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937 此心安處是吾鄉上


  你出人頭地又如何,你功成名就又怎么樣,你輝煌也好落魄也好,鳳凰村這些故人都早已看不見了,有人會說他們會在天上看著你,不管是你還是那些人,都明白這不過是安慰的話,不過是自欺欺人,沒了就是沒了,永別就是永別,人有時候只是給自己找心理寄托,別人不明白,趙出息自己明白,能看見你好與不好的,也只有活著的人。
  此行這么多人,來過鳳凰村的寥寥無幾,除過趙出息和黑子這土生土長的鳳凰村土著,也就李青衣、二胖、卓瑪、陳中藏以及孫自清來過,他們明白鳳凰村在趙出息心中的地位,也明白沒了鳳凰村,趙出息承受的悲痛,像趙出息這樣的男人不會把這種悲痛掛在嘴上,而是默默隱藏在心底最深處。
  但是此刻,趙出息隱藏再深,也壓制不住了……
  “出息這是干什么?”老陳和那兩位身上流淌著紅色血液的將軍一臉疑惑,所以老陳忍不住問道。
  孫自清略帶傷感道“三年多沒有回來,再回來什么都沒有了”
  “什么意思?”老陳更加不解的問道,因為孫自清并沒有給他說過太詳細的事情,他也沒多問。
  “忘了告訴你,那個鳳凰村,兩年前毀于一場山體滑坡,全村上下無人生還”孫自清長嘆口氣說道,對于鳳凰村他多少也是有感情的,雖然身居高位讓他這種人將感情二字牢牢克制著,可孫自清畢竟在鳳凰村待過一年,鳳凰村村民的善良和淳樸讓他記憶深刻,就像趙出息吃百家飯長大,那一年他也是吃百家飯過來的。
  聽到這樣的答案,老陳和其他兩位一臉震驚,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只能沉默,孫伯庸也是唏噓感慨不已。
  山頭雪地里,不知過了多久,趙出息終于站了起來,擦掉臉上那不知道是雪水還是淚水,望著鳳凰村舊址上那一排排的墓碑,最終轉身上車,眾人也隨后上車。
  這次沒過多久,車隊就抵臨他們的目的地……
  九輛車停在鳳凰村被掩埋后清理出來的空地上,當時那么大的動靜,以李青衣和黑子的能耐自然無可奈何,所以李青衣才會直接打電話回家。
  眾人再次下車,趙出息看得出來心情波動很大,整個人沉默寡言,這導致周圍氣氛有些壓抑,此時站在鳳凰村這空地上放眼望去,崇山峻嶺不過是白雪一片,山上的那些樹木早已光禿禿,只掛著白雪和冰渣,凌冽的寒風格外的刺骨,吹的所有人都不禁打著冷顫,這鳳凰村的冬天,跟走鬼門關差不多,所以每年冬天鳳凰村很多老人都挨不過去,只要大病一場,基本上就可以結束這一生了。不過有意思的是,鳳凰村的人氣卻不曾減弱,人口不減反增,都說鳳凰村是風水好,以前趙出息可能會同意,但現在誰說這里風水好,趙出息肯定會把他打個半死。
  “青衣,你先帶孫叔他們去老和尚那里,我等會再過去”趙出息回過神后對著旁邊的李青衣說道。
  李青衣其實想陪在趙出息身邊,不過畢竟這次還有孫自清他們,所以只得點頭輕嗯聲后離開,不忘用眼神叮囑二胖和蔣開山照顧好趙出息,孫倩跟著李青衣離開。此行鳳凰村,孫倩的收獲特別大,她沒想到李青衣堅持支教三年多的地方居然是如此落后,真的無法用語言形容鳳凰村,她從來沒來過這樣的地方,她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這地方,她更不知道李青衣得多強大的內心才能在這里堅持三年多,她已經悄悄擦了幾次眼淚,她可以想象那三年多時間里,李青衣是怎么渡過的。最開始的時候,她覺得李青衣有點矯情,現在她是發自肺腑的佩服李青衣。同時,孫倩對趙出息的認識更上了一個層面,一個從這樣的地方走出來的男人,今天能站在那樣的高度,真的可以說是一段傳奇了。
  李青衣和孫倩來到孫自清等人身邊,李青衣對著孫自清道“孫叔叔,我先帶你們去老爺子那里,出息一會過來”
  孫自清理解趙出息的心情,對著老陳等人道“嗯,這樣也好,那老陳,我們先過去吧”
  李青衣帶著孫自清等人前往村西頭那邊,趙出息則邁著沉重的步伐前往那片墳頭,二胖、黑子夫妻、蔣開山、周易、陳中藏跟著趙出息,孫自清等人帶來的警衛以及趙出息的小隊已經警戒起來,雖然明知道沒有什么意外,但謹慎小心不是壞事,趙出息倒還好點,孫自清等人的身份太尊貴,要是出事了可就是大事。
  鳳凰村說大不大,說小倒也不小,只不過住的稍微有點分散,那場山體滑坡加將頭頂小半座山頭都沒了,才會對鳳凰村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李家調動蘭州軍區那邊用了數天才把這里清理出來。
