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920 你做得到么


  (這兩天回家了,事情比較多,斷了更新很不好,抱歉,爭取補回來。縱橫書評大賽有刁民的書評,大家可以投票頂起來)
  人生有很多事情需要付出代價才能如愿以償,有些代價是你心甘情愿的,有些代價是你被逼無奈的,但是這些都是你選擇的,后悔不后悔、結局滿意不滿意都與他人無關。
  蘇西洛這個選擇確實是她被逼無奈的,被趙出息逼的走投無路,被趙出息逼的背叛了徐少卿,蘇西洛不知道徐少卿現在怎么樣,她不愿意去想,因為她能想象那種處境下自己選擇和徐少卿分手,徐少卿要背負多大的精神壓力,想來短時間內徐少卿也肯定不敢給徐家眾人說,畢竟徐家已經經歷太多,不能再承受任何負能量。
  所以,想到這的時候,蘇西洛對徐少卿充滿無限的愧疚,如果不是趙出息她這輩子都不希望自己第二次做出這種雪上加霜的事情。
  蘇西洛認命似的被趙出息攔腰抱起,她緊咬著下唇不敢直視趙出息的眼神,以往無比熟悉的臥室此刻卻異常的陌生,只得閉上眼睛。該來的終歸要來,在她答應趙出息以后,就知道遲早會有這么一天,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
  蘇西洛不重也不輕,對于自己的身材她向來要求很高,如果一個女人連身材都不能保持,還有什么事能讓她充滿動力,任何事情都追求完美和極致的蘇西洛,自然不允許自己成為庸俗的女人,女人的漂亮本來就是優勢,她更希望將這種優勢發揮到極致。
  這應該算是趙出息第二次和蘇西洛親密接觸,第一次親密接觸是當年在西安某天晚上喝醉留宿這里的時候,那晚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兩人在陽臺上差點擦槍走火,蘇西洛故意調戲,趙出息故作鎮靜,可是在職場老狐貍的蘇西洛面前,最終道行稍淺的趙出息徹底落敗,趙出息連滾帶爬的滾回房間,蘇西洛笑的花枝招展。相比于上次,局勢被蘇西洛完全掌控,這次卻是一邊倒,蘇西洛任由趙出息拿捏。
  蘇西洛的臥室依舊是當年那樣子,幾乎沒什么變化,趙出息將蘇西洛緩緩的放在那張大床上,隨后轉身回去反鎖房門,緊跟著拉上了臥室的窗簾,整個房間瞬間充滿曖昧的氣氛。
  柔軟的大床上,蘇西洛依舊閉著眼睛,安安靜靜的躺著,眼角滑下了兩滴淚水,那樣子太讓人心碎,趙出息站在床邊點燃了根煙,吞云吐霧中打量著此時的蘇西洛,她再也不是那個冷若冰霜的女強人,也不是那個偶爾還會戲虐他的蘇總,更不是那個背叛自己的蘇西洛,只是一個無助的女人而已,女人終歸只是女人。
  只要趙出息愿意,現在他隨時可以征服蘇西洛,可是就這樣征服蘇西洛,趙出息的內心其實很矛盾,兩個不同的聲音在那里爭論。
  這么長時間,趙出息依舊沒有動靜,蘇西洛終于睜開了眼睛,發現趙出息站在那里抽煙,她沒有擦眼角的淚水,趙出息搖頭哭苦嘆道“何必呢?”
  “這是我的決定,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蘇西洛咬牙堅持道,已經這個時候了,她生怕自己僅剩的勇氣徹底消失,只得給自己打氣。
  趙出息自嘲道“你本可以平平淡淡過一輩子,享受著你該享受的一切,為什么卻要過這樣的生活,那樣我們未必就會認識,也就不會有后來這些事”
  “那是我的生活,不是你的生活,你不懂”蘇西洛冰冷的回應道。
  趙出息最見不慣蘇西洛這種高高在上的樣子,本來已經壓下去的怒火,再次燃燒起來道“是么,我不懂?”
  說完趙出息便直接將蘇西洛壓在自己身下,將頭埋在她的脖頸之間,放肆的大口吸氣,同時那雙手已經放在蘇西洛修長的美腿上,當趙出息的手和蘇西洛的皮膚接觸的那刻,蘇西洛整個人渾身顫抖,趙出息在蘇西洛的耳邊喃喃自語道“你很害怕?”
