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73 拉開帷幕

趙出息知道,從自己拿下唐家兄弟和譚鴻儒以后,這個圈子以前的那種默契就已經被打破,陳濤作為簡姨時代的元老,對于自己的地位多少有些不服氣,何況當初他還擁立趙出息上位,覺得自己的功勞算是最大的,可以說和黃土平起平坐沒有問題,縱然趙出息中意黃土,讓他目前負責大小事務,那自己委屈點排在老二也沒什么了不起的。
  可趙出息卻對他一點都不重視,卻對后來居上的孔林特別賞識,這讓陳濤很不舒服,他知道趙出息如今的重心是偏向商業化,孔林自然被重用,可作為元老的他就是憋著口氣,特別是后來他們吃掉譚鴻儒和唐家的部分勢力后,孔林的地盤是越來越大,他倒沒什么變化,而且趙出息還讓吳道宇、宋天河等人瓜分他在川南的版圖,這讓陳濤怎能如意。
  不過讓陳濤感興趣的是,黃土貌似對孔林也不感冒,所以后來他和黃土是越走越近,加上他的手腕,宋天河和吳道宇等人對他也算是恭恭敬敬的,畢竟他們在自己的地盤。
  吳道宇和宋天河選擇支持,趙出息也能理解,無非是他們的地位太低,只有擴充實力以后,他們才能獲取更大的利益和回報。
  只是先前持反對態度的大小王如今卻選擇支持,這讓趙出息有些不明白,不過反過來再想,大小王一直和黃土走的近,這就無可厚非了。
  選擇不支持的,那只有孔林、喬峰、陳中藏三人了,這是壓倒性的優勢,所以趙出息也只能順勢而為了。
  但他讓黃土負責云南,卻讓眾人十分意外……
  一時間,會議室里鴉雀無聲,眾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黃土,又盯著趙出息,想要弄明白趙出息的想法,以及黃土此時的心情。
  “怎么,你們有異議?”趙出息早就想到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畢竟黃土目前負責圈內大小事務,貿然讓他負責云南事務,確實有些意外。
  沒人敢說話,畢竟這是趙出息的決定,趙出息轉頭看向面無表情,此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黃土,淡淡說道“黃土,你的意思呢?”
  “我聽從趙爺安排”黃土沒有猶豫,眼神極其冰冷的回道,只是這聲趙爺也已經說明,黃土對趙出息的安排很不爽,但是趙出息是老大,他也只能聽從安排。
  趙出息聽的出來黃土話里的意思,望向眾人解釋道“既然你們同意進軍云南,那我們就得把這件事做好,而不是隨隨便便的做個決定。云南是外省,離我們四川有些距離,雖然章太宮是地頭蛇,但我們是外來戶,任何地方外來戶想要扎根立足,蠶食別人的蛋糕,自然會成為眾矢之至,到時候他們可能不會針對章太宮,但肯定會針對我們。章太宮和我們是盟友,但人心隔肚皮,防人之心不可無,何況最開始也是最難的,必須有位有能力能主持大局的人去負責,而且這人在我們圈子還得有地位,不然章太宮也會覺得我們是敷衍他,所以黃土最適合這個位置。再說一句,我們要進云南,就不是鬧著玩的,而是將云南當做我們的第二個川內,以后必然要成為那里的一股勢力,不能讓我們的錢和人白出了,也不能徒做他人嫁衣,最后被人過河拆橋了,任何事情只有自己掌控,才是最放心的”
  那邊孔林率先表態道“說的對,既然這是我們的決定,我們就得執行好,出了川內,我們代表的就是川內,別讓別人把我們看扁了,也不能讓我們在云南徒勞無獲,黃土的能力毋庸置疑,我們也需要這樣的人物主導云南的事情,在座的也就黃土最適合”
  大小王也緊跟著表態道“如果黃哥去云南,這事已經成了一半,說實話我們對云南的具體情況也不了解,到時候還得見機行事,黃哥和章太宮一直有聯系,這樣也最好”
  黃土去了云南,陳濤對此有些頭疼,這事情顯然已經板上釘釘,沒有回旋的余地了,他在想,是不是趙出息早就決定了同意去云南,而代價就是黃土被抽走,那黃土走了以后,黃土留下的位置,由誰負責?
  所以陳濤半瞇著眼睛道“黃土去云南,我沒有意見,那黃土離開后,誰負責大小事務?”
