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969 好消息

第九百七十九章拉開帷幕……
  是自己把有些事情想簡單了,還是其他人把有些事情想復雜了,在這寒夜里,趙出息喝著牛欄山二鍋頭有些迷茫了,林爺說的也對也不對,對的是現在的自己確實不是一個人了,身上綁著太多人的共同利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不對的是,沒有幾個人知道他和青衣之間發生的那些事,他們也無法體會自己和青衣的關系。
  何去何從?
  一瓶牛欄山二鍋頭,林鎮北喝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被趙出息喝光,加上本來在乙十六號會館和蔣開明他們就沒少喝,再加上被這冷風吹的,趙出息已經有些微醺了,都說微醺是最好的狀態,趙出息卻覺得只有大醉才是喝酒最高的境界,直到二胖上來坐在趙出息對面,趙出息這才放下已經空空如也的杯子,望著比他年輕卻似乎被他還要老成的二胖,趙出息自嘲的問道“二胖,我是對還是錯?”
  “你沒錯,他們也沒錯”二胖給出如此的答案,有些模棱兩可,卻也似乎是真的答案,只是彼此站的角度不同,但所有的結果,都是為了趙出息好。
  只是這答案讓趙出息愈發的不知道如何去做,趙出息望著紫禁城的方向發呆,二胖繼續道“只是他們不懂而已,人活著最終還是得自己活得舒服,哪條路讓自己活得舒服,那就選擇哪條路,奶奶說,人這一輩子終歸不過是怎么來怎么走,年輕時想的太多,總是把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強加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太多遺憾和悔恨,到老了才會明白,那些東西都是浮云,可人生沒有重來的選擇”
  “我知道林鎮北和你說了什么,也估計你沒少聽這樣的話,他們是為你好,沒錯,可沒有人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對你好,只有你自己知道好與不好,出息,不亂于心才能做好自己”二胖說出的這番話,像是一位年過花甲的老人才能說出來的,這也許是因為二胖從小就被老太太帶大的原因,老太太言傳身教,經歷了各種不同的時代,將自己一輩子的經驗都交給了二胖,所以才有二胖如今的性格。
  趙出息回味著二胖這番話,最終還是點點頭,長舒一口氣道“沒事,最壞的結果,不過是再回鳳凰村,該經歷的都經歷了,這輩子還能有什么遺憾?”
  見到趙出息這個狀態,二胖有些欣慰,不管如何,不管趙出息怎么選擇,不管趙出息會遇到什么樣的敵人,二胖永遠都將堅定不移的站在趙出息的背后,寧可與天下人為敵。
  趙出息和二胖從樓上下來時,林鎮北已經回臥室休息了,南宮和周易還坐在那里,只不過南宮喝酒,周易喝茶而已,對于周易來說,茶罪何須酒,所以更愛喝茶,為此趙出息在六號別墅珍藏了不少好茶給周易師叔,這點要是都不能滿足周易師叔,那也太吝嗇了。
  好茶,好酒,奇人。
  周易和南宮都當配得上奇人二字,兩人倒是第一次聊的如此深入,南宮沒有像對其他人那么的孤傲,而是恭恭敬敬的請教周易一些問題,畢竟周易深得那位老神仙的親傳,南宮再不把誰放在眼里,也不敢把那位活了兩甲子的老神仙不放在眼里,她不僅請教有關武學方面的問題,也請教一些宗教和風水問題,南宮也算是這些方面的大家,但遇到周易這樣的怪胎,也只能叫聲老師。
  見趙出息已經下來,南宮這才欣然起身對著周易謝禮道“受教了”
  周易放下茶杯,那有股豆香的嶗山綠茶確實好喝,讓他多少有些舍不得,但還是笑著起身,跟著趙出息離開。
  南宮和二胖將趙出息周易送到停車場,等到他們離開后,南宮才低聲問道“看來聊的不盡人意啊”
  二胖沒有說什么,只是眼神如炬,隨后轉身進電梯離開……
  趙出息回到華爾道夫酒店以后,洗完澡直接關機睡覺,誰的電話誰的消息也都沒回,他想自己靜靜,安安靜靜的睡一覺,什么也不去想。以前在鳳凰村,什么都沒有什么也不用想,活的簡單也舒服,現在擁有太多,也得想太多,反而活的有些累,二胖說人活著不就是活的舒服么,可自己這折騰一番,卻不舒服了。
