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27 做個了斷

第九百三十八章真能放下么?
  對于二胖來說,待過幾年的西安并不陌生,這里有他人生最美好的回憶,在這里他遇到了這輩子可以過命的兄弟趙出息,同時奶奶也是在這里壽終正寢,西安注定對二胖有重要的意義。可對于李青衣來說,西安是陌生的,雖然也來過幾次,不過每次來都是像游客一樣走馬觀花匆匆而過,在這里并沒有親切感和歸屬感,只是這次意義不同。
  二胖和李青衣的飛機幾乎是同時抵達咸陽國際機場,率先出來的二胖在里面等了會李青衣,幾分鐘后就看見了拉著小行李箱的李青衣,雖然穿的簡簡單單,可那出俗的氣質卻是無法掩蓋,在這機場大廳里像是鶴立雞群,瞬間吸引住在場其他人的眼神,李青衣就是李青衣,這世間也只有一個李青衣。
  “他怎么樣?”見到二胖后,李青衣第一句話便是直接詢問趙出息的狀態。
  二胖微微皺眉搖頭道“情況不怎么樂觀,蘇西洛的死,讓他有點萎靡消沉,一天一夜沒有吃喝”
  李青衣知道蘇西洛的存在,關于趙出息和蘇西洛當初的那些故事她也清楚,同樣他也明白趙出息和蘇西洛之間復雜的關系,所以這件事她從來都沒有插手,由著趙出息自己去解決,而不是像徐家這件事,她用了三年多的時間一步步去引導,這期間那些故事也只有她自己清楚怎么回事?
  只是蘇西洛的死,讓李青衣多少有些意外,雖然這確實是個意外,可蘇西洛對趙出息有恩在先,背叛趙出息也是被逼無奈,所以這才會讓趙出息一直猶豫不決,現在蘇西洛因為保護趙出息而死,更是讓趙出息愧疚終生,蘇西洛的結局,其實是趙出息一手造成的,所以趙出息才會走進死胡同。
  李青衣確實很擔心趙出息,就像當初趙出息得知鳳凰村噩耗后誰也沒通知的就失蹤了,那會李青衣比誰都要擔心趙出息,不然這次也不會第一時間就來到西安,不過有些事情李青衣也明白,誰都不可能幫到趙出息,只能憑趙出息自己走出來,他要是不愿意走出來,誰都沒轍,他要是愿意,那自然能走出來。
  “走吧”沒有多說什么,李青衣臉色不太好看的說道。
  周易派陳中藏親自來機場接二胖和李青衣,黃土處理完那些瑣事以后,傍晚已經乘飛機回到成都,畢竟在西安耽擱這么長時間,成都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處理,縱然趙出息現在已經分割了他的權利,但不管怎么說,黃土還是目前除過趙出息,這個圈子的掌控實權的二號人物,芙蓉自然不在這個序列。
  黃土離開后,西安的大小事情由陳中藏親自負責,周易什么也不管,畢竟這些事不是他擅長的,也不是他愿意去做的。
  這應該算是陳中藏第一次見到沒少聽說的李青衣,四九城李家的能耐他多少還是知道的,不管是李家男人還是李家媳婦,都不容小覷,至于這李家女人,也就自然不用說了。
  陳中藏客氣的和二胖以及李青衣打招呼,在任何人面前,陳中藏都不會流露出半點認識二胖的破綻,除非二胖主動跟他挑明彼此身份。
  “現在誰在酒店?”二胖沉聲詢問道。
  陳中藏平靜回道“周師叔和蘇蘇小姐陪著趙哥,黃哥已經回到成都”
  “齊思知道么?”李青衣有些擔憂道,畢竟她知道齊思身孕已經好幾個月,應該是下月底就要待產了,這個時候不能受到影響。
  陳中藏如實回道“沒敢告訴嫂子,大家都在瞞著,應該還不知道”
  “那就好”聽到這個消息,李青衣這才放下心,輕聲道“我們走吧”
  傍晚下班高峰期這個時候,是西安城最堵的時候,全國絕大多數城市這個時候都是最堵的時候,陳中藏開的很穩重,坐在車上的二胖和李青衣也很淡定,至少表面看起來沒什么著急的意思。
  “你跟吳浩然的事情,現在怎么樣了?”二胖很少主動問別人事,但這次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李青衣,對這件事他多少還有些關心。
  李青衣不知道怎么給二胖解釋,片刻后才說道“保持適當的距離,讓各方都滿意而已”
  “你適合吳浩然,吳浩然不適合你,他野心太大,不是過日子的人”二胖不輕不重的說道,這段時間他沒少調查了解這個吳浩然,現在對他的性格以及圈子等等都有所了解,至于他的背.景那是眾所周知的,他爹據說還能再進一步,不過這個可能性變數太大,如果真要再進一步,確實是別人無法比擬的勢力。
  李青衣有些好笑道“那你覺得誰適合我?趙出息?”