  趙出息知道有人會這么問,回道“先由中藏負責,大事情由芙蓉姐、陳哥、孔哥、喬峰以及中藏商量決定,最后再是我”
  “如果這樣安排,我沒有意見”陳濤也只能如此道,同時看向了黃土,不管趙出息到底是什么意思,黃土現在去云南,他在川渝的地位算是被徹底架空了。
  事情已經解決了,趙出息也一身輕松,不過他并不打算現在就給章太宮答案,想來只要從會議室離開,章太宮就應該會知道這個結果。
  “云南的事情就這么決定了,還有重慶的事情,目前還是讓陳哥負責,過段時間我去趟重慶,跟他們聊聊”趙出息笑著吩咐道,隨后道“好了,今天的事情就這樣吧,大家散了吧,難得齊聚在成都,晚上一起吃飯”
  趙出息率先離開西南實業大廈,其他人緊隨其后,孔林有事情要拜訪幾位領導先走了,大小王等人也都回去了,陳濤在等黃土出來,黃土和芙蓉卻留了下來。
  “真愿意去云南?”芙蓉和黃土認識這么多年了,是看著黃土一步步成長起來的,她把黃土當弟弟看,特別是簡姨出事后,她和黃土跑前跑后的,感情自然是別人不能比的,連趙出息也比不上。
  黃土站了起來,很少抽煙的他給自己點燃一根道“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我確實是最適合去的,雖然我多少有些不愿意去”
  “既然不愿意去,為什么不拒絕,他不可能硬逼你去”芙蓉有些不理解的說道。
  黃土冷哼一聲,狠狠的吸著煙道“他是老大,我得聽命令,何況去云南未必就是壞事,在那里我們是從零開始,這樣也能證明我的能力,畢竟這圈內很多人都說,我只不過是被他看重才上位的,比我有能力的太多”
  “縱然他想讓你去云南,但不和你商量,這不對”芙蓉若有所思的說道,顯然今天的事,他是偏向于黃土這邊的。
  黃土悻悻一笑,也不想多說什么,當他聽到那個結果的時候,顯然很是意外,但現在已經是結局了。
  “姐,一直有件事,我想問明白,這也關系到我很多事,以后該怎么去做”黃土臉色變得很嚴肅的問道。
  芙蓉難得見黃土如此嚴肅的樣子,低聲問道“什么事,你先說說看”
  “簡姨要是出來了,趙出息怎么辦?”黃土一字一句的問道,他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么,也知道如果讓外人聽見,可能帶給自己的后果。
  芙蓉臉色瞬變,死死的盯著黃土,想知道黃土到底什么意思,回過神后,芙蓉沒有給出倉促的答案,而是小心謹慎的說道“我不知道”
  “那我去問簡姨”黃土心一狠,擲地有聲的說道,說完他就走出了會議室,只留下芙蓉陷入沉思。
  黃土真會去問簡姨么,目前尚不得知,簡姨又會給黃土怎么說,也不知道,那黃土最終會怎么做,還不知道,每一個答案都能改變最終的結果。
  黃土從會議室出來以后,陳濤立即跟了上去,并肩而行,兩人這段時間確實走的很近,陳濤低聲問道“放心吧,你走后,這邊的事情,我會隨時和你商量的”
  “這個我知道,我也不是一直就待在云南,等到那邊的事情步入正軌,就會回來”黃土不茍言笑的說道,也是在回應他去云南這件事。
  陳濤臉上帶著點戲虐,不加掩飾的說道“黃土,你不覺得他這是在架空你么,沒有你我,能有他的今天?”
  “都是在為簡姨效忠,沒有你我之分”黃土隨口回道,可是這話卻很有意思。
  陳濤多么聰明,立刻就聽明白了,笑道“我明白了,哈哈哈,有你這話我就知道該怎么做了”
  “陳中藏,你可以跟他走近點,這人很難接觸,但確實有能力”黃土沉聲說道,也算是給陳濤提個醒。
  陳濤拍著黃土的肩膀呵呵笑道“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做”
  從今天的情況來看,不管是黃土還是陳濤和趙出息都已經心存間隙,黃土的間隙可能從上次他和趙出息鬧翻就已經有了,陳濤自然是因為地位問題,因為趙出息對他的怠慢,這個間隙如果不能彌合,以后注定是個隱患。
  下午趙出息在西蜀集團工作,會見了西蜀集團旗下公司的諸多股東代表,晚上他和圈內這些大佬吃晚飯,這頓飯倒沒什么漣漪,只是吃吃喝喝拉拉感情聊些八卦,也看不出來誰有什么異樣。
  隔天的時候,趙出息這才再次和章太宮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