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956 這才是過年

林鎮北這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到處都透露著玄機,更是請的最著名的中式設計師裝修的,里面這些古董字畫擺設沒有一件是贗品,所以說這四合院值錢,更值錢的是這里面的東西。▲∴頂▲∴點▲∴小▲∴說,x.
  餐桌上趙出息緊跟著林鎮北坐著,對面是李博和夏登的父親,其他人依次坐在下面,林鎮北主動說道“李博啊,夏登,我們上了年紀,跟你們這些年輕人玩不到一塊,回頭你們帶出息出去玩,以后也多聯系多走動,你們都是有為青年,可以互相幫襯著”
  “李博啊,你林叔說得對,你要沒什么事,可以經常去成都和上海,出息那邊臥虎藏龍,想來你會學到很多東西”李老爺子半開玩笑道,這么多晚輩在場,他也知道林鎮北的意思,林李兩家這交情,得代代延續下去。
  李博直來直往道“我想去長安控股,您放我去么?”
  李博一句話將自己老頭子堵死了,他一直覺得自己在家族企業施展不開手腳,太多人忌諱他的背景,所以想干什么都得受到牽制,看似很自由,其實說白了什么都由老爺子在后面把關,成功了也不是他的功勞,失敗了也不是他背鍋,所以李博一直想逃離家族企業,奈何家里就他這么一個獨子,老頭子打拼這么一輩子,拼下來的事業總歸要有人繼承,何況老頭子年齡也大了,對外人也不放心。
  老李也沒想到自己兒子會在這里拋出這樣一個問題,他不禁陷入沉默當中,夏天河這時候適時道“年輕人出去闖闖并沒有什么,夏登就是性子沉不下去,而且能力稍差,要是出息的長安控股要他,我也早就送過去了”
  “你真想去那邊?”老李抬起頭盯著自己兒子詢問道。
  李博毫不猶豫的點頭道“想去”
  自從上次和姜知名、徐林一別后,李博經常和他們聯系,請教一些商業問題等等,對于這兩位經歷頗為豐富的大佬十分崇拜,而且他也知道長安控股那邊的動靜以及野心和理想,因此他想去那邊施展自己的本事,以自己的能力和人脈,再加上老爺子在背后的支持,自然能成就一番事業,而不是在家族企業里,守著一畝三分地轉悠。
  老李似乎是釋然了,嘆了口氣道“出息,李博去長安控股怎么樣?”
  趙出息若有所思,似乎是在想什么,不過并沒有猶豫,直接道“只要李伯伯放人,那我肯定沒意見,再說李伯伯和林叔都是長安控股的大股東,你們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
  “話是這么說,可你才是真正的老板”林鎮北覺得氣氛有點不對,笑著打趣道。
  老李于是道“好,那你就去長安控股,我同意你去”
  老李一松口,李博臉色明顯看的出來很高興,李老爺子則明顯有些傷神,只得道“吃餃子吧”
  不得不說,南宮阿姨包的餃子確實很有味道,很快這個序曲就被掀開,大家笑著聊了會天,吃完餃子以后,林鎮北說你們幾個就不用陪我們三個了,自己玩去吧。
  外面雖然有些冷,幾個人還是來到二樓的露臺,趙出息、夏登、李博在喝茶抽煙,坐在這里可以目睹護城河對面的股東,這要是晚上更加的愜意,有點鬧中取靜的味道。
  “過年真是閑的無聊,只能乖乖待家里,難得今天出來,我們要不找個地方瀟灑去”夏登閑的無聊提議道“可以喊幾個美女作陪么,喊上順子就行,這貨資源多”
  不過夏登這個提議換來的確實幾個人同時的鄙視,二胖不忘提醒趙出息道“你還是給青衣打個電話吧”
  夏登聽后,一臉詫異的喊道“出息,你不會這是已經把李大女神拿下了吧,這是要去被李家拜年的節奏?”
