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918 你太自私了

徐少卿逼迫蘇西洛,相同的事情三年后生了第二次,皆是因為趙出息的存在。三年前那次,徐少卿也是因為趙出息跟蘇西洛的曖昧,深夜跑到龍湖曲江盛景質問蘇西洛,兩人大吵一架后,徐少卿動手打了蘇西洛,更是想要強迫蘇西洛。三年后的今天,徐少卿又是因為趙出息回來報仇,蘇西洛走投無路去見趙出息,而再次深夜跑到龍湖曲江盛景向蘇西洛討要說法,兩人再次大吵,徐少卿又一次打了蘇西洛,更是瘋般的想要強行和蘇西洛生關系。
  第一次,趙出息及時趕到救了蘇西洛,將徐少卿打了一頓,兩人關系徹底惡化也是從那會開始的,不然徐少卿可能最后也不會聯手周斌想要除掉趙出息。第二次,間接也是因為趙出息,如果不是趙出息叮囑過王大錘,想來王大錘也不會因為這事得罪徐少卿這樣的大人物,縱然徐少卿現在已經身陷囹圇,可對于他們來說,依舊是大人物。
  徐少卿和趙出息,真是一對宿敵,他和蘇西洛就像蘇西洛和趙出息,也是一場孽緣,如果沒有趙出息,正如他所說的,也許早就喝蘇西洛結婚了,孩子都能打醬油了,可惜卻碰到了趙出息,或許這就是造化弄人吧。
  說實話,徐少卿對蘇西洛可真是真愛啊,兩人從留學認識到現在,徐少卿為蘇西洛付出了不知道多少,沒有徐少卿的幫忙,蜀都集團在西安也不會展的這么快,雖然徐少卿是花心大少,跟不少女人糾纏不清,可紈绔子弟富二代們有幾個不是這樣的?
  蘇西洛是徐少卿真正的女神,他就差把蘇西洛捧在手心里,兩人訂婚以后,蘇西洛說結婚以后才能碰她,對于這種事,普通男人可能都不會答應,可徐少卿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誰讓他喜歡蘇西洛,他想跟蘇西洛過一輩子,想得到的是蘇西洛的心,而不僅僅是蘇西洛的身體,要是只解決生理問題,他有一堆女人,沒必要找蘇西洛。
  可現在因為蘇西洛再見趙出息,徐少卿算是徹底心灰意冷了,三年前那次是矛盾,三年后這次是絕望,在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時候,蘇西洛不想著怎么幫自己渡過難關,卻在背后狠狠的捅了自己一刀,徐少卿覺得這些年所有的付出,都特么像個傻逼一樣。
  從龍湖曲江盛景離開,回到曲江公館和園,徐少卿搬出自己的存酒,在客廳里放肆的暢飲,此刻他只想讓酒精麻醉自己,醉了就不會想這些破事。
  龍湖曲江盛景里,蘇西洛已經恢復平靜,雙眼無神的躺在床上,手里拿著冰袋敷著臉,她沒想到徐少卿會派人跟蹤自己,更沒想到徐少卿會再次做出這樣的事情,三年前那次還歷歷在目,那晚要不是趙出息,她就真的被徐少卿欺辱了,也正是因為那次的事情,趙出息徹底得罪了徐少卿,才有后面的一系列的事情。后來,徐少卿苦口婆心的向她道歉請求原諒,徐少卿說他太愛她太在乎她才會那么做,她保證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蘇西洛不能真的得罪徐少卿,那時候蜀都集團的項目都還在進行當中,她知道得罪徐少卿的后果,沒有辦法只得原諒徐少卿。
  只是三年后的今天,徐少卿再次做出這樣的事,蘇西洛很失望很傷心,她從小到大只被人打過兩次,兩次都是徐少卿,而且兩次都想強迫她,這給蘇西洛留下了陰影,她不敢想象要是真的和徐少卿結婚了,那個時候徐少卿心情不好要是火會怎么對她?
