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09 不請自來

(第二更,周斌要上路了,下一個就是徐少卿了)
  得到這個消息后趙出息就明白了,只要周斌走進吳上善和六叔給他設的這個局,那就是有去無回的黃泉路,風光了兩年多,也該是時候還當年欠的那些債了。⊥頂點小說,
  于是,趙出息立刻行動起來,他先讓小隊成員送蘇蘇回交大,隨后才帶著二胖周易師叔等人離開威斯汀酒店,準備連夜前往寶雞,他們要趕在吳上善和周斌他們之前先到,為了避人耳目保證不暴露行蹤,趙出息他們沒有走正門,而是從后面的側門離開酒店。
  黃土已經提前安排好三輛車在旁邊的慈恩西路等著,他們上車以后直接往南上繞城高速,再經西寶高速直奔寶雞而去,這樣省很多時間。
  中間這輛車上,周易今天開車陳中藏副駕駛,趙出息和二胖坐在后面,坐在副駕駛的陳中藏從這輛車的暗格里拿出一把槍,熟練的裝填子彈,這是他們從成都帶來的,關鍵時候防身用的,每輛車上都有兩把,畢竟在沒有回西安前,趙出息不知道要經歷什么危險,那天晚上他們如果在去秦嶺牛背梁的時候就帶著武器,也就不可能出現那樣的意外。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動槍”趙出息提醒道,不出意外還好,要是出了意外,動了槍事情就有些麻煩,會讓他們很難處理。
  陳中藏在北京的時候,經常去靶場玩槍,還去過幾次軍區玩實彈,算不上出神入化,但也絕對游刃有余,聽到趙出息的話,陳中藏默默點頭道“趙哥,我明白”
  黃土告訴趙出息,吳上善的手下傳來的情報是,吳上善單獨帶著周斌、蔣譚以及方鶴的手下素察前往寶雞,目前這個消息極為隱秘,并沒有幾個人知道,監視周斌起居的警察還以為周斌和媳婦張瓊等人已經回到家中,這也算是給周斌爭取了時間。
  對此趙出息不以為然,越沒有痕跡越對他們有利,這樣他們就能無聲無息的拿下周斌,以后周斌將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等到周斌死了以后,他就會把吳上善交給他的東西送到省廳,到時候省廳自然會下令抓捕周斌,只是這個時候周斌早已經不在了,留下的只會是畏罪潛逃以及一張通緝令。
  從咸陽前往寶雞的國道上,吳上善安安靜靜的開車,素察坐在旁邊副駕駛上,手里把玩著一把匕首,如果吳上善敢玩花招的話,他保證自己第一時間就能要了吳上善的命,他知道吳上善沒什么身手,所以并不擔心。
  “吳上善,我總覺得你不會這么好心,現在只有你和我們,如果你敢玩我,我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坐在后面的周斌盯著吳上善冷哼道。
  吳上善從后視鏡上瞥眼后面的周斌,淡淡說道“都這個時候了,我能怎么玩你?我們畢竟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你做的出來,我未必做的出來,送你離開西安是最好的選擇,你保住了自己的命,這個圈子也不會受到什么損失,同樣你也給了我一次機會,我會頂上你的位置,六叔可不會看重李建業那樣的蠢貨”
  “你這是在向我炫耀么?”不得不狼狽逃離的周斌現在確實有些落魄,所以聽到吳上善的話很是惱火。
  吳上善好笑搖頭道“斌子,咱兩之間,要說誰對不起誰,也是你對不起我,當年我對你怎么樣,一心一意支持你上位,你是怎么對我,你心里清楚。我沒有向你炫耀的意思,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做的,也是你自己選的,怪不了別人,如果你當初不出賣趙出息,也不會有今天這些事。再退一步來說,人活著什么都有希望,人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
