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96 平步青云


  第九十二章有賊心沒賊膽
  趙出息嬉皮笑臉的笑容確實有些淫蕩,唐詩怡夫妻兩沒想到前有虎狼后有豺豹,一關未過還有一關,只得抱著孩子小聲哭泣。御姐蔣清軒本以為今天晚上自己是在劫難逃,卻沒想到這個才跟著周斌沒多久的年輕人會出現在這里,這就像是冬天連綿的大雪終于迎來久違的陽光,走在夜路上的人們瞅見前方的一盞明燈。
  蔣清軒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的看著趙出息,有些眉目傳情的意思,不管任何時候,她都是如此的大方得體,從來不會像小女人那樣自亂陣腳,也難怪周斌對她如此上心,一幫手下頗為尊重她。
  “又是你們”黑熊瞇著眼睛冷笑道。
  二胖對著黑熊嘿嘿的笑個不停,好像意思是大狗熊我們又見面了。趙出息則撇撇嘴回道“黑熊哥這記憶力不錯,我還以為你會忘記我們,正打算組織下語言來個自我介紹,雖說咱才上了兩年小學,可多少還是有些文化的”
  趙出息和二胖根本沒停下腳步,一步步的往前走,逐漸靠近黑熊,這里有孩子有女人,趙出息就他和二胖,得想個周全之策。
  “怎么?,就憑你們兩個也想救蔣大美女?”黑熊有些不屑的說道,這里算上他一共有六個自己人,實力都還不錯,趙出息只有兩個人,他自認為自己有絕對的實力纏住胖子,剩下的人解決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土鱉。
  趙出息點燃一根煙,樂呵著搖頭道“不不不,我不是來救人的,我是來看戲的,你們玩你們的,無視我的存在便是,話說我第一眼見到嫂子的時候也跟你一樣,誰讓大嫂太漂亮了”
  黑熊再傻也不會把趙出息的話當真,玩味道“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行啊,你要真想玩玩嫂子的味道,來,你打頭炮,怎么樣?”
  “黑熊哥,你這么大方啊,麻痹,以后跟著你混了”趙出息興奮道,就差抱著黑熊的大腿說,哥我終于找到組織了。
  蔣清軒饒有興趣的看著趙出息演戲,這土包子不去當演員真的有些屈才,她不信趙出息真會像他所說的那樣反水,當初他去找周斌的時候可是野心勃勃。
  “是么,你要真敢玩大嫂,好啊,以后我帶你混,吃香的喝辣的,遠比跟著周斌強,再說,周斌和六叔遲早會被玩死,與其到時候樹倒猢猻散,不如現在你提前選擇”黑熊半真半假的拋出橄欖枝,趙出息要真接,那錦上添花,有這個胖子和趙出息兩個硬茬子,以后老大的勢力絕對如日中天,馬爺旗下無人能避其鋒芒。要是趙出息玩虛的,他就毫不猶豫的將趙出息和胖子做掉。
  “有什么不敢玩的,不就是個女人么,我好幾天沒找女人了,今晚正合我意”趙出息一臉猥瑣的走向半坐在地上的御姐蔣清軒,那楚楚動人又故作堅強的樣子頗為動人,這樣的女人在床上是欲拒還休,還是拼死纏綿?
  趙出息有些輕佻的捏著蔣清軒的下巴,眼神充滿欲望,以至于蔣清軒已經分不清真假,趙出息到底是在演戲還是真的想玩自己,可她還是配合趙出息,眼中充滿怒火道“趙出息,你這條忘恩負義的狗,周斌不會放過你”
  趙出息扔掉手中煙,一把懶腰抱起蔣清軒,蔣清軒臉上的手印讓他不禁有些心疼,挑逗道“都說成熟的女人充滿韻味,遠不是那些未經人事的少女能夠相提并論的,大嫂你呢?”
  蔣清軒使勁掙扎,奈何趙出息的力量太過強大,只好脫口大罵道“趙出息,你放開我”
  黑熊和一幫手下興致勃起的等著看一場春宮劇,正好給他們助興,反正接下來他們誰都不會錯過。趙出息將蔣清軒扔到沙發上,至于二胖,一直不緊不慢的跟在趙出息的背后。
  “就在這么?”趙出息轉身詢問道。
  黑熊玩味道“那你說還能在哪?”
