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908 真要這么做么

第九百二十章今晚就走……
  吳上善一直在外面聽著,他想聽聽六叔到底是怎么和周斌說的,周斌這邊又會怎么回應。結果六叔倒是按照計劃和周斌談,周斌這邊卻打腫臉充胖子,明知道自己已經無力回天,還想讓別人覺得他并沒有什么事,可惜誰都不是傻子。
  不過有件事情,吳上善倒是可以確認了,那就是趙出息在秦嶺牛背梁遇襲,絕對和周斌有關系,剛才周斌的沉默就已經算是承認了。吳上善心里竊喜,這事回頭可以向趙出息邀功請賞,想來趙出息對于這個消息會很高興,畢竟連他自己以及省廳調查組都還沒確定幕后兇手是誰,雖說大家都在懷疑周斌和徐少卿。
  吳上善閉上書房的門,緩緩走了進來,不理會周斌那惡狠狠瞪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斌子,這是我和六叔商量以后,覺得最適合你的選擇,你留在這里最終只是死路一條,大家所有的努力也不過是為了讓你平安無事,只是現在的局面確實是我們無法扭轉的,既然沒有任何勝算,為何不一走了之,這樣也能保住一條命,你可以隨便找個國家繼續生活,新加坡、加拿大、澳洲都是華人聚集地,等過幾年煙消云散以后,我們再想辦法讓你回來”
  吳上善和周斌本事親密無間的盟友,兩人在圈內權力斗爭中聯手抗衡著李建業和方鶴那邊,可惜周斌攀上徐少卿這條大腿以后,就徹底放棄了吳上善,因為他怕吳上善到時候跟他搶位置,所以后來兩人才會徹底鬧崩。
  對于吳上善,周斌知道這個男人城府太深,如果玩心計自己可能不是對手,但自己要比他心狠手辣,這是他的優勢,現如今吳上善說這些話什么意思,周斌自然能明白,等自己走了,他吳上善就能上位了,自己只能看著經營這么多年的成果拱手讓給別人,所以周斌肯定不會如此答應,冷笑道“吳上善,我就知道是你在六叔這里搬弄是非,你一直對當年的事情懷恨在心,現在終于找到機會報復我了,等我離開了,你就能坐享其成上位了,我告訴你,你想的美”
  “斌子,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什么叫我想的美,如果你當年不得罪趙出息,哪會有今天這些破事,你這都是咎由自取,怪不了別人,我們現在是為你考慮,是不想讓你牽扯到這個圈子,送你離開西安,這對我們大家都好”吳上善根本沒給周斌好臉色,他知道這個時候跟周斌不能來軟的,你要是來軟的,他到會懷疑,所以態度必須強硬。
  周斌不怒反笑道“明白了,你不僅自己想上位,還怕我連累你,那我今天把話說明了,我要活不了,大家一起死,誰怕誰?”
  “一起死,你有那本事么?我承認,你要是想破罐子破摔,這圈子肯定會承受很大壓力,也或許會被你折騰的損失慘重,可趙出息的敵人只是你和徐少卿,而不是我和六叔。到時候我們會毫不猶豫的放棄你,同時和趙出息以及馬爺、吳坤那邊達成協議,損失一部分利益和解,然后我們該怎么還是怎么,而你那時候可能早就去見閻王爺了,你還真以為自己有那份實力,也不看看你現在的處境,真是給臉不要臉”吳上善這算是一巴掌狠狠的煽在周斌的臉上。
  周斌被吳上善這話羞辱的有些惱羞成怒,這幾年
  都是他壓著吳上善,什么時候輪到吳上善欺負他,所以周斌指著吳上善的鼻子道“吳上善,既然你這么說,那咱們就走著瞧”
  六叔眼見兩人已經吵了起來,猛拍桌子氣的有些顫抖道“夠了,當這里是什么地方,吵什么吵,要吵都給我滾出去”
  周斌和吳上善這才不說話,畢竟都不想惹六叔發火,六叔這時候看向周斌道“斌子,你真打算這么做?我告訴你,這圈子還是我說了算,你要真想這么做,那我保證不需要趙出息再動手,我明天就能讓你進去再也出不來”
  “六叔,你……”周斌被六叔的話氣的無話可說,六叔要想這么做,那他真敢這么做。
  六叔從里面走出來繼續道“我沒能力救你,但我至少還有能力保住這個圈子,正如上善說的,趙出息的敵人是你和徐少卿,而不是我們”
  周斌有些心寒道“六叔,我為這個圈子兢兢業業這么多年,你難道就這么狠心么?”
  “狠心?如果狠心,我早就放棄你了,怎么可能現在還想著送你出去,這樣至少能保住你這條命,只要你活著,總歸有機會還回來,在外面你也能繼續享受生活,我會保證你在外面的生活質量,可你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沒有了,怎么選擇,你自己考慮吧,我能做的只有這些”六叔這次算是徹底攤牌了。
  吳上善沒有再說話,六叔唱紅臉他唱黑臉,兩人該配合的已經配合完,剩下的就看周斌選擇了,人都是怕死的,只不過要看在什么時候,他不信周斌真不怕死,抱著大家一起死的心態,既然這樣,他為何還要想辦法用盡關系自救?
