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12 棄車保帥


  (新的一月求保底月票。十一月已經結束,感謝支持我的諸多讀者和朋友,女神,酒哥,昌昊,心疼十六號,安逸,悍卒,放逐,獨看,摩羯,老馬,以及刁民村和投票的諸位,謝謝)
  徐少卿舅舅可能出事這事,吳坤最早是從趙出息這里得到消息的,剛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吳坤震驚不已,畢竟徐少卿的舅舅可是貴為副部級高官,要想撬動他的地位,不是常人能夠辦到的。那時候他連任何風聲都沒有聽到,趙出息卻說徐少卿舅舅仕途已經結束了,他怎能不震驚。
  吳坤不知道趙出息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也不知道蔡副部長出事這事是否是趙出息推動的,或者僅僅只是巧合,但趙出息既然能提前知道,這事絕對跟他脫不了關系,所以那個時候他就確定,跟趙出息的關系必須進一步的拉近,跟這樣的人成為朋友,對他以后絕對有莫大的幫助,自己雖然被西安這些人成為吳少,可跟現在的趙出息比起來,真是相形見絀。
  弄明白趙出息所指的意思后,吳坤良久才回過神,小聲詢問道“你的意思是,周斌已經死了?”
  趙出息沉默不否認也不承認,吳坤好奇想知道答案,繼續問道“什么時候死的?”
  趙出息見吳坤如此樣子,只得隨口道“昨晚他想連夜逃出西安,可惜這只不過是我給他設的一個局而已,他欠我的已經還清了,接下來我們就要直面徐少卿了”
  “那你為什么還要把這些東西交給我叔叔?讓省廳抓捕周斌?”吳坤有些不理解道,畢竟他不知道趙出息的計劃。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總要給這件事情畫上圓滿的句號,以后所有人都只會知道周斌潛逃了,是生是死沒人知道。其次,只有查周斌,才能查出周斌和徐少卿利益往來的貓膩”
  “嗯,我明白了,看來你早就計劃好這一切了,以后真沒人知道周斌的生死了,估計省廳徹查周斌,徐少卿那邊就要緊張了,他現在是腹背受敵,想要不出事都難”吳坤笑意盎然的說道,其實他對這些根本不在乎,畢竟和他沒有多大的關系,只是幫趙出息報仇而已,他在意的是和趙出息之間的商業合作,這才是重頭戲,緊接著吳坤想到件事,于是問道“那六叔那邊怎么辦?”
  “六叔?你晚上要是有空,和我一起去拜訪六叔,沒有六叔和吳上善,周斌也不會死的這么快”扎出息吃著水果不輕不重的說道。
  吳坤臉色微變道“你的意思是,是六叔和吳上善出賣的周斌,他們放棄了周斌以保全自己的利益?”
  趙出息沒有說話,不過顯然沉默代表承認。
  吳坤有些感慨道“果然所謂的人心和感情啊,永遠敵不過永恒的利益”
  吳昌昊的辦事效率很高,趙出息交給他的東西帶回省廳以后,立刻組織專案組開會,下午省廳就前往周斌的別墅抓人,因為監視周斌的警察告訴吳昌昊,周斌昨晚從六叔別墅回家以后就再也沒有出來,專案組四輛警車包圍周斌別墅,同時派出一隊人馬查封周斌的公司,只是當專案組進入別墅以后,卻沒有發現周斌的蹤跡,帶隊的負責人瞬間傻眼,將監視周斌別墅的幾個警察找來問話,這幾個警察也大驚失色,沒想到周斌在他們眼皮下消失了。帶隊的負責人大怒,訓斥一番過后,將消息通報吳昌昊,吳昌昊得知周斌失蹤后大怒,氣的摔了杯子,將消息匯報給省廳幾位主要領導以及部里領導后,開始全城搜捕周斌,同時公.安.部發出全國A級通緝令,勢必要將周斌抓捕歸案。周斌的媳婦張瓊以及手下方鶴,還有昨晚在六叔別墅的吳上善、李建業,包括六叔本人都被全部帶進省廳協助調查,直到傍晚時刻六叔吳上善等人才被放出來,張瓊方鶴等人則還待在里面。
  接下來,省廳自然要將周斌的所有案子查清楚,他公司那些貓膩也肯定會公之于眾,吳上善在六叔的支持下,已經順理成章的接手了周斌的產業,開始清洗周斌舊部,安插自己人馬,同時配合省廳對周斌的調查,他還肩負著趙出息交給他的任務。
  傍晚,在得知吳上善和吳上善從省廳回來以后,趙出息這才和吳坤前往六叔位于浐灞生態區的別墅,這次見面氣氛自然不會像在凱賓斯基酒店那樣劍拔弩張。
  趙出息和吳坤到了以后,吳上善親自出來迎接趙出息,見到吳坤的時候多少有些意外,畢竟雙方是宿敵,一直都是對立著,在這之前還大打出手,不過這是趙出息帶來的客人,吳坤也只能和顏悅色的打招呼。
  “聽說,你們今天被省廳帶走協助調查了?”見面以后,趙出息明知故問道。
  吳上善只得隨口說道“不過是問些問題,走走程序,畢竟周斌潛逃失蹤讓省廳上下大怒”
  吳上善說的模棱兩可,既回答了趙出息的問題,也沒透露太多消息,畢竟他不知道吳坤知道多少,也許趙出息已經將所有事情告訴吳坤,也許吳坤什么都不知道。
  “那倒是”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知道吳上善在忌諱吳坤,趙出息只是告訴吳坤周斌的死和吳上善六叔有關系,是他們出賣了周斌,不過卻不想讓他知道,周斌是吳上善親手殺的,這事情他知道就行了。
  “六叔已經在里面等著,我帶你們先進去”吳上善做出請的手勢,于是帶著趙出息和吳坤走進別墅。
  別墅客廳里,虛空和尚今天不在,去秦嶺下面一座寺廟見朋友,剛剛吃過晚飯的六叔正在喝茶,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進過局子了,這次卻因為周斌的事情進去,多少有些可笑,不過這事怎么都不會扯上他,他現在算是徹底退下來了。
  見到吳上善帶著趙出息進來,六叔面無表情的起身,再看到趙出息后面的吳坤,六叔也是微微皺眉,他也沒想到趙出息還會帶吳坤來,不知道趙出息這是幾個意思。
  趙出息走到六叔面前以后,淺笑道“本該早點來拜訪六叔,卻因為一些瑣事耽擱到今天,六叔別怪我不懂禮數”
  “趙爺連我的壽宴都敢砸,我怎么敢怪趙爺”六叔冷哼道,顯然并不待見趙出息,這話明顯在諷刺他。
  趙出息臉皮厚,所以也不在乎,笑道“看來六叔還在生氣,這次我也是專門向六叔道歉,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對,還請六叔見諒”
  六叔不以為然道“我見不見諒,對你也沒什么關系,我不見諒,還能拿你怎么辦,殺了你不成?”
