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40 還鄉往事上

第九百五十一章聊一聊(下)
  (繼續求票,百度文學年終盤點,評選最佳作品最佳作者,大家有縱橫賬號的,綁定手機號以后,在刁民頁面可以投票,每天五張免費票,也可以用縱橫幣投票,縱橫APP每天七張免費票,希望刁民能排在前面)
  不管是當初李家諸位,還是現如今的孫倩,在沒有來到鳳凰村之前,都不知道鳳凰村的環境有多惡劣,更不知道李青衣是怎樣的環境下堅持了三年多,沒有誰愿意來到這樣的地方,犧牲三年多的青春堅持留在這里,很多人肯定會問她為什么不離開,也正如李青衣所說的,她是所有孩子的人生希望,她要是走了,這些孩子的人生也就失去了光明,跟他們的父輩差不多,沒有文化沒有學歷,膽子大的可能會離開鳳凰村去外面打工,結果也不過是吃苦受累平淡一輩子,膽子小的只能在鳳凰村里做吃等死,渾渾噩噩過一輩子,同時李青衣更知道的是,她是趙出息的精神支柱,只有自己留在這里,趙出息才會在外面拼盡全力全力奮斗,李青衣確實想看看,趙出息能不能做到,所以他們有了三年之約,所以他們有了那個承諾。
  趙出息在山上陪爹娘以及小平安說完話后,終于離開半山腰往回走,剛才蔣開山等人還在擔心,再耽擱下去,晚上估計就得在這里停留一晚上,畢竟晚上走這山路太過危險,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車毀人亡,再厲害的司機也不敢在大雪封山的時候走山路。
  “我們直接回祁連縣還是有別的安排?”蔣開山看向李青衣和二胖詢問道,他對于此行的行程安排不清楚,反正跟著趙出息來,跟著趙出息回去。
  二胖微微搖頭道“天黑前到下面的小鎮,在小鎮停留一晚上,明天再回祁連縣,可能在祁連縣再停留一到兩天,隨后你們回成都,我們回北京”
  “在小鎮停留干什么,我們可以直接回祁連縣啊”蔣開山有些不解的說道。
  二胖再次解釋道“小鎮的鳳凰小學和鳳凰中學,是西蜀集團捐建的,這方圓百里內的孩子以后都會去那里去讀書,這是出息當初的一個愿望,他想去看看”
  “哦,原來如此,明白了”蔣開山沒想到趙出息還做了這樣的事,小學中學都叫鳳凰,也看的出趙出息這是紀念已經逝去的鳳凰村。
  其實蔣開山還不知道,趙出息除過這兩個學校,還在小鎮捐建了一座醫院和療養院,祁連縣的政府領導知道趙出息回來,早就想見見這位從祁連縣走出去,現如今成為大集團老板的男人,同時好奇以前怎么沒聽說過,只不過是趙出息提前打過招呼,說忙完以后再見他們。
  兩座學校,一座醫院和療養院,花費了趙出息上千萬大洋,全是趙出息私人掏腰包,只不過是掛在西蜀集團的名義下,畢竟他不想那么高調,這算得上趙出息這輩子畫的最多的錢,但這錢趙出息花的舒服花的開心。
  孫倩這時候的心情已經平復下來,跟李青衣在旁邊聊天,嘰嘰喳喳的問著關于鳳凰村的一些事情,特別是當初李青衣在這里教書的時候事,李青衣一臉平靜的告訴她,也算是回憶自己人生中最難忘的那段往事。
  趙出息下來,看起來壓抑的心情終于有所緩解,看見眾人弄了火堆在取暖,低聲道“這個季節倒是可以打獵,只是我們待的時間短,不然我可以帶你們進山”
  “還是別了,這荒郊野嶺的,迷路了我們估計全掛了”蔣開山搖頭趕緊拒絕道。
  趙出息搖搖頭沒說話,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直接走向學校里,李青衣起身跟著過去,其他人倒是識趣沒有當電燈泡。
  趙出息望著學校發呆,站在旁邊裹著羽絨服的李青衣低聲道“在想什么呢?”
  “我好像聽到了那些孩子們的讀書聲”趙出息若有所思的說道,每張純真的臉,每雙清澈的眼睛,都漂浮在眼前,好像昨日一般,讓趙出息不敢逃避。
  李青衣猶豫片刻,隨后拉住了趙出息的手,趙出息的手很溫熱,她的手卻有些冰涼,以前在鳳凰村的時候,趙出息就經常采草藥給她調理身子,這段時間或許是太忙了,讓她身體才會有些勞累。
  被李青衣握住手,趙出息下意識轉身看向李青衣,李青衣低聲道“過去了就過去了,我知道直到今天,你都很難接受這個事實,我有時候想想,也以為這只是一場噩夢,并沒有發生,那些孩子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老天爺怎么會這么殘忍,回頭我再想想,或許老天爺是覺得他們這輩子太苦了,想讓他們早點開始新的人生”
  “青衣,我知道你在安慰我,這些事我能想明白。我只是覺得,你白白付出了三年多的青春,現如今卻如夢一場”趙出息搖頭苦嘆道。
  李青衣淡淡笑道“怎么說是白白付出,這三年多我在這里看了很多書,也重新認識了自己,認識了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是,我在這里認識了你趙出息”
  “青衣,我這輩子欠你太多了,不知道用幾輩子才能還清”趙出息有些感慨道,如果現在他沒有結婚,縱然不管她倆之間有多大的距離,他也會奮不顧身的去追李青衣,縱然碰的頭破血流,也在所不辭。
  李青衣皺起眉頭道“你又說這樣的話?你并不欠我什么,我的所有事情,都是我自己做出的選擇,來鳳凰村是我的選擇,在這里三年多,也是我的選擇。”
  “人不能各論各的,你自然不覺得誰欠誰,但對于外人來說,對于我來說,這是再明白不過的道理,將心比心便是佛心,我趙出息不是忘恩負義狼心狗肺之人,你明白你,我也明白我自己”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顯然不同意李青衣的說法。
  “這樣活著太累,我希望你活的輕松點,簡單點”李青衣盯著趙出息的眼睛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你覺得我走到今天這步,還能活的輕松點、簡單點么?”
