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93 這就是我的工作


  第八十九章逐個擊破
  趙出息不知道的是,在他沒來之前,這三家夜店各自為政,最終向老左匯報,斌哥并沒有特意派人來負責。對于老左來說,只要不出什么大事,他幾乎不聞不問,何況每家夜店都有自己的管理團隊,幾乎用不上他,再者,這只不過是他負責的九牛一毛,作為斌哥的狗頭軍師,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操心。斌哥讓趙出息負責這里,不過是想鍛煉鍛煉趙出息,適應適應這個社會的節奏,融入這個圈子。
  老左只是幫著趙出息介紹完三家夜店安保負責人后,便開著雷克薩斯離開,趙出息并沒有著急著去和各家夜店大佬混熟臉適應環境,更沒想著和那三個哥們套近乎,等到老左走后,他便帶著二胖跑到不遠處的鼓樓廣場納涼,晚上的鼓樓廣場燈火輝煌,人來人往,路人匆匆而過。游客們爭先恐后的和背后那大氣磅礴的鼓樓合影,留下來過這座城市的記憶。
  肅穆莊嚴的鼓樓,相隔百米處不悲不喜屹立在這座城市中央數百年的鐘樓,遙相呼應相輔相成,見證著座城市的輝煌和日新月異,趙出息聽老太太說過風水堪輿的一些俗事,說長安是真正的窩龍之地,西安北郊有個叫龍首村的地方,那個就是龍頭之地,飲渭河之水,從秦嶺沖出,龍頭就是今天的龍首村,龍首村來名便是這個意思.很多來過西安的游客感到很奇怪:“明太祖朱元璋時,長安不再是首都了,可為什么鐘樓卻是全國最大的?”
  據說,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后不久,關中一帶連連發生地震,民間相傳城下有條暗河,河里有條蛟龍,蛟龍在翻身,長安在震動。朱元璋怕了,心里感覺不踏實,于是想辦法要壓著它。道人術士們給他出了個主意,讓在西安的城中心修一座鐘樓,鐘乃天地之音,可鎮住蛟龍。為此,朱元璋專門修了一個全國最大的鐘樓,并調來“天下第一名鐘”景云鐘前來助陣。鐘樓修了,景云鐘掛了,朱元璋又派他的大兒子鎮守西安,這就是著名的秦藩王,秦藩王的王府就在今天的西安新城,碑林博物館正門口那兩個銅獅子,就是秦藩王王府的東西。
  明王朝定都南京后,其間還有一次遷都之議,有大臣主張遷都西安。朱元璋曾有些心動,專門派太子朱標赴西安實地勘察,選擇宮室基址,并繪制陜西地圖進獻,可太子返回后一病不起,次年便死了,遷都西安一事終未實現。
  鼓樓廣場前有流浪歌手拿著吉他在彈唱,很做人都在佇足觀看,似乎唱的不錯,偶有叫好,流浪歌手擺放在前面的吉他袋子已經裝滿錢。趙出息本想離開,可流浪歌手新唱的這首歌不自覺吸引住了他,讓他不自覺的停下腳步,趙出息不知道他是生活的窘迫,還是真的喜歡音樂,這年頭掛羊頭賣狗肉的不少。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華,年少的心總有些輕狂,如今你四海為家,曾讓你心疼的姑娘,如今已悄然無蹤影,愛情總讓你渴望又感到煩惱,曾讓你遍體鱗傷。
  這句趙出息并不知道什么歌的歌詞深深的觸動他,是啊,這人生又有幾個人不是如此。青春隨著幼稚一去不復返,經歷帶著成熟讓我們世故,走著走著才發現自己再也走不回去,這是條不歸路,對于誰來說都是,只有起點和終點,沒有回頭。或許是這歌讓趙出息深有感觸,趙出息靜著心聽完,隨即掏出一百大洋放進留著長發和胡須,有些滄桑不再年輕的男人的錢堆里,眾人有些不解,以為趙出息是個土豪,只有唱歌的男人似乎能明白趙出息的想法,淡淡的對他點頭示意。
  趙出息沒太多的時間傷春悲秋,他不是憤青也不是文藝青年,只是一個獨自上路的不歸人。沒繼續聽下去,趙出息帶著二胖繞過鼓樓,來到后面的回民街,這里面有很多小吃,趙出息跟十六號來過,可他知道,二胖沒來過,便帶著二胖來吃,不管二胖喜不喜歡吃舍不舍得吃,趙出息每樣都給他來點,讓他嘗嘗鮮,自己卻什么都沒吃,二胖疑惑看著他的時候,他便說我吃過我吃過。
  逛完回民街,趙出息依舊沒打算去幾家夜店逛,漫無目的的帶著二胖用兩個小時將周圍的環境熟悉,該記住的不該記住的地方都記住,然后對著二胖說道“回家睡覺”
  連續兩天晚上趙出息都是如此,這煙霧彈放的不僅讓章邯等人奇怪,更讓老左以及斌哥等幕后的人好奇。第三天晚上,章邯實在是忍不住,跑到最近的MUSE找到許名山,雖嘴上說是出來溜達溜達,好久沒和許哥喝酒,其實彼此心知肚明。許名山是個看似中規中矩的男人,三十出頭,長的很帥,襯衫卡其褲頗有成功范,沉穩厚重,和大不咧咧的章邯是兩個極端。
  坐在MUSE正對DJ臺后面空蕩的沙發坐上,兩人的眼神搜索著今晚來泡吧的美女們,章邯給許名山倒上橙汁,通常在店里他們不怎么喝酒,除非遇到熟練的人過去打個招呼,章邯不屑笑道”許哥,你說這哥們從哪冒出來的,我之前怎么沒見過他,斌哥這么器重他,老左好像也很重視。不過你說這已經第三晚上了,這哥們連出現都沒有,下馬威?”
