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34 最后一程

孫家三位女人在成都只待了不到兩天就回北京了,這期間倒是孫晴跟趙出息走的比較近,畢竟朱藝和杜英都是長輩,而孫晴和趙出息是同輩,有些話年輕人之間可以肆無忌憚,跟長輩再怎么熟悉也隔著代溝。¢£燃¢£文¢£小¢£說,www.booksrc.net
  隔天傍晚趙出息送孫家三位女人去機場,雖然只待了短短不到兩天時間,不過她們跟趙出息齊思的關系卻進步很快,這趟成都之行也算是完成任務了。
  送走孫家貴客,趙出息的生活恢復規律,也不再繼續當家庭主婦了,開始忙碌西蜀集團的工作,只是每天朝九晚五很規律,晚上下班準時回家,任何活動聚會飯局都不參加,就算是徐林拉著都不去,從來沒有什么事情能讓他還沒等下班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因為心里有了牽掛,看著女兒一天一個變化,那種成就感比起所謂的趙爺所謂的趙董,都是浮云而已,他喜歡抱著女兒轉來轉去,喜歡坐在女兒的嬰兒床前逗著她開心,都說男人當父親前后變化很大,趙出息也正應了這個理。
  除過女兒,最大的事情自然是回鳳凰村,時間趙出息已經定好,就是女兒滿月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趙出息并沒帶太多人,只會帶著周易、陳中藏以及一隊小隊成員回去,齊思想要一起去,被趙出息拒絕了,一來她身體還沒恢復,二來她要是走了,嫣兒沒人照顧,天大地大現在都是女兒最大,趙出息也理解齊思的心情,作為老趙家的兒媳婦,自然要回趟鳳凰村,拜祭公公婆婆,拜祭那位老和尚,拜祭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畢竟她還沒回去過,只是她的情況,趙出息肯定不允許。
  為此齊思還跟趙出息鬧脾氣,趙出息好說歹說才勸住了,答應她等到明年夏天的時候再帶她一起回去,這樣齊思才作罷。
  趙出息也已經把時間通知了孫家那邊,孫自清告訴趙出息到時候西寧匯合就行,至于孫家這邊誰都去,孫自清卻沒有告訴趙出息。除此之外,跟著一起回鳳凰村的還有二胖和李青衣以及蔣開山,二胖和李青衣倒能理解,畢竟誰能缺席他們都不會缺席,蔣開山倒是死皮賴臉的纏著趙出息要一起回去,趙出息沒辦法也就只能帶著。
  這會祁連山那邊已經開始下雪了,但還不至于大雪封山無法進去,等到十二月底那會就基本進不去了,何況上次李家進去的時候專門休整了那條路,相對來說比較好走點。
  趙嫣滿月酒,趙出息沒有大擺筵席,對于這種家庭式的聚會,趙出息向來喜歡人少點,別人都是靠這種事情拉關系斂錢財,趙出息沒這個必要,所以就沒有瞎折騰。
  自己周圍比較親近的朋友,西蜀集團的幾位高管,圈子的幾位高層,加上兩家的親朋好友,也就不到十桌人,在西蜀洲際酒店簡簡單單的過了這個節,這次二胖和李青衣也都趕到成都了,參加嫣兒的滿月酒是其一,其二自然是回鳳凰村。
  滿月酒結束后,趙出息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出,還有要給黑子帶的一些東西,此行可能至少得三天時間,祁連山要比這里冷多了,所以衣服什么都得準備厚點的。
