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64 自求多福

男人和女人其實都是復雜的動物,這是相對來說的,男人對于女人來說復雜,女人對于男人來說復雜,畢竟上帝在造人的時候給予了兩種不同的思想和身體,但只有一種情況下,兩者是相同的,那就是**。↖頂↖點↖小↖說,x.
  男人和女人睡在一起,如果不發生點什么,那肯定讓人想不通,要么說這對男女同床異夢各有所屬,要么就得說這男人自制力太強大,或者說著男人那方面有問題,趙出息和林靜自然不是這種情況,林靜被趙出息早已經征服,只要趙出息愿意,任何時候她都愿意將自己交給趙出息,奈何趙出息每次都點到為止,并不越過紅線,幾次下來林靜也不知道趙出息在想什么。
  趙出息呢?他知道林靜對自己的感情,從林靜第一次主動開口的時候他就明白,可以說林靜的一切都可以交給自己,只是他不想進行的那么快,現在趙出息覺得是時候,這多嬌艷的玫瑰早已盛開,是時候采摘了,畢竟有花折時堪需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被林靜挑逗一天,加上吃飯前那段漣漪,趙出息的**早已經壓不住,這個時候跟大明星**相擁,那種肌膚接觸的美妙感覺讓他終于爆發,征服一個大明星,那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不是么?
  窗外是燈火通明卻有些冷清的城市,床上是男人和女人無比香艷的美景,趙出息的動作有些粗暴狂野,他肆無忌憚的吻著林靜,如果說白天是柔情似水,那此刻就是狂風暴雨,林靜從來沒有應付過這種場面,他連熒幕初吻都還保持著,更別說這種情況了,只能疲于應付趙出息的攻擊,卻逐漸喜歡上這種感覺。
  這一吻,直讓林靜喘不過氣,幸好趙出息沒有再繼續,而是轉移目標到林靜那**上,他的雙手在那里由輕而重,更是不忘挑逗那山巔敏感的位置,林靜忍不住嚶嚀嬌.喘,雙眼緊閉小嘴微開,這幅動情的樣子直讓趙出息欲.火更旺。
  一切都水到渠成,只剩下彼此享受這良辰美景,趙出息從粗暴再次回歸溫柔,他細細品味著林靜的每一寸肌膚,林靜雙臂緊緊抱著趙出息醇厚的后背,雙手也忍不住在趙出息的后背摩挲,身體里的**一波勝過一波,一發不可收拾,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拒絕趙出息的任何動作了,而且她也不想拒絕,只希望能繼續下去。
  當趙出息作惡的手順勢而下抵臨林靜那片沒有被開發的沃土時,那里早已經泥濘一片,趙出息輕輕挑逗,林靜便已經無法應付,只剩下那讓人無法把持的嬌.喘聲。
  初為人事,趙出息沒有繼續挑逗林靜,他知道也該進入正戲了,趙出息低頭吻了吻林靜,然后停下了動作,林靜這時也睜開了眼睛,從趙出息的眼神已經明白,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后準備迎接那一刻。
  趙出息起身提槍上馬,緩緩的進入了林靜的身體,林靜抱緊趙出息,緊咬了牙關,該來的終于來了。
  今晚剩下的事情,也就不用多說了,壓抑的**會爆發,彼此的感情也會再次升華……
  早上六點剛過,趙出息就起床準備出發,昨晚他并沒有太過放肆,到最后等到林靜舒緩過來才循循漸進,被趙出息滋潤過后,滿臉春色的林靜抱著趙出息誰的很香,趙出息生怕吵醒她,小心翼翼的挪開她才起床,看著床上這個春光乍泄的大明星,趙出息不禁在想,要是林靜的粉絲們知道自己的女神被他給這樣了,會不會真跟他拼命去?不過這個圈子向來水深,不少大明星結婚生子不照樣在臺前說自己還是單身一枚,趙出息也不希望林靜像他們那樣,他只希望林靜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過好這一生,他站在幕后默默的替她保駕護航,如果她一直想留在娛樂圈也行,如果她累了想離開也行。
  昨晚睡前趙出息就說過,今天早上要見位長輩,忙完再回來陪她,所以沒有打擾林靜,直接離開。
  香山紅葉紅滿天,是北京城秋天最有名的景點之一,不少人會慕名而來,不過這個季節自然不會有香山紅葉這樣的美景,北方的冬天,只能用荒涼兩個形容,現在還能好點。
  趙出息到約定的地方時,那會大佬已經在那里等著了,這讓趙出息有些不適,他向來守時,也并不希望別人等他,何況是這種級別的大佬,不過他今天并沒有遲到,而是提前趕過來,卻沒想大佬比他還提前,停好車趙出息單獨下車,周易就留在車上。
  緩緩走過去,大佬的司機攔住了趙出息,大佬揮揮手后,趙出息才繼續走到他面前道“陳叔,讓你久等了”
