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54 年終聚會


  對或者錯,真正平靜下來以后,就再也不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了,而是心中自然對所有事情有個蓋棺定論,趙出息如此去問周易,其實他心里也已經明白了,或許是真的錯了。`
  周易不悲不喜,他的心境似乎永遠都是如此,從來沒有什么事能讓他有太大的波動,畢竟蜀南竹海三十多年的清心寡欲,讓他早已練就出八風不動的境界,先前趙出息和蘇西洛在西安的事情具體經過他自然不知道,但后來趙出息回西安后所做的一切,周易都看在眼里,從趙出息當時的心態來看,趙出息確實有些走火入魔了,蘇西洛對他很矛盾,他對蘇西洛同樣很矛盾,又愛又恨,忘不了也放不下。
  “對與錯,你心里應該很明白,不過這些都已經煙消云散,誰這一輩子還沒放過錯,雖然有些錯能改,有些錯改不了,我一直告訴你,最重要的是往前看,看看前面的路該怎么走,而不是沉迷于往事,不然會走太多的彎路”周易一臉平靜的說道,他看得出趙出息內心在苦苦掙扎。
  趙出息唏噓感慨道“欠她的,這輩子是沒機會還了,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幫她照顧蘇家,下輩子若能再見……”
  說到這里,趙出息最終還是打住了,而是嘆氣道“算了,還是別見了,愿她有個幸福完美的人生,走了,師叔”
  敬往事一杯酒,愿無歲月可回頭……
  上車回到徐林的別墅,齊思宋青瓷等人正在聊天,趙出息已經恢復自己的情緒,他自然不愿意讓自己的情緒影響到其他人,看似簡單的事情,卻會讓其他人擔心。
  宋青瓷忍不住問道“你們這是去哪了?”
  “去看了位老朋友,他們也正好住在這里”趙出息顯然這是已經告訴宋青瓷答案,果然宋青瓷聽到后就沒有再追問,心里已經知道趙出息去了哪。`
  沒有在徐家吃晚飯,趙出息直接帶著齊思嫣兒前往觀南上域,今天蔣家所有人都在,包括蔣開山的哥哥嫂子侄子也從北京趕了過來,加上蔣開山的父母以及蕭湘,一大家子人其樂融融,蔣開山讓趙出息今天去,看得出趙出息在他心中的地位。
  對于觀南上域,趙出息可是輕車熟路直奔蔣開山家里,蔣開山出來接趙出息,見到趙出息等人打過招呼以后,直接開口道“你們夫妻也不看看幾點了,這么多人等著你們吃午飯,我看一會你小子得自罰一瓶”
  昨天晚上蔣開山就已經給趙出息說過,老爺子老太太以及他哥哥嫂子都在,所以趙出息早有所準備,笑著問道“都在呢?”
  “都在,就等你了”蔣開山沒好氣的說道,隨后從齊思手里抱過嫣兒,蔣開山算是嫣兒喜歡名單當中之一,所以并沒有哭鬧,難怪周易說這孩子很有靈性。
  蔣家所有人趙出息都見過,畢竟蔣開山結婚的時候,趙出息可是伴郎團成員,蔣開山父親位居西南已經很多年,在成都也待了很久,對于趙出息多少有些了解,蔣開山和趙出息的關系,他們也都清楚,并未有過多干涉,畢竟這是他們的交情。
  周易沒有跟著上來,他在樓下等著,趙出息在蔣家吃完午飯待不了多久,就得繼續去給那幾位大佬拜年,這是每年必修的功課,等到以后年紀大了,底氣足了,自然不用再這樣。
  趙出息進門以后,客廳里有說有笑,不出意外門口還有警衛員,畢竟蔣開山父親的級別在那里放著,縱然在這里不可能有事,但規矩就是規矩,改變不了。`
  蔣家兩位媳婦正陪著公公婆婆聊天,蕭湘已經挺著大肚子了,現在他可是蔣家的寶貝,她媽媽年前才回濟南。
  在家的蔣世勛很是平易近人,正抱著孫子看動畫片,這場面和平日在部隊是天壤之別,所以說啊,不管是任何人,身居高位也好,富可敵國也好,在家的時候都是最真實最平淡的一面。
  蔣開山的哥哥蔣開明正在洗水果,保姆已經把飯菜做好,就等著趙出息夫妻,蔣開山笑著對眾人道,出息他們來了,可以開飯了。
  趙出息和齊思進來,客氣禮貌的問候蔣家兩位長輩,蔣開山的媽媽直接起身過來高興道“哎呦,終于見到小嫣兒了,這小丫頭長的真漂亮,以后肯定是大美女”
  蔣世勛只是揮手示意趙出息坐下,蔣開明也從廚房端著水果出來,看見趙出息淡淡點頭道“來了啊”
