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65 孫家的安排

第九百七十六章打一架……
  當初趙出息和李成軍在六號別墅見過,李成軍護送李青衣去的成都,趙出息也沒少聽說李青衣說起這位跟他年齡相差沒有幾歲,輩分差一輩,關系卻最好的小叔。
  “是你”趙出息被人突然襲擊,要說不生氣那是假的,所以盯著李成軍冷哼道。
  單挑匹馬殺過來的李成軍穿的很單薄,可作為軍人他身體素質并不差,所以絲毫不感覺到冷,只是這位已經兩杠一星的軍人居然會在華爾道夫酒店門口堵趙出息,倒是讓人有些意外,面對趙出息的質問,李成軍冰冷道“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我從早上六點等到現在,總歸算是等到你這個懦夫了”
  “懦夫?”趙出息眼神陰晴不定的問道,這還是第一次從外人嘴里聽到這個詞,有些哭笑不得。
  李成軍要比趙出息大好幾歲,三十多歲的他如今在軍中正按部就班的前行,最近再次回北京在國防大學進修,所以今年放假才能在家里,也正好知道些事情,所以才有今天堵趙出息這幕,就算是被李青衣知道,他也不怕。
  “趙出息,你難道不是懦夫么?”李成軍義正言辭的質問道。
  趙出息示意周易師叔不用管,讓他先去把車停到停車位,然后直面著李成軍道“按年齡我該叫你一聲哥,按輩分我得叫你一聲叔,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讓你今天如此興師動眾的來找我,可這聲懦夫我卻不敢當,我趙出息從走出祁連山到現在,還真沒干一件懦夫的事”
  李成軍穿的便裝,這要是穿的軍裝,估計在這涉外酒店門口鬧事,明天就得上新聞,回頭保不了得拿個處分,這會已經有進出的客人盯著他們,門口的保安也在時刻注意著。
  “我就知道你丫不會承認,你不是懦夫是什么?”李成軍冷笑道,要說脾氣,他有中年人的沉穩,也有年輕人的性格,所以李青衣才喜歡跟他走得近,不像李家其他人,要么老謀深算的像只狐貍,要么玩世不恭幼稚愚蠢不諳世事。
  趙出息死死的盯著李成軍,他知道李成軍背后的李家家大業大,也知道李成軍和李青衣的關系,可不能因為這樣就被他李成軍如此羞辱。
  李成軍挑釁道“怎么,你想打我?”
  “你不是我的對手”趙出息絲毫不顧及的說道,這種實力蔑視的打擊最讓人惱火。
  李成軍沒跟趙出息動過手,但聽李青衣說過趙出息身手不錯,可他李成軍可是在全軍比武大賽上拿過獎的,不是說憑著家世青云直步的世家子弟,所以不以為然道“那你也太小瞧我了”
  “那就打一架”趙出息見李成軍躍躍欲試的樣子,冷哼道,正好也想壓壓這位李家男人的氣勢,真以為靠著家世和背景,就能隨意侮辱別人?
  李成軍也不客氣,要打就打,哪有那么多廢話,縱然這里是華爾道夫酒店門口,最壞的結果就是兩人被派出所帶走喝會茶再出來,所以李成軍一個箭步就沖到了趙出息面前,勾拳直逼趙出息的面門,這氣勢說實話還真不差,難怪能在全軍比武大賽拿獎,可趙出息也不是吃素的,先不說被老和尚調教,現如今又是被世外高人周易悉心教導,只是那經過無數次生死的實戰經驗就不是李成軍能夠相提并論的,趙出息抬起胳膊直接將李成軍的這一拳擋住彈了回去,李成軍感到胳膊有些刺骨的疼,可在部隊那么多訓練,對此早已經習慣,緊跟著鞭腿直擊趙出息的腰部,趙出息提膝抬腿再次壓住,然后右腿力向前俯沖,用膝蓋直逼李成軍的胸口,而拳頭也照著李成軍的肩膀而去,他可不敢這一拳奔著臉面而去,回頭要是被李青衣秋后算賬,那就劃不來了。
  周易停好車已經回來,并不意外趙出息和李成軍打起來,只是站在那里不動如山的盯著,從實力上來看,顯然李成軍不是趙出息的對手,他也見過李成軍,知道李成軍和李青衣的關系,所以知道再怎么鬧也不會出事。
  果不其然,幾招下來,趙出息就已經取的壓倒性的優勢,李成軍開始疲于應付趙出息的攻勢,被趙出息靈活的走位而迷惑,趙出息穿過李成軍的胳膊,從背后一腳踢中李成軍的后背,李成軍踉踉蹌蹌差點趴在地上,幸好用手撐住了,才沒有那么的狼狽。
  李成軍不服氣啊,軍人的脾氣在那里,怎么可能輕易認輸,再次沖向趙出息,這次攻勢更加的犀利,度也明顯提升了,趙出息并不擔心,而是采取先放手再進攻的套路以化解李成軍的氣勢。
  這個效果很明顯,李成軍只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沼澤地,完全被趙出息帶著節奏,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自己肯定占不到便宜,過來跟人打架還打不過,這哪還有面子,要是被傳出去,他以后還怎么混呢?
