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17 四面楚歌

第九百二十八章失去理智……
  自從那天晚上吵架以后,徐少卿就叮囑管樂派人盯著蘇西洛,對于蘇西洛的性格他很了解,現在自己沒有辦法再幫她以及他們蘇家和蜀都集團,蜀都集團岌岌可危,自己也自身難保,保不準蘇西洛就會為了蜀都集團去找趙出息,畢竟蜀都集團的事情是趙出息折騰出來的,只要趙出息愿意,蜀都集團的危機自然迎刃而解。
  可趙出息是什么人,他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要想讓他放過蜀都集團,蘇西洛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價,以他對趙出息的了解,這男人一定會拿蘇西洛報復自己,畢竟蘇西洛是自己深愛的女人,更是自己的未婚妻。
  雖然讓管樂派人盯著蘇西洛,可徐少卿心里還抱有希望,那就是蘇西洛不會去見趙出息,畢竟她跟趙出息已經撕破臉皮,而且已經答應和自己結婚,她這時候再見趙出息是幾個意思,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蘇西洛會真的去見趙出息,徐少卿得知這個消息,除過惱火,更多的是絕望,他終于明白,在蘇西洛的眼里,沒有什么比他們蜀都集團和家族更重要,其余的一切都能放棄,當年能放棄趙出息,今天未必不會放棄自己。
  這個臭婊子,徐少卿在心里惡狠狠的咒罵道,所以毫不猶豫的去龍湖曲江盛景質問蘇西洛,到底我該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心。
  曲江公館和園離龍湖曲江盛景不是多遠,開車過去也就十分鐘,當徐少卿的賓利開進龍湖曲江盛景后,正在值班的王大錘留了心眼,隨后帶著幾個保安游蕩在蘇西洛那棟別墅周圍,徐少卿沒有帶任何人,自己單獨過來,將車停在別墅門前,憤怒的徐少卿不停的按著門鈴,沒多久那位已經給蘇西洛服務幾年的保姆阿姨趕緊開門,看到徐少卿以后連忙道“徐先生”
  這位保姆便是當年將趙出息跑到蘇西洛這里的消息告訴徐少卿的主,她早已被徐少卿買通,可惜的是蘇西洛并不知道,不過她和徐少卿的聯系倒是不多,畢竟蘇西洛這里往常沒什么人過來,除過她的女性朋友只剩下公司下屬,徐少卿只是告訴她,如果有異性陌生男人到訪,一定得通知他。
  “蘇西洛呢?”徐少卿陰著臉問道。
  保姆阿姨看得出徐少卿臉色不好,小聲翼翼的回道“蘇小姐在樓上”
  徐少卿沒有理會保姆,直接向著樓上而去,保姆看得出來徐少卿火氣很大,所以沒敢攔著。樓上的蘇西洛回來沒多久,洗完澡穿著睡衣正在客廳里皺眉沉思,她需要冷靜下來考慮自己該怎么選擇,真要放棄一切只求趙出息放過蜀都集團么?那樣做的后果,不僅僅只是背叛徐少卿,而是自己后半輩子都無法逃脫趙出息的魔掌。
  聽見樓梯的動靜,蘇西洛這才回過神,看見徐少卿出現在這里,蘇西洛皺眉道“少卿,你怎么來了?”
  “我怎么來了,你還好意思問我,蘇西洛,你背著我見趙出息到底什么意思?”徐少卿走到蘇西洛面前,怒目瞪著蘇西洛喊道。
  蘇西洛也有些不悅道“你派人跟蹤我?”
  徐少卿沒有理會蘇西洛的問題,而是繼續質問道“蘇西洛,你憑良心講,這輩子除過你父母,你遇到過比我徐少卿對你更好的人么?我幫了你那么多,忍受了你那么長時間,現在你卻在我們徐家出事的時候,和我的敵人偷偷見面,你到底想怎么樣,你忘了你什么身份,你還要不要臉?”
