家先消了火氣,之后再談。
  昨天晚上裴卿給她發了短信,說今天中午去學校,想見他,有些話想說。兩人約好時間,中午趙出息請她吃飯。
  先去西蜀集團,簽了幾個比較重要的文件,隨后趙出息前往川大接裴卿,也有些時間沒見葉玄,這小子現在的二代俱樂部倒是折騰的不錯,有事沒事就去照顧錦江俱樂部的生意,然后利用他這邊的關系,幫著那幫二代做了不少事情,現在混的風生水起,讓趙出息對此刮目相看。
  到川大以后,給裴卿打了電話,她還在學校有點事,等會才能出來,趙出息就在旁邊的咖啡館等著,然后給葉玄打電話,這家伙受寵若驚,沒過多久就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剛見面就喊著師父我想死你了,說完還要抱趙出息,嚇的趙出息連忙推開。
  “師父,好久不見,你最近忙什么呢,打你電話也不接,我還以為您老都進局子,就說也沒聽到什么風聲啊”葉玄很不要臉的損著趙出息,這小子早已和趙出息熟絡,所以就愛開玩笑,也知道如果自己恭恭敬敬,趙出息還不喜歡。
  趙出息搖搖頭,喝著鮮榨的芒果汁道“你小子再損我,信不信我把你裝麻袋扔錦江里”
  “信信信,師父我信,您別亂來”葉玄趕緊連忙認錯道。
  趙出息這才輕聲道“剛過年,這段時間有些忙,前段時間去了北京,過段時間要去云南,還是你們這些學生舒服,我們都得為生活奔波”
  “師父,你說這話我就不高興了,我哪舒服了,我現在忙得很,天天都有事情做”葉玄一臉鄙視的說道。
  趙出息低聲道“你那些事情做的還不錯,我這邊的資源你都可以利用,但是分寸你把握好,事情要是做錯了,我會扣分”
  “師父,您放心,對付他們,我還不是輕輕松松的,正準備想做點什么大事,師父有門路沒有?”葉玄嬉皮笑臉的說道。
  趙出息一臉嚴肅道“有,你要真想做,我把你發配到上海鍛煉,怎么樣?”
  “上海啊,有點太遠了,在成都多安逸?”葉玄一聽要跑到上海,立刻搖頭道。
  趙出息恨鐵不成鋼道“那以后就乖乖在成都待著,別再發牢騷”
  “我也就說說而已,師父,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葉玄一本正經的說道,不過在趙出息眼里,這是一本正經的胡說。
  回過神后,葉玄想到件事,連忙問道“師父,你前段時間是不是和裴師娘鬧矛盾了,我打她電話發消息都沒人回,還說要問問你”
  “這些事你就不管了”趙出息搖搖頭,他不想問這件事,因為他正頭疼的,還不知道見裴卿會是什么結果,生怕是最壞的結果。
  葉玄見趙出息沒心情,想來兩人應該有事,不過也只能閉嘴……
  等了半小時后,裴卿終于出來了,葉玄也識趣離開,趙出息在想,裴卿要給自己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