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949 又是一年上

裴卿的媽媽章悅顯然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趙出息知道是時候撤退了,于是只能跟著俞素離開裴家,看裴家這陣勢,估計自己短時間內很難跟裴卿有所聯系,更別想著見到裴卿。
  俞素送趙出息到電梯口,她的手指很纖細,天生就是彈鋼琴的主,趙出息沉默不語,俞素看向趙出息道“趙出息,你真的很喜歡裴卿?”
  趙出息有些意外,看向她點了點頭。
  俞素捋了捋頭發苦笑道“以你的地位,以你的身價,似乎并不缺女人,我不得不多想,你只是想和她玩玩而已,如果真是這樣,我希望你還是不要傷害裴卿,她是個好女孩,應該有個完美的人生,她和你不會有以后也不會有將來,我們家更不會允許你們這種關系的存在,你應該知道家庭在男女關系中扮演的角色,裴卿從小都是乖乖女,用不了多久她就會屈服,既然結果已經注定,你何不識趣點”
  “你覺得我會放棄裴卿么?”趙出息反問道,知道俞素這是想換個方法說服自己。
  俞素嘆口氣道“既然你這么執著,那咱就看看最終的結果吧……”
  這時候電梯也上來了,趙出息客氣的說了再見,上電梯直接離開,俞素無奈的搖著頭,以她的層面確實想不通趙出息對裴卿難道是真愛,有錢的男人還真不敢想。
  俞素回到客廳以后,發現裴卿正在和姨媽吵架,而且吵的很兇的樣子,在她記憶里這似乎還是第一次,章悅看見俞素回來了,對著俞素喊道“俞素,帶裴卿回她房間去,從今天起,她別想出這個家門,除非我死了”
  裴卿被這話鎮住,只得捂著嘴哭泣,俞素趕緊把裴卿拉走,旁邊的裴卿和章樂也是唉聲嘆氣。哪個父親不寵自己的女人,作為父親,章樂只得說道“有必要鬧成這樣么?就不能好好說說么?我覺得那趙出息應該是講道理的人,這事得慢慢來,你這么逼女兒,真要有個意外怎么辦?”
  “怎么辦?就當沒這個女兒了,我章悅丟不起這⊕⊕,個人”章悅甩下這句話,也直接回自己房間了。
  趙出息下樓以后,周易看見趙出息愁眉苦臉的樣子,顯然趙出息在裴家碰壁了,這心情確實不怎么樣,果不其然,趙出息上車以后直接道“找個地方喝酒去”
  “去哪?”這種事情上,周易確實沒辦法給趙出息排憂解難,所以只能詢問趙出息想去哪喝酒,畢竟他是個迄今為止都沒有戀愛過的老男人。
  趙出息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道“去錦江俱樂部吧”
  得到確切的位置,周易啟動奔馳g65直奔目的地而去。這大白天的,眼看著要過年了,也確實沒什么喝酒的地方,幸好錦江俱樂部還開著門,只是趙出息獨飲自然沒什么意思,于是趙出息打電話喊蔣開山出來,蔣開山正在家里陪自己寶貝媳婦,明年三月他家那寶貝就要出生了,現在天大地大只有媳婦蕭湘最大。
  聽到趙出息找他喝酒,蔣開山估摸著趙出息心情不怎么樣,只得給媳婦請假說趙出息找他,得出去一趟,這才麻溜的過來找趙出息。
  年前錦江俱樂部的生意并不差,雖然才是中午,里面的客人就已經坐的差不多了,趙出息只得選擇去樓頂,那地方這天氣這日子肯定沒人去。
  趙出息剛坐下沒多久,錦江俱樂部的女主人孔穎就出現了,誰讓趙出息才是真正的大老板,她自認為自己只不過是給趙出息打工的。
  今天的孔穎穿著一身黑色的旗袍,不過腰線開的并不高,畢竟她不需要靠性感來加分,誰讓孔女王本就有九分魅力,惹的這錦江俱樂部的回頭客頗多,都只不過是想求美人眷顧。
  “眼看著要過年了,你這大忙人不在家陪著老婆孩子,怎么有興趣來我這?”外面不比里面,縱然今年成都的冬天沒有下雪,可這年根底卻冷的異常,所以孔穎披了件大衣。
  趙出息用玩味的眼神打量著孔穎,故意在那腰線位置留戀不止,不過更讓趙出息喜歡的是孔穎盤起的頭發,特別是那畫龍點睛的玉簪。
  趙出息故意打趣道“這話怎么聽著這么酸,像是被皇上打入冷宮的妃子?”
  “別亂說,我可不是你女人”孔穎坐下以后連忙劃清界限,現在外界不少人都以為她也是趙出息的女人,趙出息確實魅力十足,不過而立之年就已經出人頭地,在這川渝站在金字塔頂尖位置,可她孔穎也不是隨便就能臣服于其他男人的,目前為止能征服她的男人尚未出現,趙出息只能說是半個。
  趙出息開幾句玩笑,也再沒心情拿孔穎打趣,隨口問道“錦江俱樂部什么時候停業,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家過年?”