  所以李成軍有些急了,想了個兩敗俱傷的辦法,再承受趙出息一拳打在肩膀的后果后,愣是咬牙撞向趙出息,趙出息也沒想到李成軍會這么玩,如果他把李成軍當做敵人,用全力對付的話肯定不會被受傷,奈何他不可能這樣,所以被李成軍狠狠的撞在了胸口上,趙出息也怒了,往后退的時候,一腳踢在李成軍的腹部,李成軍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了。
  于是兩人同時向后倒下,趙出息往后退了數步才停下,李成軍更慘,直接被踹飛出去,旁邊已經聚集好幾個華爾道夫酒店的保安,就差馬上要報警了,畢竟這可是四九城的核心地段,奈何兩人打的難解難分,實在是不敢插手,等到這會才敢沖上來將兩人跟分開。
  趙出息整理了幾下衣服,推開手示意他們沒事,周易這時候也已經過來,將保安和趙出息分開,這些小細節他從來不犯錯誤。
  盯著比自己要狼狽太多的李成軍,趙出息臉色鐵青道“還想打么?”
  李成軍又不是那種不撞南墻不回頭的主,大口喘著粗氣道“不打了,打不過,你比我年輕,占著優勢,不公平”
  這明顯是給自己自己找臺階下,隨后又道“好久沒有打的這么舒服了,爽,你這身本事確實不錯,要是被我弄進部隊,肯定是根好苗子”
  “沒興趣”趙出息很直接的搖頭拒絕道。
  李成軍悻悻一笑,只是身上受了點傷,沒什么大礙,幸好臉上沒什么事,不然回頭回家還得被老婆質問。
  緩過氣以后,李成軍對旁邊的保安們解釋道他和趙出息是朋友,只是朋友之間切磋,沒什么事,讓他們散了吧,保安們面面相覷后,也只能離開,他們倒是認識趙出息這個客人。
  “趙出息,我今天來,只是想問你幾句話,問完我就走”李成軍忍著身上的疼痛,走向趙出息沉聲說道。
  趙出息瞇著眼睛問道“關于青衣的事?”
  李成軍沒點頭沒否認,只是直接問道“我就想知道,你趙出息喜歡不喜歡青衣?”
  在聽到這句話后,趙出息臉色微變,眼神陰晴不定似乎在思考什么,是在想李成軍為什么要這么問,還是在想自己到底喜不喜歡李青衣?
  良久,李成軍依舊沒有得到趙出息的回答,已經克制的火氣再次上來,怒道“趙出息,我說你是懦夫,你還不承認,連這個問題都不敢回答,算什么男人?”
  “我怎么不敢回答?”趙出息回過神后,反問道。
  李成軍擲地有聲的問道“那你告訴我,喜歡還是不喜歡?”
  “喜歡”趙出息終于說出這句話,而且是底氣十足,他可以說不喜歡任何人,但絕對不可能不喜歡李青衣,李青衣是他這輩子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李成軍心里多少有些釋然,畢竟終于確定了一件事,可是并沒有繞過趙出息,而是繼續問道“既然喜歡,為什么不敢娶她?”
  “娶?李成軍,你覺得你們李家能認同我么?何況我已經結婚了”趙出息有些哭笑的說道。
  李成軍聽到這句話后哈哈大笑道“趙出息,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有些事情你想的太復雜了,我們李家真有那么庸俗?何況青衣的婚姻,不是由他誰說了算的,只要你敢娶就行,至于結婚,結了還可以離么”
  最后這句話,也不知道李成軍是在調侃,還是在試探趙出息……
  趙出息根本不猶豫的回道“做不到”
  這是最直接最簡單的回應,李成軍并不生氣,而是說道“好一個做不到,既然你做不到,那就乖乖享受你的生活,你有你的生活,青衣也有她的生活,以后老死不相往來,別毀了她的生活”
  “做不到”趙出息再次回道,這次的語氣,更像是直接拒絕。
  李成軍聽后久久不說話,而是一直盯著趙出息看,最終撂下一句話離開,這句話是,既然這樣,從現在開始,你要為自己所說的話承擔一切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