  趙出息瞅了瞅圍在身邊的人,皺眉道“能不能離我遠點,不然我不舒服”
  黑熊使了個眼色,站在趙出息旁邊的人都往后退了幾步,他不信趙出息敢整什么幺蛾子。趙出息將御姐蔣清軒平躺在沙發上,沒少揩油,這機會難得,他對這大嫂一直都挺感興趣的,可他不敢真把她怎么著。
  “大嫂,沒事了,剩下的交給出息便是”趙出息摸著蔣清軒的頭發,有些曖昧的說道,孩子以及唐詩怡夫婦都在趙出息的身邊,現在,趙出息已無后顧之憂。
  “抱好孩子,捂住眼睛”趙出息對著唐詩怡夫婦說道。
  這時,黑熊已經回過神,大怒道“趙出息,你特么敢玩勞資”
  “煞筆,能不能有點智商,就你這逼樣,勞資跟你混不遲早被人玩死”趙出息哈哈大笑的嘲諷道。
  “就憑你們兩個,也想救她?”黑熊顯然不信,不屑道。
  趙出息起身,掏出五六式軍用匕首,嘿嘿的笑道“就憑我兩”
  二胖不動聲色的站在趙出息的前面,趙出息則守在蔣清軒以及唐詩怡一家人的面前,一場大戰顯然已經在所難免,黑熊被人如此戲弄,火冒三丈,直接沖上來道“草泥馬的,給我弄死他們”
  一幫人蜂擁而上,二胖八風不動,笑容便的不再那么的癡傻,反而有些嗜血的興奮,六對二?對于二胖來說,這似乎沒什么挑戰性,至于背后的趙出息,只是收拾殘局而已。
  黑熊快要靠近二胖的時候,二胖突然拔地而起,毫無征兆的一個拉風回旋踢便將黑熊擊退,還好黑熊用雙臂硬生生擋住給自己后腿的機會,不然二胖這一腳能踢斷他的胳膊。黑熊被逼退,旁邊的兩個男人便趁勢而入,襲擊二胖的后背,二胖下腰躲閃,隨即翻越而起,猛的抓住一個男人的肩膀,直接一記膝撞,這些大漢對付普通人還行,可碰上二胖這種妖孽,根本不是一個級別,連黑熊的抗打擊能力都沒有,直接被二胖撞飛出去,重重的摔在液晶電視上。
  二胖撞完左邊那位,猛的轉身躲過右邊的襲擊,慣性一記漂亮的勾拳,二胖的力量有多大,那顯然不是常人能夠比擬,右邊的哥們整個人在巨大的力量下身體扭曲橫擺下墜,嘴上的牙齒和鮮血口水飛濺,這得多大的力量,一幫人不禁目瞪口呆。黑熊踉踉蹌蹌往后退數步后再次跟進,他不信自己干不多這個死胖子,這次更是全力以赴。
  有人正面對抗二胖,有人便偏要挑戰趙出息,以為趙出息是軟柿子好捏,其中兩個便自以為是的來犯趙出息,二胖本要馳援,奈何黑熊已經逼近,本想強行后腿,趙出息的眼神告訴他自己能搞定,于是二胖便不管趙出息。
  趙出息踩著沙發跳出去,手中的五六式直接劃破迎上自己那位哥們的胸口,鮮血瞬間橫流,趙出息舔著五六式刀身上的血,有些詭異。另一個則想拿下蔣清軒逼迫趙出息就煩,趙出息怎么會給他機會,用盡全力將五六式甩出,直接插在男人的手臂上,在他失神的片刻,已經跟進,一把拔掉五六式,男人的手臂上瞬間多了個血窟窿,趙出息借著沙發膀躍起,一掃退打翻男人,再次將五六式插進男人的大腿,快進快出,絲毫不留戀。
  那邊,二胖已經完虐黑熊,二胖的實力到底有多么厲害,別說黑熊,趙出息自己都不知道,只見二胖側身一記大力金剛臂,直直的砸在黑熊的胸口,黑熊整張臉扭曲,吱吱呀呀的骨頭聲已經告訴黑熊,他的肋骨全部斷裂,二胖被沒有用殺招,不然斷的便是脊柱。
  搞定黑熊,二胖順手解決剩下一個,只是十分鐘,這場實力懸殊巨大的鬧劇便結束,很不幸的是,趙出息和二胖贏了,趙出息除過在回神搞定那位被自己劃破胸口的大漢時挨了一拳,幾乎沒受什么傷。
  深處戰局中的趙出息和二胖可不知道他們帶給蔣清軒以及唐詩怡夫妻多大的震撼,他們就像是看電影一樣,看完這場武打戲,整個人的心都被提起來,太多刺激和精彩已經住結束了他們還沒回過神,就算是蔣清軒跟著周斌沒少見大場面,可如此場面,還是第一次見。
  趙出息把玩著手中的五六式陰笑著走向黑熊,他能將五六式用各種花樣玩的眼花繚亂,大部分是老和尚教的,其余是自己摸索的……
  “黑熊哥,你這是怎么了,黑熊哥,你不是讓我跟你混么,你怎么成這樣了?”趙出息有些夸張的呼喊道,老和尚說做人不能逼人太甚,狗急跳墻的人多,記仇的人更多,但如果你覺得這人對你以后絕對有危險,那就得將他置之死地,決不能給他翻身的機會威脅你,趙出息覺得黑熊便是這種人,一旦放手,后果不堪設想。
