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5 隨風而散


  第九十一章能不能加我一個?
  那天黑熊軍叔離開時,趙出息瞅見黑熊那陰狠的眼神便知道這貨不會善罷甘休,卻沒想到他的目標居然是斌哥的女人。黑熊一伙人開著路虎尾隨著大美女的法拉利FF離開,趙出息和二胖相視一眼便知道彼此的決定,拉過最近的保安喊道“叫許名山出來,就說趙出息在外面等他”
  趙出息的表情很嚴肅,保安瞅見這哥們敢叫老大全名,沒敢馬虎,立即用耳麥呼叫許名山。沒喝多少酒卻有點微醉的蘇蘇不知道發生什么事,好奇道“趙出息,怎么了?”
  趙出息這才想起自己還有個拖油瓶,麻痹,就知道遇見程子欣沒什么好事,趙出息不禁心里咒罵程子欣十萬遍,卻沒敢在蘇蘇面前表現出不耐煩,輕聲道“蘇蘇,我遇到點急事,得去處理,你能不能一個人回家?”
  學程子欣扎馬尾卻要比程子欣的馬尾好看的蘇蘇嘟著嘴道“是不是那個美女的事?”
  趙出息知道看起來外表柔弱的蘇蘇其實很聰明,自己肯定瞞不住她,只好說道“是,她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可能遇到點事”
  “那我能跟著去么?我一個人不敢待家里,欣欣姐肯定沒回來”蘇蘇輕聲細語道。
  麻痹,程子欣,你丫又坑勞資。
  趙出息瞅見蘇蘇這楚楚可憐的樣子,實在無奈,再說他心里也不放心蘇蘇一個人回去,真出事了,程子欣可真會殺了他。只好說道“好,但今天晚上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得藏在心里,行不行,如果行,我就帶你去,如果不行,我只能讓人送你回家”
  “行,一言為定”蘇蘇突然伸出手和趙出息拉鉤鉤,嬌笑道。
  這時許名山正好急忙忙趕出來,看見趙出息和蘇蘇在玩,許名山不禁有些生氣,可還是耐著性子笑道“小趙,你找我?”
  “許哥,幫我找輛車,越快越好,有急事”趙出息皺眉說道。
  “你用?”許名山以為趙出息是要開車送眼前的美女回家,不禁微怒道。
  趙出息認真點頭。
  “小趙,你喝了酒,酒駕太危險,還是打車回去比較安全”許名山羅羅嗦嗦道。
  趙出息聽出許名山是故意刁難自己,生怕那邊出事,忍不住道“許名山,我讓你現在給我找輛車,出了事,咱們誰也擔不起責任”
  當著這么多人,趙出息如此呵斥,許名山畢竟在MUSE算是有頭有臉的人,臉色陰晴不定,頻臨爆發的極限,周圍認識許名山的人和保安悄然圍過來,以為有人要找事。
  “好大的場面,許名山,我再說最后一遍,大嫂出了事,你自己擔責任”趙出息本不想挑明,畢竟這事還沒譜。
  許名山突然意識到趙出息所說的意思,他剛剛出來送人的時候瞅見過大嫂的法拉利FF,那車牌太熟悉,誰都知道是斌哥的生日,等他進去準備和大嫂打個招呼道的時候卻沒找到人,現在趙出息這么一說,許名山環繞一周卻發現大嫂的法拉利FF已經不見,不禁緊張起來,連忙對著身邊的保安道“快把我的車開出來”
  保安瞧見許名山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急忙跑著過去。
  “出息,大嫂怎么了?”大嫂要是在MUSE這里出事的話,許名山知道斌哥怪罪下來,第一個肯定拿他試問,到時候自己絕對得吃不了兜著走,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只好放下姿態客氣道。
