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953 做不到不可能


  趙出息將川東扔給司徒南,這是他深思熟慮以后的決定,如果司徒南融入這個圈子,那這川內就真的是他一家獨大,樹大招風,這會讓很多人顧忌,所以趙出息不會這么做,不會把自己放在眾矢之至的位置。其次,司徒南融入這個圈子后,先前很多事情就會暴露出來,譚鴻儒和唐家兄弟的舊部自然會明白先前的事情怎么事,那趙出息就將一直處在危險當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司徒南一旦融入這個圈子,那整個川內就得重新論資排輩,他們這邊很多人肯定想得到更多的利益,比如陳濤等人,川東這么交給司徒南,那就是真正的獨立,司徒南也能成為牽制這邊的隱藏力量,不至于讓很多人亂來。
  所以趙出息,現在更愿意和司徒南保持距離,成為盟友,而不是走的太近,這點他后來也明確給這個圈子說過,他和司徒南是盟友。
  送走司徒南,趙出息的心情不錯,家抱了會孩子就睡覺了
  大年初二早上,周易師叔到六號別墅,本來是大年初一就來,因為一點事推遲了一天,趙出息吃過早餐以后就帶著齊思和孩子來到麓山國際這邊給徐林過年,趙出息覺得自己離開鳳凰村以后,雖然也沒少吃苦,但這其中遇到了不少貴人,徐林自然是其中之一,而且是自己最落魄的時候來到自己身邊,這樣亦師亦兄亦友的朋友,自己必然得一輩子去珍惜。
  有周易師叔在身邊,趙出息心里頗為踏實,縱然遇到多大的危機,周易師叔也能去解決,在路上趙出息忍不住問道“左傳師父在蜀南竹海?”
  “師兄自然在,昨晚跟我一起離開蜀南竹海,再次云游四方,這次要去東北長白山和陜西樓觀臺那邊”車上還坐著齊思和嫣兒,所以周易開車格外注意。
  趙出息猶豫片刻道“師叔,如果你也想出去走走,可以直接給我說,不用擔心什么”
  “現在還不用,等到該走的時候,我自然會離開”周易根本沒有思考,直截了當的說道,這已經不是趙出息第一次這么說了,緊跟著周易又說道“這次我蜀南竹海給嫣兒拿了東西,頭戴在她身上,會對她好點,這丫頭很有靈性”
  趙出息和齊思并不知道什么意思,一臉疑惑的點了點頭,想來周易師叔有自己的想法,趙出息對這些東西多少是信的,不然他真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能走到今天。
  到徐林位于麓山國際的別墅時,西蜀集團幾位高管也過來給徐林拜年,這其中自然就有宋青瓷,今天的宋青瓷格外的宋青瓷見到趙出息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時,心里多少有些醋意,但她是聰明的女人,從來不會將自己的情緒表現在臉上,所以看起來似乎沒什么異樣。
  幾位高管見大老板來了,不慌不忙的起身打招呼,徐林今年依舊在成都過年,不過跟趙出息差不多,初四他們就會天津老家拜年,兩人都已經領了證,現在就差辦酒席了,徐林的時間太忙,所以一直往后拖著,為此趙出息也說過幾次,不過嫂子對此卻沒什么意見,覺得證已經領了,酒席什么時候辦都可以。
  都是熟人,彼此客氣的打完招呼后,徐林老婆和宋青瓷就拉著齊思逗嫣兒玩,嫣兒這孩子倒很有趣,對外人很挑剔,她若喜歡一個人,就肯定會讓這個人抱,不哭也不鬧,她弱不喜歡誰,誰想抱她難于登天,又哭又鬧的哄不住,宋青瓷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嫣兒,每次她都喜歡抱嫣兒,嫣兒也喜歡讓她抱,趙出息每每看到這一幕,心里有些矛盾。
  幾個大男人在坐著聊天,偶爾會提點工作上的事情,但大多事情都是些家長里短,畢竟過年么,要是真聊起工作,這些大忙人們會很無趣。聊的差不多以后,其他諸位就先后離開了,畢竟大家過年也都要走親戚,他們也知道趙出息比較忙,所以今天在這里見了,也就不用再專程給趙出息拜年去了。
  宋青瓷沒有走,繼續留在徐林家里,其實齊思知道趙出息和宋青瓷的關系,她也幾次都點破,更是找宋青瓷聊過很多次,彼此都心知肚明,唯有趙出息依舊在裝糊涂,或許是不想把事情說的太開,這樣相處其實就已經可以了。
  兩個女人都在,見慣大場面的趙出息有些坐立不安,更不是不敢看宋青瓷的眼神,他起身去洗手間來的路上,正好遇到也去洗手間的宋青瓷,或許宋青瓷是故意想要堵住趙出息,見到趙出息以后,宋青瓷一臉玩味道“怎么每次我和齊思在一起,你都有些心不在焉?”
