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92 有賊心沒賊膽


  第八十八章開始接手
  從古到今所謂的山林匪寇是有不少因為走投無路被逼無奈,可大多數人還是看到其中誘人的利益才鋌而走險占山為王,過著逍遙自在卻又提心吊膽的日子。趙出息總算是明白為什么很多人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卻要冒著巨大的風險混黑,今晚他和二胖只是小試牛刀,卻得到七萬大洋的回報,用徐林的話來說,這投資回報率有些夸張,等于他和二胖加起來在南門國際公館大半年的工資。
  趙出息不禁疑惑,難道自己歪打正著找對方向了?要是這么下去,借徐林和瘋女人程子欣的五十萬用不了多長時間便能還上。正事已經辦完,斌哥便沒在天佑盛典待下去的意思,吩咐老左今天晚上在天佑盛典好好招待趙出息和二胖,隨即摟著自己女人離去,墨鏡男和那位肌肉悍將跟隨而去,只留下老左。
  天佑盛典外面停車場上,剛剛吃了大虧從天佑盛典出來的軍叔臉色陰沉,如同烏云壓城,站在旁邊黑熊沒了痞氣全是怨氣,軍叔的肩膀已經用衣服纏住,這對他來說是小傷,身上比這觸目驚心的傷疤比比皆是,一會隨便找個診所包扎,用不了多久便能痊愈,只是這口氣讓他實在咽不下去,軍叔忍著劇痛惱怒道“一群廢物,丟馬爺的人,回去如何交代?”
  “大哥,就這么算了?”黑熊咬牙切齒道,這對他來說是莫大的恥辱。
  軍叔等著黑熊道“那你想怎么辦?丟人現眼,打都不打過,窩囊”
  黑熊冷哼道“今天是我大意,我沒想到周斌那邊還有高手,更沒見過他身邊那兩個年輕人,回頭我派去查,至于周斌,哼,這口氣我肯定咽不下去,六叔的話都不聽,周斌這是要自立門戶?草”
  “咽不下去就憋著”軍叔回頭瞅了眼身邊一群窩囊廢,氣不打出來。
  “明的不行,那就來暗的,我們陪他周斌玩玩就是,他不是說他女人的奶子大么?說實話,我真想嘗嘗,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么”黑熊整張臉瞬間變的淫蕩,冷笑道。
  天佑盛典里,老左帶著趙出息和二胖換了個普通大包,那個頂級包廂實在太大,他們幾個人在里面顯的更加的空蕩蕩。有為人處世老道的老左在,自然一切安排妥當,領班帶著天佑盛典最好的一批模特走進來,任由趙出息和二胖挑,趙出息眼神在最漂亮的身上停留數秒,最終卻沒挑她,只挑了個稍差一點的。二胖見到女人嘿嘿的直流口水,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選了個胸最大的美女,能被帶進包廂自然質量都不差。最終最漂亮那位被老左選走,當趙出息放棄這位氣質和形象皆超凡脫俗的美女時,老左便淡淡笑著點頭,有心計的男人。
  沒過一會,老左安排下樓取錢的人便回來,七萬塊錢老左交給趙出息,輕笑道“這僅僅是是個開始,跟著斌哥混,往往是能者多勞,你只有有實力,以后想得到的只多不少”
  “那還希望左哥,能多多提攜小弟,畢竟小弟剛入圈子,不懂的地方很多”趙出息拿起酒杯,敬老左道。
  老左摟著模特沉穩笑道“放心,都是給斌哥辦事”
  趙出息在天佑盛典待的時間不長,蘇西洛有次給他說過,成熟的男人在任何時候都會掌控分寸,特別是酒場上,他們清楚自己的身體比任何利益都重要,只有毛頭小伙喝酒才會拉著別人不醉不歸,看似豪爽,其實無趣。
  老左離開時叮囑趙出息明天晚上七點在粉巷潮人會所門口見,趙出息和二胖沒奢侈的打車回去,這里距離電視塔公交站牌不遠,有回去的公交車,兩人并肩往前走,趙出息自嘲感慨道“二胖,這幾天我想了很多事情,想到自己在鳳凰村混吃等死的前二十四年,想到李青衣來鳳凰村的這兩年,想到小平安得病的那段時間,想到走出祁連大山的這段日子,我一直希望身邊的人都過的好。我希望鳳凰村的孩子們有學上,有一天走出大山最好別回去,我希望鳳凰村的老人們能老有所依,善始善終。所以我努力掙錢,努力充實自己,循循漸進,希望自己終有一天能出人頭地,可現在我才發現我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陽春白雪,經歷的越多,我才發現自己是多么的無能,我改變不了丁哥和三十八號的命運,我扭轉不了十六號當小姐的事實,如果我借不到五十萬,伊伊也會淪落風塵。我接近蘇西洛只是想借她的跳板有更好的發展,卻招來橫禍,被人打的跟狗似的,還得賠笑道歉,狼狽滾出山水情,人家隨隨便便就能摧毀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成就,你說這社會現實公平么?”
  二胖只是嘿嘿笑著聽著點頭,卻不發表任何意見,他知道這段時間,趙出息心里憋著很大的怨氣。
  “我終究不過是個普通人……”趙出息喃喃自語道,再無下文。
  公交車很快便到,兩人跟隨著人潮擠上車,向著和平里而去,城市很大,夜景很美,又有多少人記得自己出發時的路?