  此刻,蘇西洛想打個電話讓人安慰自己都不知道給誰打,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可悲,最終她只能打給爸爸,電話接通以后,蘇西洛就忍不住哭了起來,那邊正在外面酒局中找朋友幫忙的蘇遠平慌了神,這段時間被集團的事情折騰的蘇遠平好像蒼老了很多,本以為自己退休以后能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抱抱孫子打打球帶著老伴偶爾出去旅游,可是天公不作美,這時候卻生這樣的事情。
  “孩子,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有什么事你就給爸爸說”蘇遠平焦急的說道,他知道女兒因為這事壓力很大,他不想讓女兒因此背負著太多東西,他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大不了蜀都集團破產就是,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普普通通的生活也是生活。
  蘇西洛也不說話,就是抱著電話痛哭,那邊的蘇遠平不停的安慰著女兒,心理卻著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不知過了多久,蘇西洛哭夠了,以往無比堅強,遇到困難不會退縮只會迎難而上的他,這段時間卻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她真的后悔這輩子遇見趙出息,如果遇到他,也就不會有這么多事。
  “爸,我沒事,我就是覺得自己很沒用,幫不上你”蘇西洛啜泣著說道,眼淚已經打濕了被子,那梨花帶雨的樣子太讓人心碎。
  蘇遠平這是跑到外面接的電話,他不信女兒沒事,詢問道“沒事?都哭成這樣了,還說沒事?你還是這樣子,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會給爸爸說。西洛,這件事已經到今天這步,爸爸也不怪誰,或許這就是我們蘇家的命吧”
  “爸,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我們蜀都集團倒下”蘇西洛堅定不移的說道。
  蘇遠平搖搖頭道“傻孩子,爸爸知道你盡力了”
  “爸,你在家么?”蘇西洛沒再繼續說,而是轉移話題道。
  蘇遠平苦笑道“我沒在家,在外面陪你幾個叔叔伯伯吃飯,看他們能不能幫我們想想辦法”
  “爸,那你忙完早點回去,我這邊進展不錯,回頭有消息我再給你打電話”蘇西洛迫不及待的想要掛掉電話。
  掛掉電話以后,蘇西洛已經下定決心了,不管別人怎么看她,不管別人怎么對她,蜀都集團走到今天都是因為她的錯,只要能讓蜀都集團渡過難關,讓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她不想看到年老的父母還要遭這份罪,她不想看到爸爸一輩子的心血就這么付之東流。至于她,她所謂的愛情、婚姻、尊嚴以及后半輩子的人生,她都可以放棄。
  蘇西洛在不知不覺中睡著,天亮的時候按時起床,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新的一天不過是周而復始的一天,可對于蘇西洛來說,她知道新的一天,她的人生可能會從此生改變。
  周斌失蹤后,省廳全面調查周斌,同時查封了周斌的公司,張瓊那邊本想靠著娘家關系疏通,卻現根本無能為力,至于已經接替六叔掌權的吳上善,自然不會幫他,反而配合著省廳調查周斌,張瓊突然意識到他們可能上當了,想要聯系周斌將這些事情告訴他,卻怎么都無法聯系上,這時候才徹底慌了神。
  里應外合的調查,很快就把苗頭轉移到了徐少卿的身上,徐少卿還沒得到內部消息,省廳那邊就已經讓他協助調查,對于他和周斌的一些事情走出解釋,而與此同時徐家那邊也大難臨頭,徐家兩位親戚被中紀委調查組帶走以后,就再也沒有回來,整個徐家急的焦頭爛額,意識到事情正在逐步擴大。
