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914 活路變死路

西安的事情雖然偶有曲折,不過還算順利。成都大本營這段時間倒是平靜,譚鴻儒和屈家父子死后,剩下的事情也不需要趙出息操心,下面那些人會逐漸整合川北圈子,現在整個川渝趙出息一家獨大,川東算是屬于司徒南負責,可司徒南確是趙出息的人,這估計沒有幾個人知道。
  如果不是忌諱一些東西,趙出息早已整合川東勢力,不過樹大招風容易成為眾矢之至,所以趙出息才沒有這做,雙方保持默契就行,畢竟水至清則無魚么。
  以往趙出息要是不在,齊思產檢完以后,都會給趙出息打電話,這次倒沒有,這讓趙出息有些意外,所以想起后才打過去,電話接通后趙出息和齊思閑聊了會后,這才問道“今天產檢怎么樣?”
  預產期在十月下旬,現在也就只剩下不到兩個月,不管是齊思還是趙出息的心情都很激動,他們早已經做好迎接這個新生命的準備,她本來想打電話給趙出息,最終還是放棄了,倒沒想到趙出息晚上會打過來。
  “醫生說各項指標都正常,讓我注意飲食和作息,孩子也很健康”齊思有氣無力的說道。
  趙出息聽后這才放下心,不過感覺齊思很累的樣子,皺眉道“媳婦,你怎么了,感覺你心情不太好”
  齊思躺在三樓客廳沙發上,桌上放著一些胎教的書,她微微皺眉道“你什么時候回來?”
  “可能還得段日子”趙出息知道看來這女人是想自己了,不過西安這邊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他一時半會肯定回不去。
  齊思聽完以后很失望,雖然知道趙出息有正事要辦,可跟趙出息分開這么久,她怎能不想趙出息,何況現在還有身孕,懷孕的女人也特別依賴別人,所以齊思只得道“嗯,我知道了,你照顧好自己”
  “你也是,照顧好自己和咱們孩子,我忙完馬上就回去”趙出息淡淡說道“不說了,你早點休息,別太晚”
  掛掉電話以后,趙出息直接對旁邊的陳中藏吩咐道“訂最快回成都的航班,我們回成都,明天早上再回西安”
  陳中藏不禁皺起眉頭,沒想到趙出息突然要回成都,不過作為手下,他也只得照辦,打電話告訴黃土后,很快黃土就訂好機票,趙出息只帶著陳中藏和周易回去,成都那邊會安排好車接他們。
  于是,本來要去水岸餐廳的趙出息等人,直奔咸陽國際機場而去,對于趙出息來說,今天晚上回去,明天早上再過來似乎很折騰,可相比于自己的女人來說,這點又算得了什么,現在天大地大,都沒有懷著自己孩子的齊思大,只要有能力,趙出息可以滿足齊思的任何要求。
  十點的飛機,十一點半到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回到蔚藍卡地亞的時候已經快十二點,李漢和趙虎成看到趙出息的時候十分意外,趙出息臨時回成都并沒有通知他們,跟眾人打過招呼以后,趙出息便讓陳中藏和周易師叔先去休息,兩人跟著自己來回奔波,本來前一晚上就沒有休息好,何況明天早上還要回西安。
  六號別墅現在除過李叔和兩位阿姨以及三位小妹,還有齊思懷孕后專門請來的月嫂,她會一直留在六號別墅,加上本來那些人以及保鏢,諾大的六號別墅現如今也挺熱鬧,這么大的別墅要是只有幾個人,肯定會少了人氣,讓人覺得冷冰冰的。
  趙出息回到三樓的時候,齊思早已經熟睡,趙出息有些欣慰,至少她還挺聽自己的話,看著熟睡中眉頭微皺的齊思,趙出息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又摸了摸她那隆起的肚子笑道“爸爸回來看你了”
  趙出息臉上的笑容,是最簡單最純真的笑容。婚姻,孩子,家庭,一個男人真正成熟起來,必然要經歷這些階段。
  沒有打擾齊思,趙出息提前已經讓吳欣連夜將要處理的工作全部送過來,隨后回到書房開始加班加點的工作,吳欣和一位秘書陪著他,以便隨時回答趙出息的問題以及讓趙出息了解具體情況。
  吳欣和那位秘書凌晨兩點多才回去,趙出息讓李漢派人送他們,自己則繼續留在書房里工作,最后實在扛不住了,就躺在書房的沙發上睡著了。
  只要沒什么事,齊思現在都是在晚上十點左右休息,然后早上七點就早早醒來,她下樓后看見周易正在餐廳吃早餐,一臉意外的問道“師叔,你怎么回來了?”
  瞅見挺著大肚子的齊思,周易半開玩笑道“出息在哪,我就在哪”
  聽到周易的話,齊思有些不可思議,驚訝道“他回來了?”
