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960 打誰的臉上

小區里,正陪著老爺子散步的趙出息并不知道,孫家已經在擔心他和李青衣曖昧不清的關系給自己帶來麻煩,畢竟他已經結婚生子,而李青衣和吳浩然的事情也已經擺上臺面。↖↖,
  這小區看起來有些年代,可綠化環境卻沒的說,最重要的是住在這里的人們的身份,這可不是有錢你就能住進來的,哪家背后沒幾個執牛耳者,哪家背后沒點波瀾起伏的故事,那故事可不是普通人能夠經歷了。
  老爺子拄著拐杖,沒有讓趙出息和孫自清攙扶,小區里的住戶對此見慣不慣,碰見老爺子也只是笑著打招呼喊聲孫老,小孩子們則喊爺爺和伯伯,畢竟這里住的都不是普通人,誰家長輩以前不是身居高位,誰家現在沒幾個在位的,喊級別什么的太刻意,所以這就成了默認的規矩,出了這門,那就得另算了。
  “北京難得有這么好的天氣,我現在是跑不動了,以前夏天去北戴河,冬天去三亞,現在就只能待在北京,天氣不好也只能待在家里”老爺子走的很緩慢,趙出息和孫自清就不緊不慢的跟著。
  孫自清作為體制內的上位者,順口道“這幾年會加大力度改善,什么都得有個過程,我們是不能只抓經濟,放棄環境,這會讓子孫罵我們的”
  趙出息沒有插話,孫自清這算是官話,果然老爺子沒有搭理他,直接道“我肯定是看不見了,成都是個好地方啊,我以前去過很多次,上次去的時候已經是五年前了,也不知道現在怎么樣“
  “成都現在發展的很不錯,它和重慶是西部的雙子星,我過完年會去一趟”孫自清平靜說道,這也算是給趙出息透露的一個消息,不過好想上次去祁連山的時候,他就已經說過,只不過是行程有變而已。
  老爺子繼續問道“出息,環境怎么樣,這個你最有發言權”
  “成都是盆地,四面都環山,現在霧霾也挺嚴重的,北方城市好像都這樣,不像沿海城市”趙出息如實說道,老爺子問什么,他就回答什么。
  老爺子嘆了口氣,也沒說什么,只是繼續往前走……
  “我聽說,你在成都的生意做的不明你能力不錯,只是別走錯路別走彎路,你雖然和老嚴沒有血緣關系,但我把你當老嚴的孫子看待,這關我得替他把著”老爺子緩緩說道,老一輩活到這個歲數,該經歷的都經歷了,無非就是希望子孫后輩能過的好點,孫老爺子把趙出息當做老和尚的孫子,老和尚早已經駕鶴西歸,那趙出息就是他的孫子,他自然希望趙出息這一生過的好點,而且老爺子心里多少覺得,老和尚的事情本來是孫家的,趙出息替孫家完成了,那孫家欠他。
  孫自清沒有給老爺子說太多關于趙出息的事情,趙出息的基本資料他早已掌握清楚,以他所在的位置,想知道趙出息的一切,那自然很簡單,他不說自然有自己的道理,老爺子年紀大了,享享清福就行了,這些煩心事,交給他們處理就是了。
  趙出息并不知道老爺子知道些什么,聽到這話心里有些緊張,不管是胡家還是孫家,他們的背景自然要求他不能走那條路,可他正因為走了那條路才能出頭,現在想要輕易放下,談何容易,人生就是如此,站上一個舞臺容易,下臺就難了,更有些事情,一旦上路,就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走。
  孫自清給趙出息使了使眼色,趙出息似乎明白了,笑著說“爺爺,出息知道”
  “錢財,權利,其實都是身外之物,這些都是你從社會中汲取的,當你有一定的能力時,就要想著去反饋社會,不過你們都是年輕人,還沒到活到我這份上,這些事情就聽聽而已,等到了年紀,你們就知道該怎么辦了,只是你要明白一件事,人不能貪心,要知足,人更不能自私,要懂得感恩和回報”老爺子很久都沒說這些話了,今天是心情好,所以才愿意給趙出息說這些話。
  沒等趙出息回應,老爺子就揮揮手道“我老了,有些嘮叨,你別嫌我煩,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了,說說老嚴吧,我想聽聽他的事,你孫叔叔說,鳳凰村景色很美,我是沒機會看到,也不知道做的那件事,是不是打擾了老嚴的清凈”
  話題終于轉移了,趙出息這才敢回話道“爺爺,老和尚肯定能理解您的,這么多年過去了,我想該放下的都放下了,他肯定也想你們這些老戰友老朋友了,何況鳳凰村再好,也不過是異鄉,人這一輩子,終歸得落葉歸根么“
