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921 最后一次機會

可恨又可憐,這就是蘇西洛的處境,這也是趙出息的矛盾,趙出息完全可以在這個時候選擇征服蘇西洛,可他沒想到跟徐少卿相處這么長時間的蘇西洛居然還是完璧之身,這讓趙出息十分驚訝,當看到床頭那張熟悉的照片時,趙出息似乎明白了很多東西,心里的矛盾也徹底爆,最終他選擇放棄,卻也并沒有因此原諒蘇西洛,他只是不知道該怎么辦而已,他怕自己做出愧疚終身的事情。
  趙出息下樓后,直接驅車離開龍湖曲江盛景,這時候天空也飄起了淅淅瀝瀝的雨點,跟幾年前那天晚上似曾相識,只是現如今物是人非而已。
  上車后的趙出息沉默寡言臉色難看,周易和陳中藏不知道生了什么,大小王今天已經帶著一支小隊回了成都,現在黃土帶著另外一對小隊成員還在,畢竟周斌死后他已經沒有最直接的威脅,剩下的徐少卿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盯著他的眼睛太多。
  “趙哥,現在去哪?”陳中藏將車開出龍湖曲江盛景以后,低聲詢問道。
  趙出息閉著眼睛揉著額頭頭疼道“隨便開吧”
  這里離南三環不是很遠,于是陳中藏將車直接開上南三環,在西安雖然只有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陳中藏已經將西安的交通摸得一清二楚,好像腦子里有張移動的地圖,這對于他來說,不過是普通的基本功而已。
  別墅里的蘇西洛,也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直到徹底回過神后才起身去洗澡,她讓冰冷的涼水流淌在自己身上,好像這樣才能讓自己更清醒,她不知道趙出息為什么最后時刻放棄,那個時候她的身體已經奔潰,不可能后悔也不會反抗,她不會認為趙出息身體有隱疾。
  所以蘇西洛心里有些擔憂,她怕趙出息后悔了,她怕趙出息繼續針對蜀都集團,這條路是她最后的希望,趙出息如果拒絕,那蜀都集團就真的沒救了。
  那就這樣吧……
  想到最后蘇西洛也不想了,畢竟她已經沒有任何方法去阻止趙出息,她盡了自己最大的能力,放下了自己所有的尊嚴。也許,就像爸爸所說的,最壞的結局無非是蜀都集團破產欠債,到時候他們家再努力還債就是了,只要一家人還在一起,那生活就能繼續下去。
  南三環上,陳中藏不緊不慢的開著車,暫時他們沒有目的地,只能順著南三環繞著西安城一直往前開,車上也沒人說話,安靜的只有動機和風的聲音。
  直到快要到東三環廣運潭大橋的時候,趙出息才讓陳中藏將車開下廣運潭大橋,將車停在橋下面的輔道旁邊打著雙閃,幾個人這才下車。這邊的雨很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也不用怕淋濕衣服,趙出息和陳中藏抽煙,周易師叔站在旁邊。
  現在唯一能幫他解開心中矛盾迷惑的也就周易師叔了,所以趙出息不輕不重的問道“師叔,你說我現在怎么辦?原諒她我做不到,真要把事情做絕,我也做不到,活了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這種讓我猶豫不決的事情”
  “佛家講究放下,放下講究了卻紅塵心無雜念,這才能孑然一身,不被任何事情左右心智。只是這大千世界蕓蕓眾生,遁入空門者尚且不能放下,何況生活在這浮世當中的你我。完全放下那是境界,你我雖不能放下全部,但放下一部分事情,至少能讓你活的輕松,大道向來至簡,做人其實也是同樣的道理”周易看得出趙出息的心中的糾結和矛盾,對于趙出息來說,回西安報仇縱然能讓他泄當初的怨氣,可在面對有些事情時,趙出息未必能真做得到心狠手辣,徐少卿和周斌他可以,但跟他關系復雜的蘇西洛很難。
  趙出息苦笑道“師叔是想讓我放下?”
