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41 還鄉往事中

第九百五十二章怎么不記得?
  (還是求票,求大家投給刁民,百度文學年終盤點,評選最佳作品最佳作者,大家有縱橫賬號的,綁定手機號以后,在刁民頁面可以投票,每天五張免費票,也可以用縱橫幣投票,縱橫APP每天七張免費票)
  走了,這一走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很久,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做主,不過不管身在何處,趙出息的心也會永遠牽掛著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這是故鄉,這是故土,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孫自清的車隊早早已經離開,這會可能已經到了祁連縣,趙出息等人坐進他們這幾輛車里,依舊是趙出息和二胖打頭陣,只不過這次多了個蔣開山,趙出息笑著說道“你不怕跟著我們一起翻進這山溝里?”
  “你小子能不能說點吉利的話,你女兒出生了,我家那邊還沒見面呢,你想死我還不想死呢”蔣開山聽到趙出息這損話,沒好氣的罵道。
  趙出息撇撇嘴瞅眼二胖道“開車的又不是我,你給我說頂個毛用,有本事你下車啊”
  “上都上來了,下去多沒面子”蔣開山嬉皮笑臉道,隨后對著二胖道“二爺,我的身家性命就交給你了啊”
  二胖翻了翻白眼,懶得理會這兩個拿他打趣的無聊之人,啟動這兩路虎以后,不緊不慢的離開鳳凰村,坐在副駕駛上的趙出息沒敢轉身去看那塊熟悉的土地,只是在后視鏡上偷瞄著漸行漸遠的風景。
  游子歸鄉卻不見故人相迎,再次離家依舊無人遠送,這份心情,也就這樣了……
  祁連山,山連山,白雪皚皚美景如畫,雖然白色世界連成一片,可趙出息依舊能清楚的認出每座山,這條路他走了很多次,只是這種心情確是第一次。
  后面車上坐著李青衣和孫倩,陳中藏穩穩的開著車,孫倩唏噓感慨道“這趟鳳凰村算是沒白來啊,沒想到你會是在這樣的地方支教三年多,也沒想到趙出息是從這樣的地方走出來的,你們都不容易啊”
  “這世上活著的,有幾個是容易的,只有困難和更困難”李青衣不輕不重的說道,是啊,世上根本沒有容易的,只是苦難的和更困難的。
  孫倩有些感慨道“你說為什么有那么多年輕人,削尖了腦袋想要離開小地方,去外面的大城市里打拼奮斗?”
  “人活一輩子,有時候平平淡淡太無趣了,總該要讓這一輩子精彩輝煌,享受不同的物質和精神,經歷不同的層次階段,得不到的就會憧憬,想實現的就是夢想”李青衣若有所思的解釋道,這話比較籠統,要真的聊起來,那就可以長篇大論了。
  孫倩繼續問道“那也有很多人不愿意離開,只愿意待在小地方,平平淡淡渾渾噩噩的過這么一輩子”
  “不同的選擇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不同的難易,不同的付出不同的回報,想要在大城市里追求夢想,想要出人頭地,就肯定要比別人付出太多承受太多,而且這樣未必還會有回報,因為你本身就差別人太遠,你想得到的,那些人也想得到,你會努力他們也會努力,或許比你更努力,最重要的是你比他們實力和資源差太多,所以會有很多人望而卻步,只愿意留在小地方,還有更多的是,只愿意生活在小地方,畢竟那里最熟悉,什么都最適合,所以不愿意離開”李青衣繼續說道,其實這個問題在黨校里是個課題,有關城鎮化進程里面的一個分支,李青衣也參與過。
  “這倒也是,都跑到大城市里,那大城市里人擠人,小地方卻成了鬼城,估計到時候就相反了。有人羨慕大城市,有人鐘情小地方,就像你說的,各有各的選擇,各有各的生活”孫倩跟著李青衣,也算是有思想覺悟了。
  李青衣點點頭回道“有這么一句話,我倒是覺得挺好的”
  “什么話?”孫倩好奇道。
  李青衣輕聲說道“愿你在大城市里夢想成真,愿你在小地方里生活安逸”
  “有道理”孫倩開始琢磨著這句話。
  其實這個問題,最有言權的是趙出息,他出來三年多了,也遇到無數和自己相同類型的人,之前他也想過這個問題,只是沒有李青衣這么深刻而已。
  連續的奔波,讓眾人都有些疲憊,何況這山路比較顛簸,所以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卻只能強行清醒著,不然會影響司機們的開車情緒,到時候真要出事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終于他們趕在天黑前平安抵臨小鎮,小鎮上有招待所,趙出息早已經讓人收拾好,今天晚上他們在這里將就一晚上,明天早上學校有儀式,趙出息本不喜歡這樣的儀式,這會讓孩子們在冰天雪地里受凍,不過后來想想,他也有些話想說,所以就默許了,只是減少了一些沒必要的程序。
  鎮政府聽說趙出息已經到小鎮了,幾位領導提著不少特產專程跑過來,趙出息也沒拒絕他們,坐來下跟他們聊了會,這些領導都本本分分,基本都是當地人,所以并沒有外面那些領導的官僚氣,至少表面看起來淳樸憨厚,也或許是因為趙出息的身份,讓他們才會如此,畢竟趙出息給小鎮捐建了這么多項目,這尊大神可得伺候好了,保不準以后他一開心,還會給小鎮投資捐建什么。