  第三天,趙出息帶著眾人終于出,齊思抱著嫣兒親自去機場送趙出息,看著齊思握著女兒的手跟自己揮手告別,趙出息一時間感慨萬分,當年是怎么出來的,如今卻是這般回去,這輩子不管再經歷多少事情,他也都活的值了。
  趙出息親了口女兒,隨后對著齊思道“回去吧,照顧好嫣兒,我過兩天就回來了”
  “替我和嫣兒問候爸媽,這次我不能回去,下次一定去看他們”齊思輕聲說道,這么多人在場,她也不好意思做太親熱的動作。
  趙出息點點頭,隨后才對著嫣兒道“嫣兒,爸爸走了啊”
  灣流g55o再次飛向天空,相比于上次去西安,趙出息這次回鳳凰村的心情更加的復雜,西安的是愛恨情仇,鳳凰村的卻是鄉愁和悲傷,他一直不愿意去面對鳳凰村沒了這個事實,明知道這是個事實,卻不愿意相信,有時候就是那么的自欺欺人,所以他一直不敢回鳳凰村.猶記得離開鳳凰村那天,他趟在長途運輸車上,望著萬里無云的天空,他在失落又期待的心情中睡著,失落的是就要離開生他養他二十多年的祁連大山,期待的是山外面世界的精彩,睡著的時候他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在大城市掙了很多錢,然后開著十多輛小車衣錦還鄉,鳳凰村那些村民們對他點頭哈腰,那神氣的樣子真是無法想象,唯一遺憾的是李青衣不見了,這也把他嚇了一跳。夢醒時分,運輸車也到了西寧,望著眼前這個世界,趙出息也許下了不富貴不還鄉的誓言。
  如今,趙出息富貴了,也要還鄉了,可是很多事情都會變了……
  有蔣開山在,這飛機上倒是挺熱鬧的,蔣開山閑的無聊逗兩個空姐玩鬧,二胖和李青衣都在看書,趙出息則看著窗外的白云。
  早上十一點整,他們準時到了西寧,那邊已經安排了四輛車接他們,孫家那邊是中午一點多才能到,所以他們還得等會,不會在西寧逗留,只是買些生活用品,然后到時候直奔祁連縣而去。
  眾人先找地方吃午飯,蘭州西寧這邊吃碗拉面那是最舒服的,于是他們找了家比較有特色的拉面館,吃了碗正宗的拉面。
  吃完飯后,買了些東西,這回沒什么事,蔣開山就笑著說道“要不要去哪個貨運場去看看,反正我們這會也沒什么事”
  “那就去看看”趙出息笑著應允,畢竟他和蔣開山就是在那個地方成了真正的朋友,他的命運也就是在那里開始生改變,如果那天晚上沒有那件事,或許他會留在西寧,以后的人生是什么樣子,還真不一定,也就不會有后來西安那些事,也就不會有今天成都這些事。
  于是四輛車來到西寧城郊那貨運中轉站,相比于三年多前,這貨運中轉站也有些改變,翻新改建了一番,停好車后,眾人走近,趙出息笑道“你說現在我要是認識你這種高.干子弟,倒也能想得明白,可當初能認識你,還真是有趣”
  “保不準上輩子你丫欠我幾百萬沒還,這輩子我是過來索債的”蔣開山抽著煙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他這次跟著來,也是想去看看鳳凰村,畢竟他沒去過那里。
  “當時我還以為你是王哥的兒子,卻沒想到你小子隱藏的這么深”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蔣開山聳聳肩道“那時候我要說我是將軍的兒子,你丫會信么?”
