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91 能不能加我一個


  第八十七章小試身手
  斌哥說過,趙出息能不能當一條狗,還得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雖說趙出息有些意外當初斌哥親自找上門來想讓自己給他做事,怎么自己如今送上門來投懷送抱,他卻坐懷不亂還要驗貨?
  驗貨便驗貨,趙出息不再乎多點事。能窩在祁連山里十天半月和畜生們斗智斗勇,趙出息要沒點膽量和實力,早就被牲口們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何況剛出山便殺過人。李青衣以前便提醒過他,出山給人做事,低調做人最好,其次便是膽量眼色,行事謹慎果斷。男人不能前怕狼后怕虎,心狠手辣總比優柔寡斷強,至少前者能讓自己活著,你見過有幾個梟雄是優柔寡斷的?
  所以,當斌哥示意留下軍叔一幫人的時候,趙出息便知道,考驗自己的時機到了,他再傻都能聽出斌哥和軍叔的不對路,兩人結的梁子顯然不是一天兩天,斌哥不鳥軍叔更不怕得罪他,軍叔這邊也是,所以趙出息沒什么忌諱的。
  從出祁連大山開始那天,老和尚臨終給他的五六式便一直不離不棄。西寧運輸站要不是五六式,趙出息估摸著自己得死在那里,所以趙出息有時候回想起來,并不后悔殺那位回族哥們,他不死,死的人可能便是他。前段時間在山水情被那兩位身手不錯的虎人打成落水狗的時候,趙出息從始至終都沒想過動五六式,他不是莽夫,清楚自己當時的處境,動刀不一定能贏,反而有可能讓自己傷的更重,何況背后還站著位大人物,自己想逃那是癡人說夢話。
  此時不同,他想在斌哥面前得到想要的東西,必須全力以赴,至于后果,到時候只會算在斌哥頭上,和他這個無名小卒沒一丁點的關系。一人一刀,趙出息這頭獨狼毫不畏懼的沖向起身打算離開的軍叔,二胖這頭黑瞎子就像是趙出息的護衛,清掃一切阻擋趙出息的障礙。
  軍叔臉色鐵青,他沒想到周斌會在這樣的場合下對他動手,至于滿臉匪氣的黑熊則略顯不屑,周斌旗下的跳梁小丑也敢班門弄斧?真把他黑熊不放在眼里。趙出息剛剛向前踏出兩步,黑熊便猛的迎了上去,場面瞬間火爆起來,誰也沒想到事態會如此發展。
  周斌端著威士忌摟著懷中的大美女,像局外人般看著這場狗咬狗,趙出息這條瘋狗厲害還是韓少軍這條老狗厲害,不用他去猜,一會就能有答案。墨鏡男蔣譚和兩位性格迥異的心腹都瞇著眼睛等著看誰勝誰負?
  就當趙出息和迎上來的黑熊眼看只剩一米便要接觸的時候,一直沖在趙出息身后的二胖卻突然加速超越趙出息,先趙出息一步迎上黑熊,黑熊冷哼一聲抬腿一腳便踢向二胖的頭部,這一腳滿是蠻力,有著先發制人的氣勢,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二胖依舊是那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在黑熊的腳到達他面門的時候,二胖悍然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腳踝,手腕一抖,本就凌空的黑熊整個人在空中旋轉三百六十度。黑熊大驚,可畢竟是練家子,算得上高手,不可能一照面便被二胖拿下,剛剛落地便欺身而進一記霸氣的肩撞撞向二胖,讓人有些目瞪口呆的是,二胖居然毫無躲閃的意思,雙腿悄然微屈,如同巍峨泰山渾然不動。
  周斌下意識抓緊酒杯,摟著自己女人那只手已經抓緊女人的腰,女人不禁悶哼一聲。蔣譚眉頭緊皺,死死的盯著二胖,這是要干什么,黑熊的實力如何,他可比誰都清楚,兩人不相上下。要是被黑熊這肩撞碰上,肋骨不斷上兩根?
