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10 徹底鬧崩

第九百二十二章上路……
  (今天是月底最后一天,月票不知不覺已經落后很多,希望能鼎力支持,兩個月的更新已經是我寫書以來最多的字數,可能不會讓你們滿意,但我會繼續努力)
  想要悄無聲息的除掉周斌,這確實有些難,所以趙出息才需要吳上善和六叔配合,給周斌設了這個局,讓他主動往里面跳,是有些折騰,不過相對安全可靠,這樣會省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還是那句話,沒有所謂的信任或者不信任,當你走投無路的時候,有人給你指出唯一一條生路,你也許會懷疑,但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順著這條路走,因為這是你覺得唯一能活命的機會,縱然這條路可能是死路,你也會試試。
  說實話,如果沒有六叔給吳上善背書,周斌肯定不會信任自己的對手吳上善,畢竟他曾經坑了吳上善,兩人這梁子很難解開。他覺得這是六叔給自己安排的退路,而不是吳上善給的,自己跟著六叔十多年,從默默無聞一直走到今天,更是被他選為接班人,沒有功勞肯定是有苦勞的,六叔就算不會全力幫自己,也不會陷害自己,何況也沒有必要。再者這一路上,吳上善表現的很正常,并沒有讓他懷疑的地方,他逐漸相信吳上善,加上吳上善剛剛那番感慨,也讓他也有些唏噓,就差主動跟吳上善道歉和解。
  可誰能想到,這只不過是一場戲,一場早就為他安排好的終極大戲,主角是趙出息,配角是吳上善和六叔,而且這兩位配角完全能拿奧斯卡獎,聯手騙過了他,如果剛開始周斌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為什么六叔和吳上善要出賣自己,自己離開不是最好的結局么?吳上善可以如愿以償的上位,以后這圈子就是他的天下,六叔也能繼續過自己的半隱退生活,而不用擔心自己在里面威脅到他。
  可看到趙出息這刻,他瞬間就明白了,六叔是真的徹底放棄他了,不是放棄給警方,而是放棄給趙出息,顯然他和吳上善已經跟趙出息達成不為人知的交易,他們站在了趙出息這邊,選擇了出賣自己。
  周斌和蔣譚等人走進這院子以后,趙出息等人就已經徹底包圍院子,正在琢磨著怎么悄無聲息的進去,這樣確保不出現意外,畢竟他們不清楚里面的周斌蔣譚等人手里有沒有武器,這點吳上善的手下并沒有告訴他們。
  只是沒想到素察和吳上善的那位手下會出來,正好落入他們的虎口,素察看見這么多人以后,就意識到可能要出事,可當他想呼救的時候,陳中藏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他的額頭,素察愣是把話重新咽進肚子里。
  趙出息詢問里面具體的情況,比如周斌和蔣譚有沒有帶武器等等,素察剛開始態度還很強硬,堅決不說話,黃土對他可不會客氣,收拾一番后,他這才老實的交代里面的情況。
  確定周斌和蔣譚沒有武器以后,趙出息這才放心,于是帶著眾人欣然走進院子……
  此刻,周斌的眼神已經失去往日的神采,臉色蒼白無力,如同得了場重病,他怎么都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趙出息,這人生還真特么的狗血。想明白這里面的貓膩以后,周斌也明白了,自己今天看來是在劫難逃,他更沒想到在自己已經打算快要相信吳上善的時候,才發現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局。
  旁邊的蔣譚愣在原地,雙眼死死的盯著趙出息,跟周斌此刻的心情差不多,在這里見到趙出息,他們的結局已經注定了,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
  回過神以后,蔣譚轉身瞪著吳上善冷笑道“吳上善,你夠狠,沒想到你一開始就在算計我們,你這個偽君子”
  “偽君子?呵呵,不是我偽君子,只是你們太幼稚了,連我都敢信任,我是誰,我是被你背后捅刀的吳上善,你過河拆橋的時候沒信任我,你風光無限的時候沒信任我,你準備跑路的時候卻選擇信任我,你當我吳上善是什么人,菩薩心腸?”吳上善一直坐在那里不緊不慢的喝著茶,他倒沒想到趙出息他們的速度還真快,果然是川渝的趙爺,手下這幫人訓練有素。
  周斌這時候緩緩開口道“我就想知道,六叔知不知道這件事?”