  徐少卿這話說的確實有些過分,可怒火已經徹底撕碎他的理智,連日來的煩躁和郁悶終歸不可能讓他再像以前那樣。
  徐少卿的話讓蘇西洛十分生氣,她氣的直接站了起身,咬牙道“徐少卿,我們還沒有結婚,我見什么人,用不著向你匯報。不錯,我是見了趙出息,可你難道不能理解我么,我就是想知道,他到底想怎么樣?”
  “你這個賤人,你見誰都可以,見趙出息就是不行”徐少卿已經無法壓制自己的怒火,毫不猶豫的一巴掌甩在蘇西洛那精致的臉上,這一巴掌可謂是勢大力沉,蘇西洛直接被徐少卿一巴掌打的趴在沙上,那白嫩的臉上立刻映出一個觸目驚心的手印,嘴角更是流出血絲,讓人十分心疼。
  趴在沙上蘇西洛紅著眼睛,死死的瞪著徐少卿,她沒想到徐少卿敢打她,她堅強的捂著臉咬著牙不讓自己哭出來。
  徐少卿并沒有因此而打住,變本加厲的喊道“你不是裝玉女么,你不是不讓我碰你么,你不是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么,我告訴你我受夠了,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我就先得到你的身體,就當還這些年你欠我的那些債”
  說完,雙眼通紅失去理智的徐少卿直接將蘇西洛壓在沙上,撕扯著蘇西洛的睡衣,這時蘇西洛才徹底慌了神,她知道徐少卿瘋了,她再也攔不住徐少卿了,她只得拼命的反抗著,雙手奮力推開徐少卿,大聲的呼喊著救命啊。
  別墅下面,一直在周圍游蕩的王大錘聽見了來自樓上蘇西洛的呼救,幸好二樓客廳的陽臺門開著,不然王大錘他們也聽不見。
  一個保安焦急道“隊長,怎么辦?”
  “怎么辦個錘子,跟我沖上去”王大錘破口罵道,上次吃飯的時候,趙哥可給他叮囑過,讓他幫忙照顧著蘇小姐,那會他就知道趙哥和蘇小姐肯定舊情未了,不管是當年還是現在,趙哥心里都有蘇小姐,所以這個責任他義不容辭,這會想都沒想,也不管徐少卿的身份,直接帶著保安們沖進了別墅。
  別墅二樓客廳,蘇西洛終于掙脫了徐少卿,一腳將徐少卿踹在地上,衣衫狼狽的她連忙跑向臥室,連忙關門想將徐少卿鎖在外面,可是爬起來的徐少卿已經追了上來,用腳將門卡主,用力推開,同時喊道“我看你今天怎么躲,我讓你裝婊子立牌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貞潔烈婦”
  蘇西洛哪是徐少卿的對手,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很快就被徐少卿沖了進來,徐少卿抱住她將她狠狠的扔在床上,隨后再次壓在她的身上,將頭埋在她的脖間想要強吻她,她努力的躲著,哭著罵道“徐少卿,你混蛋”
  “那就讓你看看更混蛋的一面”徐少卿哈哈大笑道,拉下蘇西洛的睡衣,幸好蘇西洛的里面還穿著內衣,不然只剩下**的軀體,那樣更會點燃徐少卿的欲.火。
  本來待在樓下的保姆阿姨距離最近,肯定能聽見上面的動靜,可是她哪敢上來阻止徐少卿,她知道徐少卿的背.景和身份,生怕壞了徐少卿的事情被報復。
  不過王大錘他們可不會在乎,幾個保安徑直沖到樓上,及時趕到臥室,看見眼前的情況,王大錘惱怒道“給老子住手”
  徐少卿這時候眼里哪還有別人,根本沒有聽到王大錘的話,王大錘見徐少卿沒有停下,直接和兩個保安上去將徐少卿拉了下來,徐少卿踉踉蹌蹌的倒在地上,床上的蘇西洛哭泣著用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
  徐少卿這才回過神,瞅見居然被幾個保安壞了好事,咒罵道“你們算什么東西,居然敢攔我,你特么知道我是誰么?”