  “嗯,你這話說的倒也有理,對了,你怎么喊他老和尚,這爺爺我一直弄不明白”孫老爺子疑惑道,以前也沒問這件事。
  趙出息撓著頭一臉尷尬的笑道“鳳凰村的山對面有座破廟,也不知道什么年代建成的,聽村里人說,老和尚來到鳳凰村以后就住在那里,村里人都叫他老和尚,打我記事起也就一直叫他老和尚,我問過他姓什么叫什么,哪里人,但他從來沒說過”
  “戎馬半生,最終隱姓埋名,能做到他這樣的,也就僅此一個了”老爺子唏噓感慨道“現在當年我們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還活著的,也就我一個了,我想我也該是時候和他們團聚了”
  孫自清和趙出息臉色微變,都想開口說話,老爺子卻揮揮手道“外面有些冷,我們回去吧”
  趙出息和孫自清點點頭,然后原路返回,這路上倒沒說什么話……
  回到孫家小樓沒多久,孫伯庸和兒子一家都過來了,孫家算是大團圓了,孫伯庸的兒子叫孫清,孫家這代的名字都跟青沾邊,據說老爺子當年遇到位高人,那高人給老爺子算了一卦,然后孫家這代的名字就都跟青有關系。
  孫清身材有些偏瘦,不過看起來很是干練,眼神特別像孫家人,見到趙出息后,直接伸手道“出息,百聞不如一見,今天我總算是見到你了”
  孫清要比趙出息年長數歲,三十有四的他如今已經是正處級的干部,可見孫家對他多么重視,如今他在北京市委工作,這段時間在家里聽的最多的,自然是趙出息這個名字,今天他總算是見到了。
  “清哥”趙出息笑著喊了聲。
  對于趙出息,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能讓爺爺上心,能讓老爹和叔叔在意,那這趙出息肯定不是簡單的角色,要說閱人無數,他自然比不上家里這些長輩,孫家已經接納了趙出息,所以孫清自然收起了對外人的那套,直接把趙出息當朋友看待,這個起步就要高了不少。
  孫清的兒子這時候也跑過來喊了聲叔叔,趙出息將早已準備好的紅包拿出來,小孩子倒是有禮貌,客氣的拒絕了,趙出息笑著說讓他拿著,可他還是不拿,直到孫清點頭說,你趙叔叔給的紅包,可以收。這孩子這才笑嘻嘻的接過紅包,也不忘說聲謝謝。
  孫家幾個女人此刻都在廚房忙碌,孫家男人們則在客廳聊天,孫家這些男人都是做事的,所以自然君子遠庖廚了。
  坐在趙出息旁邊的孫自清低聲問道“下個月我會去成都,你到時候把事情推了”
  趙出息有些疑惑,孫自清去成都肯定是工作上的事情,這讓自己把事情推了,是什么意思?
  “回頭我會安排,到時候去你們西蜀集團看看,你準備準備”孫自清沒有隱瞞,直接了當的說道。
  趙出息一聽,心里略顯驚訝和驚喜,可還是穩重的回道“嗯,我知道了,回頭我就準備”
  這件事,對于趙出息來說,可不簡單,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人從這個消息聯想到很多事,孫自清這是明擺著給趙出息站臺,并不忌諱趙出息和孫家扯上關系,這點也算是孫家對趙出息的補償。
  很快,孫家幾個女人做好了午飯,一家人上桌,趙出息已經不像上次來孫家那樣拘束,和長輩們有說有笑的聊天,老爺子身體不好,孫伯庸和孫自清下午都還有正事,所以就沒喝酒,只是一頓家常便飯。
  席間,孫伯庸開口道“孫清,孫倩,孫晴,下午你們這些晚輩不是要聚聚么?出息在北京也沒什么朋友,你們把他也帶上吧,大家互相認識認識,以后你們去成都玩啊干什么,出息也能照應你們”
  下午,孫家晚輩這一代,直系旁系一大家子人要聚會,這是他們每年的習慣,孫家這一代相處的都還不錯,有些人也就過年才見這么一次,所以他們才定下每年這天聚聚,孫伯庸讓孫清他們帶上趙出息,這也是正式讓趙出息融入孫家這個大家庭,以后真正要打交到,也是他們這些年輕人。
  孫清幾個人聽到這話,并不意外,孫清笑著點頭道“行,人多熱鬧點,他們幾個還說找假期去成都玩,正好有出息這個地主”
  說完,孫清轉過頭問趙出息道“出息,你下午沒事吧”
  趙出息搖搖頭道“沒事”
  “那就好,一會吃完飯,我們一起出去”孫清很隨和的說道。
  對于孫伯庸的安排,趙出息并不反感,畢竟都是孫家人,以后遲早都得打交道,他也想看看,孫家這代都是些什么人……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