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94 死了


  第九十章要出事
  趙出息之所以避著程大小姐,除過欠程大小姐二十萬大洋,更多的是他不想讓程大小姐知道自己現在成了別人的狗腿子,保不準會被她挖苦諷刺一番。趙出息避而不見,程大小姐的眼神賊流賊溜,頗像王菲唱的‘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便立刻逮住要逃跑的趙出息,誰讓近兩米高的二胖不管在哪都是鶴立雞群,那人畜無害的笑容太過顯眼。這要是人少的話,程大小姐敢大吼一聲趙出息你嘛了隔壁,欠老娘二十萬還敢跑?
  趙出息心中此時有十萬只草泥馬狂奔而過,燈光這么暗,人這么多,環境這么吵,這你都能看見勞資,你丫是開飛機的眼睛吧。沒辦法,趙出息只得郁悶的往過走。
  程子欣在英國的時候便是夜店常客,回西安只能說是得寸進尺,每天晚上不玩到兩點都不回家,反正她是自己一個人住公寓,沒人管,無所顧忌,讓人郁悶的是,這丫精神勁賊大,第二天早上準時八點起床去自己的投資公司上班,還能連開幾個小時會,不帶停的嘮叨,公司內部給她的評價是外表天使內心魔鬼,部門大佬們沒少被她罵。
  相比于MUSE來說,程子欣最愛范特西,大多數時間都泡在范特西,有時候一個人想靜的話便會獨自去德福巷找個駐唱歌手唱的不錯的酒吧佇足,直到酒吧打烊。最近實在煩的不行,便帶著兩位閨蜜來MUSE透透氣,令她沒想到的是會在這里碰到趙出息,這貨借完她的錢便沒了下文,連個電話都不打,麻痹她還真以為自己遇人不淑,被騙二十萬,雖然二十萬對她來說不是大錢。
  “程大美女,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沒想到我們能在這里遇見,果真是猿糞猿糞”趙出息一副謙卑樣,很不情愿的笑著說道,生怕程大女王一個不高興,拿她開涮。
  今天的程子欣罕見的走清純路線,素顏扎馬尾碎花連衣裙和普通帆布鞋,盯著趙出息冷笑道“跑啊,怎么不跑啊,你大爺的欠老娘二十萬連個屁響都沒了,趙出息,你膽子倒是不小啊”
  趙出息瞅著和以往不一樣的程子欣,嘿嘿回道“小的哪敢,小的這不是欠你錢,有些不好意思見你么”
  和美女在一起的永遠都是美女,程子欣的兩個閨蜜都頗有姿色,和程子欣同樣的風格,其中個子瘦小只有一米六出頭的女人有些南方姑娘的味道,像是大學生,嘟著嘴問道“欣欣姐,他是誰啊?”
  “一個曾經站在我面前說要強奸我的流氓,哼”程子欣語出驚人道,不知是女孩還是女人的南方姑娘顯然有些吃驚,不自覺的往后退了步,似乎要和趙出息拉開距離,眼神中滿是鄙視。
  趙出息哭笑不得道“姑奶奶,我知道我錯了,我哪敢強奸你,你強奸我還差不多”
  站在程子欣旁邊的另一位閨蜜顯然是個騷到骨子的女人,成熟女人的一顰一笑都有韻味,那眼神就像是勾魂似的盯著趙出息道“我感覺他說的比較靠譜”
  程子欣轉頭張牙舞爪道“崔雪,你作死啊,你到底幫誰啊”
  趙出息連忙給這位叫崔雪的少婦姐姐一個感激的眼神,就差說姐姐還是您剛正不阿不懼怕邪惡勢力。
  “現在告訴本小姐,你在這干什么?”程子欣轉著眼珠子盯著趙出息猜疑道。
  趙出息半真半假道“找人”
  “人找到了?找誰,不會是找蘇西洛吧”程子欣冷哼道。
  趙出息可不敢說蘇西洛,在程子欣面前提蘇西洛那純粹是找死,狡黠道“不是,一個朋友,他已經走了”
  “既然你沒什么事,現在賞你次機會陪三個美女喝酒,今天哪也不準去,不然還錢”程子欣無理取鬧故意刁難趙出息道。
  趙出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畢竟他還想去特洛伊和潮人會所那便逛逛,最終趙出息還是屈服在程子欣的淫威之下,只好恭敬不如從命,連忙坐下,二胖站在沙發卡座的邊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MUSE的保安。
  “不好意思,小姐,這里已經有人訂座了”程子欣等人剛剛坐下,剛剛那位和程子欣爭吵的服務員便善意的提醒道。
  程子欣惱怒道“我說你今天是不是故意和我過意不去,旁邊還有位置,那桌人都已經走了,你們收拾下不就有空位了,別惹姑奶奶生氣”
  “小姐,對不起,那桌客人剛來,他們的酒還在”服務員繼續說道。
  程子欣顯然有些克制,要放平時,早大嘴巴子抽上去,丫什么身份也敢和姑奶奶我討價還價。趙出息往服務員說那個方向一瞅,才發現是自己剛剛坐過的地方,在程子欣徹底爆發前,趙出息起身在服務員耳邊嘀咕幾句,服務員一臉疑惑的離開。
  程子欣疑惑道“你給他說什么了?”