  中午趙出息再次拜訪了余則君副省長,這次見面沒有像上次那樣比較正式,而是比較隨意的拉家常,余副省長自然問了趙出息上次的事情,同時告訴趙出息省廳那邊已經有進展,一定會給他一個交代,這件事趙出息已經不關心,吳上善給他說過,周斌親口承認,秦嶺牛背梁那晚的事情是他做的,現在周斌已經死了,趙出息也算是大仇已報。不過嘴上,趙出息還是要感謝省里為他做主,趙出息隨口問了下關于中紀委調查組的事情,余副省長只是說省里很重視,現在國家反腐力度那么大,他們不會包庇任何人,對于牽扯進來的任何人,都會一查到底,趙出息心里已經有譜,明白至少在省里,徐家這系不會有人保他們。
  接下來聊的就都是些商業話題,趙出息允諾西蜀集團會在西安進步加大投資力度,同時會引進更多高質量的項目,為陜西的建設增磚添瓦。
  從西華門省政府那里出來后,趙出息就接到吳坤的電話,吳坤告訴趙出息徐少卿已經被省廳帶走協助調查,不過應該不會被定罪,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偵破當中。縱然如此,趙出息也已經很高興,這說明用不了多久,徐少卿的事情也就定性了。
  傍晚,蘇西洛在家中吃過晚飯,坐在陽臺前呆,今天她沒有去上班,畢竟臉上的手印太明顯,這樣去公司,那些下屬們怎么看自己?還好經過這一天的恢復,臉上的手印已經消失,只是稍微還有點腫。
  蘇西洛手里緊握著手機,幾次想撥打電話,卻最終還是放棄,縱然下定決心了,但她還是缺少勇氣,她不知道該怎么給徐少卿開口,她知道這個時候說這些話太傷人,對于此時的徐少卿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可她沒有辦法,如果徐少卿能幫蜀都集團渡過難關,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跟徐少卿結婚,以后相夫教子,不管徐少卿婚后會怎么對她,她都認了。可是現在徐少卿幫不了,而她不想看著蜀都集團倒下,不想看到父母受罪,所以她沒有辦法。
  何況徐少卿兩次那么對她,這讓她本來堆積起來的好感蕩然無存,而且從昨晚那件事到現在,徐少卿都沒有給她打過電話,更沒有道過謙,這讓她很傷心。既然這樣她還要考慮什么,長痛不如短痛,索性一了百了,不管徐少卿會怎么報復她,她都認了。
  良久,蘇西洛終于撥通徐少卿的電話……
  這會徐少卿才剛剛從省廳回到曲江公館和園,父親徐鍇還讓他一會回家里商量事,今天徐家生的事他都已經知道了,本來想早早就過去,可沒想到省廳帶走了他,等到去了省廳以后他才知道,周斌的事情,自己牽扯的很深,省廳掌握的東西很多,徐少卿不禁慌了神。
  這么多事情,他哪還有心情去管蘇西洛……
  管樂正在給他匯報事情,看到蘇西洛打來電話,徐少卿這才想起昨晚的事,冷靜下來以后,他也覺得自己昨晚有點過分了,可他沒有打電話道歉,就像上次吵架一樣,他也沒有打電話,他覺得對于蘇西洛,自己不能再用以前那樣的套路了。
  “有事么?”徐少卿接通電話以后冰冷的問道。
  聽到這句話,蘇西洛更加的失望,她咬緊牙關,開門見山道“我們分手吧”
  這幾個字如同晴天霹靂,讓徐少卿當場愣住,他那熄滅的怒火再次燃燒起來,可他沒有罵蘇西洛,因為現在說什么都無法泄他心中的怒火,他真的沒有想到,自己那么對蘇西洛,蘇西洛居然如此對自己,徐家得勢的時候利用著自己,徐家現在出事了,她就立刻拋棄自己,看來昨天她去見趙出息并不是偶然,而是早就計劃了。
  這個賤人,徐少卿心中咬牙切齒道,可他沒有罵蘇西洛,因為他知道就算是罵蘇西洛,也不能平息他的怒火,更不能換回他這些年付出的一切,徐少卿覺得自己就是養一條狗,這么多年了,也該知恩圖報了。
  “我們在一起過嗎?”回過神后,徐少卿冷笑道,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克制住。
  蘇西洛似乎能感受到對面徐少卿的怒火,但她還是繼續道“不管如何,謝謝這些年你為我做的這一切,希望就算是做不成戀人,我們還能是朋友”
  “朋友?你不配?”徐少卿一字一句的說道,說完這句話,他直接掛了電話,因為沒有什么要說的了。
  這幾個字,比昨晚的巴掌還要凌厲,狠狠的煽在蘇西洛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