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19 早就等著了

第九百三十章我恨你……
  有人說這一切都是蘇西洛咎由自取,有人說蘇西洛也是被逼無奈,這要看站在誰的立場上。站在趙出息的立場,趙出息是因為蘇西洛得罪的徐少卿,也是因為蘇西洛才致使徐少卿聯手周斌設計殺趙出息,以致韓三強而死,最壞的是她還背叛趙出息,這種背叛讓趙出息差點就喪命。人性有很多悖論,別人對你好,你或許記不住,別人對你不好的,你肯定記得很清楚,蘇西洛是對趙出息有恩,可蘇西洛的那些恩,不足以讓趙出息原諒她的背叛。
  站在徐少卿的角度,覺得徐少卿挺可憐的,他做的一切都沒有錯,可恨的只是蘇西洛和趙出息而已,他這種不缺女人的高富帥,偏偏卻倒在蘇西洛腳下,為了所謂的愛情,付出了太多的東西,最終卻沒有得到回報,其實說白了,蘇西洛還是不喜歡他,所以他做這些事情去培養感情,可愛情里有時候愛就愛,不愛就是不愛,如果蘇西洛喜歡他,那哪還有這么多破事。
  再站在蘇西洛的角度去想,她似乎也沒有錯,她從小到大的性格本就好強,長的漂亮的女人本來安安靜靜當個花瓶就能過好這一輩子,何況她還是不缺錢的白富美,可蘇西洛這樣的漂亮女人卻偏偏非要證明自己比男人強,只是因為自己是女孩,父親收養了一個男孩,從此就走上這么條不歸路。對于愛情,她充滿幻想和完美主義,她喜歡自己喜歡的男人只忠于自己,當初留學遇見風趣幽默的徐少卿時,蘇西洛確實動心過,她和徐少卿情投意合話題頗多,蘇西洛本以為徐少卿是適合自己的另一半,奈何徐少卿這種紈绔大少從小就風流成性,根本不可能為了一個女人放棄整個森林。回國后的事情就很正常,蜀都集團展到西安,徐家在西安算是大戶人家,有這層人脈關系,蘇西洛自然要加以利用,畢竟她和徐少卿是同學,只是兩人的出點不同,徐少卿是為了愛情,蘇西洛只不過是當做普通的人脈關系,這種關系越往后越復雜,到最后讓蘇西洛深陷其中,也明白無法回頭。
  徐少卿,趙出息,家族,在蘇西洛的世界里交織成復雜的蜘蛛網,這里面家族利益最大,背叛趙出息也好,現如今再放棄徐少卿也好,都是為了她所謂的家族利益,所以說,對于蘇西洛自己來說,她也沒有錯。
  那到底誰錯了?站在自己本身,誰都沒錯,錯的只是別人……
  徐少卿掛掉電話以后氣的全身幾乎在抖,可他不怒反笑道“很好,很好,蘇西洛,你比我想的更要狠”
  管樂能感受到徐少卿此刻的怒氣,好像周圍的空氣都在燃燒,他沒敢說話,只是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徐少卿。
  龍湖曲江盛景的蘇西洛,坐在陽臺的椅子上緊咬著下唇,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這么做是對是錯,對于她來說或許是對的,對于徐少卿來說肯定是錯的,這個時候這樣的消息,顯然會像刀插進徐少卿的心臟一樣疼,她知道徐少卿有多么愛她,可現在的她還配擁有愛情么,趙出息只給她兩天時間,這是她最后一次機會,現在能救蜀都集團的只有趙出息,錯過了這個機會,那蜀都集團就真的沒救了。
  所以,她選擇放棄一切,放棄自己的人生,不管是得罪誰,不管被誰恨,她都認了……
  半個小時后,蘇西洛終于再次拿起電話,這次自然是打給趙出息的,距離昨晚見趙出息已經過去一整天,她也該給趙出息答案了。
  正在威斯汀酒店陪蘇蘇游泳的趙出息接通電話后,直接問道“所以,你的答案是?”