  “秘密”趙出息故意不告訴她。
  “裝神弄鬼”那位南方姑娘或許是一開始便對趙出息有不好的印象,扭過頭小聲嘀咕道。
  聲音不大不小,卻正好能讓人聽見。
  崔雪捂著嘴撲哧笑出聲,相比于南方姑娘,少婦崔雪散發著成熟女人迷人的味道,趙出息真怕和這女人的眼神碰在一起,有意在挑逗你。趙出息再傻,也知道和程子欣在一起的不是什么善茬,避而遠之最好。
  沒過多久服務員便回來,不遠處那桌已經開始收拾,顯然她們已經可以坐在這里,程子欣沒那么小氣和一服務員斤斤計較,服務員也連忙道歉,她點了瓶兩千出頭的香檳和一些小吃。
  “你剛給她說什么了?”穿著白色的t恤和天藍色流蘇裙的南方姑娘非常好奇的往趙出息身邊靠了靠,隨即問道。
  趙出息不禁想逗逗這妞,便笑道“你告訴我你叫什么,我就告訴你我給他說的什么”
  南方姑娘對于這種搭訕不感興趣,可還是說道“蘇蘇”
  “蘇蘇?”這名字讓趙出息耳目一新,感覺很符合南方姑娘的氣質。
  趙出息趴在她耳朵上,小聲嘀咕道“很簡單,我說我看見那桌客人走了,走時還給你們另外一個服務員打招呼了,估計是常客,讓他去問問”
  “這么簡單?”趙出息的氣息噴在蘇蘇的耳朵上,讓她很不舒服,微微躲開道。
  趙出息聳聳肩,嘿嘿一笑,這自然不是他所說的。
  這時候程子欣回過頭道“趙出息,別欺負蘇蘇,不然老娘把你閹了”
  趙出息一臉黑線,吃癟的樣子讓少婦崔雪再次嬌笑起來,笑的時候那比少女要堅挺的酥胸上下搖晃,風景一片。
  崔雪瞅著站在自己旁邊的二胖,這時才意識到好像這男人是跟著趙出息一起來的,柔聲細語的問道“趙出息,這是你朋友?”
  趙出息點點頭道“他是我兄弟”
  兄弟和朋友那是不同的概念……
  “那他怎么不坐?”蘇蘇歪著腦袋一臉疑惑道。
  趙出息解釋道“他喜歡站著”
  這時二胖很適宜的轉過頭,對著崔雪和蘇蘇兩個美女嘿嘿的笑個不停,崔雪喃喃道“傻子?”
  “他不是傻子”趙出息沉聲道,可惜這句話沒說完,二胖笑的更燦爛。
  程子欣無語道“你們管那么多干什么,愛坐不坐”
  程子欣可是知道二胖底細的人,她特意跑醫院問過祁漢救走趙出息的人是誰,不然她也不會和趙出息合作,讓趙出息幫她拆散徐少卿和蘇西洛,真以為程大小姐胸大無腦,丫可是斯坦福畢業的。因此,程子欣對這個近兩米高不知是不是傻子的男人有些抵觸,好像他隨時可能變成怒目金剛。
  蘇蘇和崔雪已經下意識的把二胖當做傻子,這要不是傻子,她們真不知道傻子是什么概念……
  程子欣點的酒很快送上來,還附送上一瓶軒尼詩VSOP,香檳上插著煙花,不少人都盯著這里,何況還有三個美女。
  程子欣微微皺眉道“好像我們沒點VSOP吧?”
  服務員笑著解釋道“這是我們經理送給趙哥的”
  程子欣不動聲色,并沒有著急著問趙出息怎么回事,等到果盤什么都上齊服務員離開后,程子欣這才坐在趙出息的旁邊,一臉認真的問道“趙出息,說說,你現在是干什么的?”