  趙出息畢竟不想和許名山鬧的太僵,皺眉道“黑熊在跟蹤大嫂”
  趙出息不說還好,一說黑熊跟蹤大嫂,許名山臉色更加的難看,黑熊是誰,別人不知道,他可比誰都清楚,馬爺手下的悍將,和軍叔是拜把子的兄弟,不比斌哥心狠手辣,特別對斌哥不感冒,幾次公開場合挑釁斌哥,大嫂要是落在他手里,那十有八九要遭殃。
  “通知斌哥沒有?”許名山緊張道。
  趙出息低聲道“還沒有,現在尚不清楚什么情況,不敢打草驚蛇,我這就跟上去,隨后和斌哥聯系”
  “出息,今天靠你了”許名山知道自己能力有限,處理不了這種事,黑熊可是有名的單挑王,連斌哥的心腹蔣譚都忌憚他三分。
  保安已經將許名山的奧迪A5開過來,趙出息對著許名山揮揮手,帶著二胖和感覺到氣氛不對的蘇蘇迅速上車,這是趙出息第一次開跑車,雖然是低端的轎跑奧迪A5,可還是很興奮,換擋踩油門,奧迪A5如同脫韁的野馬消失在夜色中。
  許名山等到奧迪A5消失不見后,這才轉頭吩咐道“把剛剛半小時內門口的監控給我調出來”
  奧迪A5一路往南,出朱雀門后趙出息已經不知道法拉利FF和路虎往哪個方向而去,這才打電話給斌哥,他留有斌哥的電話,正在某個會所洗澡的斌哥從蔣譚手里接過電話,笑問道“誰的?”
  “趙出息”蔣譚沉聲回道。
  斌哥有些意外,趙出息大晚上打電話給自己,難道會有什么急事,西大街的夜店很少出事,呵呵笑道“出息啊,這可是你第一次給哥打電話”
  趙出息沒工夫跟他寒暄,直截了當道“斌哥,有人跟蹤大嫂”
  此話一出,斌哥的笑臉瞬間消失無形,瞇著眼睛低聲道“誰?”
  “黑熊”趙出息回道。
  斌哥不禁握緊雙拳,周圍的幾個同級別的大佬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斌哥壓著火道“你怎么知道?”
  “我出MUSE正好遇見,已經跟出來,只是不知道大嫂去的方向,斌哥,你現在給大嫂打個電話,別說的太多,避免大嫂慌亂而打草驚蛇,只要知道大嫂在哪,我這就趕過去,絕對不會讓大嫂出事”趙出息不敢耽誤的說道。
  “好”斌哥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如此信任趙出息,或許現在他只能信任趙出息,這個女人對他太重要,他欠這個女人太多,要真出事,自己估計一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不管是誰,都有自己的弱點。
  “出息,這次我欠你個人情,等我電話”斌哥說完便掛斷電話,隨即撥通他最心疼的女人蔣清軒的電話,不急不緩的問道你現在去哪,然后叮囑幾句便掛掉電話。
  “蔣譚,告訴趙出息,綠地國際生態城,你帶白契趕過去,一個不留,處理干凈”斌哥起身擦掉身上的誰,命令道。
  “我這就去”蔣譚低沉道。
  奧迪A5上,趙出息出朱雀門一直往南行,快到二環時接到蔣譚的電話后便左拐駛向浐河邊上的綠地國際生態城,坐在后面的蘇蘇緊張又興奮,有點像電影里演的執行秘密任務,相比于叛逆的程子欣,她從小到大在家都是乖乖女,安安靜靜本本分分,大學好不容易逃離出重慶,選了個自己喜歡的城市,程子欣是她姐姐在美國留學時的舍友兼閨蜜,來西安后她姐姐便讓程子欣照顧她,趙出息肯定不知道這小妮子才十九歲,今晚是她第二次逛夜店,之前那次也是程子欣帶著。
