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950 又是一年下


  春節是國人最盛大的節日,每到年關將至的時候,這城市就籠罩在過年的氛圍當中,縱然萬千游子歸鄉讓這城市有些空蕩蕩,可那年味依舊飄蕩在空氣中,也飄蕩在每個人的心中。@@,
  奔馳g65馳騁在人南大道上,街道兩旁被裝飾一新,到處都是過年的紅色,趙出息的思緒在飄舞,亂七八糟的沒有主題,他似乎只是讓自己沉迷在這城市當中,從最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的喜歡,趙出息在這座城市已經扎根發芽。
  趙出息到酒店休息室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本來芙蓉、黃土、大小王、陳中藏以及馬成才是要跟著趙出息一起出面,不過趙出息最終還是讓他們先過去,自己到時候單獨過去就行,現在的趙出息愈發的喜歡獨處,喜歡和老婆孩子在一起。
  酒店休息室里,趙出息出現的時候,眾人已經在那里嬉笑聊天,黃土芙蓉和陳濤孔林以及宋天河聚在一起,陳中藏、馬成才以及吳道宇和大小王聚在一起,喬峰正在外面忙前忙后的準備著工作。
  見到趙出息進來,眾人紛紛起身相迎,客氣的和趙出息寒暄客套打招呼,趙出息沉聲問道“都準備好了”
  簡單直接……
  黃土語氣平靜的回道“都差不多了,喬峰在外面負責”
  “那就出去吧,別讓大家等久了”趙出息看向眾人隨口道,該到的也都到了,除過孔穎沒有過來,趙出息白天的時候問過孔穎,孔穎說自己多少有些不合適,所以就沒打算來,趙出息也沒有強求,他其實并不希望孔穎和這個圈子交集太密,他對孔穎有自己的想法。
  諾大的宴會廳里擺下數桌,除過中間的主桌空著,其他幾桌都已經坐滿人,趙出息等人進來的時候,眾人全部起身致意,趙出息等人面帶笑意的和大家打招呼,直到坐到主桌位置,能上主桌的目前也就這么些人了。
  趙出息等人坐下以后,其他人這才坐了下來,今天能參加這個年終盛宴的都是圈子的核心層,他們也都以能參加這個盛宴為榮。
  趙出息坐在正座上,左邊是芙蓉,右邊是周易,剩下的位置就有些意思,基本算是按照在這個圈子的地位排的,喬峰當時排這個位置的時候,可是專門讓趙出息定奪的,他可不敢輕易就下結論了。
  所以這個座位順序是這樣的,芙蓉那邊依次是黃土、大小王、陳中藏、吳道宇,周易這邊以此是孔林、陳濤、喬峰、宋天河、馬成才,馬成才能上這個桌,那是趙出息欽點的,他現在是有意培養馬成才的能力。
  這當中要說最不開心的,估計就是陳濤了,他本以為自己的資歷肯定是坐在前面的,芙蓉和周易不說了,芙蓉那是簡姨時代的老心腹,周易那是趙出息現在的貼身人物,但自己坐在孔林后面,明顯就有些憋屈,所以坐下以后,孔林就是一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再想想先前自己在川南本來可以獨大,川南那幫人都得受他的牽制,現在卻根本是一成不變,而孔林已經徹底掌控川北,這怎么不生氣?
  本來喬峰想讓趙出息上去致辭講話,但被趙出息拒絕了,趙出息安排黃土負責這件事,于是致辭的就成了黃土,黃土中規中矩的說完了一番話以后,于是這場晚宴就開始了,舞臺上的節目都是比較有意思的,還有些互動環節,幾位大佬還都被拉上去參與,更是有抽獎活動,反正活動的目的就是拉近在場這些人的距離。
  最重要的,其實是敬酒這個環節,主桌上的大佬們紛紛起身拿著酒杯前往其他桌拉近關系,大多數人彼此都能認識,畢竟身處一個圈子,所以在場的氣氛還算活絡。
  大家對于趙出息都很敬畏,趙出息隨意和他們嬉笑著,然后和他們喝酒碰杯,一圈下來也就十幾分鐘而已,畢竟趙出息不可能每個人都敬一杯,基本是一桌桌的過,遇到些膽大的倒是會多喝兩杯。
  趙出息剛回到座位上,陳濤就端著酒杯過來了,笑著開口道“出息,來,我敬你一杯”
  “陳哥,要說敬,也是我敬你啊”趙出息笑呵呵的回道,并沒有當回事。
  陳濤搖頭笑道“瞧你這話說的,太客氣了,再怎么說,你也都是我的老大”
  兩人笑了幾聲后,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陳濤緊跟著又給自己倒滿,笑道“出息啊,你覺得我陳濤怎么樣?”