  至此趙出息上段旅途戛然而止,一段新的旅途重新起航,這路上布滿靳棘和陷阱,趙出息知道這比自己以往所有的路都難走,稍不注意邊有可能粉身碎骨,作為一個至始至終覺得好死不如賴活著的生活,趙出息可不想早早去找老和尚談經論道,雖然他有些想這個算是養大自己的老人。
  隔天傍晚七點鐘,老左開著輛穩重卻不失張狂的雷克薩斯準時出現在粉巷潮人會所,等他下車后門前的保安經理們屁顛屁顛的迎上來,七嘴八舌的問道“左哥,今天怎么有空來這里?”
  “把章邯叫出來,我在這等他”老左很溫和,沒一點脾氣,接過一經理手中的軟中華,笑呵呵的吩咐道,然后打電話聯系趙出息,昨晚走時已經留下趙出息的手機號,趙出息說他馬上就到,和平里離粉巷其實不遠,也就兩三站路,趙出息吃完晚飯便和二胖沿著東大街一路往西而去,住在這里這么長時間,趙出息還從來沒走過東西大街,鐘樓商圈算得上西安最繁華人最多的地方,每到周末更是人山人海。
  約莫五分鐘后,已經走了半個小時的趙出息和二胖終于到達目的地,位于五味十字粉巷口的潮人會所,算的上西安有名的夜店,裝修很大氣。七點多夜店門前除過工作人員并沒有外人,八九點往后才是夜店的沸騰時刻,直到晚上兩三點結束。
  趙出息到的時候,老左正和位打著耳釘帶著鴨舌帽穿著嘻哈衣服的年輕人聊天,好像隨時都能給你整段街舞。白天趙出息拿著兩萬大洋給他和二胖購置了幾身衣服,雖說他很舍不得花這些錢,最終還是花了三四千,讓他心疼不已。買的衣服中規中矩,只能說普通再不能普通,短袖襯衫牛仔褲外套皮鞋皮帶,都是最便宜的貨,讓人一眼便能瞧出是便從康復路買的,而不是在中大國際買的,趙出息想到以后給人辦事,不忘花四十塊錢買了塊假的不能再假的歐米茄表,這還是老板要八十,他直接砍一半的結果。
  “左哥”趙出息和二胖保持同樣的笑容緩緩走過來道。
  老左可不會認為這個笑的人畜無害的哥們是個慫貨,相反是個扮豬吃虎的主,有城府有心計更有背后那個胖子,這種人物遲早會上位,只要斌哥給他平臺,所以老左很聰明,知道怎么和趙出息相處。
  “出息,來了”老左像是碰見老熟人一樣摟著趙出息的肩膀寒暄道,說完又指著二胖問道“好像我還不知道怎么稱呼這位兄弟”
  “你叫他二胖就行”趙出息隨口說道。
  老左又熟絡的拍著二胖的肩膀,呵呵道“二胖兄弟,不錯不錯”
  二胖笑的比他更燦爛,比笑,誰比得過二胖?
  “章邯,這就是我給你說的趙哥,以后什么事你都找他”和二胖趙出息客套完,老左這才將趙出息介紹給負責潮人會所的章邯,他清楚和趙出息這種人的關系不是一天兩天能搞好的,這種人真想當朋友,那得交心。
  “他?”叫章邯的年輕人有些鄙視的看著趙出息,這身地攤貨的哥們便是趙哥?其實他年齡不小,已經二十八,就是穿的有些潮。
  老左臉色微變,冷笑道“我不希望出現什么幺蛾子,這是斌哥的意思,以后西大街這三家夜店都由趙哥負責,你自己掂量點”
  老左有意敲打章邯,算是給趙出息鋪路。
  章邯很不情愿的伸手道“趙哥”
  趙出息沒太多表情的和他握手,這才剛剛開始,不著急。
  介紹完這里,老左便帶著趙出息和二胖去另外兩家夜店,一家是距離幾百米外的MUSE,另一家則是不遠處的特洛伊,趙出息有些不解的問道“左哥,我都負責什么?”
  老左解釋道“沒什么具體負責的,你晚上沒事就在這三家店轉悠,我們只負責他們的安保問題,其余不管,有客人鬧事發生糾紛什么的再出面,一般這種情況很少,除非是喝多了,你直接讓人扔外面就行,遇見有背景的,到時候我們會和夜店高層一起負責”
  “這些夜店都是誰的,都是斌哥的?”趙出息像個土包子似的問道,畢竟剛剛接觸這個圈子。
  老左不知道趙出息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可還是回道“muse潮人會所都是全國連鎖性質的夜店,背后有母公司,他們的店開到每個城市都會拉一批投資人合伙人,每座城市都有地頭蛇,強龍不壓地頭蛇,誰都不會把事情鬧的太僵,畢竟要在這座城市混下去,所以這些投資人里面大多都是本地財主。場子的安保問題則會外包給本地勢力,也算是照顧面子,相對來說,處理一些事情的時候比他們方便,他們也不想沾這些麻煩事。至于像范特西這類夜店,都是本地大佬開的,背景大的全是自己人,背景小的,安保也會外包”
  “明白了”趙出息若有所思的點頭。
  三家夜店,潮人會所的章邯,MUSE的許名山,特洛伊的潘東升。一個囂張,一個城府深,一個低調,都不是什么好貨,趙出息覺得接下來自己的生活不會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