  早上,趙出息起床吃完早餐,在酒店健身房待了會,又去游泳池游了半小時,回到房間換好衣服后給齊思打了電話,問嫣兒怎么樣,齊思回道沒什么大事,今天已經好多了,趙出息說他事情忙完了,晚上就到家了,聊了幾分鐘后,趙出息才掛了電話。緊接著又打給林靜,趙出息說他今天忙完晚上就回成都,林靜說她中午就得去上海,誰也送不了誰,于是只能互道再見,下次再見了。
  十一點,趙出息出發前往和孫自清約定的飯店,一家很普通的老北京飯館,趙出息第一個到的,孫自清已經訂好房間,趙出息沒等多久,孫自清和孫伯庸就第二個趕到了,今天不管怎么說,孫家是主,趙出息算半個主,其他都是客人。
  “剛才在路上,我就和自清說,你肯定已經到了,怎么樣?”孫伯庸和孫自清見到趙出息后并不意外,孫伯庸笑著開玩笑道。
  趙出息知道他們的意思,只得悻悻笑道“在酒店沒什么事,就早早過來了”
  “你呀,有時候就是太規矩了,今天放松點,都是長輩,你要太拘束,他們也不知道該怎么和你聊天”孫伯庸拍著趙出息的肩膀提醒道,今天確實來的都是些不同年齡不同身份的長輩,年齡大的都已經七十歲了,孫伯庸和孫自清也只是按照老爺子吩咐的,請的都是當年和老和尚關系走的比較近的那些老人的晚輩,那些老人走的時候都惦記著老和尚,今天也算是見見趙出息,認識認識趙出息這個算老和尚的孫子,這當中就有去祁連山遷墳的那幾位,所以趙出息也不用那么拘束。
  孫伯庸和孫自清對這幾位都不陌生,所以早早點好菜,只要了一瓶酒意思意思,又不是年輕人聚會,吃過飯也就散了。
  很快,邀請的那七八位客人就紛紛趕來,孫伯庸和孫自清帶著趙出息逐一認識,趙出息已經認識的那幾位也都客氣的跟他們打招呼,沒多久主賓就已經落座,服務員開始上菜,趙出息坐在孫自清旁邊鎮定自若,回應著這幾位問他的各種問題,不拘束也不怯場,等到飯菜上來以后,氣氛逐漸被打開。
  問題都是簡單的,詢問關于老和尚的事情,順便問點關于他的家長里短,其他時間都是幾位之間聊天,聊的都不深入,話題都是點到為止。
  趙出息規規矩矩的坐著聽著,偶爾敬酒,這場局就這么下來了,收獲最大的是,趙出息和幾位都留下了聯系方式,這便為以后關系進一步發展留下了機會。
  從十二點開始,到一點半離開,這頓本來趙出息有些擔憂的午飯,最終卻吃的平平淡淡,沒有趙出息所想象的那么嚴肅,大家都是笑呵呵的聊著天,也并沒有因為趙出息的身份,而太把趙出息當回事,只把他當作一位晚輩。
  吃完飯以后,幾位年長的離開后,孫自清緊跟著離開,他下午要開會,這會時間已經有些趕了,畢竟在中樞機構,在今天能騰出時間,已經算是少見了。
  孫伯庸作為主人,等到所有人都走后才打算離開,趙出息站在旁邊,孫伯庸笑道“是不是和你想象的有些出入?”
  趙出息沒有否認點點頭道“是有點,不過這樣也好”
  “以后常來北京,常走動走動,別怕抹不開面子,他們更希望你能麻煩他們”孫伯庸不輕不重的說道“好了,記得下次帶老婆孩子一起來,要是再只有你一個,就別來了”
  “知道了”趙出息哈哈笑了起來,然后送孫伯庸上車。
  結束這件事情以后,趙出息很是舒服,直接去找二胖和蔣開山,夏登和順子也都在那里,李博處理完北京工作的事情,已經前往上海報到了,趙出息那天晚上就已經給徐林打過招呼,徐林對此沒有異議。
  趙出息見到二胖他們的時候,蔣開山和夏登以及沈明順正在無聊的斗.地.主,二胖則在旁邊看書,趙出息上來后和他們打過招呼后,蔣開山直接道“青衣說她有事,今天來不了了”
  趙出息沒有打電話給李青衣,既然李青衣有事來不了,也就不用打電話了,所以趙出息就坐下和蔣開山幾個聊天,給蔣開山也說了昨晚和他哥以及那幾個朋友吃飯的事情,蔣開山笑道,你可是我哥第一個主動鋪路搭橋的,我哥平時都不帶我玩的。
  在茶樓待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趙出息和周易前往機場,蔣開山和二胖送他們去,過完安檢以后,趙出息給李青衣發了條短信,簡單的兩個字,走了,過會李青衣也回了兩個回見,趙出息抬頭一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飛機很快起飛,趙出息這一走,也代表著一場大戲正式拉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