  “出息,我現在也不知道讓你出來,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李青衣長舒口氣,松開趙出息的手,再次走進學校里面。
  趙出息感慨道“沒有所謂的對錯,當時我肯定是想出來的,就像你說的,這是自己的決定,每個決定注定只有一個結果,那個看不到的結果,我們就不要庸人自擾了,唯有走好當下這條路”
  李青衣沒有回答,跟在后面的趙出息指著那已經沒了窗戶的窗戶道“不說這些了,你還記得你第一次上課的樣子么,你扎著馬尾,穿著發白的牛仔褲和短袖,我和黑子挨家挨戶把這些兔崽子們忽悠過來,這些小家伙自由慣了不服輸,也就我兩能壓住他們,反正不聽話我們就打,他們爹媽也不敢說什么,我兩守在門口,你就在講臺上教他們拼音識字,那一刻我覺得你就是女神,我這輩子要是能娶到你這樣的女神,真是讓我死都愿意”
  “你還這么想過,我怎么沒聽你說過?”李青衣也不知道趙出息這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反正趙出息現在說話都是這個調調,也或許只有現在,趙出息才敢說出這話。
  趙出息樂呵道“我哪敢給你說,怕你鄙視我,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李青衣給了趙出息一個白眼,趙出息嬉皮笑臉不以為然……
  趙出息走近李青衣以前住的房間里,房間里的東西李青衣早已經搬走了,剩下的都是破破爛爛的東西,趙出息笑道“你這床啊什么的都是我給你弄的,那幾件皮毛可都是我打獵多年攢下來的,都不舍得買,本來還想著靠那些東西以后賣了錢娶媳婦。我記得,你剛來那會,我天天晚上守在這里,就怕別人過來欺負你,這鳳凰村不聽話的還是有些的,果不其然,就有兩個蠢貨大晚上跑過來,被我狠揍了一頓,后來還有人來,我都是二話不說就揍,再加上老村長發火,以后就沒有人來騷擾你了,再后來呢,大家都把你當活菩薩供著”
  “那會,相比與別人,我更害怕你”李青衣捂嘴淺笑道。
  趙出息下意識說道“監守自盜?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么?”
  “是”李青衣很直接的說道。
  趙出息一臉黑線道“那現在呢?”
  “還是”李青衣不留情面的說道。
  趙出息咬牙切齒道“絕交”
  “你舍得?”李青衣反問道。
  趙出息投降認輸道“你贏了”
  在屋里屋外轉悠了兩圈,兩人回憶了會當初的那些故事,這才重新出來,趙出息抬頭望著那沒有國旗的旗桿道“下次來,得帶個國旗”
  李青衣也不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也沒有多問,趙出息對著眾人道“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再不走,今晚就得留在這里,到時候非得凍死不可”
  于是眾人熄滅了火堆,確定沒有半點火星以后,這才離開學校,回到下面停車的地方,趙出息還有些事沒有做,大家就在那里等著。
  最后一件事,肯定是跟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告別……
  趙出息和黑子以及李青衣等人最先來到老村長的墳前,望著老村長的墳堆和墓碑,趙出息嘆口氣道“老村長,你雖然是鳳凰村里罵我最多的,但我知道你是鳳凰村里心底最善良的,從小到大很多事情我都看在眼里,以前不明白你為什么那么做,現在算是明白了,你只是做,卻不愿意說。你無非就是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能過的好點,這些孩子們長大了能有點出息。現在雖然鳳凰村沒了,但出息沒讓你失望,出息記得臨走前你對我說的那句話,別給鳳凰村丟人,嗯,我沒給鳳凰村丟人,以后也不會,您老放心,我會越來越有出息,不會讓您失望”
  “以前這里是我的根,以后這里也是我的根,等我死了以后,我會讓后輩將我送回這鳳凰村,生在這里,以后也得埋在這里”趙出息由衷說道“跟老和尚嘮叨了幾句,跟我爹娘嘮叨了會,跟小平安也嘮叨了會,就不跟您嘮叨太多了,我怕您聽著煩,反正我現在一切都好,娶媳婦了也有孩子了,還特么有錢,其他的,我想我爹娘他們會告訴你的”
  “好了,老村長,天色也不早了,我得走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雖然我真的很想陪著你們,如果咱們鳳凰村還在,我肯定會在村里住個十天半個月,等你攆我走,可現在呢,唉”趙出息再次嘆了口氣道。
  趙出息起身后,并沒有著急著離開,而是圍著整個墳地轉了圈,和鳳凰村的每一位村民告別,再多看一眼他們,也讓他們多看一眼自己。
  最后趙出息頭也不回的揮著手大步離開,同時嘴里喊道“走了,來年再看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