  “為什么走國道不走高速?”周斌沒有理會吳上善,他的話倒也對,當初確實是自己出賣了趙出息,才欠下這么一筆債,也是自己過河拆橋拋棄吳上善,才導致兩人關系破裂,所有的一切都是利益,周斌覺得十分可笑。
  吳上善早就想好對策道“這是怕萬一被警方發現你消失,走國道逃脫的概率大,走高速到時候想逃也難逃,再者保不準晚上高速的進出口會有警察盤查”
  其實吳上善不過是想拖延時間,這樣趙出息他們就能早到寶雞守株待兔,不過狡猾的周斌直接道“我倒覺得走國道危險,還不如走高速,兩個小時就能到寶雞,警方不會發現我已經不再西安”
  “你們確定沒有帶不該帶的?如果到時候出事,那別怪我”吳上善再次確認道,他在出發的時候就已經叮囑過周斌幾個人,什么都不要帶,千萬不能帶武器,這樣路上容易出意外,同時也告訴他們,他在寶雞那里已經準備好該準備的,大量的現金和武器,現如今是要先保證能離開西安。
  剛開始周斌有些懷疑,蔣譚也提醒周斌小心,不帶武器他們少了安全感,最后周斌還是信任了吳上善,或者說他信任的是六叔,這才聽從吳上善的安排,不過他有自己的打算,就是在寶雞拿了錢和武器以后,直接連夜繼續走高速出省,只要出了省就算放下一半的心。
  為了不讓周斌懷疑,于是吳上善走國道到咸陽下屬的縣級市興平時上了高速,晚上高速上車并不多,所以他開的不是很快,而這個時候趙出息他們早已經過了興平,這會都快到楊凌市了,畢竟周斌和吳上善在咸陽耽擱了不少時間,何況高速要比國道快很多。
  晚上十一點的時候,趙出息等人率先到了寶雞,黃土聯系吳上善的手下后,他們提前趕到吳上善和周斌要去的地方,這個地方在寶雞西邊郊區,是吳上善他們在寶雞的一個點,周圍五百米內只有這一棟樓,趙出息他們到了以后,讓人迅速將車開走,而他們則隱藏在不遠處的玉米地里,安安靜靜的等著周斌和吳上善到來。
  “注意了,別被發現”趙出息對身邊幾個人提醒道。
  半小時后,周斌和吳上善下了高速駛向這邊,周斌愈發小心謹慎道“這個地方在哪?”
  “寶雞西郊,我們在寶雞的一個點”吳上善隨口解釋道,那個地方可是他精挑細選的,只要被包圍住,就別想逃脫。
  周斌這時候才說道“拿了錢和東西,你護送我們直接前往甘肅,趕天亮前到天水,到時候你再回來”
  “直接到天水?”吳上善有些驚訝道“我們不是商量好今晚在這里停留一晚,明天白天你們直接上路前往天水,我回西安?”
  “現在聽你的還是聽我的,信不信我敢殺了你?”周斌直接威脅道,他確實想盡快離開陜西,省得夜長夢多。
  吳上善徑直搖頭道“呵呵,不信,我早有對策,如果我今天回不到西安,我的手下就會告訴警方,你已經逃出西安,到時候我看你怎么跑,而且沒有我的配合,你很難出國,你覺得到時候誰還能幫你?”
  吳上善有底氣說這些話,所以并不害怕周斌亂來,現在周斌的生死算是拿捏在他的手里,誰怕誰?
  吳上善的話確實擊中周斌的弱處,他沒有提前準備好退路,誰讓事情發展的太快,而且他也沒想著離開西安,只想著想辦法跟趙出息繼續斗下去。如果一開始就想離開西安,以他的能力自然會給自己準備一條退路,而不是這個時候得看吳上善的臉色。
  周斌見威脅吳上善不成,只得說道“不管你去不去,今晚我都得趕到天水,希望你別忘記你答應的事情”
  “放心吧,我和六叔絕對會護送你出境”周斌已經服軟,所以吳上善隨口說道,只是心里的臺詞是,我和六叔絕對會送你上路。
  十幾分鐘后,他們終于開車到達目的地,而這個時候,趙出息他們也已經發現,趙出息沉聲道“準備動手”
  豐田漢蘭達穩穩的停在這棟樓下,周斌先讓蔣譚下車觀察周圍環境,確定沒有危險以后,這才和素察下車。
  吳上善緩緩上前敲門,很快緊閉的大門就從里面打開,一個穿著短袖短褲的中年男人看見是吳上善稍顯放心,同時小心翼翼的打量著眾人道“吳哥,你們到了?”