  一排排的墳頭,一排排的墓碑,鳳凰村所有村民老小李青衣都知道,所以才能分辨出來,如果是外人真不知道誰是誰,李青衣那幾天可謂是心力交瘁,如果不是強大的內心支撐著,或許早已經崩潰了。
  趙出息站在墳頭前,陳中藏和黑子將準備的那些祭品紙錢煙酒都拿了出來,煙酒都是祁連縣能買到的最好的,還有幾瓶好煙是趙出息帶來的,他知道鳳凰村誰愛抽煙誰愛喝酒,生前沒有享受到,現在也只能如此讓他們享受了。
  將八樣祭品擺在墳前空地,趙出息和黑子跪在地上默默的燒著紙錢,蔣開山和陳中藏也蹲在旁邊幫忙,黑子這貨買了半袋子,生怕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在下面不夠花,沒有人知道的是,其實黑子隔段時間就會來一次,除非大雪封山進不去,特別是前兩次見過趙出息后,他回祁連縣后就直接來到這里,他要告訴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那個以前被他們喊著沒出息的趙出息現在終于出息了,他沒有丟鳳凰村的人,他現在住著跟皇宮一樣的大別墅,開著從來沒見過的豪車,娶了漂亮的媳婦,他是我們鳳凰村的驕傲。
  “鳳凰村的父老鄉親,趙出息回來看你們了,也回來晚了,希望你們能原諒趙出息現在才回來”趙出息沉聲喊道,故人已逝只剩哀思,趙出息千言萬語想說,最終卻很難開口,很多事當初想做,可惜沒有能力,現在有能力了,卻再也做不了了,時間這東西真是刀刀傷人,趙出息真希望自己能早幾年出來,那樣也能早點出頭,可以將鳳凰村遷出去,這樣鳳凰村也不會遭此大難。他有太多愧疚和虧欠,欠鳳凰村父老鄉親的,沒有鳳凰村父老鄉親,就沒有他趙出息的今天,可能早就在哪年的冬天餓死在大雪地里。
  二胖將那兩瓶三十年陳釀五糧液遞給趙出息和黑子,兩人打開瓶蓋,全部灑在雪地里,酒香瞬間撲鼻而入,當面前的紙錢燒的差不多的時候,二胖以及蔣開山陳中藏這才跪在趙出息身后,跟著趙出息一起向鳳凰村父老鄉親磕頭致意。
  趙出息沒著急著訴離殤,等到忙完正事以后,他有的是時間和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細說,起身以后,趙出息帶著眾人前往村西頭那邊老和尚的墳地。
  村西頭老和尚的墳堆前,孫自清帶著眾人已經向老和尚磕了三個頭,老和尚墳堆的旁邊就是趙出息父母的墳堆,李青衣已經告訴孫自清等人,出于禮貌他們也向趙出息父母的墳堆鞠躬致意。
  “誰會想到,這會是一位一生戎馬戰功卓著的開國將軍的墳頭?”老陳無比感慨的說道,幾位軍人早已經脫帽,更是像老將軍敬軍禮致敬,這是軍人對軍人的尊重。
  墳頭很小,上面用石頭和沙土堆積,墓碑是趙出息找的一塊石頭,上面寫著老和尚之墓,無名無姓,誰也不知道他生于哪,有過怎樣的輝煌和故事,但今天所有的答案已經公之于眾,如果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還在,他們肯定會震驚的無法相信,這位在鳳凰村生活了那么多年的老和尚,居然曾經站在那么高的位置,是啊,人生有時候就是如此,很多真相會超出你的想象。
  關于嚴老爺子的事情,幾家先前商議過,有人想要風風光光的接老爺子回去,同時北京那邊軍方也會有所安排,直到老爺子落葉歸根,都會大操大辦,不過孫家這邊主張低調,只想讓跟當年有關的那些故人參加,最終孫老爺子拍板低調處理這事,不過該有的儀式會有。
  眾人在墳前商量著事情,并沒有著急著動手,顯然都在等著趙出息,畢竟趙出息是主人,很多事情都要趙出息在場。
  過會趙出息帶著眾人終于過來,望著這曾經無比熟悉的兩墳頭,趙出息感慨萬分,心里也有些堵的慌,已故的從來沒享過福的父母,養育他成人的老和尚。
  趙出息先跪拜父母,恭恭敬敬的磕下三個頭,同時低聲說道“爹,娘,兒子回來了”
  緊跟著趙出息再向老和尚墳頭磕了三個頭道“老和尚,我回來了”
  起身后,趙出息這才看向孫自清道“孫叔,可以開始了”
  孫自清和其他人相視幾眼后吩咐道“動土開墳”
  老和尚,魂歸……
  第九百四十八章還鄉,往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