  身居高位的大佬肯定是陳部長,老陳穿著有些年頭的羽絨服和運動鞋,面帶笑意心平氣和的說道“我也是剛到沒多久,知道你肯定早來,所以提前了,你也不要多想,何況你并沒有遲到”
  此時這香山公園里并沒有幾個人,畢竟是過年期間,趙出息淺笑道“沒想到陳叔起這么早”
  “這些年都已經習慣了,生活規律點對每個人都有很大好處”老陳輕聲說道,他基本沒有應酬,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太多工作和事情需要操心,走到這個位置可謂是如履薄冰,隨后老陳詢問道“能爬山吧”
  香山其實并不高,所以趙出息點頭道“沒問題”
  “我想你也應該沒什么問題,現在的年輕人啊,體質比我們這些老頭子還要差,想當初我們那會,哪個沒吃過苦?”老陳有些感慨的說道,他們那會不管是什么家庭條件出來的,都肯定吃過苦干過體力會。
  兩人不緊不慢的爬著,這香山并不高,不過站在山頂可以眺望貝金成,老城的司機和周易在后面緊跟著,都不是普通人,小心謹慎是好事。
  趙出息的體力不用說,他倒沒想到陳部長的體力也這么好,一路上并沒有休息,跟趙出息聊的也不過是些普通的社會話題,直到站在山頂以后,他們這才歇了下來,喝了口水,站在這山頂眺望北京城,可惜的是今天的天氣不太好,還有不小的霧霾,除過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都看不見。
  “都說站的高就能看得遠,可要是站的高,眼睛卻被干擾了,那也看的并不遠,比如這眼前,如果是陌生的地方,誰知道霧霾的背后會是什么?”老陳望著北京城的方向,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話讓趙出息陷入沉思當中,老陳緊接著問道“簡影過的怎么樣?”
  “除過自由,一切都好”趙出息思考后才回道。
  老陳淡淡一笑道“以前很小的時候,我們幾個經常來爬香山,每次她都是第一個跑到山頂,那會我們很佩服她,那個時候,北京城的天還很藍,空氣也很好,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景色特別的迷人,站在這里望著整個北京城,我們暢談著以后的日子,有人說要當醫生,有人說要當科學家,有人說要出國,有人說要做生意,她每次都不說,我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后來長大了,各有各的無奈,各有各的路要走,不過卻沒有一個人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日子,這時候我們才明白那會她為什么什么都不說,因為她比我們要成熟太多”
  “后來我們當中幾個走了仕途,其他幾個做生意,然后移民去了國外,還有個出家了,而她也開始了自己的路,只是這條路讓我們不怎么認同,所以有些人就遠離了,而她也不愿意跟我們有太多交往,也不怎么主動聯系我們,但那份感情還在,所以她這次出事,表面上風平浪靜,其實背后我們每個人都沒少爭取,就直到今天,依舊還在爭取。第一次拒絕見你,第二次見你沒說,這第三次我才打算說,畢竟你把她那個爛攤子收拾的還不錯”老陳繼續說道,這都是些趙出息不知道的事情。
  趙出息鎮定自若的說道“這是我該做的事情”
  “那倒是,不然簡影也不會選擇你”老陳沒有評價趙出息在這件事上的對或錯,而是嘆口氣道“回去吧,回去告訴她,做好自己該做的,再過兩年就能保外就醫,再堅持上幾年就沒什么事了”老陳轉身盯著趙出息說道。
  這個消息讓趙出息不禁意外,他倒是知道簡姨已經有過兩次減刑,加上有戴罪立功的表現,一切目前都很順利,何況老陳那幫人還在后面運作。
  “這里的風景還不錯,你多看會,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老陳拍了拍趙出息的肩膀說道,趙出息也就留在山頂,沒有和老陳一起下去,只是這山頂的風有些大。
  老陳走后,周易才回到趙出息身邊,他正在回味簡姨過兩年要出來的消息,到時候他就能將這一切交給簡姨,不管是西蜀集團還是圈子,而他也有老徐留下的這條后路,長安控股集團,不至于一無所有。
  在山頂待了會,趙出息便和周易回市區,他們先回華爾道夫酒店取東西,然后再去林靜那邊,只不過趙出息剛下車就被人堵住了,而這哥們上來就直接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