  “我們知道你是誰,您是大名鼎鼎的徐少,可今天不管是誰,我們都不會任由他在這里撒野,徐少,你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覺得羞恥么,你知道你這是干什么?你這是強奸,您要識趣,現在趕緊離開,不然我馬上報警”王大錘是明白人,這話說的鏗鏘有力,讓徐少卿不敢再放肆。
  徐少卿被堵的無話可說,要真報警了那就不好弄了,現在徐家以及他的麻煩都還沒結束,蘇西洛要想把這事鬧大,吃虧的只能是他,不僅丟徐家的人,也會讓他無暇顧及其他事。
  “行行行,你們幾個好樣的”徐少卿惡狠狠的瞪著王大錘等人道。
  王大錘雖然氣勢上沒有退卻,不過心里也沒底氣,畢竟他們只是普普通通的保安,徐少卿要真想報復他們,他們可抵擋不住,這會王大錘也管不上其他保安,一會他得先告訴趙哥,讓趙哥想想辦法,大不了辭職不干了。
  不能再留在這里,冷靜下來的徐少卿對著床上的蘇西洛喊道“蘇西洛,這事還沒完,咱們走著瞧”
  說完,徐少卿只得整理好衣服氣急敗壞的離開龍湖曲江盛景……
  徐少卿走了以后,王大錘讓其他幾個保安先出去等他,然后看向蘇西洛關心道“蘇小姐,你沒事吧”
  此刻,徐少卿的頭凌亂不堪,眼中滿是淚水,右臉那手印很顯眼,更是火辣辣的疼,她抱著被子小聲道“我沒事”
  “用不用打電話報警?”王大錘皺眉道,他只是詢問,至于怎么選擇,那是蘇小姐的事情。
  蘇西洛搖頭道“不用,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王大錘嘆口氣,只得走出臥室,隨后帶著保安們離開別墅,不過卻讓一個保安守在別墅外面,省的再出什么事。
  回到值班室后,王大錘沒有趙出息的手機號,只得找張茅盾要,張茅盾知道趙出息現在的身份,所以沒輕易答應,他現在已經正式入職西蜀集團西安分公司,從中層干部做起,趙出息明顯打過招呼,他去報道的當天,那位西安分公司的負責人就找他談話,讓他好好干,以后前途無限。
  張茅盾詢問王大錘有什么事,王大錘便說蘇小姐出了事,這下張茅盾沒有再猶豫,直接把趙出息的手機號了過去。
  趙出息接到王大錘的電話時,剛剛回到威斯汀酒店,對于陌生號碼趙出息基本不接,不過見是西安的號碼,這才接通詢問是誰,聽到王大錘自報家門后,趙出息意外道“大錘,有什么事么?”
  “趙哥,蘇小姐出事了……”王大錘急忙說道,其實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趙出息現在今非昔比,他想因為這事讓趙出息記住他的好,以后能用得上趙出息的時候,也好意思開口。
  趙出息不禁皺眉道“怎么回事?”
  于是王大錘就將事情的經過全盤告訴趙出息,趙出息聽完以后不禁冷笑,隨后說道“大錘,我知道了,一會我會派人過去保護西洛,這幾天讓他們混在你們保安里,怎么樣?”
  “趙哥,這倒沒事,我能安排。只是,徐少卿那邊怎么辦,還有,我壞了他的好事,他不會報復我吧?”王大錘小心翼翼的說道。
  趙出息淡淡笑道“沒事,他不敢,我保證你沒事”
  “嗯,那就好,那就好”王大錘悻悻笑道,看來這飯碗還丟不了。
  掛了電話,趙出息若有所思,看來徐少卿坐不住了,不過他這么做,很明顯是在幫自己啊,這事要把蘇西洛推向自己這邊,現在只等著蘇西洛的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