  “不管是下馬威還是閉門羹,你只要知道斌哥和老左重視他就行”許名山溫和道,他的笑容很迷人,充滿成熟男人的自信,這是他泡妞的不二法寶,幾乎一夜情百發百中,這不外乎他在夜店待的時間長了,知道什么樣的女人什么樣的想法。
  章邯冷哼道“土包子一個,估計連夜店來都沒來過,讓他管我們,算什么東西”
  “小章,這話在我面前說說就行,別在別人面前說,畢竟他是你的頭,能讓斌哥器重,自然有過人之處”許名山不愧是經驗老道,善意提醒道。
  MUSE里面的音樂很勁爆,兩人不得不低聲細語,許名山這種人很難會和別人推心致腹,任何時候都會留一手,章邯不會,可章邯這種人容易交到朋友,人緣好。
  趙出息進MUSE的時候,正瞅見他們兩小聲嘀咕,門外保安和安檢都不知道趙出息和二胖的身份,只是對于二胖有些特殊關照,趙出息和二胖進來后才拉著位服務員問許名山在哪,服務員指著許名山和章邯的方向告訴趙出息。對于初次來這種場面火爆的夜店,趙出息微微皺眉,吵、鬧、炫、晃、人多,這便是趙出息的印象,燈光幽暗人頭攢動音樂勁爆酒精上頭,這樣的地方最適合放肆,難怪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喜歡泡吧。
  許名山和章邯根本沒注意到趙出息的出現,兩人依舊低聲討論,關于最近的一些動向,六叔和馬爺之間的不消停,斌哥對六叔一些策略的不滿意,趙出息沒想到兩人的警惕性這么低,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呵呵笑道“兩位,我能坐在這里么?”
  “你丫誰啊?”被人打斷話題,章邯有些不爽的罵道,等他抬起頭的時候才發現是趙出息,一臉尷尬,愣是不知道再說什么。
  趙出息的出現不僅讓章邯意外,許名山也有些驚訝,相比于章邯的遲鈍,反應迅速的許名山笑著伸出手道“小趙,怎么來也不打聲招呼,我好出去接你”
  小趙,不是老趙也不是趙哥,更不是出息,這叫法里面的懸殊可大了。
  趙出息波瀾不驚,笑瞇瞇握著手回道“都是自己兄弟,不興這些虛的”
  虛的?趙出息一語雙關……
  許名山似乎聽出趙出息的話外音,笑的有些敷衍。章邯回過神后,或許是剛罵了趙出息,沒敢托大,可脾氣還是有的,并沒主動握手,只是說道“趙哥,沒想到是你啊”
  “來串門?”趙出息有意問道。
  章邯平靜回道“沒事過來看看美女,聽說最近MUSE的美女比較多”
  趙出息轉過頭往下面一瞅,還別說,美女真多,一個個穿的性感火辣,讓男人能雙精上腦,憨憨的說道“這地方美女真多啊”
  章邯不屑的轉過頭,許名山可沒這么大意。
  “看美女是好,可最近有些不太平,一些事你們想必都聽過,就不容我多說了,自己多留意留意,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這我手機號”趙出息不動聲色的說道,這話有意再給章邯說。
  章邯記住手機號,隨即起身冷冰冰道“我過去了”
  趙出息對著許名山淡淡一笑,不以為然。
  章邯走后,便剩下趙出息和許名山,站在趙出息背后的二胖閑的沒事干,饒有興趣的瞅著下面的人群,他最喜歡的是,便是觀察每個人,窺探每個人的內心世界。
  “許哥,你的資歷老,我在你面前就不班門弄斧了,MUSE最火爆,你多操點心”沒了章邯,趙出息很自然的拉低自己的姿態,并沒有仗著自己是斌哥派來的便裝大,他以后是要混這個圈子的,必須拉攏人心,建立自己的關系網。
  許名山不清楚趙出息的意思,客套道“這話說的太客氣,都是給斌哥辦事,說不定哪天斌哥便讓我去別的地方,其實我已經有些厭煩這地方,每天吵吵鬧鬧,讓人神經衰弱”
  “這倒是,太吵不好,傷身體”趙出息附和道。
  “喝點?”趙出息笑臉相對,許名山自然不可能怠慢,詢問道。
  趙出息點頭道“兄弟就得喝點”
  “你先坐會,我去拿酒”許名山起身道。
  諾大的沙發卡座上,只剩下趙出息,下面的沙發卡座幾乎坐滿人,上面也再是剩下兩個,可見MUSE的火爆程度,音樂人聲各種吵鬧,趙出息的心卻很靜,章邯許名山潘東升三個人是不同的性格,得逐個擊破。
  沒過一會,許名山拿著酒帶著幾個MUSE的總經理等大佬過來,一一介紹給趙出息,趙出息絲毫不管他們對自己是什么態度,只是笑著寒暄,并不落下風,拿捏的很穩,幾杯酒過后,這些人便先后離開。許名山笑著問道用不用找兩個美女陪他喝酒,趙出息委婉拒絕,讓許名山不用管他,自己該忙什么忙什么,然后隨意的走動,熟悉環境。
  一圈下來,趙出息對MUSE已經熟悉,正打算去下家的時候,卻聽見不遠處的爭吵聲,聲音有些大,趙出息不禁皺眉轉過頭。猛然發現是程大姑奶奶,對于程大小姐,趙出息現在是避之不及,畢竟欠著這虎妞幾十萬呢,打算果斷離開,誰知道是不是二胖太顯眼,還是自己有王八之氣,程子欣一眼便在人群中看見他,臉色鐵青的指著他,趙出息想逃逃不掉,只好乖乖的往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