  “昨晚我們十二點才回來,那會你已經睡了,他在書房工作了一晚上,最后躺在沙發上睡著,這會估計還沒起來”周易隨口解釋道。
  于是齊思讓周易繼續吃早餐,她去書房看看,這個消息讓齊思臉上布滿笑容,估計今天一整天心情都會很不錯,趙出息在西安已經待了大半月,她自然十分想念。
  推開書房的門,趙出息昨晚四點多才睡,這會還在沉睡當中,不過書房門被推開,這細微的動靜還是驚醒趙出息,趙出息立刻睜開眼睛,瞅見是齊思進來,這才迷迷糊糊的說道“媳婦,你怎么這么早就醒了”
  用手撐著腰的齊思不好意思道“對不起,吵醒你了,你怎么不回房間睡?”
  “工作太多,索性就在這里將就了一晚上”趙出息起身伸了伸懶腰,走到齊思面前笑道。
  齊思紅著眼睛埋怨道“怎么突然回成都?打電話的時候也不給我說?”
  “這不是想你了么,本來想給你個驚喜,誰知道你這懶豬已經睡了,唉,住了大半月酒店,還是感覺家里更舒服”趙出息摟著齊思的腰,擦著齊思的眼淚笑道“哭什么啊,不愿意看到我啊,那我一會就走”
  “不是,我只是覺得我什么都幫不上你,你那么忙,還拖你后退,讓你來回奔波”齊思有些委心疼,她不能像宋青瓷那樣,可以幫趙出息打理西蜀集團。
  趙出息抱緊齊思道“亂想什么呢?我不需要你幫我做什么,你在我身邊,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現在你呢,就要安安心心的養胎,等我們孩子出生,到時候可有你忙的”
  齊思也不好再說什么,將頭靠在趙出息胸前,輕聲點頭道“嗯”
  洗完澡換身衣服,吃完早餐以后,趙出息陪著齊思在湖邊散步,本來他打算早上就回去,不過想想周斌已經死了,省廳那邊還沒有針對徐少卿開展行動,這會回西安也沒什么事,于是先去西蜀大廈。
  趙出息昨晚回到成都的消息,吳欣已經告訴徐林和宋青瓷,所以見到趙出息的時候,徐林和宋青瓷都不意外,徐林開完會找到趙出息,兩人在辦公室里喝茶,他隨口問道“西安那邊事情進展的怎么樣?”
  “周斌已經死了”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
  聽到這個消息,徐林雖說并不意外,還是有些詫異,良久才說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這都是命啊”
  沒有多問什么,徐林知道什么該是自己問的,什么是不該自己問的,何況這些事情趙出息心里有譜,并不用自己多關心,反正結局是周斌已經死了,這就足夠了。
  “那看來徐少卿也不遠了,他舅舅那事現在已經滿城風雨全民皆知,我想應該不是部委的事,畢竟他進部委只有兩年多,應該是當年在陜西的事東窗事發,他在陜西從地方、國企、市委一直走到省里”徐林淡淡說道,對于周斌和徐少卿,他不會同情,這些都是他們自己釀的苦果,畢竟當年可沒人同情趙出息。
  趙出息低聲說道“中紀委的調查組已經進駐西安,省紀委以及其他部門正在配合調查,現在蔡部長那些舊部們人人自危,徐家也自身難保,如果不是這件事,我們也很難拿下徐林”
  “出息,這事不會跟你有關吧?”徐林笑瞇瞇的問道,他也覺得太過巧合,難道是趙出息人品好?
  趙出息知道徐林在想什么,苦笑搖頭道“我還沒那么大的能量,你就別多心了”
  徐林指著趙出息笑的很玩味,他覺得趙出息沒有說實話……
  中午,趙出息和徐林依舊在員工餐廳解決午飯,以后如果沒什么事,只要在西蜀集團,午飯他都會在員工餐廳吃,反正他對吃沒什么太大的要求。
  下午,趙出息召開公司管理層會議,首先肯定大家這段時間的工作成果,青城山旅游度假區的整體項目已經進入收尾階段,明年初國家旅游局將會驗收,夏天將開始正式迎接游客。影視基地那邊一期工程已經結束,據說這段時間已經有劇組進駐了,公司其他業務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下一階段的重點將是西安那幾個項目,長安控股集團那邊趙出息不用操心,他們獨立運作,不會和西蜀集團有什么關系。
  本來趙出息傍晚要陪齊思回蜀都花園吃晚飯,可一個電話不得不讓他提前趕回成都,本來他是打算明天早上再回去。
  這個電話是蘇西洛打來的,因為蘇西洛想要要見他,趙出息一點都不意外,他早就等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