  “趙出息,你個只敢躲在后面的狗日的,有本事單挑”肋骨戳進肺葉那可是要命的,黑熊有些氣急敗壞的顫抖道。
  趙出息冷哼道“單挑你麻痹啊,單挑你勞資就躺這了,讓你丫多嘴”
  趙出息還沒說完,五六式已經插進黑熊的大腿上。
  “啊……”黑熊慘叫道。
  “趙出息,草泥馬,給勞資個痛快”黑熊怒吼道。
  趙出息可不會這么輕易的讓他死,陰森森的說道“小時候聽過一個詞,叫血流不止而死,我一直在郁悶血流不止而死時候人是個什么樣子,黑熊哥,要不你就犧牲下,滿足兄弟這個愿望”
  “趙出息……”黑熊已經是強弩之末,連話都說不出口。
  一幫人毛骨悚然,唐詩怡夫婦更是嚇的不敢看,御姐蔣清軒沒想到趙出息下起手來,比周斌還要狠,果真是一條瘋狗,難怪他要自稱狗。
  趙出息又是一刀插在黑熊的大腿處,五六式的傷口很難愈合,鮮血順著大腿流滿一地,有些血腥,肋骨扎破肺葉讓黑熊呼吸愈發的困難,他的眼神近乎絕望,這個場面絕對恐怖。
  趙出息不是那種變態,沒想著再繼續折磨黑熊,好歹在西安城里也算是個人物……
  起身,趙出息走回到蔣清軒身邊,輕笑道“姐,沒事了”
  蔣清軒的衣服有些凌亂,嘴上還有血絲,加上臉上的手印,卻有一種另類的美,黑熊是死是活對她來說無關緊要,進這個圈子起你就要知道自己有一天的下場。她反而對趙出息頗感興趣,眼神有意挑逗著趙出息道“想讓姐姐怎么獎勵你”
  趙出息早就知道蔣清軒不是什么省油的燈,能當烈女,也能當蕩婦,這會便恢復成蕩婦的樣子,趙出息生怕自己把持不住,畢竟還有人在,只好說道“姐,讓他們上樓去吧,剩下的事情我們處理”
  蔣清軒眼神立刻清澈,連忙對著表姐和表姐夫說道“姐,姐夫,抱著龍龍上去,這里沒事了,不用擔心,你們就當今晚什么都沒發生過”
  唐詩怡夫婦早就被嚇懵,顫抖著抱著孩子往樓上去,趙出息和蔣清軒跟在后面安慰他們,大廳里躺在地上的一幫人大氣不敢喘,黑熊已經奄奄一息,他們生怕自己便是下一個。
  二樓主臥里,唐詩怡夫婦待在房間里哄著兒子睡覺,今晚發生的事肯定會給兒子留下陰影,只能想辦法騙兒子說這是一場電影。
  蔣清軒和趙出息悄悄走出房間,兩人并沒有急著下樓,蔣清軒盯著趙出息笑的很曖昧道“你怎么知道黑熊要動我?”
  趙出息似乎吃定蔣清軒的脾氣,故意嘆氣道“唉,姐姐眼高于頂,出息這種小嘍嘍入不了法眼,出息在MUSE便坐在姐姐旁邊的卡座,姐姐來來回回都沒看見出息,出息只好跟著姐姐出來,便瞧見黑熊跟蹤姐姐離開,這才跟來“
  “原來如此,估計當時燈光太暗,我沒注意到。趙出息,說實話,你是不是想上我,第一次在香格里拉見到你的時候,我便能看出你眼神中的欲火,只不過隱藏的好”趙出息背靠著強,蔣清軒站在他面前,吐氣如蘭的問道,兩人只有一手的距離。
  趙出息有些鋌而走險,雙手放肆的摟住蔣清軒的腰,將蔣清軒拉近自己的懷里,這動作可夠刺激,他不知道蔣清軒是在試探自己,還是捉弄自己,里面她的表姐夫婦隨時可能出來。
  “姐姐這種大美女,哪個男人見了不想搞上床,我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比和蘇西洛的那種刺激,趙出息感覺和蔣清軒玩這種游戲,有種偷情的感覺,還真是好玩不過嫂子。
  趙出息的動作讓蔣清軒略顯意外,似乎沒想到趙出息如此大膽,嘴角上揚道“現在我就在你面前,你想怎么辦?”
  趙出息的手順著蔣清軒的腰部往下,攀上翹臀,柔軟圓滑,讓他不禁有些顫抖道“姐,你說呢,英雄救美不都是美人投懷送抱么”
  蔣清軒不害怕玩點大的,成熟女人對這方面的事情不會像小女人那么在意,抓住趙出息的手,蔣清軒身子傾向趙出息,眼睫毛一眨一眨,小嘴直逼趙出息的嘴唇,趙出息心里糾結,麻痹,勞資的初吻就這么沒了?
  就在兩人要來個世紀之吻的時候,下面突然吵鬧起來,趙出息意識到斌哥的人來了,先發制人在蔣清軒的臉上輕輕一吻,隨即推開道“姐,斌哥估計來了”
  蔣清軒信以為真,輕笑道“有賊心沒賊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