  吳上善點點頭,隨后才回頭對周斌道“進去吧”
  周斌依舊很謹慎很小心,示意素察先進去看看,素察迅速跑了進去,吳上善好笑道“放心,只有他一個,再沒有其他人,周斌,你不是不怕死么,我怎么發現你現在很怕死?”
  周斌沒有理會吳上善,而是緊張的等著素察出來,一旦有動靜,他和蔣譚會迅速逃走。沒過多會,素察就出來,對著周斌搖搖頭道“斌哥,里面安全”
  確認沒事以后,周斌這才跟著吳上善進去……
  進門以后,里面是院子,院子后面是主樓,吳上善和中年男人帶著周斌蔣譚素察來到主樓的客廳,周斌依舊不放心道“素察,你留在外面”
  素察聽從周斌的吩咐,留在外面。
  幾個人坐下以后,周斌直接道“把東西交給我,我們立刻就出發”
  “亡命天涯也不在這一時半會,今日一別,再見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雖然我們之間有矛盾,但到這個時候了,有些事情也該放下了,畢竟我們曾經也算是兄弟”吳上善說的有些感慨,或許連他也不知道自己這話到底是真是假,有時候真戲成了假戲,假戲卻成了真戲。
  周斌聽到吳上善的話,有些羞愧道“不管如何,今天你幫我離開西安,謝了”
  “后面的路,就剩你自己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想來你這么些年應該在外面有不少存款,這應該夠你在國外的花銷,如果不夠的話,到時候你再告訴。”吳上善依舊在打感情牌。
  周斌徑直搖頭道“不用,夠用”
  “我讓馮盛出去買點夜宵,吃完夜宵填飽肚子你們就出發吧,到了天水給我說聲”吳上善略顯緊張的說道,幸虧比較冷靜,不然就會被周斌發現破綻。
  隨后對著叫馮盛的中年男人吩咐道“你去那邊的夜市買點夜宵回來,速去速回,別耽誤時間”
  中年男人準備轉身就走,周斌和蔣譚相視兩眼,隨后直接攔住道“這就不用了,拿了東西我們馬上就走”
  “都這個時候了,還信不過我?”吳上善苦笑搖頭道“從寶雞到天水這么遠,你們晚上肯定會餓,下一頓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何況,我還有些事情要和你說,這些都是六叔交代的”
  吳上善這么一說,周斌倒放松了警惕,覺得自己確實有點小人之心了,如果吳上善想要出賣自己,他可能早就動手了,他有的是機會。
  于是周斌皺眉點頭道“既然這樣,我讓素察陪他去,順便買兩條煙回來”
  沒有煙,對于這幾位老煙槍來說,絕對是折磨,加上他晚上本來就沒吃什么,一路奔波到寶雞,早已經餓了,何況有素察跟著也放心,這才送口。
  于是素察陪著馮盛出去買東西,周斌和吳上善以及蔣譚則留在客廳里,吳上善開始和周斌東拉西扯拖延時間,其實他也不知道趙出息這會到沒到寶雞,如果沒到那就得另尋機會了,而且變數很大,誰能保證周斌離開寶雞以后,不自作主張選擇別的路線。
  幾分鐘后,外面突然有些動靜,周斌和蔣譚同時皺眉,蔣譚立刻起身,沉聲喊道“誰?”
  “蔣哥,是我”外面傳來素察的聲音,周斌和蔣譚這才松口氣,可是周斌覺得哪里不對勁,下意識道“素察,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快么?我已經等這一天兩年多了”這時候客廳的門從外面直接推開,趙出息緩緩走了進來,擲地有聲的說道。
  后面緊跟著二胖、陳中藏、周易、黃土等人,陳中藏和黃土的槍口已經對著客廳里的周斌和蔣譚,鼻青臉腫的素察則被小隊成員控制著。
  看見趙出息后,周斌的臉色瞬間蒼白,他的這條活路,最終卻成了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