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52 不會丟下你


  全家團聚,這似乎才是過年的氣氛,只是前二十多年的趙出息早已習慣孑然一身,只有這兩年過年才算是真正的過年,該有的都有了,該在的也都在,有時候趙出息想想,這樣挺知足的,人活著是有許多理想啊野心啊抱負啊,但終歸結底還是得活的高興活的舒服點,不然就算擁有再多身外之物,也依舊活的不好而已。
  這頓年夜飯吃的津津有味,趙出息陪著幾位長輩喝了點,老爺子身體不好,不過今天除夕,所以胡雨嘉也沒攔著,讓他也喝了兩杯,老爺子也明白自己的身體,幾杯過后就點到為止,倒是胡雨嘉陪著趙出息和齊建國沒少喝,作為商界的女強人,要是沒這點酒量,出門自然會被人瞧不起。
  年夜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趙出息和齊思來到樓下的餐廳里,那里六號別墅其余人也正在吃著年夜飯,作為六號別墅的主人,趙出息縱然站的再高,也會真心對他們,畢竟沒有他們也就沒有自己穩固的大后方,所以趙出息和齊思敬了大家幾杯,然后趙出息又單獨跟李漢他們喝了點,在這里趙出息可沒少喝,幸虧這酒量真不是蓋的,不然可能早就灌暈了。
  十二點的時候,六號別墅所有人都出來放鞭炮,迎接新的一年的到來▼趙出息沒有親自動手,李漢他們在門口折騰,老爺子等人都說這空氣質量不好,所以不要放的太多,這點趙出息明白,也早就給李漢他們吩咐了。
  十二點整,李漢點燃煙花,整個夜空都飄蕩著煙花爆竹聲,絢爛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那是如此的漂亮,似乎預示著新的一年,精彩無限。
  趙出息懷里抱著嫣兒,心情平靜的笑道“嫣兒,看,過年了……”
  小嫣兒哪里知道過年是什么東西,只是看到爸爸媽媽等等其他人都在笑,所以也跟著笑了起來。
  放完煙花爆竹,眾人就回到別墅里,嫣兒作為整個大家庭目前唯一的孩子,自然能收到這些長輩們的紅包,不管是老爺子還是胡雨嘉以及齊建國夫妻,早早就給這個小寶貝準備好了大大的紅包,連趙出息和齊思也都給她準備著紅包,趙出息有些感慨道,他長這么大過年就沒收過紅包,不過看這樣子,嫣兒今年就能替自己把前二十年的紅包都收回來。
  齊思笑著說會全部給嫣兒存起來,等到她十八歲的時候就全部交給她,趙出息琢磨著估計到時候絕對是一筆巨款,想來很多普通人幾輩子都掙不到那么多,或者說這小家伙一年掙的紅包,就是很多人幾輩子掙不到的數目。
  時間也不早了,老爺子胡雨嘉等人就沒有逗留,趙出息派人送他們回去,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六號別墅的其他人也就休息了,新的一年開始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得忙碌。
  大年初一,趙出息已經帶著媳婦和齊思開始走親訪友了,年前就已經買好要準備的禮品,趙出息這邊倒是沒什么親戚,就是幾位跟他走的很近的領導還得過去走動,齊思這邊的親戚也不算多,加上到時候過來拜訪他的那些人,想來三天應該可以結束,大年初四就能去北京。
  趙出息最先拜訪的肯定是岳父岳母,周易師叔不在,馬成才和陳中藏也都回家過年了,所以司機這個任務就交給李漢了,昨天他們就已經給齊建國夫妻說過今天過來,不管再怎么天天見面,這過年的禮數不能少,去年可憐的趙出息在病床躺著沒去成,今年何況是新婚第一年,必須得講究。
  輕車熟路來到蜀都花園,齊建國夫妻早早就在家等著,街坊鄰居們這會也都在串門,趙出息和齊思到的時候,幾個平時跟潘玉英跳廣場舞的大媽也都在,見到趙出息其樂融融的一家三口,忍不住是各種夸,他們現在都知道齊家這個女婿了不得,好像是什么大公司的老板,對此他們也不羨慕,誰讓人家閨女漂亮有氣質,找到這樣的老公那也是應得的,現在還生了這么漂亮的女兒,這齊家也不知道哪里修來的福氣。
  幾位大媽聊了會后就識趣離開,趙出息和齊思就陪著爸媽聊天打趣逗嫣兒,午飯潘玉英和齊思下廚,死活不讓趙出息進去,趙出息只好在外面當專業奶爸。
  吃過午飯以后,趙出息和齊思就直接離開,接下來還要去外公、舅舅、小姨等等那些親戚家,時間比較緊迫,所以趙出息也不敢停留。
  縱然這樣,趙出息走完這些親戚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晚飯在銀都花園,老爺子在川內的幾個門生,每年大年初一都會過來,趙出息對他們并不陌生,所以忙完以后就直接過去。
