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67 所謂的圈子下

蔣開明如此安排,是對趙出息的一種認可,這當中自然夾雜著蔣開山的原因,但現在卻是他和趙出息的交情,蔣家不管趙出息和蔣開山的關系會走到何種地步,只要不觸碰到蔣家一貫的底線和規矩,他們會放任不管,但一旦涉及到蔣家的整體利益,不管是蔣開山他老爹還是蔣開明自己都會毫不猶豫的攔住,他們不是不知道趙出息所從事的那些事,也知道趙出息似乎在試圖改變,畢竟趙出息是從簡影那里接班的,沒有太多的原罪,同樣蔣家也知道趙出息跟各路不同人馬的關系,所以對于蔣家來說,趙出息只是一種投資。
  都說要看一個男人的能耐,得看他的女人和朋友,蔣開明的媳婦趙出息見過也知道,有家世有氣質有內涵,絕對是相夫教子的好女人,蔣開明的朋友趙出息倒真不知道,只是第一次的時候在乙十六號會所偶遇過,他后來倒是和那位在證監會工作的男人見過,不過以趙出息對這些世家子弟的了解,什么樣的圈子認識的自然是什么樣的人,所以今晚這幾位自然也不簡單。
  這三位的身份確實不簡單,他們三位約好時間同時過來,沒有讓蔣開明和趙出息出去接,都算是這里的熟客,被這里的一位負責人恭恭敬敬的帶到包廂,見到蔣開明以后先是嬉戲笑罵打鬧幾句,隨后蔣開明才互相介紹了幾句,趙出息并沒聽過他們的名字,不過他們倒是聽說過趙出息的名字,趙出息從他們聽到自己名字那刻的眼神就能確定,心里不禁感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名氣倒挺大的,這應該歸功于兩件事,一件事自然是自己如今在川渝的地位,以這些人的能量,自然聽說過川渝那位趙爺,第二件事自然是和李青衣以及吳浩然的三角關系,權且就叫做三角關系,或許他們認為,敢跟吳家公子槍女人的,響當當的一條好漢啊。
  都是三十多歲的男人,正處在人生的巔峰期,算上蔣開明一共四個人,兩人從政,兩人從軍,趙出息算是半個商人。從他們的談吐趙出息可以看出,如今位置應該都不低,上】▼】▼,來聊的就是軍改和反腐等等話題,直到蔣開明打住說聊這些干什么,他們才識趣閉嘴,趙出息從中可以看出這幾位,至少家里父輩或者親戚都在將軍和中央委員級別以上,不然也不可能伶出一堆人名,而且不少聽著很熟悉的樣子。
  到后來聊的都是家長里短和風花雪月,加上有酒助興,很容易拉近彼此的關系,他們對于趙出息的身份并沒有避諱,直言趙出息在川渝的地位,但是沒有說的太多,都是一些打趣的話題。
  每次到北京,趙出息都會認識各種圈子的不少朋友,每個圈子的話題跟他們的層次息息相關,也跟他們如今的地位和身份相關,趙出息在這里面學到不少東西,可以說是受益匪淺,這對于日后他閱人很有用。
  飯沒吃多少,酒到是喝的不少,蔣開明上來就說趙出息千杯不醉,這幾位一聽這話,都爭相灌起趙出息酒來,酒這玩意是男人友誼的橋梁,所以趙出息來者不拒,還好幾位今天不是真想把趙出息灌翻,不然以這車輪戰的速度,趙出息酒量再好也得認慫。
  十點過去以后,這場子就散了,今天倒是沒聊什么實質性的話題,都是聊聊天開開玩笑互相認識熟悉,幾位都是有家世的人,而且家教都相對比較嚴,所以蔣開明沒有安排下一場,司機們早早就在外面等著,趙出息和蔣開明送完其他人后,才準備離開,蔣開明早早就安排了代駕司機,趙出息有周易師叔。
  站在乙十六號會館門口,蔣開明和趙出息抽著煙閑聊著,兩人煙癮都不是很大,蔣開明是因為身份原因,在部隊基本不碰煙,偶爾壓力大的時候才會來一根,趙出息則是有強大的自空力,對大多事情都保持著分寸。
