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911 我做不到

第九百二十二章金盆洗手……
  (還有沒有月票,希望大家再支持支持,老關謝過了)
  這會早已經過了凌晨,夜深人靜,這獨院地處寶雞郊區,周圍五百米沒有其他建筑,旁邊都是農田,路上根本沒有行人,只有要走十分鐘才能到的夜市上還有人在那里喝著啤酒吃著烤肉吹著牛逼,誰都不會想到在他們不遠處,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
  在西安叱咤風云多年的斌哥,最終在這荒郊野嶺結束自己的人生,誰也不會想到,誰也不會知道,只會留下一個謎團而已。
  黃土和陳中藏帶著小隊成員在清理殘局,趙出息和二胖以及周易坐在院子里納涼,知了螞蚱聲此起彼伏,偶爾還有幾聲狗叫,趙出息的情緒逐漸恢復正常,那股戾氣早已煙消云散。
  吳上善坐在趙出息的對面,低著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顯然還沒從剛剛的場面中恢復過來,趙出息讓他親手送周斌和蔣譚上路,這是他始料未及的,雖然不是第一次殺人,可親手殺了跟自己認識十多年的兄弟,還是讓他有些無法接受,雖然兩人關系早已破裂。周斌死時候的慘樣一直停留在腦海當中,讓他總是有些恍惚,可能他是在想自己會不會有這么一天,他不確定。心里已經打定主意,等到這件事情結束以后,得好好出去散散心,希望能忘記今晚發生的一切。
  除過周斌和蔣譚,那位素察也已經被黃土解決,雖然素察跟這件事沒有多大的關系,可他們肯定不會讓素察活著離開。
  半小時后,里面已經收拾的差不多,趙出息將剩下的事情交給黃土和陳中藏,對于這種事情他們游刃有余,根本不需要趙出息交代什么,絕對會把這里處理的沒有任何痕跡。
  趙出息和周易二胖,帶著吳上善直接連夜返回西安,回去的路上吳上善依舊不怎么說話,趙出息冷哼道“怎么?吳哥還在懷念他?”
  “算不上懷念,只是覺得有些可惜,如果他當初不會走錯這一步,也就不會有今天了”吳上善搖頭苦嘆道,其實他想說的是,為什么要讓我殺了他們。那趙出息的答案肯定是,不讓你殺了他們,你怎么會跟我們徹底站在統一戰線上。
  趙出息平靜道“所以說,我們這江湖不好混啊,再小心謹慎,可要走錯一步,那就是全軍覆沒,命沒了,不就什么都沒了?”
  吳上善只是點點頭,沒有跟趙出息搭話,趙出息悻悻一笑道“明天有空,我會登門拜訪六叔,一來為上次凱賓斯基的事情謝罪,二來希望我們以后能有更緊密的合作,三來我會在六叔面前支持吳哥上位,這是我答應吳哥的”
  “回到西安,我會告訴六叔,多謝趙爺看得起我吳某人”吳上善不輕不重的說道。
  “接下來,還希望吳哥繼續支持我,接手周斌那邊以后,將周斌和徐少卿之間的貓膩找出來,我會讓黃土帶人配合你,這樣我也能早點回成都”趙出息叮囑道,這是接下來的行動,中紀委以及省市調查組那邊針對徐家,他自然要針對徐少卿,前后夾擊,用不了多少日子,徐少卿就會徹底倒下。
  不過對付徐少卿,趙出息可不會用對付周斌這種野路子,畢竟徐家現在有太多人關注著,這么做風險太大。
  見吳上善心情低落沒什么情緒,趙出息也不再和他說什么……
  凌晨三點多的時候,他們才回到西安,下高速以后吳上善打車回家,趙出息和周易二胖回威斯汀酒店,這會不用再擔心什么,直接旁若無人的從正門進去。回到房間以后,趙出息倒頭就睡,來回奔波也是困得不行。
  吳上善回到家中后,別墅保鏢并不意外他這么晚回來,只是意外今晚沒有車送他回來。吳上善直接上樓,結婚多年的妻子早已熟睡,吳上善沒有打擾她,他早就給妻子說過晚上回來會很晚,讓她自己早點睡,妻子對于他的生活也從來不干涉。唯一的女兒在加拿大讀高中,前段時間剛走,妻子過幾天就會去加拿大陪讀,她和女兒都已經拿到加拿大護照,等到老了以后,吳上善也會移民加拿大,徹底和西安這些人或事說再見。
  沒有回客房睡覺,吳上善把自己鎖在書房里,他也沒給六叔打電話,也沒聯系任何人。沒有睡意,就一直在抽煙,想要麻痹自己,忘記今晚發生的一切,直到早上六點多的時候,直接洗澡換衣服出發前往六叔那里。
  浐灞生態區,六叔昨晚也沒休息好,早早就起來在院子里和虛空和尚鍛煉身體,直到手下告訴他吳上善過來了,他這才回過神,讓人帶吳上善先去書房等自己,六叔并沒有著急著回去,而是看向虛空和尚說道“看來事情應該已經結束了,虛空,你說我這樣做,是對是錯?”