  “哪有的事,我只不過在想事情”趙出息連忙掩飾道,不過這卻有些欲蓋彌彰的意思。
  宋青瓷自然不吃這套,故意開玩笑道“看到你們一家三口這般幸福,我都有些羨慕,老公,要不我也給你生個孩子吧”
  “你真想要?”趙出息聽到這句話,卻沒覺得是玩笑話,而是當真詢問道。
  宋青瓷卻突然捂嘴嬌笑道“逗你呢,等以后我累了再說吧”
  其實聽到趙出息這句話后,宋青瓷就已經知足了,不過她現在確實沒打算要孩子,西蜀集團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她沒時間備孕也沒時間生孩子,更沒時間去帶孩子,所以跟趙出息在一起時,他們大多時候都有安全措施,就怕萬一懷了,到時候以趙出息的脾氣是肯定不會不要的。
  說完這句話,宋青瓷就直接進了衛生間,趙出息出來以后讓齊思先和嫣兒待著,他出去一會,馬上就來,然后到時候他們直接去觀南上域蔣家,今天蔣開山他們一家都在,趙出息早就約好要去拜年。
  趙出息帶著周易離開,他去的不是別家,正是同樣在麓山國際社區的蘇家,這當中也就徐林知道趙出息要去哪。
  蘇家在麓山國際社區另一個區域,趙出息和周易開車過去,下車提著幾樣簡單的禮品,對于蘇西洛的事,趙出息至今依舊無法釋然,或許兩人之間的事情太過復雜,復雜到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誰對誰錯,更不用說那些外人了,年前的時候,趙出息也去看過蘇西洛,人死了什么都沒了,更別說當初的那些恩恩怨怨了,可是趙出息卻有些愧疚,是真的有些愧疚,他知道也明白,他們這些人當中,也就蘇西洛活的最痛苦。
  趙出息按響門鈴,開門的是蘇家的保姆阿姨,她見過趙出息,只是不知道趙出息的身份,更不知道趙出息和蘇家的恩恩怨怨,保姆阿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趙先生,不好意思,先生和太太吩咐過了,我們今年不見客”
  “阿姨,還麻煩您給叔叔阿姨說聲趙出息來了”趙出息自然不會就此離開,而是淺笑開口道,到時候如果蘇家眾人不想見他,那他也沒有辦法。
  這保姆阿姨也沒辦法,只得點點頭去通報,趙出息和周易就站在別墅外面等著,大約過了五分鐘以后,別墅的大門再次打開,只不過這次不是那位保姆阿姨,而是蘇秦本人,蘇秦見到趙出息明顯有些懼怕,畢竟趙出息曾經將蜀都集團玩的差點就破產,更是在西安玩死了徐少卿,間接害死了蘇西洛,這個男人的城府深的讓人害怕,想起當初自己還故意接近趙出息,蘇秦就覺得自己真特么幼稚,被趙出息玩的是團團轉。
  “趙爺”蘇秦縱然不想見趙出息,可也不敢不見,他生怕趙出息再對蜀都集團怎么樣,現如今蜀都集團已經徹底交給他,老爺子根本無心去管,以自己這幾斤幾兩,趙出息要真想怎么著,他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
  趙出息對蘇秦是有意見,但還不至于反感,淺笑著拍了拍蘇秦的肩膀,然后帶著周易直接走近了蘇家。
  蘇家客廳里,蘇遠平夫妻二人正坐在那里看電視,多日不見,兩位老人蒼老憔悴了太多,跟趙出息以前見的時候,真是判若兩人,見到趙出息進來,夫妻二人也根本沒有起身打招呼,他們還沒從喪女之痛當中走出來,終日是以淚洗面,身體更是每況日下,這些在他們眼里,完全都是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年輕人造成的。
  “叔叔,阿姨”趙出息客氣的打過招呼,然后隨意坐在旁邊的沙上,蘇秦進來后就吩咐保姆給趙出息和周易倒水,然后他也不知道說什么,只得站在旁邊
  蘇遠平眼神依舊停留在電視當中,蘇西洛的母親冷哼道“你來干什么?”
  “給朋友拜年,順便看看叔叔阿姨”趙出息如實說道,見到蘇遠平夫妻,趙出息對蘇西洛心里那股內疚就越深,白人送黑人這痛,是他根本無法體會的。
  蘇遠平聲音格外冰冷的說道“我們過的很好,不用趙爺關心”
  “叔叔阿姨,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幫忙,你們可以讓蘇秦給我說,我一定辦到”趙出息嘆氣說道。
  蘇西洛的母親突然失聲痛哭道“那你能把西洛還給我么?”
  趙出息瞬時愣住,也不知道說什么,蘇遠平見妻子情緒崩潰,只得對蘇秦道“蘇秦,還愣著干什么,送客”
  “不好意思,趙爺”蘇秦有些尷尬的說道。
  趙出息眼見自己肯定沒辦法繼續待下去,只得起身帶著周易離開,蘇秦一直將他們送出門才去,趙出息站在蘇家別墅外面,抬頭望著蘇西洛的房間,自言自語的說道“師叔,我是不是錯了?”◆地一下云來.閣即可獲得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