  都是些熟人,老爺子縱然退下來這么多年,可影響力依舊存在,有些東西形成系統以后就會傳承下去,四五個人最差的也都是副廳級的實權部門領導,位置最高的自然是省常委級別的柳學仕了,柳學仕如今的仕途很順利,跟著柳學仕的那些也就水漲船高了,據說柳學仕今年很有可能任職副書記,這升遷的速度也真是不差,不過這也是因為川內這幾年的局勢不穩定,太多人出事讓柳學仕把握住了機會。
  有齊思和嫣兒在場,大家也都聊的是家長里短,并沒有太多忌諱的東西,這些人現如今再看趙出息,也早已經不是那個第一次見面的趙出息,不過趙出息如今在川內的地位,也確實讓他們有些矛盾,這些都是后話。
  幾年時間里,趙出息靠著簡姨留下的資源,靠著胡家給他的這個平臺,加上下面那些人在各市的資源,他早已經編織出一張屬于自己的人脈關系網,不過這張大網也極其復雜。
  晚飯結束以后,趙出息先送這幾位離開,然后再回到別墅里,老爺子不輕不重的說道“他們對你現在很欣賞,特別稱贊了你在商業上的成就,你那個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確實不錯,不過他們還是希望你能將重心放在川內”
  “西蜀集團的重心自然在川內,但川內資源有限,肯定會放眼全國,這個也不是由我自己說了算,至于長安控股,我們有更大的抱負,現在也正在一步步的進行當中,而且成績不差”趙出息如是說道,他知道一些人其實是想讓他的西蜀集團給他們創造更多的政績,柳學仕自然不需要,但其他人可能需要。
  老爺子淡淡笑著說道“這個你自己決定,我不會插手。不過,你也是時候把簡影其他的東西放手了,你捏在手里一天,很多人就對你有顧忌”
  “這個我一直在做,那邊的很多事情現在已經放手,但有些事情不是一天兩天能做成的”這已經不是老爺子第一次說這件事了,趙出息自然清楚老爺子的顧慮,但真要做確實有些難度,他靠著簡姨走到今天,簡姨現在還沒出來,如果自己貿然放手,下面那些人肯定會亂,只要自己還在,他們就不會亂。
  老爺子點點頭道“你心里有分寸就好”
  胡雨嘉送趙出息和齊思出門,在路上胡雨嘉輕笑道“有些事情不要在乎別人怎么說怎么想,你自己明白怎么做就行”
  胡雨嘉的意思很明顯,不要因為那些大佬的意思就打亂自己的計劃,畢竟只有趙出息身在其中才明白,其他人根本不理解。
  趙出息隨口一笑道“媽,我知道”
  趙出息回到六號別墅的時候,今年六號別墅第一個來拜訪他的是司徒南,趙出息已經有些日子沒見司徒南,只是偶爾會打個電話,對于川東那些事情,趙出息算是全部交給司徒南了,他跟司徒南真正的關系只有他們兩人知道,其他人只知道趙出息和司徒南是盟友關系,當初各取所需而已。
  司徒南獨自開車過來的,沒有帶任何人,這男人的膽量和城府確實讓人忌憚,趙出息一直慶幸他和自己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外面雖然有些冷,但趙出息和司徒南還是來到蔚藍卡地亞的湖邊,只有他們兩人,沒有任何外人,趙出息知道司徒南不抽煙,所以就自己點燃一根,現在只要回到家里,他基本不抽煙,想抽的時候也會躲在外面或在書房里。
  “怎么樣,這段時間?”趙出息笑著開口道,春節的蔚藍卡地亞和其他地方一樣,也充滿濃郁的過年氣氛。
  經過幾番整容后,司徒南這張臉總算是恢復過來,不再那么的讓人覺得觸目驚心,他面不改色的說道“前段時間有點小事,現在已經徹底平靜下來,整個川東再無任何顧慮”
  “這個在我意料當中,你有這個本事”趙出息不加掩飾的稱贊道。
  司徒南繼續道“不過這段時間,你這邊很多人倒是跟我接觸不少”
  “哦,都有誰?”趙出息若有所思的問道。
  司徒南平靜回道“黃土和陳濤,聽他們說,你接下來可能要滲透重慶,還想往云貴發展,我這次也是來想問問你的意思”
  “他們是這么說的?”趙出息冷哼道,自己還沒有決定的事情,他們倒是先決定了,不過這黃土和陳濤頻頻接觸司徒南,還是有些蹊蹺。
  司徒南側頭盯著趙出息,并沒有說什么……
  “年前倒是討論過這些事,不過我現在的重心在西蜀集團那邊,并不想在圈子這邊有太大動靜,這個過段時間再討論,還沒有定論”趙出息冷笑道。
  司徒南沉聲道“那我就明白了,到時候怎么做,我都會支持你”
  “這我明白”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他從來沒管過川東的事情,說白了現在川東,就只屬于司徒南,所有外人也知道趙出息和司徒南達成了默契,彼此互不干涉,司徒南算是川內地下世界的二號人物。
  可是縱然趙出息不管川東,將川東扔給司徒南,但司徒南心里很清楚,這川東只屬于趙出息,不屬于他,因為他的命都是趙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