  “都一把年紀了,過什么年啊,我已經五年沒有回家過年了,父母早就不在了,錦江俱樂部過年不歇業,你看著生意好的,所以今年就在錦江俱樂部過年了,你如果良心發現,可以陪我一起過年”孔穎如實說道,也確實她已經有幾年沒回過老家了,不過她家就在瀘州,上個月回去看過那些長輩,所以過年也就不用回去了。
  趙出息搖頭苦笑道“沒時間陪你,到時候過來轉轉到可以”
  “好吧,畢竟你是趙爺,我們還是說點正事吧,天府的工期差不多了,按照計劃明年八月就能開業,近期我打算開始組建管理團隊招募人員,準備和你商量商量”孔穎可身兼數職,是西南實業集團的副總餐,主要負責天府餐飲娛樂管理公司,其實說白了負責以后的天府,她時常去工地視察和監督,畢竟趙出息對天府的要求很高。
  趙出息以為什么事,搖頭道“這些事情啊,你還是和喬峰商量吧,你兩就把這事辦了,你們辦事我放心”
  “真放心?到時候要不和你意,可別怪我們”孔穎就知道趙出息又是甩手掌柜,索性也就不再說這件事了。
  趙出息呵呵笑道“不合我意,就當我遇人不淑吧”
  “你啊,剛認識的時候覺得你挺成熟穩重,現在卻覺得你沒個正行”孔穎苦笑道,以前她覺得趙出息挺神秘的,畢竟年紀輕輕就如此地位,于是這才放棄蔚藍俱樂部來趙出息這邊,現在卻也覺得趙出息其實沒那么復雜。
  “正行不正行我不知道,不過你能不能先給我弄點吃的,我這連午飯還沒吃呢”趙出息一臉無奈的說道。
  孔穎沒想到趙出息還沒吃飯,只得連忙下樓吩咐……
  午飯還沒做好的時候,蔣開山就已經過來了,被直接帶到樓頂,見面后就哆嗦道“我說你丫是不是逗比啊,這大冷天的,你跑樓頂吹風,不怕感冒啊”
  “我一年四季都不感冒”趙出息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裹著羽絨服的蔣開山罵道“我知道你丫身體好,行了吧,可我抗不過,最近上班累,下班回家更累,還好我丈母娘這幾天在,不然我得累癱了”
  “說的誰當初不是似的”趙出息以過來人的身份教育蔣開山道。
  蔣開山聽完就罵道“是個屁,你們家四五個保姆傭人,我們家有么,別喊著說話不嫌腰疼”
  “什么時候回北京啊?”趙出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只得轉移話題道,不然以后就要引起仇富血案了。
  蔣開山搖搖頭回道“今年不回去了,就在成都過年,老頭子工作比較多,最近不是在軍改么,動靜比較大,加上蕭湘這樣子,就留在成都了,我年后再回北京,到時候還得去濟南”
  趙出息思索了會道“那行,過年哪天我過去給叔叔阿姨拜年,你提前說聲”
  蔣開山點頭道“你什么時候去北京,到時候我要是也在,我們幾個再聚聚”
  “今年我們得走親戚,估計得忙幾天,初四或者初五去吧”趙出息笑道,新婚第一年,這齊思那邊七大姨八大姑的都得百年,這些都是禮數。
  “嗯,也是,結婚以后就是這些瑣事比較多,那北京你帶媳婦孩子去么?”蔣開山好奇道,要是趙出息帶著齊思和嫣兒去,那估計有意思了。
  趙出息早就做好打算,所以道“嫣兒太小了,今年就算了,等以后再說吧”
  “嗯,也是”蔣開山覺得也是,孩子太小不適合坐飛機這么折騰,保不準會水土不服等等,回過神后,蔣開山問道“對了,你丫來找我喝酒,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事心情不好?”
  “我能有什么事啊,就是想你丫了,過來聚聚”趙出息這會心情已經恢復,笑呵呵的說道。
  蔣開山只能指著趙出息道“你丫的,就裝吧”
  在錦江俱樂部吃過午飯,趙出息和蔣開山喝了兩瓶啤酒,就分道揚鑣了……
  晚上是整個圈子的新春聚會,這些瑣事全部由喬峰和黃土負責,趙出息自然不用操心,所以等到下午的時候,北孔林南陳濤等人就已經趕到成都,今年最耀眼的自然是陳中藏這個后起之秀,今晚他自然要被放在聚光燈下。
  對外這只不過是西南實業的一次年會,對內這是圈子年終的盛宴,如今的趙出息對于這種場合其實有些顧忌,可是就算他想退居幕后,他現在也是這個圈子的老大,沒有辦法逃避,不過今晚的規矩倒是不錯,就是所有人手機都會被收起來,這樣可以防止一些照片等等被泄露。
  所以晚上六點多,趙出息就早早出發前往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