  趙出息已經猜到這酒是許名山送的,還真是畫蛇添足,果不其然引起程子欣的注意,只好打哈哈道“殺人放火販毒走私,你要有什么仇家,可以找我,價格公道童叟無欺,胳膊八千,大腿一萬,會員八折”
  趙出息的話惹的蘇蘇和崔雪不約而同的再次笑起來,很好看見有人敢在程子欣面前貧嘴。
  “似乎以你這身份不可能認識MUSE的經理吧”趙出息什么背景,程子欣還能不知道,之前不過是在南門國際公館工地當苦力的民工,怎么搖身一變,好像混的不錯,要不是這身地攤貨,程子欣還真以為他是成功人士。
  “誰還沒兩把刷子,以前跟著蘇西洛認識的”趙出息只好如此解釋道,把方向推向蘇西洛,程子欣總不可能去問蘇西洛有沒有這回事。
  “難怪”程子欣不屑道,隨即便沒了興趣。
  程子欣和崔雪玩起來很瘋,顯然是夜場老手,趙出息沒少被她倆灌酒,這些夜店玩的游戲,趙出息根本沒接觸過,自然而然任由崔雪和程子欣宰殺,崔雪只是覺得趙出息有趣,能讓程子欣上心的人可不多,真說要勾搭男人,趙出息還真入不了她的法眼。蘇蘇顯的有些害羞,或許是覺得程子欣和崔雪一直灌趙出息酒不厚道,便做起好人來,輪到她的時候,便讓趙出息少喝點。
  她們玩沒多久,本來要坐他們這桌,最后坐到趙出息之前坐的那桌的客人終于來了,從她們旁邊走過的時候,趙出息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居然是斌哥的女人,那個讓趙出息覺得能上得廳堂下的廚房,出門還能給自己男人撐場面的大美女。
  蘇蘇察覺到趙出息的異樣,小聲問道“你認識?”
  趙出息趕緊搖頭,蘇蘇哦了一聲,便沒下文。
  快十一點的時候,程子欣和崔雪同時接到一電話,隨即起身道她們有事得先走,趙出息巴不得這姑奶奶趕緊走,可蘇蘇卻用幾乎是哀求的眼神對著程子欣道“欣欣姐,我還想待會”
  程子欣思索片刻便把這包袱扔給趙出息道“好吧,那你待一會便回家,趙出息,我把蘇蘇交給你,一會你送她回家,你不準讓她受欺負,不然我保準閹了你”
  趙出息剛想反駁,姐我跟你很熟么?怎么感覺我成你家保姆了,可惜程子欣沒給他機會,帶著崔雪急急忙忙的離開。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蘇蘇已經知道趙出息不是程子欣說的那種人,反而覺的趙出息有些傻傻的,很可愛。
  “你要有事的話,那你先去忙,我一會自己打車回家”蘇蘇小聲說道,似乎不想麻煩趙出息。
  蘇蘇楚楚可憐的樣子,趙出息怎么忍心,無奈道“沒事,我陪你”
  趙出息一直有意無意的注意著大美女,這位御姐姐姐似乎沒注意到趙出息的存在,她好像不喝酒。蘇蘇和趙出息沒待多久,大美女便拿著包起身離開,走的時候依舊沒注意到趙出息,趙出息有些郁悶,難道自己真這么不起眼么,麻痹的。
  蘇蘇注意到趙出息經常看那位美女,心里認定趙出息和那美女認識,只是沒揭穿。瞅見大美女走了,蘇蘇也有些困了,便起身道“我們走吧”
  趙出息聽到這話,終于解脫,連忙帶著蘇蘇和二胖撤離MUSE,吵吵鬧鬧大半晚上,幾人走出MUSE,瞬間覺得清凈許多。趙出息正好看見大美女坐上車,一輛紅色的法拉利FF,有些羨慕道“麻痹,什么時候咱也能買輛”
  “你喜歡車么?”蘇蘇聽到這話便問道。
  趙出息一邊盯著離去的大美女一邊回道“喜歡啊,以后多買幾輛開回鳳凰村,那多拉風”
  蘇蘇輕聲回道“我哥也喜歡車”
  就在趙出息準備攔輛出租車送蘇蘇回家的時候,卻發現一輛路虎緊隨大美女的法拉利FF離開,落下的車窗坐著位抽著煙一臉淫蕩的男人,對于這個男人,趙出息并不陌生,他便是那天晚上在天佑盛典被二胖完虐的黑熊。
  趙出息意識到今晚可能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