  安安靜靜開車的陳中藏要不是忍性好,真想說句你兩倒是挺適合的,畢竟趙哥已經結婚了,沒什么可能性了,不過他自然不敢說。
  “你明白我的意思”二胖嘆口氣道,話不多說點到為止而已。
  李青衣沒有逃避這個問題,笑道“你知道,他已經結婚了,我也肯定會結婚,總不能孤獨終老吧,人終究是耐不住孤獨和寂寞的”
  二胖也不知道李青衣這句話是真的,還是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不過李青衣所說的趙出息結婚了,這倒是事實,任何時候談這件事都將越不過這個事實,所以他識趣閉嘴了。
  本來三四十分鐘的路程,最終他們用了一個半小時才到威斯汀酒店,陳中藏帶著二胖和李青衣直接來到趙出息所住的套房里,這會套房里只有周易和蘇蘇在,蘇蘇見到二胖后,委急的的紅著眼睛說道“二胖,你快勸勸出息,他都一天沒吃飯了”
  二胖拍拍蘇蘇的肩膀道“沒事”
  程子欣已經知道徐少卿死了的消息,不管跟趙出息的關系再怎么樣,趙出息在她心里的地位都不如徐少卿重要,這是無法反駁的事實,縱然那天程子欣給趙出息道歉了,但兩人的關系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那樣拌嘴吵架的時候了,何況現在徐少卿死了,程子欣自然把徐少卿的死歸結在趙出息身上,所以縱然蘇蘇給她打電話說趙出息心情不好,她也沒來看趙出息,而是陪在徐少卿父母的身邊。
  蘇蘇怎么知道這事呢?其實他只是給趙出息打電話讓趙出息請她吃烤肉,卻怎么都打不通,最后氣的她直接跑到威斯汀酒店找趙出息,隨后就知道了這件事。
  李青衣和周易師叔打過招呼后,直接對著旁邊的陳中藏道“把門撞開”
  陳中藏倒是嚇了一跳,沒想到這李家女人路子這么野,上來就要撞門。他沒有擅自行動,而是看向旁邊的周易師叔和二胖,二胖低聲道“撞門”
  確定其他人意見后,陳中藏這才用盡力氣去撞門,不得不說威斯汀酒店的門質量確實不錯,陳中藏撞了數下才把門撞開,至于這門被撞壞了,反正他們不差這點錢。
  臥室的門被撞開口,一股刺鼻的煙味瞬間沖了出來,房間的地上滿是煙頭,趙出息坐在地上一臉頹廢的抽著煙,雙目無神的盯著房頂看,也不知道他抽了多少煙了。
  李青衣走到窗前,直接拉開了窗簾,緊跟著打開窗戶透氣,其他人都站在門口沒有進來,趙出息根本沒理會眾人,依舊自娛自樂的抽著煙,披頭散的樣子十分狼狽。
  不管是李青衣、二胖,還是周易以及陳中藏和蘇蘇,都很少見到趙出息如此失態的樣子,看來這次的事情對他打擊確實很大。
  李青衣看眼二胖,兩人用眼神交流幾句,二胖立刻明白李青衣的意思,隨后帶著眾人出來,把門也順便關上了。
  “你來了”等到門關上以后,出乎意料的是,趙出息卻率先開口道。
  李青衣也愣了愣,沒想到趙出息會說話,她苦笑道“你都這樣了,我能不來么?這半死不活的樣子,可不是我認識的你”
  “我沒事,只是在想些事情”趙出息捻滅煙頭,貌似正常的說道“是不是又讓你失望了?”
  李青衣彎腰盯著趙出息,搖搖頭道“都這樣了,還說沒事,怎樣才算有事?至于失望,那倒不至于”
  趙出息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沒看李青衣的眼神。
  “在想對和錯?”李青衣若有所思的問道。
  這時候趙出息眼神有些痛苦,似乎不愿意想這件事,蘇西洛的死終究會成為他的傷痕,他顯然是把責任全部歸咎于自己。
  “對也好,錯也好,不是你自己決定的,如果很多事情都由你自己去決定,那顯然結局也不會是現在這樣子,人總是與天爭各種東西,但你能爭自己的,爭不了的別人的,何況現在事情已經生了,你再愧疚再自責,也挽救不了,終歸還是要往前看,你的路還很長,你要做的事情還很多”李青衣循循善誘的說道,她不會用那些沒用的話去安慰趙出息,而是讓趙出息認清現實,認清自己。
  趙出息呵呵傻笑道“如果不是我把她逼的那么緊,她就不會死,這都怪我,我為什么放不下,為什么要恨她?”
  “趙出息,她要是不死,你真能放下么?別自欺欺人了”李青衣不禁冷笑道,她的話是不好聽,但都是實話。
  李青衣的話,讓趙出息瞬間無言以對,是啊,西洛要是不死,他真能放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