  蘇西洛緊咬牙關不說話,她怕自己撐不下去放棄了。
  趙出息開始挑逗著蘇西洛的耳垂,他知道那里是女人的敏感位置,果然蘇西洛再次顫抖起來,趙出息臉上露出戲虐的笑容,他不信蘇西洛能堅持下去,畢竟女人的身體是最老實的,當身體崩潰以后,精神自然會崩潰。
  對于這種事情,趙出息早已不是未經人事的初哥,熟練的調戲著蘇西洛,他的雙手游蕩在蘇西洛的那雙足以讓男人愛不釋手的美腿上,或許是因為蘇西洛剛剛洗完澡,那種肌膚觸摸更加的柔滑,趙出息每次總是在快要侵犯蘇西洛那幽院深閨的時候戛然而止,而每次這個時候,蘇西洛都會長舒一口氣。
  趙出息沒有理會蘇西洛,他更享受這種過程,很快趙出息就已經脫掉蘇西洛身上的衣服,此時蘇西洛只穿著內衣躺在床上,趙出息這會倒沒有再繼續,而是靜靜的欣賞著眼前這足以媲美任何風景的藝術品。
  吹彈可破的皮膚,精致突出的鎖骨,沒有一絲贅肉的芊芊細腰,還可以看出讓男人鼻血噴涌的馬甲線,這是蘇西洛經常保持鍛煉的結果,特別是那傲人的酥胸,只等著有人去寵幸。
  “睜開眼睛”趙出息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蘇西洛不為所動,也許是空調太冷的原因,也許是因為太緊張,她整個人都緊繃著。
  “那我可以認為,你這是在拒絕?”趙出息明顯不悅道。
  這句話,讓蘇西洛不得不睜開眼睛,她心如死灰般的瞪著趙出息,眼神里明顯看得出無限的恨意,趙出息冷笑道“恨我就對了”
  說完趙出息毫不猶豫的吻住蘇西洛那誘人的小嘴,這是他第一次吻蘇西洛,當初在工地的時候,他不知道意淫過多少次,只是那會不過是男人最愿意的**而已,卻也沒想到有一天會如愿以償,蘇西洛緊咬著牙關,雙手死死的抓著被子,睜開的雙眼,眼淚止不住的流著。趙出息卻不為所動,傾盡全力想要攻克蘇西洛的牙關,雙手已經攀上蘇西洛的酥胸,隔著內衣肆意揉捏,蘇西洛的防線越來越脆弱,卻依舊在堅持著。
  當趙出息解開蘇西洛的內衣,雙手和蘇西洛的酥胸零距離接觸后,蘇西洛緊咬著的牙關終于松開了防線,趙出息的鐵騎長驅直入,迅速尋找到蘇西洛的香唇,想要一較高下,可惜蘇西洛根本不配合,想盡辦法的躲避著趙出息。
  “別告訴我你不會接吻”松開蘇西洛的小嘴,趙出息有些不屑的說道,畢竟徐少卿可是獵艷花都的高手,趙出息不信這么長時間,他還沒教會蘇西洛怎么接吻,這種事情只有兩人配合才能達到境界,如果只是趙出息唱獨角戲,那就沒什么意思了。
  蘇西洛還是不說話,這個時候她也不會說什么,這更給趙出息帶來**,趙出息放棄和蘇西洛接吻,開始將目標放在蘇西洛的鎖骨以及那夢寐以求的酥胸上,由上而下的品嘗著蘇西洛的每一寸肌膚,最后在酥胸那里流連忘返。
  這是蘇西洛第一次和男人**相見,更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征服,她的防線越來越脆弱,心里也越來越接近奔潰,呼吸早已凌亂,此時更是忍不住嬌.喘出聲。
  “嗯”當趙出息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如同打了雞血更加賣力,他知道離自己徹底征服蘇西洛已經不遠了。
  蘇西洛緊咬著下唇,已經能看到血絲,被子在她的手里也早已經變形。
  當趙出息準備脫下蘇西洛那已經濕潤的黑色蕾絲內褲的時候,蘇西洛終于忍不住開口道“我是第一次”
  “第一次?”趙出息一臉震驚的重復道,腦子里轟的一片空白,手上的動作也緊跟著停下,他沒想到跟徐少卿訂婚這么長時間的蘇西洛居然是第一次,都這個時候了,他自然不會懷疑蘇西洛所說的話,因為沒有必要。
  “為什么?”趙出息喃喃自語道。
  也就是這個時候,趙出息突然瞥見蘇西洛放在床頭的那個相框,照片上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三年前在南門國際公寓工地上,戴著安全帽,穿的破破爛爛狼狽不堪的他。
  趙出息整個人徹底愣住,死死地盯著那張照片,久久不語……
  躺在床上的蘇西洛當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再次閉上眼睛,等待著那刻的到來,每個女人都會有這么一天,只不過是早晚,只不過是給誰而已。曾經的時候,她想過將自己的身體交給趙出息,至少是自己深愛的男人,只是這個曾經讓她愛上的男人,現在成了她恨的男人。
  此刻的趙出息很矛盾,內心所有的疑問和矛盾徹底爆發,趙出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開始強迫自己熄滅欲.火,冷靜下來,只有這樣,他才能考慮清楚,自己該怎么辦。
  不知過了多久,趙出息緩緩穿上自己的衣服,沒有再繼續下去,而是選擇轉身徑直離開,離開時的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當聽到開門的聲音時,蘇西洛這才睜開眼睛,只是已經不見了趙出息的人影,蘇西洛沒有起身,只是繼續躺在那里,任由眼淚打濕被子。
  第九百三十一章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