  “沒有六叔配合,你怎么可能跟我到寶雞,又怎么可能信任我,這本就是我和六叔商量好的計劃”吳上善知道周斌還對六叔抱有希望,索性直接說出事實,讓他徹底斷了念想。
  周斌突然自嘲笑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在笑自己,還是笑別人,苦嘆道“為什么?六叔,你為什么這么做?我周斌在這個圈子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就這么狠心么?”
  “誰讓你威脅六叔,你活著對我們都是威脅,會讓我們這個圈子損失慘重,這可都是我們這些人不知付出多少代價才打出來的基業,不能被你毀了。你死了我們才能放心,畢竟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這道理你應該比我懂”吳上善不以為然的說道。
  死也要死的明白,所以周斌繼續質問道“可我已經答應你們出國,我離開以后,也不會威脅你們,為什么還要殺我?”
  “你難道還不明白么?不是我們要你的命,我們要你的命干什么,是趙爺要你的命。你欠下的終歸是要還的,你離開西安倒是安全了。可要是讓趙爺知道是我們送你離開西安的,那最后我們就是替罪羔羊,所以只有你死了,才是皆大歡喜”吳上善并不嫌周斌啰嗦,繼續道“對了,差點忘了,等你死后,警方就會追捕你,我已經把你那些東西交給趙爺了,他明天就會交給省廳,不過你肯定看不到了,誰也不知道你的死活,只剩下畏罪潛逃這個罪名”
  “吳上善,我.操.你.媽……”周斌聽到這話,已經氣的喘不過氣,大聲的吼道。
  趙出息這時候緩緩往前走了幾步,陳中藏和黃土的槍則死死的對著他們,他們要敢有任何動作,絕對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后面的二胖,示意幾個小隊成員先帶素察以及吳上善的手下出去,接下來的場面可能會有些血腥。
  “說完了?你們說完了,我們來說說我們之間的恩怨”趙出息從旁邊端了把紅木椅子坐下,不輕不重的說道。
  吳上善這個唱配角適時把主導權移交給趙出息,再次面對趙出息,周斌已經徹底沒了囂張氣焰,也不像上次在凱賓斯基酒店那樣趾高氣昂,他冷笑道“今天我落在你手里,是我沒擦亮眼睛,也是我命背,要殺要剮你隨意,別想著我會向你求饒”
  “斌哥,我們又見面了,我覺得這才應該是我們見面時的場面。你沒擦亮眼睛?你要是擦亮眼睛,估計當初也就不會出賣我吧。至于你會不會求我饒你一條狗命,那對我來說都不重要,因為不管你求不求,我都不會饒了你”趙出息看似呵呵笑著說道,可眼神里滿是仇恨,畢竟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么。
  周斌唾了口唾沫道“小人得志”
  “小人得志?你見過哪個小人得志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你肯定沒想到以前在你手下賣命的一個小人物,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是啊,你沒想到,誰又能想到,要是所有事情都讓你們想到了,哪會有現在這些事?”趙出息冷哼道“不過我倒想問問你,后不后悔當初的選擇?”
  周斌哈哈哈大笑起來道“后悔?為什么后悔?任何人在當時,都會選擇徐少卿而不是你,你只不過是走了狗屎運而已”
  “說的也是,是我我也會這么選擇,我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嘍嘍,而徐少卿則是西安城赫赫有名的徐少,你肯定會選他”趙出息對此并不意外,淡淡說道。
  周斌冷嘲熱諷道“既然你知道,你還問我,是不是腦子有病?”