  李博對此也很關心,李青衣和吳浩然的事情傳的沸沸揚揚,都說他們今年就要結婚了,趙出息這和李青衣曖昧不清,不知道吳家公子能不能忍的了這口氣。
  趙出息瞪著夏登道“我覺得你可以閉嘴了,我怕你再繼續說下去,二胖會揍你”
  夏登轉頭看眼二胖,果然二胖的眼神很不善,夏登也只能閉嘴,趙出息趁著這個機會給李青衣打電話,很意外的是電話撥過去卻沒人接,趙出息掛斷電話,估摸著李青衣在忙,不方便接電話。
  “沒人接?”二胖皺眉詢問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估計在忙吧”
  與此同時,在西城區某個胡同巷子破舊四合院,這里被改造成一個小會所,門口看起來并不起眼,或許很多人直接選擇無視,但是進去卻別有洞天,設計布局都讓人不得不稱贊,它的老板是位女人,由此可見處處的細心,此刻李青衣就在這里喝茶聊天,在座的除過她還有三個男人,坐在她旁邊的就是名義上的未婚夫吳浩然,溫文爾雅十分的有氣場,據說他馬上就要外放到云南,主政一個縣,據說是他主動要求的,這顯然是增加他的基層經驗,對以后的仕途升遷有莫大的幫助,坐在對面的也都是趙出息的熟人,除過曹誠和馬天佑,還有個身份背景同樣不簡單的男人,他和吳浩然的關系不淺,兩人是同學發小加死黨,這哥們也是選擇從政,只不過走的是金融路線,目前在建設銀行攢資歷,除此之外還有這家會所的女老板,同樣不簡單。
  穿的簡單卻有模有樣的吳浩然不輕不重的問道“怎么不接電話?”
  “準備回過去”李青衣平淡的回道,然后起身走了出去,她并不愿意過來,奈何家里壓力實在太大,沒有辦法只能退而求其次,倒沒想過會有這么多人。
  李青衣走到院子外面,然后跟趙出息回電話,很快趙出息的電話就接通,李青衣臉色終于好轉,面帶笑意的問道“到北京了?”
  “早上到的,在林叔這里剛吃完午飯,正和二胖他們幾個聊天,你呢,忙什么呢?”趙出息笑著回道,她接電話的時候,其他幾個人識趣都不說話,顯然知道這是李青衣打過來的。
  李青衣嘆了口氣道“在胡同巷子里和幾個朋友喝茶聊天”
  “哦,我還說你要沒事,我們約個地方見見”趙出息呵呵笑道,說實話他確實有些想李青衣了,畢竟上次一別已經好幾個月了。
  李青衣有些為難,她也確實想見趙出息,可此刻顯然走不開,只得回道“等我忙完,然后給你打電話”
  “行,那你先忙吧”趙出息隨口說道,然后兩個人掛了電話。
  掛掉電話以后,趙出息就給二胖說李青衣她正忙著,等忙完了給我們打電話,幾個人這會也沒事,有長輩在,他們也不敢放肆,琢磨著去哪打發時間,趙出息抽空給孫倩打了電話,告訴她自己已經到北京了,孫倩倒是明白,告訴他會把消息傳達的,只是聽說趙出息沒帶老婆孩子,就挖苦趙出息說那你來干什么,直接回去得了唄。
  李青衣打完電話回到房間里,吳浩然見李青衣眉頭微皺,關心道“怎么,有事?”
  其他幾個人也都看向李青衣,李青衣在這里話不多,大多時候只是聽,偶爾有誰問她,她才會回答,其他人也都看得出來,李青衣對他們并不感冒。
  “沒事,有朋友剛到北京了”李青衣淺笑道,對于吳浩然她并不反感,他也承認吳浩然的優秀,只是這種優秀并不能替代感情,李青衣從來都不希望自己的感情和家族的利益連接在一起。
  吳浩然猶豫片刻說道“你朋友啊,要是沒什么事,你可以讓他過來,就當認識幾個新朋友”
  李青衣聽到這句話微愣,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居然鬼使神差的點頭道“好”
  吳浩然這話客氣的成分居多,倒也有三分真實,他也想見見李青衣的朋友,能融入李青衣的圈子,對他們的感情有利無弊,可他覺得李青衣肯定不會答應,現在李青衣答應了,所以有些意外。
  吳浩然悻悻一笑,李青衣也沒避諱,就當著眾人的面再次打電話給趙出息,等到電話接通后,李青衣淡淡說道“你們要是沒事的話,可以過來聊聊天,地址我用微信定位發給你”
  趙出息也沒想到李青衣會這么快打來電話,意外道“方便么?”
  “沒事”李青衣笑著回道,隨后掛了電話,繼續喝自己的茶。
  李青衣已經這么說,趙出息也沒多想,掛掉電話告訴二胖等人,說李青衣讓他們過去找她,夏登樂呵道那還等什么,出發吧。
  于是幾個人給林鎮北等人打過招呼,開著兩輛車出門了,李青衣也發來了定位,李博看見后說這地方他知道,于是直接帶著趙出息等人前往西城區那邊。
  那地方離這邊不遠,所以不過十幾分鐘后他們就找到地方,多虧李博知道這地方,要是讓趙出息他們找,這么偏的地方還真不好找,路上李博給趙出息說過這地方的一點趣聞,特別是那位老板娘,以前可風頭無二。
  停好車以后,趙出息沒給李青衣打電話,李博帶著他們就直接進去了,而里面那幫人還不知道,李青衣這位朋友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