  “沒有什么對錯,你只是基于自己的立場做出最正確的選擇,要怪也只能怪周斌自己,當初我就覺得那個趙出息不是池中之物,本來還想建議你以后重用這個年輕人,卻沒想到周斌會那么做。其實他也沒有錯,徐少卿和趙出息,選擇誰,如果是你我,也會選擇前者,所以說錯的只是命”虛空和尚知道六叔還在糾結這件事,從他的氣色就看得出來,昨晚沒肯定有睡好,所以算是開導六叔,畢竟他也有些學識。
  六叔長嘆口氣道“話是這么說,可畢竟跟了我很多年”
  “你年輕時候可不會這么多愁善感啊”虛空呵呵笑道,不過并沒有嘲笑六叔的意思,只是說說而已,他當年認識的六叔,可是靠著自己一身本事打出來的天下,他手里的人命比自己手里多,現在的治安可不像當年。
  六叔搖搖頭苦笑道“看來這件事結束以后,我也該正式金盆洗手退隱江湖了,以后就全部交給他們吧”
  “你覺得是時候了,那就是時候了”對于六叔的決定,虛空從來都是支持。
  沒有再說什么,六叔和虛空和尚回到別墅,他單獨去見吳上善,吳上善已經等了有一會,進門以后六叔直接揮手打住吳上善的寒暄客套,開門見山問道“事情辦的怎么樣?”
  “死了”吳上善苦笑道,簡單明了。
  縱然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六叔還是有些觸動,扶著桌子坐在椅子上讓自己冷靜,停了好久才繼續說道“罷了,死了就死了,也不能怪我們,這是他的命,看你臉色,也應該沒睡好”
  吳上善臉色平靜道“不出意外的話,警方今天就會查斌子,到時候我們這邊也得做好準備”
  “剩下的事情交給你處理吧,就不用告訴我了,過兩天我會召集所有人,告訴他們以后大小事務由你負責”六叔心意已決的說道。
  雖然知道這天遲早會到來,可吳上善沒想到會這么快,有些驚訝道“叔,你這是怎么了?”
  “該退的時候就要退,你的能力我放心,這江湖終歸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的,以后你好好經營吧,雖然我退下來,但還會繼續支持你”六叔淡淡說道,眼見吳上善還要說什么,六叔直接打住道“多余的話不要再說了,這是我的決定,你要不愿意做,我就交給建業了”
  吳上善有些無奈只得點頭道“好,我服從叔的安排”
  “好了,出去做事吧,我得睡會了,老了,不服老不行啊”六叔呵呵苦笑道,隨后起身。
  吳上善想到趙出息昨晚交代的事,連忙說道“叔,趙出息晚上可能會來拜訪您,您看怎么處理?”
  “讓他來吧,我也想好好會會他”六叔沒有拒絕,直接答應下來。
  吳上善點點頭,既然六叔答應了,那剩下的事情他自己安排……
  威斯汀酒店里,趙出息一覺醒來的時候,蔣清軒已經在自己的房間里收拾衣服,這些衣服昨天他拿去干洗了,這會給趙出息送過來。
  “幾點了?”看見蔣清軒,趙出息愣了愣,隨后問道。
  蔣清軒風情萬種的瞪眼趙出息道“都十點了,你昨晚是不是干什么壞事去了,怎么現在才醒,這可不是你啊”
  趙出息隨口敷衍兩句,因為自己做完確實是干壞事去了,可要比那種事壞不知道多少倍,趙出息肯定不能告訴蔣清軒,縱然她已經和周斌沒有任何關系,可如果告訴她周斌昨晚死了,還是死在自己手里,想來她心里很定很不舒服,畢竟她跟周斌在一起很長時間。
  趙出息沒有再多說什么,直接洗澡換衣服,蔣清軒本來今天想陪趙出息,可趙出息說他有事,于是她只得一臉不高興的離開。
  趙出息給吳坤打電話約地方見面,同時叮囑他和吳副廳長一起,吳坤對此有些意外,可還是點頭答應。
  在隔壁房間,趙出息見到黃土陳中藏,他們黎明前才回到西安,周易師叔也在,唯獨二胖不在,趙出息訊問后才得知,二胖坐早上最早的班機回了北京,過兩天才能回來,見他在睡覺就沒有打擾,讓周易師叔傳話。
  趙出息對此有些意外,不過也能理解,估摸著北京有急事需要二胖去處理,轉身看向陳中藏和黃土,趙出息低聲道“事情辦妥了?”
  黃土沉聲回道“一切順利”
  趙出息默默點頭,隨后拿上東西直接前往上次他們去過的大唐西市那家咖啡廳,他和吳坤約定的地方依舊在這里。
  趙出息到的時候,吳坤和叔叔吳昌昊已經在那里等著,見到趙出息以后,吳坤皺眉道“什么事情如此著急?”
  趙出息直接把東西推給吳昌昊道“吳叔,這些都是關于周斌的東西,你回去看看就會明白,想來省廳應該行動了”
  作為老刑警出身,趙出息的話吳昌昊自然明白,只是下意識詢問道“你怎么得到的?”
  “這個恕我不能奉告,不過絕對是正常渠道,有人親自給我送來的”趙出息如此解釋道。
  吳昌昊沒有直接看這些東西,想來趙出息應該看過,既然能拿給他,說明這些東西份量夠了,所以吳昌昊接過東西以后起身問道“如果沒有什么事,我現在就回廳里”
  “吳叔請便”趙出息淡淡一笑道。
  吳昌昊也沒啰嗦,徑直拿著東西離開,兩人見面的僅僅不到五分鐘,吳坤有些不解道“你怎么看著怪怪的”
  趙出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笑道“接下來就是徐少卿了”
  “周斌這邊估計還得些日子”吳坤好笑道,畢竟省廳就算今天調查,想要給周斌定罪,還有很長的過程。
  “周斌?他已經在那里了”趙出息端起咖啡,抬頭指了指天冷笑道。
  吳坤疑惑道“什么意思?”
  趙出息也沒有解釋,數秒后吳坤這才想明白怎么回事,一臉匪夷所思的盯著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