  吳坤見趙出息吃癟,趕緊上前打招呼道“六叔,您老近來身體可好?”
  “只要你和老馬不折騰我,我這身體就應該能好點”面對吳坤,六叔也是沒什么好脾氣。
  吳上善連忙招呼趙出息和吳坤坐下,生怕六叔這態度惹惱他們,現在雙方已經不算是站在對立面的敵人,這次見面也算有和解的意思,以后更多的是共贏和合作,而不是對立。
  “這次我過來,主要是想拜訪六叔,同時給六叔道歉,再者是希望以后能和六叔有所合作,西蜀集團接下來會將西安作為重點投資城市,我們之間應該會有很多合作的機會,畢竟六叔在西安也是比較有影響力的大人物”趙出息算是拍著馬屁道。
  六叔直截了當道“你的道歉,我接受。至于合作的事情,你以后找上善談吧,我已經把大小事務交給他負責,不再管事了”
  “六叔這是金盆洗手,退隱江湖?”趙出息有些意外道,本來還想著在六叔面前力保吳上善上位,倒沒想到不用麻煩自己,六叔自己就已經決定讓吳上善接班了,看來周斌這件事,對六叔的打擊不小。
  六叔端起杯子喝著茶笑道“該收手的時候就要收手,我已經快七十了,老了也折騰不動了,這么多年一直操心這么多事,也該放下了,好好享受幾年清凈的生活,保不準哪天老天爺就把我收走了”
  吳坤笑呵呵道“六叔這話說的,您還年輕著,西安城要是少了您這樣的人物,肯定會失色很多”
  “吳坤啊,你這馬屁還是留給老馬吧,他適合聽這些話,就算沒有我,不是還有他么”六叔冷哼道,說完這些話,六叔直接起身道“有什么事,你們就和上善聊吧,我有點累了,要上去休息了”
  趙出息和吳坤相視兩眼,顯然六叔并不想跟他們聊天,其實也沒什么要聊的,所以悻悻一笑,只得起身送六叔離開。
  六叔離開以后,氣氛也就隨意不少,趙出息和吳上善該說的都開門見山的說,主要是讓他和吳坤這邊和解,以后減少對立的情況,其次還是合作。
  在趙出息來見六叔的時候,正在家中的徐少卿卻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中紀委調查組進駐西安以后,這兩天已經約談不少官員,同時省市調查組以及公.安.部門正在全力配合他們的工作,徐家上下人心惶惶不得安寧,徐鍇以及蔡家幾位男人在北京還沒回來。
  就在剛剛,徐少卿和父親通了電話,顯然北京那邊的情況并不樂觀,不過今天最讓徐少卿關注的事情,自然是省廳下令抓捕周斌以及周斌失蹤的消息,這讓徐少卿極其震驚,連忙讓管樂帶人打聽消息,現在還不知道具體情況。
  “你爸那邊怎么說的?”徐少卿的老媽焦急的問道,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這兩天她是吃不下睡不著。
  徐少卿搖頭苦笑道“我爸說現在還不清楚怎么回事,不過能肯定的是以前在陜西時候的事情”
  “也不知道我們徐蔡兩家這次能不能渡過難關”蔡英麗哭喪著臉說道。
  這時候管樂走了進來,顯然有事情要跟他商量,徐少卿扶著老媽安慰道“媽,你給我舅媽和姥姥打個電話,讓他們要注意身體,不管有什么事,還有我們徐蔡兩家的男人們頂著”
  蔡英麗嘆口氣,沒有辦法,只得先上樓去……
  等到老媽上去以后,徐少卿這才連忙問道“怎么樣,現在什么情況?”
  “省廳搜查了周斌的別墅和公司,帶走相關文件和人員,他媳婦以及那幫手下在協助調查,下午還帶走吳上善和六叔等人,不過傍晚就已經放出來,局勢對我們很不利”管樂一臉嚴肅的說道。
  徐少卿對周斌恨的牙癢癢,他沒想到周斌會逃,將爛攤子徹底扔給他,只得問道“周斌有沒有消息?”
  “沒有,外面傳聞他已經潛逃,可能早已離開西安了”管樂繼續匯報道。
  徐少卿氣的破口大罵道“周斌我.操.你.媽”
  還沒等他發完火,手機就響個不停,徐少卿看見顯示是蘇西洛,冷哼一聲,并沒有接,直接掛斷,他拿屁股想都知道蘇西洛想問什么,無非就是想問她們蜀都集團的事情,可現在他已經四面楚歌,哪還有時間和經歷去管她們蜀都集團的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