  “我若同意,希望你信守諾言”蘇西洛冰冷道。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你似乎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本”
  “你……”蘇西洛啞口無言,指甲已經陷進肉里。
  沒有什么比掌握別人的命運更讓人自負的,趙出息冷哼道“徐少卿那邊你放心,既然你以后是我的,我肯定不會讓別人傷害你,能傷害你的只有我,我會派人保護你,而你要做的,就是等著我,不出意外,我明天晚上會去找你,希望你做好準備”
  蘇西洛眼神冰冷,沒有一絲感情,咬牙道“趙出息,我恨你”
  “恨吧,就像我恨你一樣”趙出息突然平靜下來,淡淡說道,而那邊,蘇西洛已經掛掉電話,該來的她已經無法反抗,只剩下坦然接受。
  掛掉電話以后,趙出息立刻向黃土吩咐,同時給徐林打電話,蜀都集團那邊壓力可以減輕了,至少這是他的誠意。
  當天晚上,徐少卿再次宿醉,這次更是喊了數個美女到她別墅喝酒,最后的場面就有些淫.亂了,徐少卿徹底的放縱和泄自己的怒火和**,他被蘇西洛折磨的已經走火入魔。
  第二天,徐少卿本來想回徐家,可卻再次被省廳帶走,這次是因為他可能牽扯到那天晚上秦嶺牛背梁對趙出息的持槍襲擊案,還有他跟周斌那邊的洗錢和走私案有關系,事情越來越深,徐少卿意識到可能沒等到徐家那邊崩潰,他這邊就率先出事了,徐少卿有些著急了,卻不知道該找誰幫忙,徐家現在無暇顧及任何事,也沒有能力去做任何事,徐少卿越來越煩躁,脾氣越來越大,管樂和祁漢馬已經不知道被罵了多少次。
  今天,蘇西洛去公司處理這兩天落下的工作,她已經從成都母公司那邊得到消息,幾家銀行突然停止向他們抽貸,供貨方那邊也突然沒人上門要債了,他們正在納悶怎么回事,唯獨蘇西洛自己明白怎么回事,顯然趙出息沒有食言,一個諾大的集團的生死,只因趙出息的意思,就可以在生死兩邊徘徊,蘇西洛覺得這是如此的可笑,可她知道自己沒有嘲笑的實力,誰讓趙出息現在是川渝翻云覆雨的趙爺。
  傍晚,蘇西洛下班后早早就回龍湖曲江盛景,洗完澡換個身衣服心不在焉的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她不知道趙出息今晚會不會來,如果來了她該怎么辦,她的心情很緊張,雖然早就知道自己要面臨什么,可當這一刻真的要到來時,她卻慌了神,她心里在祈禱,希望趙出息不要來,她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趙出息。
  九點多的時候,別墅樓下傳來一陣車聲,蘇西洛早已給保姆蔣姨打過招呼,如果是趙出息就讓他進來,蔣姨自然認識趙出息,只是不知道如今趙出息的身份。
  趙出息說今晚要過來,那他肯定會來,他不愿意給人失望。周易和陳中藏沒有跟著上來,蔣姨確定是趙出息后才開門,雖然兩年多沒見,趙出息已經有很大的變化,可蔣姨多少還是能認出趙出息,見到趙出息后,蔣姨有些內疚喊道“趙先生,蘇小姐在樓上”
  “蔣姨,兩年多沒見了,沒想到你還能認出我”趙出息見到蔣姨后,隨口說道。
  面相雖說三年一變,可固定容貌變化太大,所以蔣姨自然能認出趙出息,只是相比于外貌,變化更大的是氣質,氣質這東西是在環境中沉淀和熏陶出來的,當初趙出息是毛頭小伙,如今卻是手握權勢的大佬。
  蔣姨對于趙出息的寒暄客套卻沒回應,只是悻悻的笑著,趙出息覺得自己當初和蔣姨關系還算不錯,蔣姨見到自己應該會很高興,不該是這樣的態度。也或許是太長時間不見,顯的陌生了,所以自覺無趣,換了拖鞋直奔樓上而去。
  二樓客廳里,電視里放著新聞,穿著黑色蕾絲長裙的蘇西洛注意力自然沒在電視上,她根本沒聽見電視里在說什么,此時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蘇西洛的漂亮和氣質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也不會讓徐少卿這樣閱女無數的紈绔子弟愛的死去活來,烏黑亮的長,精致的容顏,白嫩的皮膚,無不吸引著男人。
  “今晚,我沒有遲到吧”趙出息上樓以后,看見坐在那里呆的蘇西洛,戲虐道。
  突然的聲音也讓蘇西洛嚇了跳,回過神看到是趙出息不禁緊張起來,心跳迅在加快,更是不敢直視趙出息玩味的眼神。
  蘇西洛沒有理會趙出息,趙出息直接走到蘇西洛旁邊坐下,他使勁吸了吸鼻子,聞著蘇西洛身上那股熟悉的香味,同時伸出手抓起蘇西洛的秀把玩著道“那晚的事情,我已經知道,徐少卿還是那個徐少卿啊,三年了一點變化都沒有”
  蘇西洛并不意外趙出息知道那晚的事,想來肯定是王大錘告訴趙出息的,她知道趙出息和那些保安走的近。
  “不知道徐少卿是否知道你的決定,我很想問問他,被人背叛的滋味如何,何況是在自己人生最低谷的時候,被自己的未婚妻背叛,想來這種感覺會讓他很絕望”趙出息冷哼道,殺人并不可怕,折磨人才更可怕,身體折磨不可怕,心理折磨最可怕,那會讓人瘋。
  趙出息的話像是在譏諷蘇西洛,更是在報復她當年的背叛,蘇西洛緊咬著下唇不說話,她怕自己撐不住。
  趙出息冷笑道“你不說話,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已經做好準備?”
  兩個人獨處,這更像是趙出息的獨角戲,趙出息不生氣,反而很享受。趙出息起身關上陽臺的門,同時拉上窗簾,轉身回來后,他平靜道“你還有最后一次機會,不后悔?”
  “不后悔”蘇西洛沒有用搖頭表達自己的意思,而是堅定不移的說道,那聲音充滿生無可戀的決心。
  趙出息沒有遲疑,緩緩走到蘇西洛身邊,攔腰將蘇西洛抱了起來,徑直走進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