  “陳哥這話什么意思,我有點不明白”作為人精的趙出息這時候怎能不明白,顯然陳濤是有話要和自己說。
  陳濤笑瞇瞇的說道“出息啊,記得當初你剛剛接班簡姨的時候,所有元老都在阻攔你,只有我是最先支持你的,我這不是邀功,只是說我對出息你絕對是忠心耿耿,可是讓我有些不明白的是,這兩年我們圈子的利益越來越大,所有人都在強勢發展,而我卻依舊守著川南那一畝三分地,并沒有什么發展,你瞧瞧孔老板,如今在川北已經是一家獨大了,所以我才想問問,出息,是不是我陳濤哪里做的不對,讓你我之間有了間隙,或者是說,有什么小人在你面前進了讒言,你才會這么做”
  “陳哥,你多慮了,應該說你是想多了,你對我的好,我自然記得,當初如果不是你最先支持我,我也不會掌控西蜀集團”趙出息微微皺眉的說道,他對陳濤確實有所牽制,因為陳濤的勢力太大了,而且川南這幾個城市可都是香餑餑,不想孔林所在的那幾個地方,都太窮了,沒什么太大的價值,而孔林的優點是在商業上,所以他想讓孔林掌控川北,將川北的蛋糕做大,不然德綿兩市到手以后,趙出息為何不交給孔林,他不可能讓一個人做大,成為日后自己的威脅,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對于陳濤,他肯定也是這個政策。
  陳濤有些苦笑道“如果你這么說,那我就更不明白了,唉”
  說完,陳濤長嘆了一口氣,顯然有些失望……
  看到陳濤這個表現,趙出息不禁有些火氣,冷哼道“陳哥,你這是在質問我么?”
  陳濤幡然醒悟,他怎么可能這么沒有分寸,連忙說道“沒有沒有,出息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知道的,我只是有些多想了”
  “陳哥,放心吧,我對你有更大的期望,你等著就是了”趙出息隨口說道,畢竟要安撫陳濤的心,可他知道,他已經和陳濤有了間隙。
  晚宴依舊在進行當中,趙出息和在座的眾人其樂融融,快結束的時候,不少人已經喝的東搖西晃,不過顯然還沒有盡興,趙出息卻沒有心情再留在這里,知道他們各個小圈子肯定還有下一場,于是趙出息率先離開了,眾人將他一直送上車。
  結婚生子,確實是人生的分水嶺,從祁連縣回來以后,趙出息就在想很多很多事情,應該說開始正視先前別人給自己說過的那些話。
  回蔚藍卡地亞的路上,趙出息給齊思回了電話,說自己一會就回家,然后詢問嫣兒睡了沒有,齊思說她正在哄嫣兒睡覺,聊了幾句后趙出息就掛了電話。
  不過趙出息并沒有直接回家,而是來到牧馬山那個公園湖邊,坐在那個熟悉的椅子上思考自己以后可能要面對的所有事情,思考自己怎么處理這幾個女人的關系,思考自己如何權衡圈子內部等等事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出息突然饒有興趣的起身道“師叔,我們過兩招?”
  周易不知道趙出息怎么突發奇想要和自己切磋,搖搖頭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好久沒跟師叔玩過了,就讓師叔虐虐我”趙出息呵呵笑道,也不等周易答應,直接脫掉外套做出姿勢準備出手。
  周易對此很是無奈,既然趙出息想要找虐,那他就成全趙出息,笑道“那來吧”
  于是趙出息也不啰嗦,直接以猛虎下山的方式沖了過去,又故意聲東擊西,以拳頭奔周易腰部而去,卻突然轉身一腳奔向肩膀,可是終歸還是太慢了,被周易察覺出來,周易在退后的同時已經出手抓住趙出息的腿,直接太極寸勁一推,將趙出息撂翻了出去。
  被周易輕松擊敗,趙出息也不失落,起身以后再次沖了過來,這次趙出息的攻勢比較凌厲,直接不講理的蠻橫之力,周易卻不緊不慢的應付著趙出息,到最后趙出息直接收手后退徹底放棄了,長嘆口氣道“老了老了,我認輸了”
  周易卻并沒有理會趙出息,只是說道“出息,后天我要回蜀南竹海,大年初一回來”
  趙出息并不意外,老祖宗已經仙逝,現在蜀南竹海只有二胖的師父在,他不知道周易師叔是想回去陪老祖宗,還是想陪陪自己的師兄。
  “好”趙出息沒有猶豫,直接答應放人了。
  于是,兩人沒有再繼續逗留,直接起身回六號別墅,這一天又完了,距離年關又近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