  “趙出息,我們是不是去執行秘密任務”蘇蘇緊張兮兮的問道,她已經下意識把趙出息當做007,至于二胖則飾演著那種大保鏢的角色,要是程子欣知道她的想法,肯定大罵你見過這么土鱉的007么。
  趙出息苦笑道“丫頭,你是不是電影看多了,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女人腦子里想的是什么”
  “我就問問而已么”蘇蘇吐了吐舌頭回道,有些小女生的嬌羞。
  “你是哪人?”車上總共三個人,不說話這氣氛更緊張,趙出息只好轉移話題道。
  蘇蘇身子往前傾斜道“你是不是想泡我?欣欣姐他們都說男人都是些慣用的套路,不過要是學校里的男生,我肯定不會告訴他們,你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我是重慶人,今年十九歲,西安交大管理學院大一新生,還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
  “泡你一臉,以后別聽程子欣那女魔頭的,好好的一姑娘被她給禍害了。話說你才十九歲啊?你怎么和程子欣混到一起的?”趙出息郁悶道,程子欣怎么做這種損陰德的事,教壞十九歲的小姑娘,雖說現在的女孩都早熟,可像蘇蘇這樣的女孩不多見了。
  “你喊欣欣姐女魔頭,回頭我就給她告狀去,哼”蘇蘇張牙舞爪的威脅道。
  趙出息故意露出淫蕩的表情道“妹紙,你現在可是在我手里,小心我把你先奸后殺了,程子欣可說過我不是什么好東西”
  車廂里燈光有些暗,趙出息猥瑣的表情配上陰森森的語氣確實有些嚇人,蘇蘇瞬間便躲到后面,趙出息生怕真嚇著她,回頭程子欣又找自己麻煩,到頭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連忙說道“逗你玩呢,瞧把你嚇的,話說,我剛問你話呢”
  “欣欣姐是我姐在斯坦福的舍友兼閨蜜,我喜歡城墻,大學便來西安投靠欣欣姐”蘇蘇剛剛也是逗趙出息玩,才故意露出那種害怕的表情,這會又恢復原樣道。
  “哪個學校的?”趙出息隨口問道。
  “西安交大管理學院大一新生,報告完畢”蘇蘇歡快的回道,顯然興奮上頭。
  兩人有說有笑的逗樂,很快便到浐河邊上,趙出息之前和耿師傅來過這里,里穆將王立交不遠。趙出息叮囑道“蘇蘇,一會你安安靜靜的待在車里,有人靠近便趴在后座上,等我們出來”
  “你不帶我進去么?”蘇蘇不滿意道。
  趙出息可真不敢帶她進去,里面是什么情況還不知道,嚇著她是小事,要是傷著她,趙出息知道自己得立刻收拾鋪蓋跑路了,程子欣的怒火他可接受不了。
  “好吧,下次要有任務,你得帶上我”蘇蘇有些遺憾道。
  趙出息頭疼,這丫頭怎么外表柔弱,內心瘋狂,無奈應付道“下次一定帶你”
  趙出息將車停在小區外面的路邊上,對蘇蘇千叮嚀萬囑咐,這才帶著二胖摸黑下車,三下兩除二的翻越護欄直奔主干道而去。
  綠地國際生態城的某棟別墅門前,御姐大美女蔣清軒停好法拉利FF,有些著急的闖進別墅,這棟別墅是她表姐和表姐夫的家,在所有親戚里她和表姐唐詩怡的關系最好,聽到表姐哭哭滴滴的說表姐夫有外遇,蔣清軒生怕她著急上火便連忙趕過來。可是等她進別墅后,才發現事情似乎不是她所想的那樣,表姐和表姐夫帶著孩子正安安靜靜的坐在別墅大廳的沙發上,只是他們的身邊站著三四個兇神惡煞的彪形大漢,其中一位大漢正用手捂著他們的孩子。
  蔣清軒已經意識到不對,異常冷靜的說道“我已經來了,能不能放開孩子”