  畢竟和蔣家諸位還算熟悉,所以趙出息并沒有太大的拘束感,齊思也跟著趙出息見慣了各種大人物,如果是以前,她知道蔣家的背景,肯定多少有些怯場,但如今早已能做到心平氣和。
  不知道是蔣世勛身上的殺氣太重還是怎么的,蔣世勛想要抱嫣兒,剛抱住嫣兒就哭了起來,怎么都哄不住,蔣世勛只得趕緊遞給齊思,嫣兒這才打住不哭了,蔣世勛有些感慨,他帶了這么多年兵,卻連個孩子都哄不住,真是哭笑不得,其他人也是忍俊不禁。
  這么多人都在場,聊天的氣氛很融洽,蕭湘詢問齊思一些育兒的經驗,蔣開山母親和嫂子畢竟是過來人,也說了些她們的經驗,幾個男人就在旁邊聊天,蔣世勛知道趙出息要去北京,就問什么時候去北京,蔣開山給蔣世勛說過趙出息和老和尚以及孫家的故事,老和尚作為和蔣世勛父親一輩的軍人,自然格外的尊重,而他對趙出息也是刮目相看。
  沒聊多久,眾人就上桌吃午飯,席間彼此喝了點酒,蔣開明沒少聽蔣開山說趙出息酒量不錯,就笑著說以后到北京可以聯系他,找機會得好好喝一次,顯然這次趙出息到蔣家拜年,蔣家把趙出息當做自己人,這也是種認可,不然蔣世勛也不可能同意趙出息過來。
  吃完飯以后,趙出息沒待多久,畢竟今天只是來拜年,所以蔣世勛就讓蔣開山和蔣開明送趙出息出去,兩人一直將趙出息送到樓下,趙出息先讓齊思抱著嫣兒上車,然后給蔣開山和蔣開明扔了根煙,幾個人就在樓下旁若無人的抽著煙,很明顯他們在家里憋的慌,畢竟有老人有孩子還有孕婦,他們想抽也只能忍著。
  “出息,開山說你后天去北京,到時候如果有空的話,可以約時間見面,我有幾個朋友也想見見你”蔣開明主動給趙出息扔出橄欖枝道,這自然有他的道理。
  趙出息肯定得接住,不管有沒有時間,這會都不能博了蔣開明的臉,所以笑道“只要明哥有時間,那我肯定跟著蹭飯”
  “那就這么定了”蔣開明淺笑道,難得看見他臉上露出笑容,趙出息第一次在乙十六號公館見蔣開明的時候,就覺得這男人身上有種浩然正氣,很正派的軍人。
  送趙出息夫妻上車后,蔣開山和蔣開明兄弟兩沒著急著上去,蔣開明不動聲色的問道“北京城都說,李家那李青衣和趙出息關系不清不楚,上次聽說還和吳家那邊有過沖突,開山,你跟趙出息李青衣都認識,是真是假?”
  “哥,我比你們知道的多,出息和青衣的關系,不是用三言兩語能說明白的,但沒你們想的那么深,吳家中意青衣,那是吳家的事,可青衣未必能看得上吳浩然,不是家世好前途光明,就能入青衣的法眼,感情這事,有時候就是緣分和命中注定,雖然出息已經結婚了,可我總覺得他和青衣的關系,不會就這么結束”蔣開山狠狠的吐了口煙,呵呵傻笑道。
  蔣開明若有所思的說道“我明白了”
  整個下午,趙出息的行程都很忙碌,從蔣家離開后又連續去了五家,到最后嫣兒都困的睡著了,倒是這丫頭沒少掙紅包,徐林以及那幫高管都給了大紅包,蔣家這邊蔣世勛夫妻和蔣開山蔣開明兄弟兩也都給了紅包,這五家大佬自然不用說,雖然并不多,但都是新年圖個吉利。
  趙出息一直到晚上八點多才回家,最后晚飯是在銀都花園吃的,趙出息大概匯報了今天的行程和一些事情。
  隔天,陳濤孔林等人來成都,趙出息在六號別墅擺下家宴,黃土、芙蓉等人也都在場,嫣兒今天又沒少掙紅包,這些大佬的紅包可都不是小數目,齊思有些咂舌,這樣下去,這丫頭十八歲的時候,估計紅包真如趙出息所說,肯定是天文數目,想來大多數人第一次見嫣兒,也肯定會紅包,這些都是禮數,何況趙出息如今的地位。
  這次,趙出息沒少喝酒,能來六號別墅參加家宴的自然都是這個圈子的執牛耳者,一直折騰到晚上十點,趙出息第二天早上的飛機去北京,所以上床就睡著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自然醒。
  齊思抱著嫣兒去機場送趙出息,趙出息只帶著周易,陳中藏在北京等著趙出息,以周易和陳中藏的實力,再加上趙出息自己,自然不會有事,何況趙出息在北京還有林爺以及孫家,誰想折騰趙出息也得掂量。
  每次去北京,總有事情生,這次趙出息也不知道會是什么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