  “我只是隨口一說,畢竟事情沒有生在我身上,我無法完全理解你的心情”周易搖搖頭說道,他向來不會做出這種替別人寬恕的事情,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其實當局者迷的是心,旁觀者不可能有那種心,所以說的倒是輕巧。
  “她對我有恩,算是我在西安時候的貴人,當時我們朝夕相處,關系也有些曖昧,我承認當初我對她有想法,只是隱藏的很深,畢竟我兩差距太大,我還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過我并不知道她對我什么想法,今天晚上,我才確定了她心里肯定有我,至少曾經有我。可是我是因為她得罪的徐少卿,不然徐少卿也不會想殺我,三強也不會因救我而死,我也不會狼狽離開西安,而且她在最關鍵的時候背叛了我,我無法放下”趙出息有些苦惱的說道,他想理清楚這些事情。
  “很多事情,你只是把責任加于別人身上,卻忘記自己才是主導,如果你不接觸她,如果你不和她曖昧,你也就不會惹上那個徐少卿,也不會被人追殺,事情往往都有正反兩面,你從你這邊看是如此,你從別人那邊看,便是另外一番景象。至于她背叛你,你有沒有想過,她是真的背叛你,還是被逼無奈呢,你說她心里有你,這條就行不通了”周易并不是為蘇西洛解釋,只是從側面去看待這件事情,任何人在這個時候,都會只在意別人的對錯,沒有明白自己在一件事情中的位置。
  周易的話不無道理,但周易的話也說明,不能只看一面,要兩面都看再權衡利弊,所以趙出息使勁搖搖頭道“我再想想吧”
  周易走過來拍了拍趙出息的肩膀道“別被仇恨蒙蔽了初心,這會讓你以后做很多事的時候亂了分寸”
  這是周易對趙出息善意的提醒,很多事情看似沒有什么,但人本就是一步一步的迷失自我的……
  從曲江公館和園回錦業路父母家的路上,徐少卿被各種事情折騰的狼狽不堪,此刻看起來格外的疲憊,南郊的雨要比東郊的雨大,畢竟這邊靠近秦嶺,雨滴打在車窗上,讓窗外的霓虹燈成了五彩斑斕的亮點,黑眼圈嚴重的徐少卿帶著困意看著外面的世界,在想著自己的處境和結局,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他覺得自己有些可悲可笑,真正能幫他愿意幫他的沒有幾個,可卻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著看他的笑話。
  管樂安安靜靜的開車,祁漢和馬在外面辦事,車內的氣氛有些壓抑,過會管樂的電話響起,他皺眉接通電話,低聲幾句后便掛掉,從后視鏡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徐少卿,知道徐少卿可能在想一會回家的事情,老爺子那邊似乎已經知道徐少卿牽扯到周斌的事情,而且陷的很深,很早的時候老爺子就叮囑徐少卿和周斌這種人保持距離。徐少卿不怎么聽,有時候會敷衍了事,有時候會告訴老爺子自有分寸,可今天終究還是出事了,在徐家最危難的時刻雪上加霜,這讓老爺子格外的生氣,所以才讓兩天都沒有回家的徐少卿今晚回去。
  “什么事?”徐少卿察覺到管樂在打量他,所以沉聲問道。
  管樂有些猶豫不決,知道這個時候再說這種事,會更打擊徐少卿的精神,徐少卿不悅道“有什么說什么”
  “蔣姨那里的消息,今晚趙出息去了蘇西洛的家中,兩人在樓上臥室待了很長時間,不過具體干什么她并不清楚”蔣姨自然是蘇西洛的保姆,一直由管樂負責聯系,蔣姨的兒女現在都在徐少卿的公司上班,徐少卿以前就給蔣姨說過,如果她表現的好,她的兒女就能升職加薪,徐少卿很聰明,他知道這種事才能拿捏住蔣姨。
  徐少卿聽后雙拳緊握隱隱作怒,可卻平靜道“我知道了”
  蘇西洛如此對徐少卿,就算是徐少卿不生氣,管樂也看不下去了,怒道“主子,你就打算這樣放過蘇西洛,這么些年你是怎么對她的,幫了她多少忙,我們大家都看在眼里,現在你剛剛出事,她就投入趙出息的懷抱,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夠了,管樂,我知道該怎么做,不用你教我”徐少卿突然怒吼道,這聲把管樂嚇了一跳。
  最近的徐少卿很反常,他不像以前那么冷靜克制,顯然徹底亂了心境,管樂識趣閉嘴,不過徐少卿能火,說明他還正常,管樂真把這么多事這么大壓力把他徹底壓垮,徐少卿要是倒了,他們也就自身難保。
  “蘇西洛,這是你逼我的”徐少卿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從來沒有被一個女人傷的如此之深,也從來沒有為一個女人付出這么多,所以他一定會讓蘇西洛為此付出代價,不然他就算是死,也死不瞑目。
  車里再次安靜下來,徐少卿開始謀劃著自己的報復……
  十幾分鐘后,管樂將車聽到徐家別墅樓下,在樓下徐少卿就已經聽到樓上父親和母親的吵鬧聲,徐少卿心里越來越煩躁,這一切都是從趙出息回西安開始的,他不僅要讓蘇西洛付出代價,也要讓趙出息付出代價。
  ...
  如果覺得混世刁民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