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936 孩子

第九百四十七章還鄉,往事……(中)
  從祁連縣到鳳凰村,剛開始的路比較好走,都是簡單的公路,等到過了小鎮以后,再進山就是比較崎嶇泥濘的山路,加上下過幾場雪以后,這路也確實不好走。他們時間規劃的差不多,六點出發后,天不亮這段時間可以走完好走的路,等到天徹底亮了以后,正好走山路,到時候小心謹鎮走慢點就好。
  六點沒到的時候,孫自清等人的車隊就已經過來,趙出息這邊也已經準備好該準備的,黑子和卓瑪也會跟著一起回去,兩邊商量些具體細節后,于是這才出發。
  外面的天依舊漆黑,一輪明月懸掛在半空當中,滿天繁星格外的璀璨,趙出息昨晚沒有仔細打量這熟悉又陌生的夜空,這會終于有時間欣賞了,這是他小時候最愛干的事,特別是夏天躺在半山腰上,盯著天上的星星發呆,直到最后睡著。
  二胖親自開車,趙出息坐在副駕駛,孫倩和李青衣坐在后面,周易師叔以及蔣開山、黑子他們緊跟在后面那輛車上。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沒什么文化的趙出息,望著那輪圓月不禁嘟囔出這么一句詩,這也是偶然一本書上讀到的,下意識就這么說出來了。
  后面的孫倩聽見了,不禁鄙視道“你知道這詩什么意思么?別貽笑大方啊”
  “我只是覺得很應景而已,原詩的意思我自然明白,只是我有我的理解而已,這你總不能管住我吧”趙出息不理會孫倩的嘲笑,低聲說道,他只是把這句詩的境界放大了,這輪明月不管在哪,都是同一輪明月,而他不管在哪,心里也牽掛著鳳凰村。
  孫倩冷哼道“強詞奪理”
  李青衣瞥眼孫倩,示意孫倩安靜,孫晴聳聳肩,用眼神告訴李青衣,你這是重色輕友。
  車隊行駛在空曠的公路上,旁邊就是一望無際的祁連大山,只是此刻只能看見祁連大山的輪廓,偶爾才能看見三兩燈光,星空和明月搭配著戈壁和大山,組成了一副最美的畫。
  一個多小時以后,他們終于進了大山里面,這會天也慢慢亮了,路過小鎮的時候他們倒沒有停留,趙出息這次回來還有件心愿要了卻,他用西蜀集團的名義給小鎮捐建了一個希望小學和中學,同時學校的所有教師工資都由西蜀集團負責,每年還會從川渝招收志愿者和支教老師過來,這本就是他當年走出大山時的一個承諾,只是那會希望小學是想捐給鳳凰村,奈何現在鳳凰村沒了,這希望小學也就只能捐給小鎮了,順便捐建了一個初中,這樣周圍十里八鄉的孩子就能就近上學,等到高中的時候才用跑到祁連縣里,以前這些錢對于趙出息來說,可能是天文數字,但現在這些錢對趙出息來說,真算不上什么。
  人不管走多遠爬多高,都不該忘了自己的初心,趙出息自然沒有忘記自己當初走出大山時最簡單的那個想法,只是想多掙點錢,只是想讓鳳凰村的老人們老有所依,只是想讓鳳凰村的孩子們都能走出大山,現在鳳凰村沒了,不代表他的這個初心就沒了,何況這還是他和李青衣當初的一個賭約。
  由于還有孫自清他們,所以趙出息就沒有停留,等到返程的時候,他會在小鎮逗留半天,看看這兩所學校現在什么情況,這件事情是宋青瓷全程跟蹤的,宋青瓷也知道趙出息很在意,所以沒敢輕視。
  “過了小鎮,也就快到鳳凰村了”跟在后面車隊里的孫自清低聲說道,開車的是專職司機,副駕駛是警衛員,跟他坐一起的不是孫伯庸,而是那位姓陳的大佬,中央政策研究室是干什么的,想來很多人都不明白,這部門看似沒什么實權,可卻是真正的國家智囊。
  老陳若有所思道“你離開這里應該有十六七年了吧”
  “整整十六年了,當初一別卻成了永別,雖然我知道,可卻也只能離開,嚴老爺子的脾氣,我們父親都知道,不然也不會隱居在這身上老林里”孫自清繼續說道,當年要不是嚴老爺子趕他走,或許他也就不會走了。