  “他們跟我關系都是死黨,以后如果能用得上的,可以盡管開口”蔣開明直接給趙出息開綠燈道,這種話他可沒給第二個人說過。
  趙出息抬頭看眼蔣開明笑道“明哥,謝了”
  “不用這么客氣,我今天喊他們出來吃飯,其實是想讓你弄明白一件事,或許你早已經明白,或許你還不明白”蔣開明意味深長的說道,同時打量著趙出息的臉色。
  趙出息并不知道蔣開明的意思,笑道“明哥有話可以直說,我聽著就是”
  “出息,你在川渝的地位是不低,在川渝要說身份背景,跟你同層次還真沒有幾個人比得多,可人啊,居安就得思危,不然過的太安逸,容易麻痹自己,你可以想想你接班簡姨之前那幾位的下場,老李為什么得死,而簡姨就能活著,我知道你在北京的一些事,也知道你的另一些事,所以你要想順順利利下去,就得將自己的鎧甲裝備起來,越厚越好,厚到別人不敢動你,而你可以有更多的選擇,什么地方可以幫你撐起鎧甲,那自然是這四九城。精英和草根,向來在本質上對立,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想法和抵觸,但你得承認社會是由精英階層領導的,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后,這都是注定的”蔣開明算不上酒后吐真言,只是給趙出息說點最簡單的道理,看趙出息皺眉沉思的樣子,蔣開明笑道“我想說的,你應該明白了吧”
  “我知道明哥想說什么,也感謝明哥給我創造的這些機會”趙出息心悅誠服的說道。
  蔣開明點點頭道“人脈投資比起金錢投資的回報更大,你現在有能力投資草根中的精英,這種投資并不需要付出太多,也是很多人愿意去做的,但未知變數太大,未必能讓你滿意,十之有一就很不錯了。所以你得投資精英階層,可以跟老一輩相交,也可以跟年輕一輩熟絡,前者想要回報太難,后者相對來簡單,而且你現在已經踏進這個圈子,更有資本和他們平起平坐,你想要什么可以完全去做,這些都是人之常情,怎么做,你比我清楚”
  趙出息點點頭,蔣開明的意思大概是,他現在有林家、孫家這層關系,可以認識不少已經執牛耳者的大佬,也有像他以及林三無、李青衣等等年輕人的資源,可以認識更多后輩,這些是未來的執牛耳者,都是投資,也都會有回報,前者都是老狐貍太難,后者相對容易點。
  “不說這些了,回家了,再不回家,媳婦得打電話了”蔣開山捻滅煙頭,笑呵呵的說道,隨后上車離開。
  趙出息苦笑搖了搖頭,然后也上了車,晚上就不去林靜那里了,趙出息直接回華爾道夫酒店休息,明天早上蔣開山回來,中午趙出息要和老和尚的故交晚輩們吃午飯,下午和蔣開山李青衣等人再聚聚,傍晚他就得成都,開始新的一年的工作了。
  只是還沒到華爾道夫酒店,二胖就打電話讓趙出息來四合院一趟,也沒說什么事,已經這么晚了,趙出息也有些納悶,但還是讓周易師叔直接去四合院那邊。
  將車停在四合院的地下車庫,趙出息和周易走進院子的時候,二胖已經在那里等著了,見到趙出息后直接道“他在上面等你”
  說話的時候,二胖抬頭看著二樓的露臺,這天氣晚上不是一般的冷,趙出息連羽絨服都沒穿,幸好體質不錯,不然真扛不住。
  他,肯定是林鎮北,趙出息沒有遲疑,直接上樓去見林鎮北,畢竟來北京這幾天,也就見了林鎮北一面而已,也沒好好聊聊。
  二胖帶著周易進屋,里面南宮阿姨正在溫酒,見到周易后笑道“正宗的紹興花雕,嘗嘗?”