  “蔣小姐,對不起,我們只是照吩咐辦事”領頭的是個穿著黑色襯衫的男人,他知道蔣清軒的身份,奈何各為其主,這也沒辦法,唯一能做的便是尊重蔣小姐,等黑熊過來再說。男人揮揮手,手下便松開手中的小男孩,小男孩立刻大聲向蔣清軒跑過來,驚叫道“姑姑,姑姑”
  “龍龍不怕,姑姑在”蔣清軒抱著孩子安慰道,至于是誰對她動手,現在她還不知道,可總歸會知道,自從跟著周斌,這些年類似的事情沒少發生,比這危險的更有,所以蔣清軒很淡定。
  “你們是誰的人?想要什么,拿我威脅周斌?”讓孩子去找父母,蔣清軒放下包,輕笑道。
  男人顯然不是那種不擇手段的人,并沒有對蔣清軒采取什么措施,恭恭敬敬的回頭“蔣小姐估計不難猜出我們的身份,斌哥傷了軍叔,總要付出些代價”
  “韓少軍”蔣清軒早就猜出是這老東西。
  蔣清軒的表姐唐詩怡有些愧疚道“清軒,姐姐對不起你,他們拿龍龍威脅我們”
  唐詩怡的丈夫鼻青臉腫,顯然沒少吃苦,被嚇的鼻青臉腫的。蔣清軒并不怪罪他們,相反自己有些自責,是她連累他們,苦笑道“姐,姐夫,沒事,他們找的是我”
  這時,別墅的大門再次被推開,黑熊一伙人姍姍來遲,黑熊淫蕩的笑道“大嫂,我朝思暮想的大嫂,我終于見到你了,斌哥說你奶子大,我好想嘗嘗,那天看到斌哥抓著你的奶子,我好羨慕”
  “黑熊,你不覺得拿一個女人威脅周斌,有些不入流么?”蔣清軒轉身盯著一臉猥瑣的黑熊,呵斥道,本來是要給朋友慶生的蔣清軒穿著黑色深v的連衣裙,略施淡妝,頗有韻味,胸口波瀾起伏,難怪黑熊如此的惦記。
  黑熊哈哈大笑道“大嫂,你說我不入流,那你回頭問問周斌,這些可都是他慣用的伎倆,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
  “說吧,你想怎么樣,你拿我威脅周斌算是打錯算盤,女人對周斌來說,不過是衣裳”蔣清軒冷笑道。
  黑熊緩緩逼近蔣清軒,整個人貼在蔣清軒的身上,眼珠子故意盯著蔣清軒胸口的風景,不自覺的伸出手來摸上蔣清軒的臉上,蔣清軒毫不猶豫一把掌煽在黑熊的臉上,這一巴掌的力度足夠大,黑熊的嘴角都被煽出血絲。
  黑熊扭過頭,舔著嘴角的血絲,嘿嘿笑道“周斌把你當根蔥,我黑熊可不會,婊子,真以為自己是什么貞潔烈女?”
  黑熊說完便果斷還回去一巴掌,蔣清軒的巴掌怎么能和黑熊比,黑熊這一巴掌直接打的蔣清軒趴到地上,整張臉瞬間腫起來,唐詩怡只有五歲的孩子已經嚇的哭起來,唐詩怡尖叫道“你們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黑熊伸出手來摸著蔣清軒那光滑誘人的小腿,抬頭對著一幫兄弟道“你們說呢?”
  “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嫂子這種騷到骨子里的女人,一會叫床會不會超級的淫蕩,我真想試試,你們說呢?”黑熊哈哈大笑道,前兩天受的委屈今天終于可以發泄發泄。
  一幫也不是什么好貨的男人們不約而同的笑起來,意思很明顯,蔣清軒想到今天晚上自己的下場,不禁恐懼,真要是那樣,她的結果只有一個,那便是死,她知道自己沒什么臉再見周斌。
  “我想問問,能不能再加一個?”這時,趙出息終于和二胖找到目標,解決完門外的嘍嘍,嬉皮笑臉的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