  周斌冷靜下來,開始認真考慮自己的處境,似乎自己真的已經沒有翻盤的機會。徐少卿那邊自身難保,徐家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渡過難關,這是場持久戰,自然顧不上自己,或許那個時候趙出息這邊早已拿下他。媳婦娘家那邊的關系面對這樣的壓力,根本沒有施展的空間,而自己的關系可以忽略不計,因為誰都救不了。至于六叔這邊,他本來還想著讓六叔盡力,誰想到今晚會是如此局面,如果自己選擇繼續死扛,那六叔就會毫不猶豫的放棄自己。
  真想死么?周斌的答案自然是不想死,如果真想死,他也不會用死來威脅所有人,因為他知道別人怕死,其實他也怕,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位置,還沒好好享受生活,誰愿意死?
  至于為什么還死撐,無非是不甘心,不甘心失敗,不愿意被別人嘲笑,更不愿意看到別人趾高氣昂的樣子,可面對這種絕境,自己似乎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了。
  “你們打算怎么做?”周斌終于松口了,也是,他沒有不松口的理由,這是他唯一能活著的希望。
  吳上善這時候開口道“越早走越對你有利,畢竟現在對你的監視還不是特別嚴,如果越往后拖機會越少,畢竟你我都不知道趙出息現在掌控了多少東西。離開西安以后直接走國道到寶雞,視情況而定再選擇出省道去甘肅,只要出省以后壓力就會減小。到甘肅以后再走青藏線到**,最后再選擇從**或者云南出境到東南亞,那時候你就自由了,想去哪由你決定”
  “我怎么能相信你,你要是想殺我,這路上到處都是機會”周斌很直
  接的問道,他自然也好擔憂很多意外。
  吳上善好笑道“我們為什么要殺你?要是殺不了你怎么辦?何況這是六叔安排的,你不信我可以,你還能不信六叔?我會親自送你到寶雞,出省以后沿途會有人接應你,同時他們也會聽你的吩咐,不過你只能帶兩個人,你媳婦張瓊肯定不行,女人容易誤事,這樣一來可以保護你,二來可以照顧你,也能讓你盡快出國。該說的我都說了,信不信,那就是你的事,你也可以自己想辦法,這是你的自由”
  六叔眼神這時候略微有些變化,似乎有些不忍心,畢竟這么做讓他很難受,不過緊接著那點不舍就消失不見,而是說道“你走后,剩下的事情我會幫你處理,過幾年以后,沒人再追查這些事情以后,你可以選擇回來”
  周斌這時候不說話,吳上善和六叔也不說話,等著周斌最終的選擇。
  不知過了多久,權衡利弊后,周斌終于咬牙點頭道“好,我同意,不過我有條件”
  聽到這話,吳上善心里那塊大石頭終于落在地上,連忙道“什么條件,你先說,能力之內我們答應,能力之外,我們也沒辦法”
  “哼,讓我媳婦張瓊現在趕過來,我要給她交代些事,至于帶誰走,我會和蔣譚方鶴他們商量后再做決定,還有要走,今晚必須走”周斌冷哼道,他必須要為自己做完全的準備,確保不出現意外。
  “今晚就走?”吳上善有些意外道,周斌果然是狠角色,做出選擇以后,就會毫不猶豫的執行,避免夜長夢多,而他這樣做,也等于放棄很多東西。
  周斌皺眉道“怎么?不行?”
  吳上善生怕周斌懷疑,回道“可以,我以為你還得準備兩天,那我現在就安排,今晚我們就出發”
  周斌沒有再說什么,轉身直接離開,將蔣譚方鶴等人叫到樓上某間沒人的臥室商量事情,同時讓媳婦張瓊迅速趕過來。
  周斌走后,書房里只剩下六叔和吳上善,吳上善輕聲道“六叔,你做的很不錯,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你等我的消息就是”
  六叔長嘆口氣,揮了揮手,示意吳上善出去吧,他有些累了,不想再聽這些事了,縱然見慣生離死別,可這么做多少讓他有些難受,畢竟周斌是他親手選的接班人。
  半小時后,張瓊匆匆忙忙趕到六叔這里,也不知道周斌找自己過來有什么事,周斌見到張瓊以后,兩人在房間待了二十多分鐘后才出來,周斌該交代的都已經交代,他會帶著蔣譚和方鶴的手下素察離開,素察對東南亞那邊比較熟悉,曾經在那里待過很多年。張瓊和方鶴留下配合六叔處理這些殘局。
  幾分鐘后,一群人從六叔的別墅離開,跟別人換了衣服的周斌和蔣譚素察上了吳上善的車,張瓊方鶴則和掩飾成為周斌蔣譚的人一起離開,這是周斌和吳上善商量的對策,以防被人監視跟蹤。
  吳上善周斌等人確定沒有被人跟蹤后,才先到咸陽買了些東西,換了輛寶雞車牌的車以后,然后再走國道前往寶雞。
  與此同時,剛從四川會館吃完飯回來的趙出息接到吳上善手下的消息,知道吳上善和六叔已經完成他交代的事情,不禁大喜,因為他等這天等了很久