  不抽煙,也很少碰酒的周易破例道“可以嘗一杯”
  周易的生活極其規律,不管是飲食還是作息,除非出門保護趙出息,其他時間都是在喝茶看書中渡過。
  南宮給周易倒了杯花雕,看似平靜的遞給了周易,就在周易快要接住酒的時候,南宮突然出手發難,閑著的左手直接卡主周易的手腕,不讓他去接這杯茶,周易反應神速,手腕像蛇一樣纏著南宮的胳膊繞了過去,眼看就要接住這杯酒,南宮并沒有讓周易這么輕易得手,手指輕輕發力,酒杯直接彈起在空中,周易見招拆招,擋住南宮的攻勢后,伸手再次去接酒杯,南宮這次雙手盡出,周易也不客氣,兩人就在酒杯落下的這個瞬間里徹底交手,電光火石之間,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招,旁邊的二胖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最終周易在酒杯落下的那瞬間完勝南宮,接住了酒杯,淡淡一笑,將那杯花雕飲盡,十分的灑脫。
  南宮也不生氣,更是有些佩服,早聽林鎮北和林三無說過周易身手如何,今天算是真正見識過了……
  二樓露臺,林鎮北回來后就坐在這里,桌上放著盤花生米和一瓶牛欄山二鍋頭以及兩個酒杯,見到趙出息后,林鎮北低聲道“坐吧,先喝兩杯暖暖身”
  兩個酒杯都不小,林鎮北給趙出息倒滿,趙出息仰頭就干了,長嘆口氣說了聲舒服。
  林鎮北看著趙出息淺笑,有些感慨年輕就是好啊,給趙出息繼續倒滿,笑道“這么晚讓你過來,也沒什么事,就是跟你聊兩句”
  林鎮北要說聊兩句,那肯定不是簡單的聊聊,顯然是有事要說,趙出息點點頭道“這么早回去,也沒什么事,過來蹭兩杯酒,多好”
  “明天下午回成都?”林鎮北隨口問道,這是他聽二胖說的。
  趙出息點點頭道“明天把事情忙完,傍晚回去,已經開年了,西蜀集團還有堆事情等著”
  “這倒是,男人的重心就該在放在事業上”林鎮北淡淡一笑說道。
  趙出息聽出這話不止是表面的意思,問道“林叔是不是有話要說?”
  “看來你聽出來了,也就別怪我多話,你和青衣那孩子的事情,是不是有點過了,你已經結婚了,有些事情得保持分寸”林鎮北并沒有說的太直接,只是提醒趙出息而已。
  趙出息微微皺眉,他現在最不喜歡聽別人說他和青衣的事情,但眼前的是林鎮北,所以趙出息只能回道“林叔,我和青衣的事情,我能處理好”
  “出息,我知道你不喜歡聽這話,可如果你沒有和我有商業合作,沒有和二胖這層關系,我肯定不會說你,你覺得你能處理,但現在我看這事情已經有點過了,李青衣和吳浩然的事情人盡皆知,更是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而現在你兩的事情,也是鬧的滿城風雨,一個李家,一個吳家,再加上一系列的枝枝蔓蔓,你覺得你能應付么?我是為你考慮,也是為長安控股的諸多股東考慮,一切都是以避險為前提”林鎮北一改剛剛的和顏悅色,十分嚴肅的和趙出息聊這件事,在他眼里,如果一個男人不能把女人的事情放下,那在事業上是很難有成就的,趙出息已經結婚了,如果是和其他女人曖昧或者等等,這些他都不會管,哪個成功男人背后沒有幾個女人,但是有些女人是碰不得的,比如對于趙出息而言的李青衣。
  趙出息沉默不語,端起酒杯再次一飲而盡,幾秒后才說道“林叔,我和青衣的關系,沒有外界想的那么不堪,我能有今天,一半都是青衣給的,我可以放下今天這一切”
  “幼稚”趙出息這句話讓林鎮北有些惱火,直接將拿起的酒杯嘭的一聲放在桌上,他這是把趙出息當做晚輩才說這番話,不然他哪有這個興趣。
  趙出息第一次見林鎮北發火,那股氣場勃然而生,讓人不敢觸碰抵抗,壓的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林鎮北猛然起身道“出息,今天的你讓我有些失望,你難道現在還沒弄清楚,你早已不是一個人,你身上綁著太多人,你只想了你,你想過其他人,你更別忘了,你在川渝所做的事,那是你致命的要點,如果別人要打壓你,只要力量足夠,一擊必中,你覺得吳家和李家有這個能量么?如果你還是這樣想,我們就得考慮退股了,因為你以后做任何事,都將困難重重”
  “我……”趙出息有些啞口無言,他看得出,林鎮北是真的生氣,他不禁有些后悔剛才的話,雖然是內心的真話,可這話在林鎮北這些人眼里,就真的是幼稚。
  “在危機還沒有出現前,你自己考慮清楚,我也可以給你時間去撞南墻,當危機出現以后,你就知道后果是什么,那個時候你別怪我的選擇……”林鎮北甩下這句話,直接離開了,只留下在風中凌亂的趙出息。
  這次來北京,聽的最多的就是這些話,趙出息真心有些無助,只能長嘆一口氣……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