  “沒啊,有些事情,我只是問清楚”趙出息搖搖頭回道“那今天你的結局,看來也坦然接受了”
  趙出息笑瞇瞇的走向周斌,蔣譚這時候站在周斌的面前喊道“趙出息,韓三強是是我殺的,你不是想報仇么,來,沖我來啊”
  “哦,差點忘了你了”趙出息聳聳肩道,覺得對他們真是有點客氣了,于是轉身走回到陳中藏面前,拿過陳中藏手里的槍,眼神突然變的陰森,毫不猶豫的對著蔣譚的雙腿就是兩槍,槍都裝了消.音.器,所以并沒有多大的聲音。
  啊……
  蔣譚疼的爆發出一聲怒吼,這兩槍全部打在蔣譚的小腿上,蔣譚直接跪在了地上,雙腿瞬間血流不止。
  旁邊的吳上善嚇了一跳……
  “趙出息,我草泥馬比,有本事沖我來啊”看見蔣譚中槍,周斌也徹底暴怒了,對著趙出息大吼道。
  趙出息一臉冷笑道“沖你來?好啊,這是你說的”
  說完,趙出息直接對著周斌的大腿就是一槍,鮮血噴涌而出,半跪在地上的周斌疼的撕心裂肺,地上全都是他和蔣譚的血,場面極其血腥。
  不過在場只有黃土陳中藏以及周易和二胖,他們對于這樣的場面早已司空見慣,何況這些都是趙出息的仇人,他們自然不會同情。
  “你沒有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吧”拿著槍,趙出息一步一步的走到周斌面前,現在的周斌和蔣譚,在他眼里不過就是螞蟻,只要自己稍微用力,就能碾死他們。
  周斌面目猙獰的喊道“有本事殺了我啊”
  “殺了你?那太便宜你了”趙出息表情玩味道,話音剛落,趙出息抬手又是一槍,這一槍打在了周斌的肩膀上,周斌疼的吱哩哇啦的亂叫,差點暈了過去。
  “一人兩槍,一槍是三強的,一槍是我的”趙出息眼神冰冷的說道。
  將槍扔給陳中藏,趙出息心中的戾氣卻越來越盛,他突然雙手抓起旁邊的椅子,用盡全力砸在周斌的身上,這椅子可是紅木的,趙出息根本沒有松手,一次又一次的砸在周斌身上,肆無忌憚的發泄著自己的情緒,周斌哪里躲的過去,整個人叫喊著蜷縮在地上,像條死狗一樣被趙出息折磨著,趙出息根本不解恨,又抓著椅子砸在蔣譚的身上,蔣譚要比周斌內心強大,愣是不出聲。
  看見周斌如此慘狀,吳上善心里多少有些同情,畢竟認識這么多年,想來周斌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是這樣的結局吧。
  過了會,二胖覺得差不多了,直接上前奪過趙出息手里的紅木椅子,沉聲道“差不多了”
  趙出息這才松手,大口的喘著氣,憋了這么久的怨氣算是發泄出來了,看在躺在血流當中已經奄奄一息的周斌,趙出息沒有一絲憐憫之心,這些都是他應得的。
  “送他們上路”二胖對著旁邊的陳中藏吩咐道。
  黃土和陳中藏拿著槍走了過來,趙出息卻直接攔住道“等等”
  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中,趙出息接過黃土手里的槍,遞給旁邊臉色蒼白的吳上善道“你來……”
  “我?”吳上善震驚道。
  趙出息眼神陰狠道“怎么,不愿意,舍不得?”
  吳上善不敢說話,他覺得自己要是拒絕了,趙出息很有可能連他都殺了,這會的趙出息顯然有些走火入魔。
  被逼無奈,吳上善值得接過趙出息手里的槍,艱難的走向蔣譚和吳上善,可卻怎么都狠不下心開槍。
  “吳哥,你就給我個痛快吧”死期將至,結局已定,滿臉鮮血的周斌看著吳上善,并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像是在求他。
  吳上善深呼吸口氣,終于咬牙對著周斌連開三槍,全部打在胸口位置,再看眼旁邊的蔣譚,吳上善這次嘆了口氣,一不做二不休,沒有回頭的余地,又是三槍,也都打在胸口位置。
  兩人瞬間就沒了命,倒地長眠不起,鮮血流滿地板,刺鼻的血腥味充斥著整個客廳,趙出息冷眼看著這一切,從離開西安時就背負的枷鎖,終于放下了一半,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轉身趙出息決然而然的走出客廳,外面的世界依舊那么的安靜,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抬頭望著天上那輪明月,感受著微風吹在臉上的真實感,趙出息淡淡說道“再剩你了,徐少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