  “老爺子讓你走出了那個困局,他自己卻一輩子都沒走出來”老陳嘆了口氣說道,父輩的一些事情,他還是知道的,那些老人比較講究,滴水之恩能記住一輩子,何況是救命之恩患難之交呢,他小時候見過嚴老,印象里嚴老是個固執死板又嚴肅的老頭,只是長大后再也沒有音訊,時常聽父親將嚴老當年的故事,從紅小鬼到戰功卓著的將軍。
  孫自清搖搖頭嘆氣道“怎么走出來?老爺子算好的了,當年多少人沒能走出來,拼死挺過來的,很多后半輩子也活在痛苦當中,有些事情你我都明白,也就不細說了”
  “嗯,不管如何,這次能接嚴老爺子回去,我父親泉下有知的話,也該瞑目了”老陳望著已經能看清楚的祁連山,低聲說道。
  戎馬一生的老將軍,最終長眠于默默無聞的此地,實在是讓人唏噓感慨不已,也只能說是命運弄人……
  離開小鎮沒多久,公路就走到了盡頭,開始是不好走的山路,山上還有積雪,旁邊就是懸崖深溝,所有車輛這時候停下來換上早已經準備好的防滑鏈,這次二胖和趙出息這輛車在前面打頭陣,畢竟他們熟悉這條路,孫倩和李青衣被趕到后面的車上,因為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雖然沒有大雪封山,但雪后的祁連山真是銀裝素裹一片潔白,不過趙出息卻能清楚的記清楚這個山頭那個山頭的名字,畢竟生活了這么多年,對此太熟悉了。
  天越來越亮,路也越來越不好走,二胖親自開車,十分小心謹慎,畢竟這路沒有多少人走,不能保證這段時間沒有出現什么變化。
  “快到了”當翻過一個山頭后,趙出息知道再翻過前面那個山頭就能看見鳳凰村了,每次走到這的時候,他都會長舒口氣,因為終于要到家了,特別是小平安死的時候,他把小平安背到這的時候,早已經筋疲力盡了,但看見那個山頭,又充滿動力。
  二胖微微側頭看眼趙出息,發現趙出息沒有什么異樣才繼續開車,又過了十幾分鐘后,帶頭的這輛車終于翻過了最后一個山頭,前面突然一片豁然開朗,可以望見無盡的風景,只是這個時候,坐在副駕駛的趙出息,整個人幾乎顫抖起來,他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褲子,死死的盯著遠方,因為那片熟悉的地方,再也看不到了。
  “停車”趙出息壓抑著內心的情緒說道。
  二胖沒有問為什么,只是停下了車,趙出息沒有理會任何人,直接下車走在雪地里,后面所有車都跟著停下來,眾人有些不明白怎么回事,緊跟著不少人都下了車。
  這時候,只見站在山頭,像尊雕塑,凝視著遠方的趙出息,突然將雙膝跪在地上,望著鳳凰村的方向,狠狠的磕了三個頭,最后一個頭,趙出息久久不愿起身,將臉埋在雪里,似乎想用那抹冰冷麻痹自己的內心的痛苦和悲傷,所有的一切到最終都得直面此刻,這是他最害怕的時候,他不知道想過多少次,自己有天翻過這山頭再看不見熟悉的鳳凰村會怎么樣,現在現實給了他答案,他以為這兩年多的時間,可以讓他沖淡這一切,他錯了。
  不知是雪水還是淚水,此刻沾滿了趙出息那種飽經滄桑的臉,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二胖也下車了,周易師叔、蔣開山也下車了,黑子、卓瑪下車了,后面的李青衣和孫倩也下車,最后面的孫自清、孫伯庸等人也下車了。
  這么多人,就這么靜靜的,看著這個從這里走出去,再走回來的男人,發泄自己的情緒,有人理解,有人不理解,理解的是因為知道,不理解的是因為不知道。
  世上再也沒有鳳凰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