  “這倒也是”趙出息悻悻一笑道“不管怎么說,這輩子認識你這樣的兄弟,值了”
  “別說的這么矯情感性,回頭陪我多喝兩杯就行”蔣開山拍著趙出息的肩膀哈哈大笑道,他最受不了趙出息這種樣子,還是喜歡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趙出息。
  李青衣和二胖等人站在旁邊聽著兩人在這里敘舊,倒也覺得有趣,人生中很多很重要的人,都是這么看似不起眼的時候認識的,回頭再看看自然覺得有意思。
  在這里沒待多久,孫家那邊就打來電話,不過不是給趙出息打的,而是給李青衣打的,因為打電話的是孫倩,孫倩告訴李青衣他們已經到了,讓在去祁連縣的高路口等他們。
  掛掉電話以后,李青衣告訴趙出息道“孫倩打電話說,他們已經到了,現在正在去高路口,讓我們過去匯合”
  “她也來了?”趙出息有些意外道,先前李青衣也沒說孫倩要跟著一起去。
  李青衣苦笑道“我也是剛知道,她沒給我說她也要來”
  “嗯,那我們過去吧”趙出息對著眾人吩咐道。
  于是四輛車向著g227高路口而去……
  等到趙出息他們到的時候,前往祁連縣的g227高路口已經停著五輛東風勇士,全部掛著蘭州軍區的軍牌,這倒是讓趙出息等人臉色微變,沒想到孫家會是如此陣勢,所以趙出息和旁邊的李青衣下意識的看向對方。
  趙出息他們這四輛車停在東風勇士車隊后面,趙出息和李青衣以及二胖蔣開山下車,其他人都留在車里。
  東風勇士上的人也注意到了后面停下來的車隊以及走下來的人,于是緊跟著下來,趙出息先是看見孫倩,緊跟著看到了孫家兩兄弟以及其他人,趙出息沒想到孫自清和孫伯庸都來了,這倒是大出他的意料,孫伯庸倒是能理解,孫自清那可是大忙人,哪有時間,可見孫家多么重視遷墳這件事。
  趙出息大概打量著下來的這些人,有一半都穿著軍裝,軍銜低的看起來應該是是司機或者警衛員,倒是三四個軍人軍銜確事兩杠幾星的,不過相比于最前面兩位掛著少將軍銜的男人,他們就只是跟班的了,這也讓趙出息驚出一身汗,除此之外還有位跟孫自清低聲聊天的男人,穿著羽絨服,看起來也不會是普通人。
  別說趙出息,這下連李青衣都有些意外了,沒想到會是如此大的場面……
  很快,雙方面就見面了,趙出息沉聲點頭對著孫家兩兄弟打招呼道“孫伯伯,孫叔叔”
  李青衣和蔣開山以及二胖也和孫家這些熟悉的人打招呼,那位中將男人盯著趙出息道“自清,這就是你說的趙出息?”
  孫自清對著身邊的眾人聲音渾厚的解釋道“嗯,這就是趙出息”
  “先就別介紹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先趕到祁連縣,到時候再相互認識”孫自清旁邊那位穿羽絨服的男人低聲道。
  于是孫自清對著趙出息吩咐道“出吧,你們在前面帶路,我們跟在你們后面”
  眾人分開上車,九輛車組成的車隊駛過收費站,浩浩蕩蕩的殺向祁連縣,這車隊眾人的身份,一個比一個驚人。
  走g227高,到峨堡鎮下來,轉峨祁公路,趕天黑之前肯定能到祁連縣,但要說進山就得明天早上了,所以眾人路上并不著急,反正今晚得在祁連縣歇一晚上。
  “我以為孫家只會派人來,倒沒想到會是這場面”上車以后,趙出息對著旁邊的李青衣說道。
  “除過左邊那位少將我不認識,右邊那位和孫叔叔旁邊的男人我都認識”李青衣不輕不重的說道。
  “那位少將我認識”旁邊的二胖補充道。
  趙出息一臉黑線,這混四九城的就是不一樣,自己這鄉巴佬以后還得做長點世面,所以回道“也別給我說是誰了,反正和我沒什么關系”
  “怎么沒關系,他們能來,想來應該跟老和尚有些淵源,以后你少不了打交道”李青衣沒好氣的說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那行,等到祁連縣再說”
  晚上六點,這浩浩蕩蕩的車隊終于到了祁連縣,仔細算算,趙出息離開鳳凰村,離開祁連縣已經整整三年零四個月,如今的祁連縣已經生了很大的變化,趙出息望著祁連縣那三個大字十分的感慨,那些曾經的故事瞬間涌入心頭,可他的心此刻卻無比的平靜,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的激動,這讓趙出息不禁想起那句話,此心安處即是吾鄉,這次他真的回到故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