  送走這些鎮政府的領導后,趙出息幾個人就在房間里喝著酥油茶打牌聊天,不過大家還沒吃晚飯,蔣開山說憋在房間里無聊,于是黑子提議他去外面買點小鎮獵戶收的野味,然后咱在招待所后面院子里弄個篝火自己烤肉吃,這個提議率先得到蔣開山的提議,趙出息詢問孫倩和李青衣的意見,孫倩表示無所謂,反正自己來祁連山還沒吃過野味,李青衣以前待在鳳凰村的時候,那基本上野味沒斷過。
  于是黑子帶著陳中藏以及兩位小隊成員出去買野味,同時買些酒回來,趙出息和二胖則帶著蔣開山等人收拾后院弄火堆,這天氣雖然特別冷,但大家興致沖沖,只要開心也就不怕冷了。
  等到趙出息等人收拾好后院,點起篝火的時候,黑子帶著陳中藏等人也買回來了野味和酒,還有不少下酒菜,都是小鎮最好的館子里買的,要說收拾這些野味,趙出息和黑子都是專業人士,其他人只需打下手。
  一大一小兩個火堆,桌子被支在中間,縱然是這冰天雪地里,也格外的暖和,店老板的兒子和女兒也跑出來湊熱鬧,孫倩就逗他們唱歌,說唱歌好聽才能吃好吃的,兩個孩子也不害羞,就鼓起勇氣唱了起來,是祁連縣最好聽的民謠,以前在鳳凰村的時候,那些孩子也會唱,李青衣時常讓他們一起唱,那聲音真是天籟。
  所以兩個孩子唱起來的時候,趙出息和李青衣都有些動容,蔣開山等人連忙拉著趙出息和孫倩喝酒,幾個人開始玩游戲,輸了的表演節目,唱歌跳舞都可以,基本上每人都有輸有贏,二胖輸了的時候,他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趙出息等人就讓他打拳,于是二胖打了套正宗的八極拳,那寸勁看的旁邊的幾個小隊成員瞪起了眼睛,趙出息輸了的時候唱了許巍的《故鄉》,他的聲音很是滄桑,飄蕩在這夜空當中,格外的讓人動情。
  喝酒,吃肉,如果沒有悲傷和煩惱,這人生多么的愜意……
  酒足飯飽以后,時間也已經不早了,眾人早早回房間休息,趙出息睡不著就出來,來到這二樓樓頂天臺,望著滿天的繁星呆,這星河璀璨的美景,實在是成都根本見不到的,趙出息真想多看幾眼,又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給媳婦齊思了過去,沒多久齊思就打來電話,趙出息柔聲問道“嫣兒睡了么?”
  “還沒有,爸媽正逗她玩呢,這兩天嫣兒哭了好幾次,估計是想你了”躲在房間里,抱著枕頭一臉慵懶的齊思抿嘴笑道。
  趙出息想起下丫頭那可愛的樣子,嘴角的笑容便油然而生,回道“那你告訴嫣兒,爸爸過兩天就回來了”
  “事情忙完了么?你現在在哪呢,還得幾天才回來”齊思不是矯情任性的女人,只是忍不住問道,趙出息現在不僅是她的丈夫,還是嫣兒的爸爸,更是這個家的主心骨。
  趙出息平靜道“鳳凰村的事情已經忙完,現在在小鎮,明天看看學校,下午回祁連縣,后天黑子結婚,等黑子結完婚第二天我們就返程”
  “黑子結婚?我怎么沒聽你說起?”齊思有些意外道。
  趙出息嘆口氣道“這小子也是等我們到了祁連縣以后才說的,而且他沒想著大操大辦,只是請親朋好友吃個飯意思意思,我們連新婚禮物都沒準備,只能先給個紅包,回頭再補上”
  “黑子也真是的,結婚這么大的事情,怎么這么草率”齊思小聲嘀咕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或許是不想浪費錢,或許是因為沒有什么親人了,也沒那份心思”
  趙出息說的是實話,黑子沒給誰說要結婚,只是給關系好的朋友通知了聲,趙出息他們還是昨天晚上知道的,黑子說這事的時候,他們也是非常的意外,后來黑子給趙出息說過為什么,本來婚期不是現在,只是正好知道趙出息要回來,所以就改到現在了,這樣趙出息李青衣他們都在,省的到時候再折騰,因為黑子知道,自己要是結婚,趙出息肯定會回來,可是趙出息現在不是那個趙出息,他有很多事要忙。
  “那我回頭打電話祝福他們”齊思輕聲說道“對了,你有沒有給爸媽說我和嫣兒回不去,下次再回去看他們?”
  趙出息笑了笑說道“肯定說了,這事我怎么能忘”
  “那就好”齊思心滿意足道。
  趙出息長舒口氣道“不早了,你照顧好嫣兒也早點睡,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
  齊思嗯了聲就掛了電話,趙出息并沒有離開樓頂,而是裹著大衣點燃根煙,聽見樓梯口有動靜,轉身看向那里,李青衣裹著羽絨服也上來了。
  “這么晚了,怎么還不睡?”趙出息微微皺眉問道。
  李青衣頭有些凌亂,這會風也不小,輕聲道“你不是也沒有睡?”
  趙出息悻悻一笑,他肯定管不住李青衣,所以也就不多說什么了,于是繼續靠在圍墻上,望著夜空呆,李青衣走過來后,就靠在旁邊,不過她沒有望著夜空,而是望著學校的方向,現如今小鎮最漂亮大氣的建筑,就是那兩所學校了,兩所學校緊挨著,所有配套設施齊全,老師們很多都是支教的志愿者,西蜀集團給他們的工資很高,而且以后可以優先進入西蜀集團工作。
  “還記得我們那個賭約么?”李青衣有感而的說道。
  趙出息微微一愣,苦笑道“怎么不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