  就在此時,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發生,撞上二胖的黑熊不僅沒把二胖往后逼退半步,整個人卻被一股磅礴之力反彈向后數步,只見二胖沒等黑熊站穩腳跟,整個人緊隨其后跟上去,黑熊幾乎沒看清他出手的招式,便被他一拳擊中腹部,整個人有點像電影中的慢動作,倒飛出去。此時,黑熊才意識到自己大意了,這胖子顯然不是普通人,奈何為時已晚。二胖沒打算就此放過黑熊,再次跟進,這次直接掐住黑熊的脖子,再次震撼所有人場面出現,二胖單臂將黑熊凌空提起,黑熊掙扎著想要逃脫,卻被二胖狠狠一掌排上胸膛,直接讓他喘不過起來,猶如死狗一樣。
  這尼瑪太特么變態了。
  勝負顯然已經水落石出,黑熊完敗……
  所有人的注意都盯著黑熊和二胖,卻鮮有人注意趙出息,除過那位心思和常人不同的大美女,趙出息在二胖沖上架走黑熊的時候,便直奔軍叔而去,軍叔倉促反抗,卻被趙出息一拳打在臉上。趙出息隨即順勢一躍而起,手中的五六式散發著寒光,從天而降,直直劃著軍叔的肩膀而過,刺入沙發里,刀身一半卻卡在軍叔的肩膀上。
  “啊……”巨大的疼痛讓軍叔不禁怒吼一聲,坐在不遠處嚇的一動不動的模特們終于扛不住驚叫連連。這時眾人才注意到趙出息,只見趙出息一手掐著軍叔的脖子,一手緊緊握著五六式軍用匕首,刀身緩緩往下壓,一點一點的沒入軍叔的肩膀,趙出息嘴角的笑容卻更盛,令人毛估悚然,此刻的趙出息滿身戾氣。
  “夠狠”之前站在趙出息身邊那位大佬下意識說道,果然是一只看似悶聲不叫的狗,咬起人來卻最狠。
  軍叔和黑熊只是瞬間便被拿下,其余人面面相覷,愣是不敢動手。斌哥臉上燦爛如花,這場局他贏了,有些小人得志的笑著走向已經成為他案板魚肉的軍叔,冷笑道“軍叔,你還玩么?”
  “周斌,我操你大爺,有本事你干掉勞資”軍叔依舊嘴硬道,畢竟是有頭有臉的人。
  “好啊,我成全你”斌哥聳聳肩笑瞇瞇道。
  斌哥剛說完,趙出息便猛的拔出五六式,軍叔的肩膀瞬間鮮血橫流,沒等他再次呼喊,趙出息的五六式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軍叔再怎么牛逼,再死亡面前也得認慫,連忙求饒道“斌哥,我錯了”
  軍叔心里明白,周斌真敢動手。
  聽到這話,斌哥對著趙出息揮揮手道“停”
  趙出息知道斌哥不可能真在這里明目張膽的做掉軍叔,所以動作本就緩慢,隨即停下。
  “軍叔,還玩么?”斌哥湊近軍叔,兩人四目相望問道。
  軍叔顯然已經被鎮住,語氣凌亂的搖頭道“不玩了,不玩了”
  斌哥冷哼一聲道“回去告訴馬爺,要天佑盛典可以,讓他親自來,六叔的話,不算。現在你們可以滾了”
  今天趙出息和二胖可算是給他長臉了,此刻斌哥心中早已樂開花,不僅拿下軍叔打臉馬爺,還得到趙出息和二胖這兩個實力悍將,這對他來說可謂是三喜臨門。
  趙出息和二胖同時松開軍叔黑熊,兩人忍著劇痛帶著早就嚇破膽的手下狼狽逃離包廂,臨走時,趙出息不忘盯著黑熊和軍叔的眼神,這是他在祁連山跟牲口搏斗留下的常識,有些牲口或許會報恩,可有些牲口和人一樣,記仇……
  肩膀血流不止的軍叔和并不服氣的黑熊離開包廂后,斌哥突然大笑著拍起手,隨即整個包廂的人都跟著拍手鼓掌,這意思很明顯,是在向趙出息和二胖致意。
  “厲害,厲害”斌哥心悅誠服的說道,眼見為實,趙出息和二胖的實力他終于見到,至于墨鏡男蔣譚和斌哥另一位悍將則更多注意的是二胖,這胖子太猛了。
  趙出息并不傲慢,很虛心道“斌哥,你現在覺得我有沒有做一條狗的實力?”
  周斌這人很實誠,任人唯賢能者多勞,所以在年輕一幫兄弟中很有威望,趙出息有這個實力,他自然不會忌憚別的原因,可有些事情還得說清楚,斌哥點名道“知道剛開始我為什么說要試試你,而不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你”
  趙出息搖頭,這也是他想知道的。
  “我聽說過你和西安有名的一位大少有過節,我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讓我冒著得罪他的風險接收你,現在看來,我倒是樂意”斌哥呵呵笑道。
  趙出息低聲道“原來如此,斌哥放心,我和他是因為之前上班公司的那位老總的原因,現在,這個風險已經解除”
  “那看來我是穩賺不賠?”斌哥打趣道。
  趙出息沒說話。
  斌哥氣勢一變,突然說道“老左”
  穿的很有講究的那位男人站出來道“斌哥,你說我聽著”
  “老左,給出息兩萬塊錢置辦些得體的家當,別讓別人說跟我周斌混的都這么寒酸。再拿五萬給出息,算是今晚的獎勵”斌哥開始吩咐道“以后西大街那三家夜店交給出息打理,明天開始你便帶著他先熟悉”
  “滿意么?”斌哥轉頭看著趙出息道。
  就這樣拿到七萬大洋?
  趙出息內心有些觸動,可臉上風輕云淡,呵呵笑著點頭道“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