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966 所謂的圈子上

這是**裸的威脅么?
  望著李成軍離開的背影,趙出息心情有些復雜,他喜不喜歡青衣跟其他人有關系么?他現在已經這樣了,還有什么資格和勇氣去擁有青衣,正如李成軍所說的,他有他的生活,青衣也有青衣的生活,趙出息猛然間想到一件事,似乎從一開始,青衣關注的都是他的生活,而他從來不知道青衣內心在想什么,想要什么樣的生活,她的人生、理想等等,自己似乎一無所知。`
  她在想什么?趙出息真想問問……
  回過頭,趙出息想想,自己因為和青衣的關系已經得罪太多人,吳浩然那個圈子已經把自己視為眼中釘,以后肯定少不了要碰撞,現在連李成軍都得罪了,想來李家早已經知道自己的存在,現在他們還沒出面,等到他們要是出面了,那才是大麻煩,但趙出息的所有底線就是,不可能和青衣斷了聯系,寧可拋棄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能。
  回酒店房間,洗了澡換了衣服,趙出息和周易回望京林靜的公寓,敲門過會林靜才開門,穿著居家的睡衣有些慵懶,和電影電視里那個大明星有些很大的反差,趙出息在路上找了家開門的飯店弄了些飯菜過來,也就不用再折騰跑出去。
  林靜八點多就已經起來,閑的無聊就躺在床上看劇本,過兩天又得開始工作了,所以早做點準備不是壞事,很多人有平臺也有能力,可就是不努力,終歸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林靜覺得自己能有今天,絕對是老天爺的賞賜,她自然得好好珍惜這樣的機會。8小說`
  趙出息剛把東西都放下,林靜就從背后緊緊的抱著趙出息,都說跟男人生關系前后的女人是兩種樣子,這話倒是挺靠譜,看得出這感情是真的升華了。
  “想你了?”林靜喃喃自語的說道,沒有趙出息陪著,她感覺很無聊。
  趙出息好笑道“想我了,咱也得先把飯吃了,你不餓么?”
  “餓了”林靜倒是很誠實,昨晚吃的并不多,早上又沒有吃早餐,對她來說如果不吃早餐,肚子早早的就會抗議,奈何今天這狀態,實在不想下床,所以就一直等著趙出息回來。
  趙出息將飯菜都擺好,兩個人像是居家過日子的小夫妻,享受著這頓并不豐盛的午飯,吃完飯以后林靜又再次犯困了,趙出息就抱著她睡覺,直到把他哄睡著以后才悄悄離開。
  下午趙出息先是和二胖在一塊,這兩天二胖的事情也不少,畢竟林鎮北已經開始讓他獨擋一面,林家繼承人的身份,自然有不少人要拉攏,何況后面還站著位林鎮北,趙出息和二胖見面后,二胖帶了件小禮物送給趙出息,不過不是給趙出息的,而是給自己的干女兒嫣兒的,別看二胖對大多數人都不感興趣,可對他這位干女兒還是惦記著的,他手機的屏保就是嫣兒的照片,或許是這孩子真如同周易師叔所說的有靈性,才會讓二胖如此的喜歡。`
  “明天就回成都?”坐在林鎮北這豪宅二樓露臺上,二胖低聲問道,林鎮北今天不在,估計得到深夜才能回來。
  趙出息喝口二胖親手泡的普洱笑道“在這也沒什么事,明天中午和老和尚的故交晚輩們吃完飯,下午就直接回成都,心里多少有些惦記著嫣兒,齊思打電話說,嫣兒有點小感冒,我這當爹的得多操點心”
  “那估計你以后要操不少心”二胖不輕不重的說道。
  趙出息微愣幾秒后才回過神,笑罵道“什么時候你小子都會開玩笑了”
  這話的意思不言而喻,趙出息有好幾個女人,總不可能只生一個女兒吧,再說齊思這邊估計還得再生一個。
  “晚上你什么安排?”二胖詢問道,他晚上倒是想帶趙出息見幾位能力出眾而且已經小有成就的后起之秀,林家的家風很有趣,就是不吝惜自己的資源去培養資助一些有能力的晚輩,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代換一代,這些后起之秀只要能力不錯,終歸會有上位的那天,那時候林家自然就會有所回報。
  趙出息知道二胖有安排,微微皺眉道“老蔣的哥哥早上給我打過電話,晚上可能跟他聚聚,順便認識些朋友”
  “嗯”二胖只是微微點頭,就再沒多說什么,
  不知道那天李青衣那件出格的事最終酵成什么樣子,反正自從他們分開后,李青衣就沒再給趙出息打過電話,而且今天早上李成軍唱的那出,讓趙出息不禁有些多想。
  趙出息一直在四合院待到傍晚,詢問了一些關于二胖的事情,知道二胖在打理林家在環渤海灣的產業,林家以前深耕北方,直到林鎮北接手后,才讓生意越做越大,特別是在沿海省份,現在他是拿這點產業給二胖練手,如果二胖能讓他認同,以后才敢把林家真正交給二胖,不然的話他只能另作安排。最重要的是,林鎮北需要的不是一個市儈又充滿銅臭的商人,他想要的是一位能繼承林家各方面,讓林家繼續在四九城這塊土地立足下去的接班人。
  傍晚六點左右,趙出息接到了蔣開明的電話,電話里蔣開山寒暄客套完以后,告訴趙出息吃飯的地點在哪,詢問用不用司機去接,趙出息婉拒,畢竟吃飯的地方并不陌生,就是上次蔣開山結婚前他們去過的乙十六號會館,看來蔣開明倒是很喜歡這個地方,所以趙出息出門和周易師叔直奔目的地而去。
  輕車熟路被服務員帶到蔣開明所在的包廂,意外的是只有蔣開明一個人在,趙出息打過招呼后問道“怎么就你一個?”
  “他們都還在路上,過年期間就這樣,先坐吧”蔣開明隨口說道,顯然今天是他的主場,畢竟他坐在主坐位置,趙出息左手邊,兩人點燃根煙開始吞云吐霧。
  趙出息笑道“開山還在山東那邊?”
  “結婚以后七大姨八大姑的,都得拜年,我今年也差不多,明天還得去三家,往年我不在家,都是老婆帶著孩子去,不過他們也能理解”蔣開明笑著和趙出息拉家常,現在他確實把趙出息當位同等級的朋友。
  趙出息點點頭道“軍人的職責就是保家衛國,這才是頭等大事,也不知道一鳴在云南怎么樣,好久沒他的消息了”
  “那小子現在終于收心了,主動請纓去了**,還立了一次二等功,現在已經是副連長了,我在成都見他的爹的時候,第一次聽他爹夸他”聽到王一鳴那個活寶,蔣開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趙出息長嘆一口氣道“果然女人才是男人最大的動力”
  “這么說,那你呢?”蔣開明饒有興趣的問道,同時一臉玩味的盯著趙出息。
  趙出息連忙打住這個話題,悻悻一笑道“抽煙,抽煙”
  兩人等了足有半小時,蔣開明那三位小伙伴才來,他并沒給這幾位說趙出息的身份,只是說是個好朋友,作為聰明人的他們,自然能明白怎么回事,不然蔣開明也不會讓他們作陪,同時蔣開明也沒給趙出息說這三位的身份背景,畢竟也不希望大家一開始的認識,是沖著背后的東西而去,人和人相交,得志同道合才行,其次是彼此臭味相投,這樣一來二往過后,要對口味了,才能成為朋友,以利益捆綁的朋友,隨時有可能翻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